华夏春秋 第四篇 政海风云 第九章

yuertou 收藏 33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头天晚上泰若升接到王一林的通知,知道今天黄龙飞将要到他这来拜访的时候,就让那些佣人去准备了一桌好酒菜,而自己也在一大早就起来了。虽然泰若升与黄龙飞是同一个级别的商人,甚至比黄龙飞还要厉害一点,家产比黄龙飞还要多,但是从小就是接受儒家思想教育的泰若升非常注重待客之道,而且他内心里也很喜欢黄龙飞这个后起的晚辈,因此,把这次与黄龙飞的见面看得非常重要。而他本来应该在几天之前就要回去的,但是想到黄龙飞马上就要回来了,也想看看黄龙飞在经历了那场截难之后有什么变化,就多留了两天。

当泰若升在书房中练了三个小时的书法,并且接见了几个“小商人”,也是他普通的商业合作伙伴后,管家敲门走了进来,对他说道:“老爷,总理与黄先生到了!”

泰若升惊喜的转头向窗外看去,看到总理的那部轿车正停在花园中的时候,赶紧边向客厅走去,边对管家说道:“快去请黄先生与总理!”

黄龙飞下车后,在原地站了会,环顾了下四周,这是他第二次到泰若升在北京的别墅来,与两年前那次见到的好象并没什么变化,一切还保持得那么好。这让黄龙飞对泰若升更加“佩服”,泰若升很难得到北京来一次,但是仍然保留着这栋别墅,连仆人都照样样着,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家啊,哪像他自己,虽然在全国各地也有很多别墅,但是维护得就没这么好了!

看到泰若升亲自来迎接他们,王一林赶紧拍了下还在感叹发呆的黄龙飞,同时笑着迎了上去:“泰先生,你这就太客气了,我们怎能劳你亲自来接啊!”

“呵呵,总理这么说就不对了。总理能够光临寒舍,可是我泰某的荣幸,扫榻都不为过啊,里面请!”泰若升与王一林握了两下手后,又与黄龙飞握在了一起,边向里面走,边说道:“黄先生,你平安回来,我也放心了!”

“呵呵,让泰老担心,我可太过意不去了!”黄龙飞说得非常客气,走进客厅后,又对泰老恭维道:“泰老,半年不见,你好象又年轻了几岁,什么时候把这养神之道传给我们,让我们也越活越年轻,那就太好了!”

“呵呵,小黄啊,你还是这么会说话,每次见面,总能让我高兴不少。请坐,快请坐!”泰若升拉着黄龙飞他们俩坐下来后,又对跟在身后的管家说道,“去帮总理与黄先生泡两杯茶来,小黄还是要红茶,总理是爱喝绿茶吧?”

黄龙飞与王一林笑着点了点头,那名管家就赶紧去给他们泡茶了。

这时候,泰若升才看着黄龙飞,问道:“小黄,这次你在坦桑尼亚的事情可是牵动了全世界的眼光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

黄龙飞瞟了一眼王一林后,笑着说道:“我哪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啊,其实只是件普通的绑架案……”

随后,黄龙飞就把那些涉及到国家机密的内容都去后的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泰若升,虽然其中有的地方不够圆滑,也有点不是那么合理,但是这话从黄龙飞嘴里说出来,那也不由得别人不相信了。

听黄龙飞说完,泰若升点了点头,虽然他也听出了其中有毛病的地方,但是黄龙飞这么说,就是有些事情不好告诉他,所以他也不多追问。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泰若升才对黄龙飞说道:“你能安全回来就好,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

听到这话,黄龙飞就知道泰若升想用自己控制的那几个华人极端组织帮他报仇,当然,现在有国家在后面给黄龙飞撑腰,而且这件事情牵扯的面太广,对手也根本不是什么绑架组织,因此黄龙飞也不想泰若升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说道:“这件事情就不劳泰老操心了,我自己就能应付。而且恶人自有恶报,我们做生意的,应该心胸开阔一点,是不是?而且,我们今天来找泰老,是有另外的事情要与泰老商量!”

“好吧,小黄,你能这么想的话,那也确实是进步了,做生意的,最怕的就是心烦气燥!”泰若升点了点头,又对黄龙飞问道,“那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情要与我商量呢?”

这时候,王一林看到要说到“正事”了,知道自己再留下来,影响将很不好,就站了起来,对泰若升说道:“泰老,我已经帮你把黄先生送到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回去忙,这就不打扰了!”

