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篇 政海风云 第四章

yuertou 收藏 32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老赵正在花园中为自己那几株梅花树整理着枝条,虽然他挂了个总蚕部部长的官衔,但是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交给下面的人在做,他基本上不用担心任何事情的,把时间更多的花在了修身养性上,过着半退休的生活。

看到勤务员陈雪军向自己走来,老赵放下了手中的小剪刀。陈雪军走近之后,先敬了个军礼,才说道:“首长,姜主席来了,要不要我将他引进来?”

“姜主席?哦,要,当然要!”老赵先是一楞,才想了起来,嘴里嘀咕了一句,“该来的还是来了,早来也好,节省点时间!”看到陈雪军还楞楞的站在自己身边,老赵才笑着对他说道:“快去吧,我马上回书房!”

看到陈雪军离去的背影,老赵摇了摇头向书房走去。他以前的勤务员要不是老婆生孩子,现在也不会换上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年轻人,年轻人啊,这世界的未来还是属于下一代的,老赵笑着,就回到了了书房。

刚为自己泡好了一杯茶,老赵就看到陈雪军将姜尚梧送了进来。

“呵呵,老赵啊,还是你的日子过得清闲。不要客气了,我还是要杯绿茶吧!”姜尚梧一点都不尴尬,说完就自己坐到了沙发上。

老赵摇了摇脑袋,这姜尚梧还是以前当主席是那脾气,很想表现得亲和一点,但是却每每事出愿违。但是老赵也没计较那么多,帮姜尚梧泡上一杯绿茶后,才端了过去。

“老姜,你还不是一样的清闲嘛,看你现在好象又年轻了几岁,难道还有什么烦心的事吗?”老赵说着,就把茶杯递给了姜尚梧,自己也坐了下来。

“哎,还有什么清闲哦,气都快气死了,那有你老兄,一天都在家养养小猫小狗,种点梅花这么悠闲啊,羡慕啊!”姜尚梧说着,神色已经变得很为难了。虽然他知道要来找老赵帮他解决这件事情,但是现在却想不到出口的办法,一时也有点为难了。

老赵一点都不急,还觉得有点好笑,这么看着姜尚梧,一个政客失势后,确实没有多少本钱了。自己品了两口茶后,老赵才说道:“主席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啊,不会就是为了来看我的吧?”

“呵呵,今天闲得没事,知道你这的梅花开了专程过来看看,散散心也好啊!”姜尚梧说着,已经站了起来,以前老赵是他的手下,现在自己却有有求于他,姜尚梧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开口为好。

老赵也站了起来,边笑边陪着姜尚梧向外面的院子走去,同时还说道:“好啊,你可是算准时间来的,梅花昨天晚上才开,我们去看看!”

看到老赵一副不专心的样子,姜尚梧终于拖不住了,边走边说道:“其实我今天来,还想请你帮我一件小忙,不知道可不可以!”

老赵惊讶的看了姜尚梧一眼,说道:“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我还能帮主席做什么呢?”

外面的寒风很冷,但是姜尚梧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自己这下面子是丢大了,但是没办法,既然已经走到这步了,所以也就索性豁了出去,说道:“老赵,我是想来请你帮我请何主席来说两件事,一点小事,不知道有没有麻烦你!”

“当然没有!”老赵的样子更惊奇了,看着姜尚梧楞了一会,才说道,“但是你怎么不直接去找他呢?”

“哎,何主席可是大忙人啊,我怎么好去打搅他呢,而且这只是点小事,没必要搞得那么大是不是?”姜尚梧勉强为自己找了个漏洞百出的借口,显然,他已经分寸大乱了。

“好吧,小陈!”老赵答应下来,就招手把跟在他们后面的陈雪军叫了过来,对他说道,“你帮我去把何主席请来,就说我这搞了瓶陈年老酒,叫他过来吃晚饭!”

小陈点了点头,马上就离开了。而老赵这才转身对姜尚梧说道:“主席啊,你不会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吧,有什么告诉我吧,不然等下我可帮不上你的忙了!”

姜尚梧一楞,心里却疑惑了起来,难道老赵不知道我来找他是为了什么吗?看他这样子,难道他什么都不知道吗?如果他真不知道的话,那就最好了,但是不应该这样啊,还是小心一点好。

想好后,姜尚梧才说道:“老赵啊,你也知道,现在的世界都是年轻人的了,我们这些老头子应该退休了。因为这些事情,我与小何之间闹得有点不愉快,这于国与民与党都是不好的事情,我今天就想来借你这个东,与小何消除矛盾。老赵,这个人情,你可要做哦!”

“这样啊,好说好说,只要大家都能心平气和的说,那我当然要帮这个忙了!”老赵笑着,就把姜尚梧拉到了梅花树边,一边看着梅花,一边说道:“这国家啊,只有先搞好了内部的事情,打扎实了根基,才能够发展起来,就像种梅花一样,如果在幼苗的时候就照顾不好,肯定是成不了树的!而且还要记得随时除虫,如果有虫害,那就麻烦了。所以看这种梅花简单,却是很费神的事情啊!”

