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篇 政海风云 第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王一林离开中南海,回到他办公的政府办公大楼的时候,在北京的另外一个地方,一栋界碑森严的别墅里面。四个人正在焦虑的讨论着与开始王一林和何永兴说的相关的事情。

史冷星最先坐不住了,口气中带着点烦躁的对坐在主人位的那个老人说道:“老主席,你看怎么办,我们不能这么耗着吧,总得想个办法,不然我们可都要遭殃了!”

那老人并没有说话,仍然是不动声色的坐着,紧闭双眼,但是可以看得出,他的嘴角在不自觉的跳同着,虽然幅度很小,但是并没有瞒过另外三个人。而这老人,就是上一界国家元首,退休有三年的姜尚梧。已经近八十岁的老人了,但是看起来,就六十多岁的样子,看上去,比他退休之前好象还年轻了几岁。

他在担任中国国家元首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是做为一个守成的领袖,还是做得很不错的,在“总设计师”另外他热爱的祖国与人民之后,姜尚梧成功的稳定住了中国已经有点动乱迹象的环境,并且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的发展速度,同时也让经济发展软着陆,把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车引上了正确的道路。当然,还有很多别的功绩,总体上来说,其任职期间,为国家与民族做出了贡献。

当然,毛主席是中国的开国主席,邓总是带领中国走上富裕的人,两个前任国家元首都有自己的第一与开拓,而姜尚梧也有个第一,就是,他是第一个在自己还在世的时候,就发下了自己手中权利的元首。虽然邓总在这之前,也以退休退居到了二线,把国家权利移交到了下一任领导人手中,但是邓总的影响从来没有失去过,谁都知道,邓总在世,那么中国还是听他说了算。而姜尚梧就不一样了,当他退下来不到两年后,接班的何永兴就已经掌握了国家大权。虽然姜尚梧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在中央常委中安排了自己的三个人,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傀儡也快要失去作用了。

姜尚梧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所以在脸上也多少表现了一点出来。坐在史冷星旁边的李阑已经看出了端貌,赶紧用脚在下面踢了史冷星一下,才对着姜尚梧说道:“冷星,你担心什么啊,老主席肯定有办法帮助我们的,那何永兴与王一林也太猖狂了,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

李阑这下马屁是拍错了地方。听到他这话一出,姜尚梧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们三个,带着愤怒的语气说道:“你们才是狂妄,大难临头,你们还没察觉到吗?”

李阑尴尬的低下头去,而史冷星现在也不敢发火了,只有孟汉清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看了看他旁边的两个同伴,然后有敬畏的看着老主席了。

“主席,我们这……”史冷星好象想说什么,但是“这”了一下,却“这”不下去了,而他的语气有点懊恼,而且神情很沮丧。

“这什么?难道害怕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吗?知道害怕,那你们还要这么做!”姜尚梧手着拿起了前面茶几上的一个文件夹,翻了两下,又狠狠的摔到了茶几上,马上说道,“你们自己看看,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你们认为我是神仙吗?就算我是神仙,你认为我还会保你们吗?”

还是李阑最机灵,听出了老主席话外之音,马上装着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道:“老主席,我们也不想这样啊,我们也不是这么想的,只是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也……”

“你们也什么?”姜尚梧人老了,可火气不小,很蛮横的打断了李阑的话,手有点颤抖的给自己拿出一根烟来,而一直没说话的孟汉清赶紧上去帮老主席点着后,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看到已经戒烟了三年的老主席抽起烟来,李阑与史冷星都把头埋了下去,现在老主席的火肯定很不小,两人也被骂够了,现在也不敢再乱说什么。

姜尚梧抽了几口,等那根特制的香烟燃完一半的时候,看了看对面三人一眼,才继续说道:“你们到中央来也有十多年了吧,难道当官把你们的脑袋都当傻了吗?做什么事不好,非要去做这卖国叛族的事情,你叫我怎么保你们,现在何永兴他们肯定已经查清楚了。那个何三子(何永兴是老三)的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你认为他会善罢甘休吗?”

史冷星与李阑脸上流着冷汗,偷偷的相互看了一眼,而孟汉清好象这不关自己的事情一样,稳稳的坐在旁边。姜尚梧顿了下,又喃喃的说道:“要保你们,难,难啊!”

