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二篇 国计民生 第七章

yuertou 收藏 42 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与坦桑尼亚总理的会谈进行得非常顺利,王一林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口才,经过孜孜不倦的“教诲”,坦桑尼亚总理特米尼达也认识到,只靠中国不间断的提供无偿援助以及无息贷款对他们国家的发展起不到多少的作用,如果要想让坦桑尼亚的发展走上正常的轨道,那么就需要他们自己也进行努力,通过发展自己的生产力,引进先进的生产技术,管理方法这样才能让坦桑尼亚走出贫困。

最后达成的协议让双方都很满意,中国政府将停止对坦桑尼亚的无偿援助,条件是中国政府出面,组织一个贸易投资团去坦桑尼亚进行贸易与建设投资。当然,这一切都有代价的,中国仍然继续对坦桑尼亚在教育医疗等公益方面的事业提供援助,而坦桑尼亚也将为此成为中国在非洲地区的第一个盟国。当然这些事情就不是王一林想管就能管到的了。

关于同盟的问题,主要是由何永兴以及军方代表在负责处理,王一林只需要最后为何永兴以及军放签下的“帐单”付费就好了。而王一林也确实没心情没时间去搞这些事情,因为这个同盟关系一定下来之后,恐怕国务院又要准备一大笔资金了,而现在王一林手中最缺的就是钱,他现在为这件事情头都要快炸裂了。虽然找过何永兴几次,要求降低国家赤字,减少政府开支,特别是在军事方面的开支,但是何永兴以这事情是老赵在负责,有什么去找老赵谈,这一个借口就把王一林挡在了门外,搞得王一林好不恼火。

而作为王一林的代表,也是帮助王一林去寻找援助的汪明筌,在结束了与坦桑尼亚总理的会晤之后一周,处理完那些麻烦的事情之后,秘密搭乘班机南下,去了广州。他这趟可是肩负重担,王一林那不多的希望都已经寄托在了他身上,汪明筌非常明白这点,所以也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汪明筌从上了飞机之后,心情就不怎么好。前几天,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总理一直加班,汪明筌也不好先回家,所以也留下来陪王一林一起加班了,繁重的工作让汪明筌暂时忘记了家里的烦恼,而现在自己一个人安静下来,不由得又想起了家里的事情,现在头又痛了起来。

这次是秘密出行,汪明筌坐的公务舱,环境还比较舒适,但是这并没法改善汪明筌的心情。出发前,汪明筌回了一次家,发现妻子已经换了锁,最后还是请的开锁专家来把门打开的。两夫妻见面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吵架。汪明筌由于有公务在身,所以草草收拾了点东西就出门了,而巩凡还以为他要离家出走,她给丈夫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如果不能解决好巩斌的工作问题,他们两就完了。

现在坐在飞机上,汪明筌直觉得脑袋都要炸了,工作上的事情还很容易解决,他知道这次要去找的人与总理关系非常不一样,总理也保证他只是去把一些重要的事情告诉对方,并没什么难度。但是家里的事情,汪明筌不想去想,但是却不能不去想,与妻子在一张床上睡了五年,连一夜夫妻百日恩,现在汪明筌虽然没有了谈恋爱时的那股激情,但是真要人到中年时,还来个家庭破裂,不但对汪明筌是个打击,而且这也并不是件私事,这将直接影响到汪明筌以后的升迁问题。想到这,汪明筌已经没折了,婚是不能离的,但是要给巩斌这样无一技之长的“败类”找个好工作,这哪有那么容易。安排到政府中,以汪明筌现在的身份与影响力,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汪明筌不想给自己的档案上摸黑,所以那是不行的。但是汪明筌出了政府部门的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另外的朋友,他也不可能让那些本来就是勾心斗角的政友们帮忙,更不想去麻烦已经快要累得精神崩溃的总理了。所以,想到这些事情,汪明筌的心情一点都不好。

飞机起飞之后,汪明筌就向空姐要了个枕头,开在飞机上就睡着了。他现在已经觉得想家里烦人的事情没什么必要,还是先休息好,准备明天一早到的时候,就能够马上把事情处理好,再回来解决家里的问题吧。

下了飞机,刚走出剪票口,汪明筌就看到两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向自己走来。这两人汪明筌都不认识,但是想到总理肯定已经给这边打了招呼,会有人来接他,也就迎了上去。

“汪先生吗?”一个稍微高点的年轻人问道,见汪明筌点了点头,就要帮汪明筌拿他的皮包。

“呵呵,不用了,我们先去见黄先生吧!”汪明筌谢绝了那人的好意,那皮包中装的并不是衣物,全是秘密文件,他并不放心,还是自己拿着了。

两个年轻人大概是见惯了这样的事情,经常担任接人的任务,见到汪明筌要自己拿皮包,也不强求。两人马上带着汪明筌向外面走去,一个在前面带路,一个在后面陪着汪明筌闲聊着什么,但是汪明筌的心情并不好,所以几乎都成了那人一个人在说,汪明筌也没怎么注意听,只大概知道那人说的是广州什么地方好玩,以及广州的特色,特产等等,而等到那人终于停下嘴来的时候,前面带路那人已经把他们领到了一辆奔驰S600前,打开门,就请汪明筌坐了进去。

