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三篇 登陆非洲 第十二章

yuertou 收藏 22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周国辉顶着中午的骄阳走下飞机的时候,黄龙飞正被绑架他的那帮匪徒带着在丛林中迅速的前进着。

黄龙飞只昏迷了几个小时就醒了过来,但是这几个小时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黄龙飞有的恍若隔世的感觉。

醒来后,黄龙飞最关心的就是小鹿他们三个,特别是小美,因为在昏迷之前,黄龙飞知道他们三人并没有逃出去,自己既然都被抓了,那他们三人肯定也跑不掉。小鹿与刚子都是男人,而且两人都接受过系统的战斗训练,即使是被俘虏了,也能够忍受痛苦吧。但是小美就不一样了,小美学的最主要的是怎么当一个好秘书,保镖只是她的副业,而最为特殊的是,小美是女人,女人当了俘虏之后,会有什么下场,从古至今的这么多年的无数次战争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虽然他们现在遭遇的不是战争,但是这更可怕。在战争中当了俘虏,还有个《日内瓦公约》可以权且当着维护自己人生权利的武器,但是现在完全是绑架,与战争根本就搭不上边,而且这些绑匪一看就知道不是吃素的家伙,如果小美被他们抓了,会有什么后果,黄龙飞根本就不敢想象。

而一天多了,黄龙飞都没有见到小美他们三人,心里更是焦急不已。虽然好多次都想问这些绑匪,但是看管自己的只是几个普通的绑匪,这些人只会说他们的土著语言,根本就不会英语,让黄龙飞对他们说什么都是在对牛弹琴。试过几次,尝了几次枪托的味道后,黄龙飞也放弃了这无劳的努力,而开始全心思考自己的脱身办法了。

被绑架之后,黄龙飞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已经被人拉走,现在他穿着,确切的说是裹着一条毯子,很脏,上面还有很多的跳蚤,如果现在不是人质的话,恐怕打死黄龙飞也不会碰这些肮脏的东西。

这些绑匪先是把黄龙飞送上了一艘小船,当时黄龙飞并不知道,因为那时候他还在昏迷中。当他醒过来的时候,绑匪正把他扛下船,而行进的路线也由水路变成了陆路。

当时黄龙飞的脑袋还是昏沉昏沉的,不明白这些绑匪为什么要放弃好走的水路,而选择不好走的陆路。但是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明白为什么了。

相对来说,水路虽然好走一点,但是在水面上,只要被发现了,肯定就跑不掉。而他被绑架的事情肯定很快就会传出去,然后就是坦桑尼亚政府军进行大范围的搜索。虽然坦桑尼亚政府军比较落后,但是怎么说都比这些绑匪要厉害多了。而坦桑尼亚政府军也肯定会派遣大量的直升机以及舰艇搜查水面,因此,这些绑匪才选择了陆路。

陆路虽然难走,而且速度慢了不少。但是陆地上有丛林,这是最好的掩护。而这些绑匪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对这的地理环境应该相当熟悉,所以要逃过政府军的追捕,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这么多方向,政府军要找到他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当绑匪向西走了二十多公里,深入到丛林中时,就改向南前进了。对坦桑尼亚地理稍微有点了解的黄龙飞这时候也不得不佩服这些绑架他的人有头脑,至少策划与指挥他们的那个人有头脑了。

从姆万扎出来后,向东向西都能很快离开坦桑尼亚。当然,向北是最快的,只是那最不安全。而向南的话,只会深入到坦桑尼亚境内。所以当坦桑尼亚政府军开始行动的时候,肯定是把重点放在了东西两个方向上,防止绑匪把黄龙飞带出国去。而对于南方,坦桑尼亚政府军的封锁力度肯定要弱得多了。

显然指挥这次绑架行动的人,并不是个急性子,也不是个莽撞的人,而是非常有耐心,非常有头脑。他们向南走,虽然深入到了坦桑尼亚境内,但是却避开了危险。所以,要么他们先在坦桑尼亚境内躲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之后才找机会离开坦桑尼亚。要么这些绑匪的大本营本来就是在坦桑尼亚境内,而且就是在坦桑尼亚的腹地,他们现在是准备回大本营。

显然,前面一种情况并没多少可能。黄龙飞失踪后,不但坦桑尼亚政府会用尽全部的力量来寻找他,中国肯定也会派人加入到营救行动中来。如果这些绑匪可以忽略坦桑尼亚政府军的威胁,但是中国特种兵的能力他们就无法忽视了。如果在东西两个方向上都没有找到黄龙飞的话,那么坦桑尼亚与中国军队都将向南放搜索,那时候,这些绑匪是躲不久的,所以,他们绝对不是把黄龙飞带到坦桑尼亚腹地去避避风险那么简单。

这样看来,就只有最后一种可能。这些绑匪的大本营就在南方。而他们把黄龙飞送回去之后,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与黄龙飞达成协议,或者说获得了自己勒索的赎金(当然,他们必须要先提出要赎金),然后放了黄龙飞。要么就是从黄龙飞这里搞到点他们想要的东西,再杀人灭口。

