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十八章 美人如玉

反恐刀王 收藏 0 56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十八章 美人如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莫名湖畔,莫名树上,一丝轻纱飘摇,薄如蝉翼,夕阳下,闪烁着七彩光芒。


龙飘飘心里一喜,暗道:“捡到宝了,传说中的金缕玉衣啊,呵呵,全国巡展过的呢。”


轻轻跃起,一把抓住,就往怀里塞,可下降的不经意间,看到一处人间美景,以致失神片刻,忘了自己在空中,没去控制身体,噗的一声,摔个四脚朝天。


就地一翻,才刚刚站起,灰都没来得及拍,就听到一声银铃般的娇喝,“谁!”


眼前一花,一娇美修长的身影挡在眼前,正是刚才那奇景的制造者,只是多了一身碧绿色的宫装,裹住了刚刚还荡漾在粼粼湖水中的白玉胴体,如缎黑发,散披在肩上,水珠还在颗颗滑落,细如柳叶的秀眉此刻正微微皱着,暗夜灿星般的凤目里闪动着丝丝的讶意。


龙飘飘潇洒的一抖披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少女微微露齿一笑,抱拳行礼道:“未知姑娘芳驾,现丑,现丑了!”


少女刚要笑,却不经意瞧见龙飘飘怀里露出的一角丝衣,瓜子脸儿略微一红,撇了一下略薄的菱形红唇,伸出玉手轻声叱道:“你是谁啊?干嘛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嘛,快把丝衣还我!”


龙飘飘见她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却长的异常美丽,而且微恼时的样子亦是娇憨可爱,心里便起戏意,逗趣道:“小妹妹,你此言差矣,在下何时拿你东西了?什么丝衣?在下不曾看见啊!”


少女板着脸,伸出一根春葱似的纤纤玉指一指龙飘飘胸口,微嗔道:“那不就是了!大男人偷人家女子丝衣,真不害臊,还好意思狡辩呢,羞不羞呀你?”


龙飘飘脸上一热,暗道:“好厉害的嘴呦,骂人不带个脏字呢,可她怎么知道是我拿了呢?”


顺着少女所指,低头一看,由于刚才那跤摔得重,丝衫又滑,已从怀里震出一角来,当下暗骂道:“原来你自己捣蛋,跑出来了啊,难怪她那么肯定了,这下丢脸了!”


心里不好意思,嘴里却赖皮道:“姑娘既说这金缕玉衣是你的,可有凭据?在下可是从一颗树上捡到的呢!”


少女脱口而出道:“树上哪那么多宝贝啊,会有东西捡?那样的话天下人人都要发财了呢,分明是趁人家刚刚在湖里沐浴,将金缕玉衣晾在这棵树上,发现丝衣漂亮,便动了贪念,才偷了去的。”说着指着龙飘飘得衣的那颗树。


龙飘飘暗道:“原来是个雏儿,一点戒心都没有,都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撒谎的,才一开口即露馅了,真是……嘿嘿……”


心念一闪,便歪着嘴角,邪邪一笑道:“噢?在此湖沐浴?在下怎么没看见?”


少女见他如此一笑,脸上发烫,暗自着急,心道:“哎呀,挂在树梢的玉衣,他既能拿到,那自己刚才躲在林子后的小湖里戏水的情形岂不是让他看了个正着?是呢,他刚才不是掉下来了吗,肯定看到了,羞死人了啦!”羞涩了一会,便气恼道:“你还敢这样说!快讲,刚才你可曾看到了什么?”


龙飘飘猛的摇了几下头,扁了扁嘴,怪声道:“好像没有看到什么,但又好像朦胧间似乎感到有一条好大的美人鱼,在湖里穿波戏水,可惜,一时不慎,惊走了她,可惜呀可惜……”


少女咿呀一叫,捂住脸娇羞道:“不准再讲了,你这个坏蛋,闭嘴啦。”


龙飘飘忙闭嘴不言。


待脸上的烧稍退,少女才松开手,轻轻摇了摇头道:“算了,反正都给你看到了,你可不准到处乱讲啊,要不然人家对你可不客气了!”


龙飘飘闻言一愣,心道:“人说宋时风气最为保守,可眼前这少女,却似乎并不是很害羞,还不追究我的责任,是因她涉世未深,不懂俗世间男女礼法之防呢?还是因她是契丹蛮野之人,所处之地不若大宋世俗之风呢?”心里打鼓,不由傻傻的问道:“姑娘,你可是初入江湖?”


