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篇 政海风云 第二章

yuertou 收藏 52 43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篇 政海风云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王一林停了一会,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对门边的两名警卫员笑了笑,才走进了中南海国家主席的住所,也是他的日常办公地点。

何永兴虽然知道王一林今天要来见他,而且王一林进入中南海的时候,他就接到了消息,但是这时候仍然装着很惊喜的样子,抬起头来,对刚走进来的王一林说道:“小王啊,你来了,快坐,我批了这份文件就过来,要喝什么自己倒!”

“呵呵,主席,你先忙吧,我不会客气的!”王一林笑着,就大方得给自己泡好了一杯浓茶,主席这的茶,可是全中国,也是全世界最好的了,不喝白不喝!

过了一会,何永兴合上了文件,端着自己的茶杯,走过来坐到了王一林对面的沙发上,才说道:“小王,今天这么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王一林稍微犹豫了下,但是马上把自己准备好的一个文件夹递给了何永兴,这才说道:“主席,这是我们国务院收集到的东西,你先看看吧!”

何永兴有种不好的感觉,其实看到王一林严肃的表情,他的感觉就很不好了。现在王一林的神色不但是严肃,还很凝重,而在平时,就算是财政最困难的时候,王一林都不会这样的表情,现在看来确实是有很严重的事情要发生了。

何永兴慢慢的翻着着,脸色变得很复杂,如同他每次遇见难题一样,眉头紧锁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也快眯成一条封了。

茶水已经加了两遍,烟灰缸里面的烟头也增加了十根,何永兴才把王一林给他的资料合上,放在了架在右腿上,灭掉了手中的烟头,接着再点上一根后,才对王一林问道:“这些你敢肯定吗?”

王一林慎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点这下头虽然很轻易,但是随之而来的,必然是狂风暴雨。平静的水面被打破了,微妙的平衡也被破坏了,虽然胜利的天平现在倒向他们这边,但是在事情的发展之种,谁也猜不到后果。而这之后,又有多少人要掉脑袋,又有多少人要身败名裂,王一林不敢去想,但是,这个问题无法回避,在前进的道路上,不但有强大的外敌在威胁着,最大的敌人却是自己,不能战胜自己,不能把内部的矛盾解决好,不能把体内的垃圾清除掉,那永远不是一个健康的人,对国家来说,这个道理一样有用。

“主席,这是我们经过周密的调查,并且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应该怎么办,还需要主席来拿主意!”王一林明白其中的限额道理,而他一惯小心谨慎,所以这时候,并没有急着表明自己的态度。

何永兴并没有马上做出决定,而是站了起来,在房间中来回的走动着,这是他心情特别烦的时候才有的行为。王一林也不再说话,他虽然是一国的总理,掌握了这个国家的行政大权,但是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总理只不过是国家元首的助手,在决定国家发展,国家命运的大事中,是没有决定性权力的,这个传统,从开国时就延续了下来,总理只不过是国家元首的大管家而已,真正的主人,还是正在王一林眼前来回走动着的何永兴。

“小王,你知道军方给我的报告吗?”见到王一林摇了摇脑袋,何永兴才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文件堆里抽出了一份出来,交到王一林手上后,才说道:“那你先看看这个吧,看完了,告诉我,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王一林确实不知道,周国辉从坦桑尼亚回来后,只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黄龙飞一切都好之后,就又搞起了“人间消失”。而当王一林翻开这份由军情局送交的报告之后,心也悬到了嗓子上,事情太复杂了,其实不应该这么说,而是这事情太严重了,严重到连何永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这份报告并不长,但是包含的信息量却非常多,这是军队那些人做事的风格。虽然王一林只花了十分钟就看完了,但是他觉得这十分钟好像有十年一样。当王一林合上报告之后,他再也坐不住了,他非常明白主席的人格以及办事方法,虽然不是军人出身,而且是从总理的位置上升上去的,但是眼前这个主席绝对是中国这么多年来,出了开国的毛泽东以及中型的邓小平外,最强硬的一位了,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标准来说,他是一名绝对的“鹰派”领袖,不但对外,还是对内,都是强硬派。而这件事情被他知道了,现在也只能尽量把事情控制在一个小的范围之内,不要造成太大的影响了。而这,也正是他作为总理,这个国家的管理者应该考虑的问题。

“主席,你认为这事应该怎么办?”王一林还是习惯性的先征求主席的意见,但是看到何永兴严厉的眼光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说道,“我想这事不能急,不然造成的影响太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而且闹大了,对我们党,我们国家都有不好的影响,也会给那些境外的反动势力留下破绽,恐怕又会引发一次‘六四事件’了。”

“恩,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小王,你还缺少点霸气啊,但是还早,你慢慢能够学到的,未来毕竟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何永兴的说完,丢下了手中已经燃尽的烟头,但是他并没有再点上一根,而是坐了下来,神色有点憔悴的说道,“哎!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处理才好呢!”