黄龙飞希望的当然是第一种,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他的生命将得不到保证,同时他也知道,自己是绝对不会老实的与这些绑匪合作的。而这些绑匪为了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肯定会使用一切手段。在现代的药物作用下,黄龙飞恐怕会吃很多苦头,最后还是会交代出来。那时候,恐怕黄龙飞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更让黄龙飞觉得苦恼的是,自己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些绑匪的目的地就在南方的某个地方,但是那些营救他的人知道吗?希望他们知道,不然的话,恐怕等他们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吧。

绑匪在丛林里面行进了两天多,中间只是偶尔停下来出点东西,喝点水,并没有长时间的休息过。看来这些人的身体素质都不错。虽然这些绑匪不觉得累,但是黄龙飞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没有衣服,也没有鞋子,出了在一些复杂的道路上有人扛着他走外,都是黄龙飞赤着脚走过来的。一路上,黄龙飞没有被蚊虫少咬过,光是从身上掉下来的,吸饱了血的蚂蝗就有上百条了。这些东西平时就算是看着都恶心,而现在竟然从自己身上掉下来,黄龙飞哪能受得了啊,好几次都差点晕倒过去。还好,到后来,咬着咬着也就习惯了,最后,黄龙飞甚至自己用手“礼貌”的把那些在自己身上大餐一顿之后的蚂蝗“请”开了。但是大量失血,而且营养根本就跟不上的情况下,黄龙飞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很多时候,他走着走着就感觉到人像要飘起来一样,这是因为身体严重缺乏养分,体力严重透支的症状。

当黄龙飞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们的目的地也到了。出乎黄龙飞意料的是,这里并不是这些绑匪的大本营。整个空地上,只有十多个临时搭建的帐篷,出了一个大型军用帐篷外,别的都是只能住几个人的小型帐篷。看来,这伙绑匪并没有想把黄龙飞带到自己的大本营中去。而这,反而让黄龙飞放心了点,至少表明这些绑匪是不想干掉他的。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些绑匪不把黄龙飞带回自己的大本营,肯定是不想让黄龙飞知道他们的大本营在什么地方了,但是一个死了的黄龙飞,就算让他知道也没什么关系吧。所以这么看来,他们是不想让黄龙飞就这么死了。当然,这有个前提,就是这些绑匪真的有大本营,不然黄龙飞就高兴得太早了。

看到眼前的这一个小营地,黄龙飞又差点昏了过去。就如同一个长跑运动员在坚持到最后,冲过终点的时候很容易发生休克一样。还好,一路上跟着“照顾”他的两个绑匪赶紧在黄龙飞屁股上狠狠的来了一脚,并没有让他“轻易”的昏过去。

这时候,黄龙飞也看到一个黑得跟木炭一样,而且光光的脑袋上还闪闪发光,穿着一身墨绿色的丛林服,脚上的高绑军鞋擦得亮闪闪的黑人中年人向自己走了过来。那人见到两个手下虐待黄龙飞后,赶紧严厉的说道:“你们怎么能对黄先生这么无礼?他可是我们请来的贵宾!”

黄龙飞苦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这一路上,他学会的一件事情就是少说话,尽量保持沉默,不然将会招致自己不愿意得到的后果。但是在心里也骂道:哪有这样请人来的?而且有这种打扮的贵宾吗?这两人在路上哪只是无礼,简直就是虐待了,如果自己真是贵宾的话,光说这两人一句,顶个屁用啊!

“好了,你们先带黄先生下去洗个澡,再带他来见我!”那黑人大汉说完,转身对黄龙飞笑了笑,只是他这个笑容,在黄龙飞看来,比哭还难看。那大汉也看出了黄龙飞的表情,但是并没发火,而是很有礼貌的说道:“黄先生,这一路上辛苦了,等下我们再好好谈谈吧!对了,我叫伊斯坦奇.卡伊尔.马拉多伪斯利夫.扎霍姆,你叫我扎霍姆就好了!”

黄龙飞并没有说话,他也没多少说话的力气了了,就这么由着那两个带他来的绑匪架着走向了营地外面的一片树丛中。心里却在奇怪的想:这人也太奇怪了吧,从穿着,举止,言谈上看起来都像个绅士,特别像那种在商场上见惯了的商人,怎么会是个绑匪呢,而且还是绑匪的老大。奇怪归奇怪,但是黄龙飞心里已经把这人列入了最难对付的一类了,这些看起来很随和的人,其实就是最难对付的人,想想看,黄龙飞其实也是这样的人呢,而且比那个有一长串名字的扎霍姆还要随和吧!