汪明筌一路上仍然保持着沉默,飞机上的那三个小时并没有睡好,还做了几个噩梦,搞得汪明筌的精神更不好了,而下飞机的时候,正好是清晨六点,正是汪明筌这种经常熬夜的人最疲倦的时候,所以一坐上车,就闭上眼睛在养神了。而那个陪着他的年轻人,大概是专门负责接待客人的,所以特能说,他一直说到汪明筌已经快要睡着的时候,才无聊的停了下来。看来,这人的话对不同的听众有不同的效果,如果是心情好的人,听来肯定很舒服了,但是像汪明筌这种心情不好,而精神也很疲惫的听众,听来就如同是催眠曲了。

汪明筌不知道汽车开了多久,但是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却被惊醒了,看到那个陪他的年轻人已经下了车,正在外面帮他把车门拉着,汪明筌尴尬的笑了下,赶紧下了车。

这是汪明筌第一次到黄龙飞在广州的别墅来,下车一看,这下连瞌睡都没了,疲倦的感觉一下就跑得无影无踪。虽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但是灰蒙蒙的天色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周围的景物都笼罩在雾气之中。车子是停在一个大花园的中间,汪明筌正前面是一段阶梯连接着的一栋庞大的,豪华的,外面全由没有一丝杂色的汉白玉砌成的别墅,确实只能用“砌”来形容,因为在朦胧中,别墅看上去就是由一块块汉白玉自然堆成的一样,完全是鬼斧神工,完全没有一点人造物的感觉。

汪明筌倒吸了一口气,光是这栋别墅肯定都贵到他用一辈子的薪水都买不起了吧。好奇心起,汪明筌又左右看了下周围的景物。别墅的右边是一个巨大的游泳池,分成了深浅两部分,旁边还有几架遮阳伞,几张乳白色的椅子摆放在遮阳伞下,虽然显得有点空挡,但是一切看上去却那么的和谐。左边是一个不大的,农户式的棚架,上面爬满了各中腾蔓,广州的天气还很暖和,这些植物都是绿色的,并没有如同北方一样枯萎。棚子下面有几张桌子,旁边摆着一些椅子。而在汪明筌的身后,也就是汽车的后面是一个喷泉,再向外,就是一片草地,一条可以通行两辆汽车的道路从中间把花园分成了两半,直接连接着大门。

整个别墅区的构造很精雅,更显细致,而这已经直接反映出了主人的性格。其实这正是黄龙飞在他布满全国各大城市数十间别墅中最好的一间,这也是他真正的家,所以不管从面积上,还是从装修上来说,都要比汪明筌已经见过的,在北京的那栋别墅要好得多了。

“汪先生,里面请吧!”汪明筌还在发楞的时候,旁边的那年轻人已经热情的请他进去了。看来那年轻人是经常看到有人出现汪明筌开始这样的表情吧,一点都不奇怪,而汪明筌也是见惯了大世面的人,惊讶过后,微微一笑,就跟着那年轻人踏上台阶,进了别墅。

别墅一楼的大厅看上去显得并不是很大,因为里面摆上了很多豪华的家具,有很多摆的地方并不多,一看就是临时放在这的,所以显得略微有点拥挤。

那年轻人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带着汪明筌上了二楼。楼梯上铺的是咖啡色的波斯地毯,楼梯的栏杆是由一种汪明筌不知道的材料做成的,看上去很华贵,带点光怪陆离的色彩。汪明筌觉得很奇怪,也很好奇,用手摸了一下,冰凉凉的感觉,还有点刺手,这才突然想到,应该是珊瑚吧。珊瑚在古代是很名贵的装饰品,虽然在现代并不什么希奇的东西了,但是能够有这么大一块完整的,雕琢成型的珊瑚,肯定是价值连城了。

那年轻人把汪明筌带到了书房外面,恭敬的敲了两下门后,才推开门,向汪明筌做了个亲的动作,等汪明筌进去后,他并没有跟进来,而是在外面拉上了门。

汪明筌还没从这别墅的豪华中反应过来,一个看上去很俊美,甚至可以用娇美来形容的男人从书桌后面走了过来,他正是这地方的主人-黄龙飞。

“呵呵,汪秘书,你来得还真是准时啊!”黄龙飞很客气,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门边的橱柜边,打开橱柜后,又对汪明筌问道:“要喝点什么?”

“恩,随便吧,随便什么就好!”汪明筌这时候已经看清楚了这间巨大的书房的布设,有一个楠木书桌,一张皮沙发,两张椅子,靠左边墙的地方还有两张大沙发与一个小茶几。书房的另外一边是一排书柜,里面放满了各种大部头书籍。当汪明筌收起游移的眼光时,才看到黄龙飞正拿着一瓶酒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赶紧补充道:“我就要点水吧,才下飞机有点疲倦!”

