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十七章 雄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春末夏初,既不是完整的春天,也不是完整的夏天,是山花烂漫的春天与生机盎然的夏天的完美结合。春末夏初的天气,北方已是很冷,若在一千多年后北方这季节的天气,已是十分的干燥。而现在的龙飘飘只觉得,这春末夏初的空气,是清爽至极的。其中夹杂着春末盎然的生机,却又不失夏日湿润的气息。股股芳香随风飘过,分不出是花儿的芬芳,亦或是刚萌芽的小草独具一格的清香。


龙飘飘虽有内力御寒,但在官道上逐风疾驰,人依旧觉得冷风如刀,刮得脸火辣辣的,索性在路过一个小镇时,买了件厚毛披风,外加一顶毛裘帽子,把整个脸都藏起来,有了这些装备,龙飘飘感觉舒服多了,放开脚步,一路飞奔,不出一月,即来到辽国与宋国真正交界的雁门关。


远远望去,但见城墙上旌旗蔽空,人影浮动,防守极其严密。因为此关是契丹人入侵中原的必经渠道,所以,自古为边防戍守要地。此关所处之雁门山,是吕梁山脉北支云中山向东北延伸的部分,东与恒山相接,略呈东西走向,构成南北之巨防。而它又是断块山,峭拔险峻,难以攀越,这更增强了山北山南的隔离性,以致山北的契丹族只能隔山大叹遗恨,对近在眼前的富饶中原垂涎三尺,虎视瞪瞪,却又无可奈何。以前辽国和宋国在雁门关外交过战,但那都是千人以下的小仗,若想攻城辽国暂时仍力所不及。


雁门关北临契丹重镇大同府,南通宋国重镇太原府,雁门关不远有个代县,由代县可转达中原和关中,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雁门关关城周长十里余,墙高四丈,厚约一丈,石座砖身,形势雄固。有关门三座,即东门、西门和西门外的一座南北向小北门。北门门额石匾刻“雁门关”三个大字,其两侧镶嵌砖镌联语:“三关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


龙飘飘来到城下,驻足观察了好一阵子,但见雁门关附近峰峦错耸,峭壑阴森,中有路,盘旋幽曲,穿关城而过,异常险要,防备十分严密。关下的雁门山北麓,还建有广武城,为山外防御据点。龙飘飘略一凝目查看,广武城东西长约百丈,南北长约两百丈,有三座城门。其紧贴雁门关北门口,依山修建,周长超过三里。雁门关的北门外又筑有北关,此外,关外还筑大石墙三道,小石墙二十五道,隘口十八个,以增强防御力量。


龙飘飘记得先前在雁门关南不远的代县城内还有个“雁门第一楼”,自己当初还以为是“聚星楼”的分店呢,然现在想来它正对雁门关,想必是拱卫雁门关的首座高楼,才会有此称法。但两座楼实在建得太相像了,只是那雁门第一楼更加雄伟更加坚固。因为其用作军事用途,不对外界开放,所以龙飘飘只是打听了一下它,却没能进里面去仔细观赏一番。


那“雁门第一楼”是宋国最大的一座木结构城楼,楼台高二十丈,宽七间,深四间,占地一顷多,周有围廊,楼底下为券洞台基,上为三层四檐歇山顶,最上层挂着两块巨匾,南面一块书“声闻四达”,北面一块书“威镇三关”,形势之雄伟,无愧“第一”二字。那荆州第一楼”聚星楼”和它比起来,简直就是茅屋矮舍,猥琐不堪。当然,军用建筑是不会和民用建筑去争所谓的天下第一楼的,所以“聚星楼”还是天下第一“酒”楼,而这“雁门第一楼”则该称之为天下第一“城”楼。但龙飘飘可以肯定,聚星楼一定借鉴了此“雁门第一楼”的建筑经验,否则没可能这么相似的。


关门口,龙飘飘看到许多商人打扮的人,在出示通关文牒,敢情是去广武城做买卖的,虽逢乱世,但商人为了利益,宁愿冒险来边关发展,这里的人均过着今天活着明天不知怎样的日子,出手也比较大方,再加上边远地区,物资比较贫乏,商家从内地运来的东西,在这里都能卖个好价钱,所以胆大些的商人,甘愿冒这个险,来此发财。由于辽宋一向不和,为防奸细,守城的大宋禁军军士,对任何出城前往广武城的人,均要严格检查通关文牒才放行。龙飘飘不想接受检查,当即绕至城后施展拿手绝活翻山而过,立于山颠,登高望远,北面勾注山莽莽苍苍,雁门关蹲伏于勾注山下恰像一头野兽,南面的五台山高入云霄,滹沱河在脚下从东北向西南流去,蜿蜒如带。山川美景,令人陶醉。


龙飘飘自语道:“这雁门名称的由来不知是什么时候,据称曾有书记载为‘代山(即雁门山)高峻,鸟飞不越,中有一缺,其形如门,鸿雁往来其中,因以名焉。’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道小路窄,真是个打迎击的好地方,可惜弓箭射程太近,要是在雁门关城墙上架上一挺机枪,则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可能。即便如此,雁门关依旧留下了不少英雄美名呢,李牧,李广,卫青,霍去病,还有杨业,杨家大将……都是中华好儿郎,大英雄,大豪杰……”


俯视古老、雄伟和风云激荡的雁门关,龙飘飘庆幸今日得以莅临,难禁激情飞动,感慨万千!远眺在起伏的群山间有一片方圆二十里的平滩地,难道那就是后世传诵的杨家将与辽血战的金沙滩?那里杨业大破过十万辽兵,斩获过辽国驸马和节度使,也是在那里杨业兵败身亡,六子殉国。现在杨业杨将军,该还在吧,这时候大宋很强,他好像还没出名呢!


