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篇 金融风暴 第六章 拉虎皮,做大旗

yuertou 收藏 31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夜色中,黄龙飞走出了机场的剪票口。这次他并没有带多少人回来,只把周国辉派给他的保镖带了两个,因为是秘密出行,所以黄龙飞并不想搞得那么的张扬,甚至连这里分公司的负责人都没有通知。

成都的初春是很暖和的,但是在这样的深夜,仍然很寒冷。即使是坐在出租车里面,黄龙飞都不由得紧了紧衣服。那个小市民气太浓的司机根本就没有开空调,只是关上了所有的车窗而已。

当车子停在成都市外郊区的一栋别墅面前时,黄龙飞掏了两张一百的人民币递给了司机,然后就在车外站着,过了一会,见那司机还没有反应,才问道:“同志,你还要找我钱吧?”

那司机愣了一下,很不情愿的把应该找给黄龙飞的二十三元钱递了过去。等黄龙飞下车后,那司机才骂骂咧咧的说道:“个弯弯(成都话,骂人脑袋有问题),还真没见过这么抠(小气)的老板,真是个胎神(骂人的意思)!”

黄龙飞并没有听到那司机的话,就算听到了,他也不会与这样的小市民计较。而这时候一名保镖已经走到别墅外面按响了门铃。

过了一会,还没有人来开门,那名保镖又按了几下。而黄龙飞都快要冷得跳脚了。他出发地点新加坡可是阳光明媚,天天晒日光浴呢,而现在黄龙飞只穿了一身秋装,当然冷得不行了。让黄龙飞觉得奇怪的是,那两名保镖穿的衣服并不比自己多,怎么不觉得冷呢?

“来了来了,催命啊,这大半夜的,要人命啊!”

说话声传出来的时候,那名保镖又不耐烦的按了几下门铃,好象是要专门气下那个看门人一样。

“赶着投胎啊,这么急!”

这时候,大门上的一扇供人进出的小门被人打开了,同时,里面还传出来两声狗叫,让黄龙飞稍微向后退了两步,他从小就怕狗。

“你们是谁啊,这么晚,找人吗……”那个伸出半边身子出来的中年小个子男人本来还想骂两句,但是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两个彪型大汉马上就把后面的脏话吞了回去。

“对…对…对!我们是来找人的!”黄龙飞说着,已经走到了两名保镖的中间,对那看门人说道,“我们是来找胡永寿,胡先生的,没走错门吧,麻烦你通告一下,就说广州的黄先生来找他,有要事商量!”

那看门人上下看了黄龙飞两眼,见到黄龙飞气宇不凡的样子,才稍微放下心来,说道:“好吧,你们先等下,老爷已经睡觉了,我帮你去问下!”那人说完就“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黄龙飞尴尬的向两名保镖耸了下肩膀,他并不是没有来过胡永寿的家里,那却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而现在这个看门人显然是新来的,根本就不认识黄龙飞。

锅炉好一会,门才再次被人打开了。而这次出来的的人,黄龙飞认识,是胡永寿的大儿子胡波。就赶紧走了上去。

胡波也一眼就认出了黄龙飞,惊讶的握住黄龙飞伸过来的手,更惊讶的说道:“黄叔叔,你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大声招呼,我们好去接你啊!”

开始那个开门的中年男人一见到黄龙飞与胡波的关系,赶紧就躲开了,知道他开始得罪大人物了,再也不敢出来露面。

“呵呵,客气,客气了,我们能不能进去再谈?”黄龙飞说着,就开始跺起脚来,他都快要被冻僵了。

看到黄龙飞那样子,胡波尴尬的笑了一下,赶紧拉着他就向里面走去,边走还边说道:“黄叔叔,今天怎么想起到成都来的啊,父亲正在说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你了,还在打听你的情况呢!”

“呵呵,说来话长啊!”黄龙飞一点都不客气,他实在是被冻苦了,大步流星的就走进了别墅里面。感觉到里面温暖的空气,黄龙飞才一下轻松了下来。

“黄叔叔,你先坐一会,我去叫父亲起来!”胡波把黄龙飞安排好后,又对站在厨房门边的那名中年妇女说道,“梅姐,帮黄叔叔熬碗姜汤来!”