“呵呵,疲倦的话,我推荐你喝点这种葡萄酒,很有提神效果的!”黄龙飞说着,摇了摇手上的酒瓶,见汪明筌点头同意后才给他倒上一杯。当黄龙飞过去把酒杯递给汪明筌时,见到他正看着那排书柜,笑着说道:“不用惊讶,这些书我是拿来充门面的,我很少有时间看书咯!”

汪明筌点头笑了笑,就向左边的大沙发走去,边走边说道:“黄先生可是名人,哪还有时间看书呢!”

“呵呵,看来总理派你来也是有原因的!”黄龙飞畅怀的笑了起来,拉着汪明筌就坐了下来,见汪明筌正好奇的盯着自己,又说道:“你们两个都很会说啊,而且说的话都这么让人受用!”

“呵呵,这些都是平时跟着总理学来的,呵呵……”汪明筌有点尴尬的摸了摸膝盖。黄龙飞说话这么直接,他自然有点不适应了。

“好,这下又把你们总理给拍了一马,看来当官的都很会说话啊!”黄龙飞说得很亲切,并不是在嘲笑汪明筌。而汪明筌这时候已经有点拘谨了,见他端着酒杯在手中摇来晃去的,黄龙飞转移了话题,严肃的问道:“今天总理让你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汪明筌知道总理已经把他要说的事情告诉了黄龙飞,而他到这来只是把这些重要的文件送过来,听黄龙飞的话,就知道黄龙飞很尊重自己,所以赶紧把皮包拿了过来,拿出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了黄龙飞,说道:“这是总理让我交给你的,这些事情都需要黄先生帮我们一把!”

“又来了!”黄龙飞嘀咕了一句,虽然他早知道被老三找上就没好事,而且王一林也将需要他帮忙的事情大概的他说了一点,而现在一看到这些东西,黄龙飞才真有点受到压迫的感觉。

看到黄龙飞在认真的看这些文件,汪明筌就在一边慢慢的品着酒,并没有搭话进来。

过了一会,黄龙飞已经大概把这几份文件都看完了,坐直了身体,把文件放在了茶几上,才说道:“关于教育方面,我没什么问题,能够帮上国家的忙,我也很高兴,但是要我去坦桑尼亚投资,并且作为投资团团长,组织别的商家一起去,这还需要考虑一下!”

“黄先生,这些事情总理都希望你能够提供帮助,你也知道,如果总理确实是想不到别的办法的话,他不会来麻烦你的!”汪明筌说着,已经把头埋了下来,想不到像黄龙飞这样的有钱人都有烦恼,看来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吧。而这时候,汪明筌也想到了自己的烦恼,所以心里很不舒服。

“好吧,这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但是现在不能给你答案,总理也会明白的,我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足以支撑起所有的援助行动,是不是?”黄龙飞说完,就关心的看着汪明筌,见到汪明筌有点神情沮丧的样子,他还以为他是担心这个问题呢,所以用一种自信的语气说道:“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总理不会怪你的,我也会尽量想办法解决,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只要能赚钱,我想没人会拒绝的,是不是?”

“是啊,我并不是担心黄先生会拒绝总理的要求,只是……哎,算了!”汪明筌叹息了一声,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葡萄酒。

“哦,汪秘书有什么心事吗?”黄龙飞惊讶的看着汪明筌,知道汪明筌应该是有自己的私事,过了一会,才说道,“汪秘书,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不用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谢谢黄先生的好意了!”汪明筌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要离开这了,他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也确实该回去了。

黄龙飞一把拉住了他,又让汪明筌坐了下来,才关心的说道:“汪秘书,你不要见外,我与总理的关系,你也很清楚,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就告诉我吧,就算是总理让我帮你这个忙,怎么样?”

黄龙飞虽然是个商人,也最清楚人情世故,如果能够在一个人最需要的时候帮上一把,那就是多了一个朋友,而对商人来说,朋友比什么都重要,即使现在只是个乞丐的朋友,谁知道今后乞丐不会变成皇帝呢?

“黄先生,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这是我的家事,所以还是不用了,谢谢了!”汪明筌又倔强的站了起来,他虽然心情不好,但是脾气一点都没改变,最讨厌的就是欠别人的人情了。拿好自己的皮包,才对黄龙飞说道:“文件我已经送到了,总理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等我回去帮忙,黄先生,我这就准备回去,告辞了!”

黄龙飞楞了楞,他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汪明筌是那种很爱面子的人,所以也不强留,说道:“好吧,我让小赵送你去机场!”

黄龙飞说完,等在外面的那个年轻人已经推开门,陪着汪明筌出去了。黄龙飞稍微想了下,走到书桌变,拿起电话,接通后说道:“小李,帮我办件事情,去北京查一个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