少女被他没来由的一问,问的微愣了一会,将依旧羞红着的脸,低了下去,心里暗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我脸上刻有字吗?定是蒙我的!”抬起头便大声道:“才不是呢,人家可是老江湖了,喂,你问这个干吗?偷衣贼!”


龙飘飘盯着少女,绕着她走了一圈,摇头戏言道:“嫩,从头到尾都透出嫩气,还有啊,你的脸上,刻着个雏字,你摸摸看啊。”指着自己藏在帽子里的脸又道:“啰,就在这个位置唉。”


少女疑惑的瞥了龙飘飘一眼,见龙飘飘一脸的认真神色,果真往自己的玉脸上摸去,手才举了一半,就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再偷眼看见龙飘飘闪亮清澈的眼睛里,分明透着戏谑的神色,明白过来,忙飞快的放下手来,怒嗔道:“好呀,偷衣贼,看人家年幼就戏弄人家,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以为人家心慈手软呢!”


龙飘飘毫不在意的呵呵一笑道:“小姑娘,不要怪在下骗你啊,你刚才的话又说错了,应该说‘呔,哪里来的小毛贼,敢在本姑娘面前撒野,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才对啊!”


少女微红着脸,羞羞一笑,跺了跺脚,气恼地道:“你骗人,人家又不是母夜叉,哪能那样说的嘛。再戏弄人家,人家真的要生气了呢!”


龙飘飘见她发嗔时的样子千娇百媚,却又透着一份少女天真,甚是可爱,心下暗道:“这么好的女孩,可不要逗得太过分了。该收手了!”于是微笑着道:“好啦,好啦,要不你叫在下三声大侠,在下便不再戏弄你,还把丝衣还你如何?”


少女气鼓鼓的嘟着嘴道:“你想得挺美呢,人家都不怪你偷看……了,你还想要占人家便宜,哪有那么好的事哩?就不叫你!快把丝衣还给人家啦,要不人家可真要生气了。”


龙飘飘怕误了行程,不敢把事情搞糟,再说人家一个小女孩,不骂你下流无耻偷窥,已是很走运了,再玩下去,搞不好真有场架打了。和花季她们那一仗,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呢,莫要旧伤未愈,再添新创就大大不妙了,于是放低要求道:“好吧,不叫大侠也行,告知在下芳名也可以的,不然,就是打死在下,玉衣也不还给你。”


少女一手托下巴,一手抱于胸前,沉思起来,心下暗道:“这个人虽口无遮拦,但浑身上下透出一种浩然豪气,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感觉不像是坏人,不过嘛,很是无赖哩,唉,不和他纠缠不清了,便宜他一回算了,那件玉衣可是师傅的遗物,万万不可以给他得去,抢也要抢回的,要是他敢耍赖,就不和他客气了……”


龙飘飘见她久久不肯开口,两人就这么杵在风中,颇为无聊,便拿出丝衫道:“哎呀,算了算了!既然小妹妹玉口难开,给你就是了,免得人家说我堂堂男子汉欺负一个小女孩,不够英雄,有失体面。好啦,拿去吧,”


手才一松,那丝衣无声无息的飘起丈余,随风向湖中滑去,龙飘飘惊奇的叫道:“哇,好轻的金缕玉衣啊,糟了,要掉水里去了。”


说完纵身跃起,伸手去追那丝衣,但见眼前绿光一闪,少女身法更快,如一道清风浮过,曼妙的身影,好似翩翩飞仙,玉手微微一探,丝衣已在手中,龙飘飘见状只好作罢,功力一收,硬生生的顿落下来,扬起一地飞尘,那少女凌空一个急速转身,霓衫御风,云发如瀑溅散,其姿之美,犹赛嫦娥长空舒袖飞天舞。微微扇动一下双臂,即稳住身形,如柳絮伴杨花,轻轻悠悠,徐徐飘下,落地点尘不惊,犹如无物。龙飘飘看得眼睛都直了,这身法,简直是仙子的凌波御风之术啊,缥缈、逍遥、如梦似幻。龙飘飘看呆的那会儿,少女却在一旁,微掩着樱唇,偷偷窃笑。心下暗道:“嘻,先让你见识见识‘天虚千幻录’里的凌波奴风身法,免得还以为人家好欺负呢,老是不依不饶的!”