“不用了,不用了!”黄龙飞见到胡波就要上楼,赶紧站起来跟了上去,边走边说道:“我先到书房去等吧,我有点重要的事情要与胡大哥商量!”

胡波疑惑的看了眼黄龙飞,马上点了点头,把黄龙飞他们请进了书房,才说道:“黄叔叔,你在这等下吧,我们马上去叫父亲起来。里面有酒,在这可不要客气,自己随便吧!”

等到胡波出去关上门之后,黄龙飞才坐了下来。而那两名保镖还真是不客气,马上就在书房的酒厨中拿出了一瓶白酒,先自己灌了几口,才给黄龙飞倒上了一杯。看来他们两人也冷得受不了了。

不久,胡永寿就披着一件裘皮大衣走了进来,一看到黄龙飞向自己走来,赶紧快步走上来,握着黄龙飞变得稍微暖和一点的手说道:“黄兄弟,今天是什么风啊,把你给吹来了,老哥可真是想你啊!”

“胡大哥,你这话就严重了,我可是一有空就敢了过来,还怕打搅了大哥休息呢!”黄龙飞说着就与胡永兴都坐了下来。而他的那两名保镖也都自觉的站到了门外去,这里已经不管他们的事情了。

“呵呵,哪有什么打搅啊,我还怕请不到兄弟来呢!上次在坦桑尼亚的事情,我还要多多感谢兄弟,帮我们顶住了那么大的危险!一切都还好吧?”胡永寿说着,已经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他可是几十年的老烟枪了。

黄龙飞毫不客气的也从书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了一根来,给自己点上后,才叹息的说道:“哎,那是兄弟应该做的事情,现在一切都好了!”

看到黄龙飞这个以前不抽烟的人也成了烟鬼,而且说话的语气这么沉重,胡永寿就知道黄龙飞没说实话,但是他也不好问出来,只好转移了话题,问道:“黄兄弟,今天这么忙着过来,有什么重要的时期需要我帮忙吗?”

“呵呵,我就知道胡大哥最梗直,快人快语,说实话,我今天确实要找胡大哥帮我一个忙!”黄龙飞说完,就看着胡永寿,观察起他的反应来。

“什么事?”这下胡永寿说话的语气谨慎多了,他感觉到黄龙飞是遇到大麻烦了。而看到黄龙飞正盯着自己,他又补充道:“黄兄弟有什么事情,我当然会全力相助!”

“有胡大哥这一句话,那就够了!”黄龙飞心里并不塌实,与胡永寿关系再好,也只是商场上的朋友,光是凭嘴说话,是靠不住的,所以赶紧又说道,“现在兄弟遇到了麻烦,急需一笔资金,不知道胡大哥能不能帮我一把!”

听到黄龙飞这么一说,胡永寿的表情更紧张了,疑惑的问道:“黄兄弟,你可是从不缺钱用的人啊,现在遇到了什么麻烦,让兄弟这么伤神,能够告诉我吗?”

“胡大哥,这个……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但是现在确实不能告诉你,还要大哥多多理解了!”黄龙飞也很为难了,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大哥,这次我也不是只要你帮忙,我可以拿出我的产业来作为抵押,希望胡大哥能够帮我想点办法,怎么才能够换到一笔现金!”

这次胡永寿没有考虑多久,就问道:“那好吧,我帮你想想办法,但是兄弟要多少呢?”

黄龙飞见到胡永寿的态度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心里一下也笑了起来,更加看透了商场中的这种关系。如果胡永寿不是看到黄龙飞的那些产业具有极大的价值,而且都是赢利丰厚,切风险性很小的话,他能够这么轻易的答应吗?这对他来说,只要黄龙飞拿自己的产业做抵押,那就是只赚不赔的事情。

“胡大哥能够帮我就太好了,兄弟需要两百亿!”黄龙飞说着,看到胡永寿放到嘴边的烟突然停了下来那惊讶的样子,心里一笑,又补充道,“确切的说,应该是两百亿美金,我拿我所有的家当做抵押,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这下胡永寿更加惊讶了,但是他明确的知道,黄龙飞的家当并不只值那么点钱。国内保守的估计黄龙飞现在的身家是二百五十亿,如果算上投资的长远收益的话,黄龙飞的身家超过了四百亿。也就是说,黄龙飞是在以一半的价格来抵押他的家产,这相当合理了。但是却有个很大的问题。