最后姜尚梧加重语调的那两个字,三个人都听清楚了。心跳得最厉害的是史冷星与李阑,他们两人现在只感觉到一股绝望。可以说,姜尚梧那句话,几乎宣判了他们的政治死刑。

孟汉清用带着点怨恨的眼光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同伴,这才对着姜尚梧小声的说道:“老主席,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这件事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

姜尚梧惊讶的目光转向了孟汉清,神色中还带点赞许,点了点头后,才说道:“现在我们也只能把事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了。”然后又盯着史冷星,很冰凉的问道:“冷星,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

史冷星身体一震,头抬了起来,眼神中全是一种临死人绝望的表情,惊恐的说道:“老主席,这事情并不是我做的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我也不想啊,我当初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一步啊……”

姜尚梧冷笑了一下,然后脸色马上变得很坦然,对史冷星说道:“冷星,你也不要太担心,你认为我会悲观你吗?现在我只是想知道,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你准备怎么做!”

姜尚梧确实不会抛弃史冷星不管,至少不会把史冷星交给何永兴去处置。虽然姜尚梧已经退休了,与政治无关了,但是这么一来,那对他名誉的打击与影响是相当大的,作为一个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人生旅途也快要走到终点的老人来说,最重视的就是他的名誉。其实这对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都是一样,落得个骂名,卖国贼的名头,那可是要被后人骂上千万年的。看看秦刽,魏忠贤就知道了。所以,姜尚梧是绝对不会让史冷星去破坏掉自己的名誉的。

“老主席,我……我……”史冷星已经明白自己将会有什么后果了,心里已经寒到了零点。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在这三人中,他是地位最低的,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肯定是最倒霉的一个,要人来背黑锅的话,那肯定是他了。虽然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是当现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他还是一下就失去了理智,脸色变得死人一般的灰白。

“你什么你,你认为你还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吗?”姜尚梧也一下激动了起来,他最恨的就是政治觉悟不高的手下,如果当初不是迫不得已,他才不会把史冷星扶到现在的位置上,现在见到史冷星一副惊慌的样子,心里就更气了。

“老主席,你悠着点,注意身体!”孟汉清看到老主席激动了起来,赶紧坐过去帮他捶起背来,同时给坐在史冷星旁边的李阑打了个眼色。

李阑是最精明的一个,看到孟汉清的眼色,赶紧拍着史冷星的肩膀,对他说道:“冷星啊,我看这事也确实是瞒不住了,我们中间肯定要有人为大家做出牺牲,是不是?”

“但是……但是……”史冷星还在犹豫着,他非常不想背这个黑锅,因为这事情并不是他一个人做的,很多时候他还只个次要的角色。而且最重要的是,背上这个黑锅,他的未来,他的前程就全都完了,对一个政客来说,这比杀掉他还要难受。但是现在看来,他不背黑锅,是没人背了,他注定是一个牺牲品。

“不要什么但是了!”李阑知道史冷星已经动摇了,看了看孟汉清一眼,赶紧继续说道,“你看,我们这就你没有后顾之忧,要走的话,拍拍屁股就走了,别人还能拿你怎么办?而且我们与老主席都会帮你的,保证你能够安稳舒适的过上下半辈子,怎么样?”

史冷星抬起来看了看脸色严厉的姜尚梧一眼,才有点不甘心的点了点头,他已经没有另外的选择了,如果连这个机会都把握不住,有没有下半辈子都还是个问题。

孟汉清赞赏的对李阑点了点头,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而这时候,姜尚梧也打定了主意,对史冷星说道:“冷星啊,我不是不想帮你,但是这件事情太麻烦了,如果没人牺牲的话,那我们就要绑在一根绳子上,都会完蛋。放心,我也不会亏待你,怎么说,我们都是一起的,你的事情,我会安排好。另外,你在海外有个自己的户头吧,你那个侄子给你存了不少进去吧!?”