许久,龙飘飘回过神来,他第二次见到‘仙女在飞’了,上次是龙九莼,这次是眼前的少女,动作相差甚远,身法却同样的曼妙。


“唉……”龙飘飘不由一声长叹,摇头自嘲道:“看来还是不要叫飘飘了,叫沉沉好了,飘飘送给姑娘才合适啊。”


少女嘻嘻一笑,一手抱胸,一手捏着丝衣冲龙飘飘摇了摇,挑着左边那道柳眉,微微翘着右边嘴角,作调皮状拖长着声音打趣道:“原来你叫飘飘啊……不过看你的身法,叫沉沉是比较合适呢……啰!现在丝衣被人家拿到了,才不要理你的无礼要求呢,你就慢慢考虑怎么改你的名字吧……”


龙飘飘沮丧的叹了口气,暗恨世间高人太多,略一抱拳道:“罢了,罢了,小妹妹,咱们后会有期了,在下先行告辞。”


还未待少女回话,已一抖长披,运足功力,朝北方飞驰而去,去势极快,就如掠草而飞,少女惊讶的吐了吐丁香小舌,道:“好快的速度啊,丝毫不逊色我的千幻步呢,可惜轻身功夫差了点。”见龙飘飘跑得快没影了,忙朝龙飘飘的背影传音道:“笨笨的大侠,人家姓张,叫倩儿呢!你这人真有意思哩,下次再见到你,再和你玩噢。”


龙飘飘跑了好远了,却听到声音就在耳边一般,暗道:“哇,好深厚的功力啊,年纪这么小,就有这种修为,一定是习过哪门子绝学的。呵呵,可惜没时间,不然非要问你讨几招不可了。”


北风呼啸,吹去了飘飘心头这丝杂念,又催促他放足疾驰而去,独自尽情舞动着他身后漫天的扬尘。


夕阳下,少女呆呆的望着龙飘飘刚才和她抢衣顿落的地方,那里露出一对嫩绿的脚印,与周围的深绿色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脚印里面,青芽嫩草,齐刷刷的没入一寸,却不曾折断伏倒,依旧迎风微抖,倔强的活着。


少女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低声自语道:“原来,那飞溅的尘土竟是这脚印里面那两寸厚的泥土,好精纯的功力,竟然可以控制真气灌入每一根草茎,将之压入地面一寸,再震出两寸深的泥土,使脚印颜色看起来要比周围淡了许多。就依这份功力来看,他还真是位大侠呢,可惜脾气比较坏,说完就走,也不等人回话,一点大侠风范也没有。人家还没怪你偷窥呢,不过是随便说了一句戏言而已嘛!就气鼓鼓的扬长而去了。哼!”


她哪里知道,龙飘飘跟本是没时间逗留,倒不是为她一句戏言所恼,可从这少女爱把责任加在她自己头上的做法来看,这少女却是挺单纯、挺善感的。


至于那个脚印,更是她自己帮龙飘飘解释的,龙飘飘自己若见了,恐怕也不知道怎么会成那个样子,因为他自己根本就没想过要露上一手,只是不想和少女去抢那丝衣,才猛的收住真气,逼自己坠下而已,他还为自己落地扬起满天尘土,不如少女点尘不惊而懊恼呢,哪知道少女却得出这个结论来,若他听到肯定会高兴个半死。毕竟他自拥有内力以来,还从未与人交过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功力的深浅,师傅命名的‘先天正气’第一重,威力究竟如何,他更是一点也不清楚,若听得少女的这番分析,那还不乐得大喝三百杯啊,虽然他的酒量是三杯立倒,但估计这一点也不会影响到他想痛饮三百杯的那份心情的。


少女抬头看了看天际,晚霞满天,烈火烧云,三两只燕雀正忙着归巢,林中百鸟唱晚,不知何处依稀传出几声兽嚎,眼看天就要黑了。忙收回远眺的目光,披上夕阳下七彩缤纷的金缕玉衣,拢起风干的云发,用条尺余红绫在头顶随意扎个发结,回头望了望那个脚印,轻笑了一声,朝南方的官道缓缓走去,动作虽缓,去势却是一步一丈,不消片刻,就消失在路的尽头。


凄厉的北风依旧在呼啸,偶尔会有几片落叶在风中飞舞,伊人已去,独留馨香,荡漾在微波里,飘逝于晚霞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