王一林一下就听出了何永兴这句话的弦外之音,但是他并没有被这个迷惑住。即使何永兴准备把自己定为接班人,那也是好几年后的事情了,何永兴的第一界任期还有一年才满,而他肯定还会继任一界,而这么长的时间内,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而且王一林非常清楚自己的背景太复杂,也许就算是何永兴支持他,他也不一定能够坐得上这最高的位置啊!

何永兴靠在沙发上,用手扶着头在沉思着,王一林也没有再说话,而是抓紧时间在想解决的办法,以主席的性格,当他想到办法之后,肯定会问王一林的意见,如果王一林不能拿出个合理的意见的话,那在主席心中的形象肯定会受到破坏,地位也将下降不少。还好,这些事情对处理惯了麻烦的王一林来说,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件难事,而且他还早就根据自己先知道的情报,想了一套办法,现在只是要加强他的那个计划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何永兴才抬起头来,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才对王一林说道:“你开始说的没错,这事情我们不能急,是没办法一下就解决所有问题的,我们只有慢慢来!”

何永兴已经前后周全的考虑了一遍,如果要依他的脾气,肯定早就找上疾恶如仇的老赵,然后两人联合政府与军队的力量,把那些人一网打尽了。但是,现在并不能这么做,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是这种办法的效果问题。这么做,有多大的效果,谁都知道。在何永兴上台之前,也有人曾经通过霹雳手段来铲除国家的病根,虽然并不是以国家主席的名义发动的,但是那位勇敢的国家总理却败下阵来,确切的说,是失败在了他的方法上。如同一个重病人一样,虽然猛药可以马上驱出病患,但是并不能除掉病根,更无法把病人的身体调理好,避免染上同样的病症。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用中药,从基础上加强病人的身体素质,让病人产生免役能力,能够自己战胜病魔,病好之后,也不怕再复发了。所以,这种办法不一定能够见效,现在中国的问题不是没有病症太多太重,而是根本就没有一个好的基础,如果不培养出好的基础,就算暂时把病症压下去了,也难保以后不会再出现同样的情况。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现在过户到中国未来数百年国运的“擎天”计划已经起动,这时候是绝对不能先自乱了阵脚。如果这时候,国内发生了动乱,哪怕是最后被镇压下去了,那么“擎天”计划也将胎死腹中,造成的影响是绝对不小的,甚至让中国在未来几十年内,都将受到国际反动势力的压制,也就不要想在短时间内崛起了。而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台独政府借用这个机会发动独立公投。而当中国在内忧之下,哪来力量阻止台湾的独立,等中国从新恢复稳定的时候,台湾独立恐怕早已经成了既成事实,想改变,想把台湾收复回来,就绝对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了。而且,最为糟糕的是,日本将失去限制,制止日本扩张就变成了纸上谈兵。虽然现在中国的经济实力不如日本,但是中国在政治与外交上,对日本有压倒性的优势,只要中国自己一乱,日本必然取代中国在东方的地位,恐怕到时候,中国要想翻身都难了。

虽然有这么多困难,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从古至今,中国历史上,甚至世界历史上,每个强大的国家都是先安内,后攘外,如果内部的毛病都不能消除,哪还有力量来对付另外界的敌对势力呢?所以,这一步一定要走,而最后能够走成什么样子,把中国带向什么方向,就掌握在了何永兴的手上,所以他做出的绝对非常重要。显然,何永兴对祖国的责任心,对民族的忠诚,战胜了自己的习惯,也战胜了自己的情绪。

王一林看到主席又陷入了思考之中,稍微顿了下,才小心的问道:“主席,那你认为要怎么办才好?”

“小王啊,你也知道我是从你现在的位置干上来的吧?”何永兴被王一林的问题惊醒了过来,坐直了身体,把手中烟灰已经有五厘米长的烟头丢掉后,才继续说道,“如果是让我来做,肯定早就派人去把那些人抓起来,都送到最高法院去审判了。但是现在我们不能这么做啊!”