史冷星抬头惊讶的看着姜尚梧,哪个户头他有,但是出了他与侄子史耿彪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了,而老主席竟然知道,看来自己什么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想到这,史冷星也只能心灰意冷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会安排你出去的,你现在就回去准备吧,出去之后,自己低调点,虽然我可以让何永兴他们暂时不来动你,但是你也要有自知之明,如果再组出什么违背祖宗的事情来,我也保不了你了!”姜尚梧说完,就对史冷星向外挥了挥手,然后按下了沙发扶手上的一个按钮,将等在外面的秘书叫了进来。

史冷星在明白自己的出路后,也知道再无挽回的余地,向老主席到别之后,就跟着那个小秘书出去了。他现在只想早点离开这里,离开北京,离开这个国家,有多远就跑多远,跑到那些与中国没有引渡协议的国家后,才有一点点安全。

等史冷星离开后,房间中的空气好象凝固了一样,留下来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而心悬得最高的就是李阑了,史冷星的下场他看到了,但是看老主席的样子,这事情肯定没完,所以现在轮到他了,想到这,李阑能不紧张吗?

过了好一会,孟汉清才打破了沉默,对姜尚梧说道:“老主席,你看这事还要做些什么,才能够圆满点?”

李阑现在心里把孟汉清给恨透了,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面推吗?但是在政治斗争中,孟汉请的做法是无可厚非的。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别说是合作的伙伴,就算是亲人,也是拿来出卖的,特别是在有浓厚政治斗争传统的中国,那种为了政治利益,把以前的朋友拿来当自己挡箭牌的事情并不少,而且还非常常见。现在孟汉清不过是在做以前那些老祖宗做过的同样的事情。

姜尚梧怪怪的看了孟汉清一眼,但是并没有责怪他,然后淡淡的说道:“是啊,确实还需要做点什么,不然不好摆平这件事情!”

李阑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竖直了耳朵生怕听掉了任何一个字,好象是在读他的宣判书一样。

“汉清啊,这事情的影响太大了,如果搞不好,我们都会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所以我们需要拿出点东西来,让何永兴满足,不再追查下去,不然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姜尚梧并没有理会沮丧的李阑。见到孟汉清会意的点了点头,姜尚梧又说道:“现在何永兴担心的就是他的权力基础还没巩固,如果不满足他这点要求的话,他肯定会全力利用这个机会,来达到他的目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出一点让步,冷星走了之后,你们两个在政治局里面已经起不到任何的牵制作用了,既然没用了,我们就拿这个来交换吧!”

孟汉清点了点头,虽然他没有李阑机灵,但是考虑问题最前面,做事也最慎重。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就明白,现在是大势以去,能做的,只是尽量让自己西拖关系。这就必须要拿出交换条件来,而他们唯一有点重量的砝码也就只有这点了。所以当姜尚梧这么说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李阑听到这话,心里也高兴了一下,至少自己与孟汉清扯到了一起,那就不怕了,所以赶紧兴奋的说道:“老主席,你看该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怎么办?我当然知道怎么办,但是你的事不好办!”姜尚梧冷冷的回了一句。看了看眼前这两人,再继续说道,“小李,你就引咎辞职吧,我会想办法把你安排到地方去,暂时就不要回来了!现在你先回去准备吧!”

李阑脑袋嗡的一响,一下瘫坐在了沙发上,这无疑是宣判他的政治生涯已经走到最高点了,以后就别想有多大的作为了。但是发生了这些事情,他还能有什么前途吗?

看着李阑向门走去的背影,姜尚梧又对他说道:“小李,你自己去了地方之后,可要奉公守纪,如果再做出什么对国家民族不利的事情,我都不会放过你。你那些国外的朋友,最好还是不要接触了,不然什么时候有人半夜敲门的话,不要怪我没有警告过你!”

李阑身子微微一震,赶紧点头答应,然后头也不回就的就快步走了出去。他现在最急的是回去赶紧把他那个在国外秘密户头里面的钱都转移出去,不然惹火上身,那就完蛋了。

等李阑走出去之后,老主席仔细的,上下打量了坐在他对面的孟汉清,点着头,又想了一会,才对孟汉清说道:“汉清,你现在也不简单了。我也不责怪你什么,知道这事情与你没多少关系,但是我看,你现在的位置最后让出来,树大招风啊,等过了这段时间,风声平静点了,再想办法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老主席,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我这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注意身体!”孟汉清说着,已经站了起来,对姜尚梧道别后,快步走出去了。

看到孟汉清沉重的步伐,姜尚梧心里也是一酸,他安排在中央的三个主要人物,在这次事件之后,都失去了权利,看来,自己也应该去过点悠闲的生活了。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去休息,而是按下按钮把秘书叫了进来,对他说道:“帮我准备车,我想到老赵那去看看,他家的那几棵梅树应该开花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