听到老赵这么一说,姜尚梧的疑心就更大了,而且搞不懂老赵在耍什么花招。开始那话,好象他什么都知道一样,而现在这话,难道是他无意中说出来的吗?

想到这,姜尚梧再不敢乱说话,如果什么地方说漏了嘴,那可就糟糕了,也只好与老赵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打发着时光。

两个多小时候,何永兴带着有点不高兴的神色到了。他也搞不懂老赵耍什么鬼花样,说是请自己吃饭,现在正是大忙的时候,哪有时间好好吃顿饭呢。但是老赵既然找自己来肯定有事情,所以只有挤了点时间赶了过来。

当何永兴看到姜尚梧在这的时候,一下就明白过来了,横了眼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勤务兵,就赶紧走了上去,笑着说道:“怎么,今天老主席也有空到老赵这来啊,那我们今天可以好好的喝上两杯了!”

“呵呵,好,何主席可是大忙人啊,难得有空过来,我们今天就喝几杯,这冷天气,喝点正好暖暖身子!”老赵看到姜尚梧有点尴尬的样子,就转身给何永兴使了个眼色,同时对勤务员说道:“小陈,你去叫厨房今天晚上多做两个菜,两位主席都要在这吃饭,顺便把我那瓶陈年茅台也准备好,饭好了就来叫我们!”

小陈点点头就走了,他再笨,也知道这三个权力最大的重要人物有事要说了,赶紧就跑了出去,顺便还把院子的门给关好了。

“老主席,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也有闲心到老赵这来啊,你家里的那几只小猫没人看着,该不会乱来吧?”天虽冷,但是何永兴这话让姜尚梧觉得更冷。

“呵呵,有人看着呢,不听话就教训一顿了,那自然就听话了!”姜尚梧也是人老成精,不想在这些事情上与何永兴纠缠,所以马上又说道,“小何啊,我看你这几天气色不错,心情也应该很好吧!?”

“哎,这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都要管,说不上什么好不好啊,而且这几天还有两件事情特别烦,我也正准备到老主席那讨教点经验呢,想不到今天在这遇见了,那我可要不客气的请教下了!”何永兴从看到姜尚梧就知道有什么事情,所以现在一点都不犹豫。

姜尚梧眉头跳了两下,知道何永兴还有点惧怕他,那么这事就还有得商量了,想到这,赶紧说道:“呵呵,何主席,我可知道不在其位,不某起政。什么请教就不用说了。即使是我现在已经退休了,但是只要关系到国家大事,我当然会尽量帮忙了!”

“呵呵,那就好!”何永兴说着,转头悄悄的看了眼老赵,见老赵一副赞许的样子,才接着说道:“老主席啊,你也看过这几天的新闻吧?我们派到坦桑尼亚去的民间投资访问团受到了袭击,团长黄龙飞虽然经理了无数磨难逃了出来,但是这事对我们的国际声誉的影响很不好啊!而我们也查到了,在我们内部,有外国恶势力的奸细。而且这事要是处理不好,不但会影响到我们的对外形象,对我们的人民也难以交代啊,盟友那边也不好说话。老主席,你看看这事应该怎么办呢?”

这下姜尚梧有点为难了,何永兴这话明着就是在威胁他啊,非常不好回答,一时为难了起来。而老赵见到气氛有点尴尬,马上出来说道:“哎,国家的麻烦是不小啊,但是几个小贼,有什么好怕的,我想老主席应该有很好的办法吧?”

“那些贼当然不能放过了,具体怎么做,还是小何的事情,我已经退休了,这些事情我可不能管啊,不然会被人说闲话!”姜尚梧只能这么回答,一看到何永兴有点惊讶的样子,赶紧又说道,“今天我是来找何主席商量两件小事的,与这无关,我们可不可以讨论下呢?”

何永兴有点奇怪的看了看老赵,但是老赵也不知道姜尚梧是什么意思。开始明明已经进入正题了,而现在姜尚梧又把话题给扯开了,他们俩确实搞不明白了。但是何永兴马上恢复了镇定,悠然的说道:“当然可以,老主席的事,绝对不是什么小事,是不是?”

姜尚梧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这何永兴句句话都在逼自己,看来再乱扯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就说道:“哪里,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没什么大事。只是今天小李与汉清来找我,小李说他现在的阅历还不够,希望能够到地方去磨练磨练,而汉清他身体也不是很好,想暂时退下来休息一下,怕主席不肯放他的闲,所以叫我来帮他们说说情,这只能算是小事!”