“这个当然没问题,但是……但是现在有谁能够一口气拿得出来这么多钱呢?”胡永寿犹豫着,这笔买卖很划算,但是他却根本就吃不下。

“这个问题我也明白!”黄龙飞笑了笑,继续说道,“但是胡大哥应该有办法吧!如果胡大哥吃不下的话,那可以多叫几个朋友一起啊。但是我有点要告诉大哥,这绝对是个划算的买卖。我只打算借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将追加一成的利息还给大哥,如果还不了的话,那一个月之后,我旗下的所有产业都将是大哥你的了。所以这样的生意,如果便宜了别的人,大哥你可就要亏大了!”

胡永寿犹豫了起来,正如黄龙飞所说的那样,不管黄龙飞一个月后能不能还得起,那么他都将大赚一笔。但是胡永寿并没有完全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他照样看到了风险与难度,特别是难度,在中国,根本就没有哪个商人能够超过黄龙飞,就算把几个大商人都联合起来,也不一定见得能够借出这么多钱来。

“这是个好生意,但是让我多想下!”

黄龙飞见到胡永寿思考了起来,也就不再催他,而是在旁边抽着烟,喝着酒,观察着胡永寿脸上神色的变化。

过了一会,胡永寿还没有能够做出决定,但是看到黄龙飞还呆在这,赶紧说道:“黄兄弟,你给我一天的时间好好帮你想下办法,明天晚上给你答复怎么样?”

黄龙飞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大哥,我知道这事情有难度,所以也不要硬撑!”

“知道,但是兄弟的事情,我绝对要帮忙的。你现在先去休息吧!”胡永寿说着,就把黄龙飞拉到了门边,对站在门外的胡波说道,“你带我送黄叔叔去休息!”

“麻烦大哥了!”黄龙飞与胡永寿道别之后,就带着两个保镖跟着胡波走了。

而胡永寿却一个人留在了书房,仔细的考虑起黄龙飞的意见。这个晚上,他注定无法安稳的睡觉了。

……

坐在从东京飞往曼谷的班机上,岩田想到后面的任务,一点都睡不着觉。而他旁边的武野却已经睡得如同一头死猪一样,那震耳的鼾声,让周围没有睡着的乘客都把厌恶的眼光投向了他们两人。岩田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才在下面狠狠的踩了武野一脚。

“怎么了,我们到了吗?”武野一吃痛,从坐椅上跳了起来,头一下就碰到了上面的行李柜上。

岩田也很厌恶的看了一眼武野,说道:“还早着呢,才起飞一个多小时!”

“那你叫醒我干嘛……”武野吼了一声,看到周围的乘客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赶紧放低了声音,问道,“怎么了,有什么情况吗?”

“没什么情况,只是你的鼾声太惊天地,泣鬼神了!”岩田说着,抖了抖手上的报纸,在众目睽睽之下,装着不认识身边的这个人。

“哦,无聊!”武野嘟噜了一句,又侧向一边睡了过去,这次他没有忘记把鼻夹戴上,不然肯定又会被岩田给踹醒。

看到武野再没发出那刺耳的鼾声,岩田也就不再管他了。而拿着手中的这张上飞机前买的晚报,岩田却一点都看不下去,而是在思考他们这次的行动。

果然如同岩田下午时猜测的那样,他们一回到情报局,就接到了新的命令,一点都不假,这次他们要出外勤了。

他们的任务就是到泰国去秘密调查那家金融投资公司,而局里给他们安排的是游客身份。当然,有通知了那边的大使馆,却不要他们尽快的去与大使馆联系,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去寻求大使馆的帮助。因为日本与泰国的关系并不是怎么好,特别是现在,当中国与日本闹成僵局的时候,泰国对日本的关系更是变得很微妙了。

岩田接到任务之后,并没有多少的惊喜,而是有点忧虑。他们要查的目标既然能够发动这么大一次的金融袭击,那肯定有很强大的力量,而且也应该做好了相应的安全工作。所以他们这次的行动的危险性肯定很大。但是岩田并不惧怕危险,干他们这行的,几乎天天在与危险打交道。岩田也不是个卤莽的人,不是那种严格意义上的日本人。这怎么说呢,因为他并不会为了一个空幻的理想而喊什么“玉碎”的口号,更不会明知是死路还要去闯。而让他抢着接受了这次任务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家公司的幕后黑手让他太感兴趣了。而且岩田更加清楚完成了这次任务后的意义有多重要。