龙飘飘仰首一声长啸,群山回应,经久不息,啸声中,龙飘飘已进入辽国境内,龙飘飘立于一处崖边,心道:“这就是辽国?对我而言,算是外国吗?是的话,这偷渡也未免太容易了吧!”


但想到武林中人并不把他国武林门派当作外派排斥,龙飘飘不由又自语道:“武林真是没有国界一说啊,虽然契丹辽国也算是中国的一部分,不过我既以祖籍,定自己为宋人了,就得认同历史,将辽国当成敌国才对!”


话虽这样讲,可内心却并不把辽当成敌国,他依旧放不开自己的身份,尚不能完全融入现在的世界,做一个真正的宋人。但是至少在他心里,对宋国还是依恋一些,终究他自己是个汉人,骨子里流的血,很纯正的刻上了一个“宋”字。契丹,那只是历史长河里的一颗浮沙,终究是要淹没的,任它自生自灭好了,管它干嘛呢?


“回声谷既在辽境,则自为辽人了,”龙飘飘有点担心,“我是不是该换套衣服,可不要给人抓起来当奸细办了!”


心念电转,人已来到勾注山下的一片林中,北国的树木比南方的的树木茂盛得多,高大的树木使龙飘飘得以施展他高来高去的荡秋千身法,内力的提升,让本来对他来讲就不是难事的飞荡,变得更加得心应手,飞虎若在,定会自叹不如。


龙飘飘在树林里寻觅着,寻觅什么呢,他急着找野兽,他以为,北方的游牧民族,应该是兽皮裹体,头插禽羽的土著,自己穿着打扮完完全全一个中原阔少,弄不好还没到回声谷,倒先成了辽人的追捕对象了,倒不是怕发生冲突,只是怕辽人纠缠不休,耽误了自己的时间,现在他可没那份闲工夫,去和辽人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所以决定易装成辽人,他没见过辽人,只好随意乱猜辽人本该的装束了。再说宋人一直看不起辽人,即使去打听,恐怕除了将辽人妖魔化成三头六臂外,就只剩下咬牙切齿咒骂了。故他把辽人想像成土著倒也情有可原。毕竟电视里放的辽人,是千年后的人自己的猜想,谁也没真正见过,几件文物几本残书,又岂能真正反映辽人的真实文化?


可惜天不随人愿,龙飘飘找了大半座山,连个大一点的的动物的影子都没有,倒是野兔山猫大群大群的,龙飘飘暗骂道:“他奶奶的,大动物都死绝了?拿这些小东西的那点点皮做衣裳,不是得在这里住上个把月,当制衣匠吗?我靠,再找,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山,连只老虎、野猪什么的都没有……”


又是一阵好找,可除了看见一只屁股上有伤,瘦得连路都走不稳的麂鹿外,连根野猪毛都没看到,龙飘飘气骂道:“肯定是哪个杀千刀的混帐,将老子要的东西全部搞光了,他奶奶的,莫叫老子撞到你,否则扒了你的皮来凑数……”


……


离勾注山不到十里的一座辽兵大营中,辽军统帅耶律修哥正和手下的将领们一同聚会饮酒,一块虎肉刚送到嘴边,就猛然打了一连串喷嚏,将那虎肉飞也似的吹飞在下首一个将军的脸上,烫得他哇哇直叫。


修哥用手指擦了擦鼻子,道:“最近天气变凉,诸将需得小心风寒,本帅今天鼻氧难耐,料是昨夜着凉了,你们自饮,本帅先去躺一躺!”


众将忙起身恭送,修哥走出大营,仰首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暗道:“好好的怎么着凉了?害我在众将面前出丑,定是那守夜之人服侍不周。哼!”


想到这里,修哥高叫道:“来人,传我帅令,去把昨夜伺候中军帐的人重打三十军棍,三日不给酒水。”


当下有一小尉,领命下去,不久军营里就传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和叭啦叭啦的木器捣肉声!


听得这个声音,修哥感觉好多了,龙行虎步的回了他的中军帐,去做他的黄梁美梦去了。


那边龙飘飘却一路怒骂着,飞荡出了林,按图所指,辩了辩方向,又开始提气飞奔起来,他想以最快速度,赶至回声谷。因为他三个月的期限过了月余,就算没有服装,也不可能到辽国小镇集市上去买,只有以极快的速度赶到了回声谷,得了灵药,他才能保证自己安全,到那时天大地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若再遇人阻挡,管你辽兵宋将的,敢将自己当奸细抓的话,一条血路杀开就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