听到这话,何永兴更震惊了,看了看旁边的老赵一眼,再很郑重的说道:“老主席,你可没答应他们吧,现在国家正是用人只际,他们怎么能以自己的原因而不为国为民服务了呢?这可不好啊,他们可都是中央的核心人物,要是这么一闹出去,那让下面的百姓怎么想,还不认为是我在迫害他们吗,我可不想背上这个骂名。”

姜尚梧在心里翻了下白眼,这何永兴每步都走得这么绝,现在是占了便宜还卖乖,哎,有什么办法呢,把柄抓在他的手上,对方要这么说,他也没有办法啊。

老赵却在心里笑了起来,这何永兴确实不简单,自己也没看错人,说话是滴水不漏。但是见到姜尚梧有点难堪的样子,赶紧说道:“小何啊,你可不能这么说,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我们要建设国家,也不能让别人拿命来做贡献吧。而且能力不足的,留下也没什么用,坏了大事可不好,所以下去锻炼锻炼,也是好事,老主席,你说是不是?”

何永兴与老赵的这一唱一合,让姜尚梧根本就没办法打别的主意了,赶紧说道:“当然,我们这些老头子都应该早点退下来,把发展的空间留个年轻人,这样国家才能正常发展嘛!”

“呵呵,是啊,我也这么想,只是有的人还不让我下来啊,我看再干两年,我也要退休了!”老赵并不介意,他行得正站得直,而且自己也确实想退下来了,去带带孙子,陪陪儿女可比在总参里料理那些棘手的事情要惬意得多。

“那么好吧,既然老赵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强留了!”何永兴见到火候已够,也不再继续“耍弄”姜尚梧了。顿了下,他又说道:“但是这事不能一下来,不然引来不要的反应,我可应付不里。我看就先让老李到地方上去担任个省委书记,老孟的事嘛,等到明年人大的时候,让他在人大上宣布辞职,现在先暂时退出常委,别的职务先留着,怎么样?反正急也不急这么半年时间,他也需要时间向接替的人交代事情,再坚持半年,应该没问题吧!?”

何永兴的话说得孟汉清好象得了绝症一样,搞得姜尚梧心里怪怪的,但是,他也再次领教了何永兴的厉害。如果何永兴没这么厉害第话,也不会挤掉姜尚梧暗定的接班人,自己在军方的扶植下登上大宝了。

看到姜尚梧有点犹豫,老赵马上说道:“好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吧,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也站凉了,我们进去喝两杯,走吧!”

老赵说完就把还有点发楞的姜尚梧拉了进去,何永兴笑了笑,也跟了进去。

虽然姜尚梧有点不满这样的安排,这等于是让孟汉清承认呢自己犯了政治错误,那孟汉清以后的政治前程就完蛋了。但是老赵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办法,也不敢反对。站在老赵身后的可是二百五十万解放军,在中国的政治旋涡中,军方虽然是很少干预政治,但是只要军队发话了,那就没人敢反对。想当年,小平同志如果没有叶剑英元帅在后面挺着他,他能走上中国政治舞台的最高峰,能把改革开放在中国推广开来吗?

晚饭很简单,只有六菜一汤,而且都是家常菜,出了那瓶茅台外,就没有别的有价值的的西了。这样的宴席,在外面,恐怕最普通的人都拿不出手吧。

吃饭的时候,三人再也没有说政治上的事情,只是扯了下家常,说得最多的就是老赵的女儿,那个中国最有名的极地女科学家,现在正在地球的另外一边,带领着一帮人冲击南极洲的最高点呢。而说到自己的儿女,老赵也特别得意,他的两儿子,两个女儿都很争气,连几个孙子孙女都非常出色,正是虎父无犬子啊!所以老赵也多喝了两杯,一张老脸上简直是红光焕发,神采照人啊。

而姜尚梧想到自己的那两个儿女,就没多少胃口。吃到后面,听到何永兴连连不断的夸奖老赵的儿女,姜尚梧也觉得没趣,其实是没脸呆下去了,找了个借口,就赶紧离开了。

由于解决了这么大件事情,而且还得来得这么简单,甚至还带点意外惊喜,所以何永兴也特别高兴,没有在乎到他的时间很紧张,就又与老赵多聊了十来分钟。

“老赵,我也该走了,今天这事,可真要谢谢你了,想不到姜尚梧这么沉不住气,他要不来,我还真拿他没办法啊!”何永兴说着,就焦急的看了看表,又说道,“老赵,我也不多打搅你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恩,知道你忙,忙点好!等下让小陈送你回去吧!”老赵说着,就站了起来,虽然他喝得不少,但是并没有醉。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老赵,你自己注意身体!”何永兴说着,就要向外走去。

“小何!”老赵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声叫住了他,“这事你不要急着来,一步一步走好,明白吗?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

何永兴点了点头,就迅速的离开了。现在他也急,只是不是急着去处理那几个人,而是急着回去处理那些公务。寒风中,何永兴走得很快,而他一点都不觉得能,心里正热乎着呢!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