看了看身边又睡死了的武野,岩田无奈的笑了笑。武野是绝对想不到这么多的,他是一名好的助手,但是绝对不是一名好的领导。也没办法,一个小组中,只能有一个领导。而岩田是绝对不会让别人来领导自己行动的,所以这个跟了他五年的同伴还是让他非常满意的。

岩田抖擞了下精神,强迫着自己继续看起报纸来。当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是绝对会有个人保持着清醒状态的,这是岩田这么多年特工生涯所总结出来的一个经验。

外汇市场转好的消息很快就袭遍了全国,本来已经一偏低弥的国民士气一下高涨了起来。大部分的日本人都认为已经走出了这次金融危机,国家已经度过了难关,当然,他们离幸福的生活也不远了。可以说,在这时候,日本国内的普通民众都处在了一种盲目的乐观当中。虽然有很多经济学专家站出来警告那些放松了神经的日本国民,要理智的对待眼前发生的事情,不要盲目的乐观,金融危机还远远没有结束。但是这些人的话根本就起不到多少的作用,因为在先前的危机中,这些经济学专家已经让那些处于歇斯底里状态的日本人彻底失望了。他们连自己国家的金融市场都保护不好,还哪有资格来继续指导别人?虽然日本政府也出来公开申明,让国民不要过分的乐观。但是这起到的效果就更糟了。那些愤怒的日本人还正没有因为金融危机找政府算帐,现在政府不出来鼓动士气,还来打击大家。这让日本人对这界政府完全失望了,此起彼伏的“下野”声已经遍布了日本国内的每一个角落。如果不是日本政府紧接着的另外一份含义完全相反的声明的话,那肯定会马上“下课”了。

当岩田得到了这次行动的任务后,虽然他不懂经济,更不动金融与经济的关系,但是他却一点都乐观不起来。

这次金融危机对日本造成的影响,岩田是深有感触,看到那个十多岁的报童后,岩田对国内经济在短期内恢复没有了一点信心。国家都变成了这个样子,就算是金融危机过去了,那也需要太多的时间来重新发展。可以说,这场金融危机,让日本国内的经济情况倒退了好多年,其威力不亚于上个世纪末的那场“泡沫危机”,而且其影响力还可能持续更久。

而当岩田意识到他们要追查的目标有多厉害的时候,更是不对这场金融危机能够迅速结束抱一点点幻想了。对手既然那么厉害,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搅乱日本的外汇市场,难道就没有能力抛起更大的一场风波吗?现在的平静只是暂时的,金融风暴也只是暂时退却了,而且是在为后面更猛烈的袭击蓄力,到时候,带来的打击绝对是毁灭性的(非常有意思的是,岩田还真歪打正着的猜到了实施,现在黄龙飞他们确实是在积蓄力量,准备发动一次更猛烈的打击)。

想着想着,岩田也实在是受不住了,看了看时间,武野已经睡了三个小时了,航程已经过了一半,赶紧一脚把武野踹醒,然后自己进入了梦乡,一个比现实世界甜美得多,但是却是虚幻的地方。

……

“老板,老板,快开门!”约翰焦急的敲着门,好象家里失火了一样。

“什么事啊,等下!”索罗斯心里非常不舒服,开始才吃了一片蓝色药丸,正在床上向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郎展示他曾经的雄风时,被人破坏了这雅兴,心情肯定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约翰一听到索罗斯那暴躁的声音,心里一咯噔,知道自己要遭殃了。还没等他想好应对办法的时候,放门就被“嘭”的一声拉开了,满脸怒火的索罗斯裹着一件睡衣,狠狠的说道:“约翰,你要是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把我从床上叫起来的话,那你明天就可以去芝加哥当高炉工了!”

约翰吞了下口水,他已经看到了房内装上那个只遮着胸部的女人,知道今天自己肯定是闯祸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鼓着勇气说道:“老板,我们已经查到了一点动静,我想应该让你马上知道,所以……所以……”

“什么所以…所以的!”索罗斯不耐烦的说道,但他还是马上走了出来,拉上了房门,才又问道,“是不是东京那边查到什么了?”