丛林中,是很难找到溪流,湖泊,水溏这样的自然水源的。但是,丛林中是绝对不会缺乏水的,

当黄龙飞被那两人带到丛林中的一棵大树边上,那两人就放下了偷懒不使力的黄龙飞,打了半天手势,示意他站在那别动,然后就走开了

当黄龙飞好奇的看到一名绑匪找来一大捆至少有七八厘米粗的腾蔓,正搞不懂这人要做什么的时候,就看到那名绑匪用丛林刀迅速的砍断了一其中一根,马上,一股清水就从里面喷了出来。那绑匪放在嘴边喝了两口,看他是神情好象很享受的样子,这才把仍然在向外喷洒着的清水冲到了黄龙飞的身上。

这时候,黄龙飞也才明白,在丛林中如果缺水的话,应该怎么办了。很快,那两个绑匪已经砍断了好几根腾蔓,从旁边对着黄龙飞清洗了起来。

黄龙飞小心的尝了一口从这些腾蔓里面喷出来的清水。味道还真不错,有点甘甘甜甜的味道,而且很提神。虽然这些水用来洗澡,会觉得身上有种粘乎乎的感觉,但是却非常舒服,特别是那些被蚊虫蚂蝗叮咬过的地方,用这水一冲,感觉非常舒服。如果用这些水做成花露水拿去卖的哈,肯定很受欢迎吧,当然,这只是黄龙飞本能性的想法,谁叫他是商人呢。

很快,那两个绑匪已经不耐烦了,把剩余的三四十根腾曼丢到了黄龙飞的脚边,同时丢了一把只有五厘米长的小刀给黄龙飞,示意他自己搞。现在他们并不怕黄龙飞会逃跑,也不怕黄龙飞会袭击他们,那把小刀根本就没什么威力,在黄龙飞这种人的手中,恐怕连一只鸡都杀不死吧。

当然,黄龙飞这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逃跑,更没想过要去袭击这两个绑匪,这都是自杀的表现。而黄龙飞还不想死,更想知道这些人绑架他的目的,因为开始那个光头黑大个让他觉得太奇怪了。恐怕这时候就是这些绑匪放他走,他也不想走了吧。

很快,黄龙飞就洗好了。他并没有切断这些腾曼,而只是在上面捅了几个窟窿,然后把这些腾曼结着了一个结,悬在自己头上。而他自己就在下面洗起了淋浴来。这奇妙的方法,让旁边两个绑匪看着都笑了起来。

当黄龙飞洗干净,被那两名绑匪带到中间那个大帐篷的时候,那个光头黑大个正在里面等着他。帐篷中间放着一张不是很大的旅行桌,而上面放满了的各种食物可让黄龙飞差点流出口水来。

扎霍姆也看出了黄龙飞饥饿的样子,站起来,大方的说道:“黄先生,这都是为你准备的,过来坐吧!”

这人说的是标准的英语,很纯真,没有那些夹杂难听的口音。黄龙飞也管不了什么客气不客气,更顾不了自己是人质,而这些人是掌握了自己生杀大权的匪徒,当然,也不会理会那些食物中有没有毒了,要是他们想杀掉黄龙飞的话,也不会用下毒这么卑鄙的手法吧。所以等扎霍姆的话刚一说完,黄龙飞就急着走了过去,大方的坐了下来,谢谢也没说一句,动手就拿起了一只烤野鸡,大啃大嚼了起来。

扎霍姆并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愤怒,而是挥挥手让两名手下先出去,然后走过去,拿起一瓶葡萄酒,给黄龙飞与他自己都倒上了一杯,才说道:“黄先生,不用激动,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你慢慢吃!”

“恩,好,真是很好吃,想不到这野鸡还可以烤出这样的味道来!”吃到了美味,黄龙飞可管不了就是这些人绑架了自己,才受了这么多的苦。而扎霍姆的话根本就没起到一点正面效果,反而让黄龙飞加快了咀嚼的速度,还不时拿起酒杯喝两口,生怕被噎着了一样。而他的样子看上去,就好象这是他最后的一顿饭一样,更像一个从没吃过饱饭的乞丐见到一桌丰美的宴席一样。

“黄先生,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来吗?”扎霍姆给黄龙飞重新倒满了酒后,很礼貌的问道。

黄龙飞停了下来,吃了半只烤野鸡后,他已经感觉不到多饿了,而扎霍姆这句问话让黄龙飞从新提高了警惕。但是黄龙飞埋着头,眼睛一转,已经想到了办法,才抬起头来对扎霍姆说道:“扎霍姆先生,现在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但是我知道,在我们中国,有个习惯就是客人如果没有吃饱的话,就开始说事情,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见到扎霍姆一楞,黄龙飞又继续埋头吃了起来,他可知道,对付像扎霍姆这样精明的人,只能尽量出怪招,让他摸不清自己,无法从上一句话中猜测到下一句要说什么,反正就是尽量搞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出来,等对方阵脚大乱的时候,再开始发问,这样就很容易对付了。想到这,黄龙飞故意放慢了速度,很斯文的吃了起来。同时,黄龙飞也注意到了扎霍姆眼睛中闪过的一丝焦急的神色,就吃得更加慢条斯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