何永兴说着,已经站了起来,而王一林也赶紧站了起来,陪着何永兴在房间中走动了起来。当何永兴最后站在了毛主席画像前时,才停了下来,看着画像,对旁边的王一林说道:“我现在也终于明白,当年主席决定出兵朝鲜时的心态,当年主席敢于与强大的苏修对抗时的心态了!只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做到主席那么好,能不能够带领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走出这次危机,真希望主席他老人家从水晶棺里走出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办!”

这时,王一林的心情也变得很沉重了,从何永兴现在的表情看来,主席比自己想得还要多,还要复杂。也难怪,王一林的职责就是处理那些日常的琐碎小事,作为总理,这是他应该干的事情,而在这个大的政治旋涡中,主席才是真正的核心,确切的说,主席这个位置才是中心。何永兴考虑得更多,更远,那也是他的职责,他应该做的事情,那也是他应该具有的素质。

“主席,现在我们应该快点想出个办法来,如果做不好的话,毛主席他老人家,可真要从水晶棺里爬出来,把我们狠狠的揍一顿了!”王一林的话,暂时缓和了下紧张愁闷的气氛。

何永兴笑了笑,并没马上回答王一林,而是走到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画像前,看了看那个微笑着,和蔼的老人,说道:“邓总啊,你虽然把我们带上了富裕的道路,但是你走得太早了,留下的麻烦也太多了。这改革开放不是不好,但是也太急了,让一个辟谷了这么久的病人一下吃下这么多高营养,难消化的东西,他能不病吗?你可是害苦了我们,哎!”

王一林表情严肃的,在一边站着。虽然觉得何永兴现在的样子有点像个埋怨者一样,想笑,但是他笑不出来。

邓小平同志搞的改革开放绝对没错,不然中国到现在也许还走不出贫困,甚至会因为贫穷,再把中国拖到了混乱之中,让那数千万为新中国建立而付出热血的烈士白白的牺牲掉。但是,正如何永兴说的那样,改革开放一下来得太猛,在没有打好根基之前,就让一个本来快要虚脱的民族一下子吸收了太多的能量,这还能不病吗?治国如治人,任何一个医生都知道,对一个才恢复饮食的病人,最好是先让他喝点稀粥,而不是马上给他大鱼大肉。但是中国从动乱中走出来的时候,摆在面前的却是一桌盛大的宴席,当这些东西都被吃下去的时候,吸收不了不说,而且还会产生很大的危害,更重要的是,低效率的吸收营养,在同样的情况下,就需要更多的食物,这难道不是现在国内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资源过度消耗的最大原因吗?

何永兴叹息了一阵,才转过身来,对王一林说道:“那你认为现在应该怎么办?”

王一林惊讶了一下,但是他知道主席一般都是要先听别人的意见,自己才在最后做出决定的,几乎每任主席都这样。所以王一林并没有楞住,想了一下,就说道:“通过以前的经验教训,我认为,这次我们应该先稳住上面的人,事情从基层做起走,当稳定根基之后,清理上面的渣滓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恩……”何永兴低头思考了一会,对王一林问道,“那需要多少时间呢?你也知道,现在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

这话把王一林问住了,如果真要这么做,没有个几年时间,让新一代的政府官员走上正路的话,那是没多少效果的,但是现在有几年时间吗?解决这个问题显然有难度,但是王一林还是很快就说道:“如果按部就班的话,大概需要好几年时间,但是只要主席能够支持我,我会想办法把时间控制在两年之内!”

何永兴低头想了起来,王一林的话虽然很简单,但是其中包含的内容就太多了,作为一个政治家,何永兴不可能不想王一林这话会对他带来什么后果。

过了一会,何永兴才转身对王一林说道:“那好吧,我全力支持你,但是你也要拿出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来。另外,我们现在也不能不对那几个家伙手软,这事还是我来处理,你去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就好了!”

“主席就放心吧,我有信心做好!”王一林慎重的答应了下来,拿起自己的东西,又对何永兴说道,“主席,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时间对我们可很宝贵!”

“呵呵,好吧,你先回去忙,恐怕全国就数你最忙了!”何永兴笑着把王一林送到了门边,最后还补上了一句,“小王,我们是共产党员,所以,注意自己的行为,千万不要搞什么小团伙,给别人抓住了把柄,那可不好!”

王一林身子一颤,但是马上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开了,主席那句话,让王一林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