约翰点了点头,跟着索罗斯向书房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们的人买通了一名情报部门的日本官员,发动这次金融袭击的那个神秘人物是在泰国,日本的特工已经赶过去了,老板,我们要不要……”

约翰还要就说下去,就被索罗斯顺着食指打断了。关好书房的门后,索罗斯才问道:“这消息可靠吗,那些倔强的日本人什么时候开窍了,肯收我们的钱!?”

“这情报非常可靠,那名日本人是他们政府情报部门的高级官员。还不是这场金融危机起的作用,现在日本人腰包里的钱都要被榨光了,他们已经一切向钱看了!”约翰看到老板不再对自己发火,就有点得意了起来。

“恩,好吧,让我们的人也去看看!”索罗斯眯着眼睛,这时候他看起来不像是一条鳄鱼,而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又继续说道,“但是只能看,不要做什么,我想知道现在又多了个什么样的‘朋友’!”

约翰点点头记了下来,真要走开,索罗斯却叫做了他:“等下才去忙,现在的日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们的日圆已经抛得差不多了,到现在,投进去的两百多亿已经赚了五十亿……”约翰还没说话,看到索罗斯那厌烦的眼神,马上收住嘴,他又说错话了。

“约翰,你怎么总是忘记重点呢,这叫我怎么放心让你来接替我的位置?”索罗斯的神情很惋惜,看得约翰心里一阵阵发寒,“约翰,告诉我股市与期市上的情况吧!”

见到索罗斯转移话题,放过了自己,约翰战战兢兢的说道:“已经有人开始在股市上大动手脚了,期市上还没有什么反应!”

“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告诉我?”索罗斯这下是真的发火了,差点就要跳起来给他的这个“白痴”助手一耳光。

“这……这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当时我看到你休息了,所以没有打搅你!”约翰畏缩的向后退了一步,还真怕索罗斯对自己动手。

“该死的,那时候怎么不告诉我?”索罗斯说着,真的站了起来,但是并没有去修理约翰,而是在书房中来回的走动了起来,过了一会才停下脚步,说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知道是谁在里面搅浑水吗?”

“已经有人在开始大量的抛出与购买日本大公司的股票,而且动作非常大,但是……”约翰定了下神,才继续说道,“但是还不知道是谁做的!”

“Sit!”索罗斯这下沉不出气了,马上大声的吼道,“还不快去给我盯紧点,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马上通知我。另外准备好我们的资金,随时要投入到日本股市中去,让那边做好相关的准备!”

约翰点了点头,几乎是跑着出了书房。而索罗斯却平静不下来。虽然现在还搞不清楚是谁在日本股市中搅风搞雨,但是索罗斯几乎可以肯定,就是那个神秘的大炒家,正是那人在继续破坏着日本的金融体系,并且已经开始把触手伸向日本的企业了。

……

看着眼前这个大腹腆腆的官员,黄龙飞心里直感觉到一股恶心,如果不是为了能够借到钱的话,他才不会与这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银行行长坐到一起,而且还陪着他吃饭。

在胡永寿答应帮黄龙飞想办法的第二天,胡永寿就确实是想到了办法。办法很简单,并不需要胡永寿他们出借钱给黄龙飞,而是将黄龙飞的资产作为抵押,直接向银行借钱。

在这之前,黄龙飞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办法,但是他并不想走这一步。因为这一步太冒险了。虽然中国的四大银行都是国家控股的商业银行,但是自从上市之后,银行的运做透明化让这些银行几乎无法保守秘密。当黄龙飞向银行进行大额贷款的消息一传出去,那就等于是向日本宣布,黄龙飞与日本现在发生的金融危机有很大的关系。因为黄龙飞根本就没有相关的大规模投资来掩饰这一切。而且黄龙飞真想要向银行借钱的话,就根本不会走胡永寿这条路,只要让王一林帮着施加点压力,那就再方便不过了。而且就算自己亲自出面,说服银行贷款的能力也比胡永寿强多了。