“怎么这么急?吃了饭再走吧,我叫厨师做了几道你们喜欢吃的菜……”泰若升还想留客,但是见到王一林坚决要离开的样子,也就不再强留,对身后的管家说道,“你送总理出去吧。总理,以后有空到泰国来,可要记得来找我。!”

“呵呵,一定一定,有机会,一定要去泰老那吃一顿正宗的泰国菜。你们两个慢慢聊吧,我这就告辞了!”王一林说完,与泰若升握手之后,就跟着那个管家离开了。

泰若升把王一林送到客厅门边的时候才走了回来。而这时候,黄龙飞也走到了泰若升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泰老,有没有个安静的地方,我想与你谈两件重要的事情!”

泰若升看了黄龙飞一眼,见到黄龙飞非常正经的样子,就点点头把黄龙飞带到了楼上的书房,同时还告诉一个仆人,让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他们。

进了书房后,黄龙飞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又问道:“泰老,这里绝对安全吗?”

“当然,这里绝对很‘安全’!”泰若升很自信的说道,他并没显得不耐烦。

黄龙飞点了点头,才坐了下来,思考了一下,才又说道:“泰老,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非常重要,不知道泰老肯不肯帮我!”

泰若升也坐了下来,看到黄龙飞皱起的眉头,也不敢随口答应,而是先问道:“你要我帮你什么?如果我能做到的话,自然尽力帮你!”

“当然,其实对泰老来说,这并不难!”黄龙飞一边说着,双手已经交叉放托住了下巴,想了下应该怎么对泰老说之后,才又说道,“我想在泰国成立一家金融公司,所以想让泰老帮我在那边疏通下关系,并且找到可靠的合作伙伴,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到泰国投资,什么都不懂,需要泰老当我的领路人。”

黄龙飞在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就对整个计划再次全盘的考虑了一遍,最后确定,这事情绝对不能在中国境内做,不然只要一追查起来,那中国政府是逃不了干系的。而要到别的地方去,又能方便自己遥控,那最好就是在中国周遍的友好国家,而能够达到黄龙飞对金融与网络这两样要求的国家并不多,特别是还要与中国有比较好的关系的国家更不是很多。但是,这并不是没有,泰老所在的泰国就是个很好的选择。所以,当黄龙飞最后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后,就把目标落在了泰国,而这,当然需要来找泰老帮忙了。

听到黄龙飞这么说,泰老也有点惊讶,并没马上答应,而是小心的问道:“你准备涉足金融业,但是现在中国的金融市场比泰国要发达多了,为什么不在国内进行金融投资,帮助国家建设,而要到泰国去呢?”

即使泰若升知道黄龙飞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但是就算想破他的脑袋,也想不到黄龙飞的理由是什么,所以现在也不敢马上应承下来。

对于泰老这个问题,黄龙飞更加难以回答,如果什么都不告诉泰老的话,那就显得太没诚意,而且以后假如走到了最坏的一步,泰老必然受到牵连,到时候如果泰老一点准备都没有的话,那就要害死他。但是这个计划是不能随便对别人说的。所以黄龙飞也相当为难。

想了好一会,黄龙飞才非常郑重的说道:“泰老,我这么做,并不是拿自己的钱去建设别的国家,我是名中国人,我做的事绝对是为我们中国做,这点你放心好了。而为我们我要去泰国开金融公司,我为什么要进入金融业,恕我冒昧,我现在还不能说,但是可以保证,这不但对我,而且对我们民族都非常重要,我只能说这么多,如果泰老觉得不满意的话,那我就只有自己去努力了!”

泰若升这下并没急着做出决定,而是好好的思考了起来。他知道黄龙飞也是个非常极端的民族主义份子,量他也不会做出什么出卖国家的事情来,但是知人知面难知心,既然黄龙飞把事情说得那么严重了,泰老可不能马虎,必须要好好的考虑下。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黄龙飞这次的话并没有假,不然就不会由总理陪着他来了。

最后,泰老的直觉取得了胜利,对黄龙飞点点头后,说道:“好吧,我答应帮你这个忙,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黄龙飞满意的微笑了起来,他并不担心泰若升会拒绝自己,有了泰若升的帮助,办起事来只是更容易一点,即使没有泰若升的帮助,黄龙飞自己也能做好这件事情,只是没那么简单而已了。