而胡永寿想到这一点,更是让黄龙飞彻底的看清楚了他那些在商场上的朋友。但是黄龙飞在胡永寿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实在是无法拒绝,他太需要这笔钱了。作为折中的办法,黄龙飞与胡永寿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胡永寿用自己的产业去做抵押,而黄龙飞把自己的资产交给胡永寿。也就是说,是胡永寿出面去申请的这笔贷款,与黄龙飞并没有什么关系。而胡永寿也将在两个月之后,多得到半成的利息。如果到时候黄龙飞还不出这笔钱的话,那他还会更高兴。因为黄龙飞的身家,是他五个胡永寿都比不上的。

当然,胡永寿的资产根本就值不了两百亿,所以,他们就必须要在这个四川省人民银行的行长钱裴光的身上打主意了。而黄龙飞今天是以陪客的身份出现的,也就是来帮胡永寿拉关系,他胡永寿说服不了这些高官,还有黄龙飞嘛。

不一会,胡永寿就陪着另外四位四川省银行的行长到了。他们分别是四川省工商银行行长苏焘缔,四川省农业银行行长吴兹夯,四川省建设银行行长白敬兢,四川省交通银行行长古祷枢。

等到胡永寿他们五人坐好后,钱裴光就稍微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胡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可以,马上就开始!小波,去叫人上菜!”胡永寿说完,看了一眼黄龙飞,马上对五位行长说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黄龙飞,黄先生,我想几位都应该认识他吧?”

“黄龙飞!?”

五人几乎同时轻轻的叹了一声。

“对,在下就是黄龙飞,能认识五位行长,也是我的荣幸啊!”黄龙飞不浓不淡的说了一句,心里却笑了起来。从坦桑尼亚回来之后,黄龙飞的样貌发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脸上的几处伤口在好了之后,让自己的样子与以前看起来并不那么像了,也难怪开始钱裴光没有把他给认出来。

“黄先生啊,兴会兴会,能够认识黄先生,更是我们的荣幸啊!”钱裴光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心里也在暗骂自己开始怎么没有问清楚对方的身份。黄龙飞是什么人,他不会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拿自己的将来开玩笑了。

“呵呵,哪里的话,钱行长可太客气了。今天我只是陪客,你们可要给我胡大哥个面子哦!”黄龙飞的面子工作做得十分到家,一句话,就让气氛缓和了不少,而且还为胡永寿提出借钱的事情做好了准备。

这时候,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看到眼前这一道道地道的,精美的川菜,其中还有几道粤菜,黄龙飞心里却一点食欲都没有。这一桌菜至少价值上万吧,现在政府可是在大力高廉政,想不到自己做为政府总理的二哥却在公然与这些官员在一起吃喝,这不算行贿,那也算不得是什么好事情。

酒过三巡之后,胡永寿就把大家的闲谈带如了正题,举着杯子对钱裴光说道:“钱行长,这杯算是我敬你的,小弟还有点事情要麻烦钱行长呢!”

钱裴光看了眼坐在旁边不动声色的黄龙飞,马上站了起来与胡永寿碰了杯,喝酒之前说道:“好说好说,胡老板可是知名的大企业家,还有黄先生的支持,我们能够帮助的地方,当然会支持胡老板了!”

另外四位行长业在旁边打起了哈哈,说实话,他们主要是在给黄龙飞面子,是想巴结黄龙飞,顺带着拍下他们上级的马屁。

“呵呵,那就好说。钱行长,不瞒你说,现在我有一个大的项目,需要向你们贷款,应该没问题吧?”胡永寿说着,还看了黄龙飞一眼,显然是要黄龙飞站出来支持他了。

黄龙飞还有点犹豫,但是看到那五位行长都盯着自己,才内心很勉强的说道:“这次是我与胡大哥搞的合作,但是我现在也拿不出更多的流动资金了,所以希望五位行长能够给我们提供点支持。胡大哥是这次投资的主要方,他愿意拿自己的产业做抵押,这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有黄先生参加,那更没问题了。”钱裴光马上就笑了起来,说道,“胡老板,什么时候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谈谈,只要黄先生参加,就算贷多少都不是问题。黄先生,你说是不是?”

黄龙飞腼腆的笑了下,这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等这次事情结束之后,马上就让王一林把这五个行长给查办了。这五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有人查到他们这来,那肯定穿帮,所以还是做得干脆点保险。而且自己为民除了五个害虫,也算是件累功积德的事情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