“泰老,其实我也并不是只求你办事,如果泰老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合作,毕竟有钱大家赚!”黄龙飞想到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虽然让泰若升参与进来有点问题,但是如果不把他拉上船,让他死心塌地的与自己合作,说不定麻烦会更大,所以干脆把泰若升拉进来合伙,那样的话,自己不但可以实力大增,而且防止了泰若升今后如果知道了这个计划,背叛自己的可能,当然,黄龙飞是不会让泰若升轻易的知道所有的事情的。想好这点后,黄龙飞又继续说道:“现在我发现,世界金融市场有很大的漏洞可钻。虽然我们是搞实业的,但是其赚钱的速度,根本就无法与金融投资相比,作为商人,能够以更快的速度赚钱,那是必然的追求。当然,我们要赚的是那些发达国家的钱,赚到这些钱之后,再投资到国内搞实业,这对我们国家,对我们民族来说,不是有很大的帮助吗,是不是?”

虽然泰若升对国际金融市场也有所了解,但是他与黄龙飞一样,都主要是做实业的,因此对金融市场的了解并不多。而黄龙飞临时编制的这个谎言也明显起到了作用。做为一个商人,当听到能够赚更多的钱,作为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份子,当听说到能够对自己的民族有很大的帮助时,泰若升是没有别的选择余地的。

“好吧,也算上我一份。”泰若升当即答应了下来,然后尴尬的说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不瞒老弟,我对这金融方面确实懂得不多,以后可全要靠你了!”

“呵呵,泰老,这个你就放心好了,虽然别的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是至少是不会让泰老亏本的,如果泰老愿意加进来,那以后的收入,三成就归泰老了!”黄龙飞一高兴,也就大方了起来,这三成绝对不是个小数目,特别是当在个计划走上正轨之后,三成都顶上天了。而见到泰老赞许的样子,黄龙飞更是趁机说道:“现在我们需要把公司成立起来,这方面的事情,就需要泰老去泰国那边多打点打点,把那些泰国政府的官员都敷衍好,不然以后麻烦可不少。道上的朋友也要照顾好,我们做生意的都是和气生财,我可不想因为自己发财了,而得罪太多的人。当然,公司的主要员工由我派去,普通的员工,就需要泰老帮忙了。我不要求他们会什么,只有一点,必须要绝对的忠诚,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那要来也没什么用,是不是?”

泰老赞成性的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对他来说,都很好办,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度,当然,那些普通的员工他是不缺人选的,那几个极端华人民族主义组织中的人都非常合格。而泰老也很有把握的说道:“这些都不难,就交给我吧,但是我们要什么时候开始呢?”

“很快的,有泰老负责这些事情,我也放心了。如果可能的话,公司越快成立越好,员工我们可以先养着,而具体什么时候开始,这就要看时机了!”黄龙飞说完,还有点不放心,又扎复了一遍,说道:“泰老,别的我都不担心,但是人员方面,绝对要可靠。这次,我绝对不是搞什么小动作,要做就要一次性赚够,可能要引起很大的金融风暴,所以在人员方面绝对不能出问题,不然传了出去,我们都将会很麻烦。而且在成立公司的时候,最好能够找个人来代理,我们只是在幕后指挥就好了,明白我的意思吗?”

泰若升哪有不明白的,上个世纪末的东南亚金融危机是搞垮了多少人?作为罪魁祸首的索罗斯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美国人,肯定要遭殃,而且那件事是不是美国政府在背后给索罗斯撑腰都是个问题。而现在黄龙飞说得这么认真小心,泰若升如果还听不出话外音的话,那他就太次了。

“好吧,这件事情我明天就回去安排,你完全可以放心,我的人,是绝对没问题的!”泰若升知道这事应该早点办好,而且他在北京留的时间也不短了,泰国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正好借此机会回去办理。看到黄龙飞满意放心的样子后,泰老才说道:“好吧,现在也该吃午饭了,今天你可不能走,我们好久都没在一起吃过饭了吧!?”

“呵呵,泰老要留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走呢!?”黄龙飞也笑了起来,说着,就站起来与泰老一起向外面走去,出门之前,还对泰老说道:“泰老,今天我们谈的事情,可千万不能让别的人知道,我们可不能冒险,是不是?”

“呵呵,放心好了,小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疑了?”泰若升说着,也停了下来,又郑重的说道:“其实你不说,我都明白,这件事情应该不简单吧?我泰若升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不然你也不会找上我来帮忙了,因此,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黄龙飞尴尬的笑了笑,就不再说什么了,他也发现自己从坦桑尼亚回来之后,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谨慎得多,而且对人的疑心也重了许多,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