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二部 回家 第二十五章 回家(一)

天际无痕 收藏 4 16
导读:中华外史 第二部 回家 第二十五章 回家(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太阳慢慢的露出地平线,忙碌的人们顾不上享受这难得的美景,空寂了一夜的大街上又开始热闹起来,吆喝声、买卖声,不绝于耳。这样的情景,我想不用说,天底下的人也能够猜出这是那里,是的,这就是中华共和国的首都——天京市。

在天京市的外港,一支规模巨大的船队慢慢向港口靠近,从船队超过800艘的规模和其中夹杂着的几十艘战舰,天京市的人很快就能告诉你,那是他们的中华商船队,童桐很荣幸的成为这艘船队的队长,在童桐自己看来,现在的一切确实对自己来说都非常荣幸的,在以前的哪个世界里,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炊事员。


几个月的海上颠簸,使童桐看起来消瘦了不少,但收获还是不小的。于是,一下船,童桐就撇开自己的两个副队长张霖和汉斯单独去见张伟。


租上一辆马车,没有多久,那座荷兰时期修建的旧时城堡便赫然矗立身前。


“哈~!我们的运输队长回来了,你看看,我都还没收拾好呢”,一听说童桐来给自己汇报情况,张伟一爬起来就拖着憔悴的身躯就赶到了办公室,从张伟的神情来看,虽然累了些,但还是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微笑。


“报告,中华商船队队长童桐拜见总理”!童桐以一个军人的军礼向张伟问好。


“好,好,坐,不错,给我说说你这次都有那些收获吧”,张伟拉着童桐的手坐在椅子上。“来,喝杯茶”,张伟顺手牵来一个茶杯。


“谢谢总理。这次一路上都还蛮顺利的,只是去的时候在南非出了点问题,”童桐说到这里顿了顿,但张伟并没有插话。“现在整个船队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加上一起出海的民船,这次我们的规模就达到了800艘,沿途根本没有一个港口能够装得下这么多人船,因此,平常的交易也变得困难起来。有时候好几个船家为了一个上岸的名额都要争半天,这个问题我正在想办法,看能解决不。当然,现在有战舰为船队提供保护,已经没有哪个海盗傻到和我们做对的地步,但这并不能排除西方国家把我们视为眼中钉,上次发生在南非的事件就是一次很好的例子。这就是海上贸易存在的问题,你规模小了,别人欺负你,你规模大了,强了,别人眼红。所以,我们必须把我们的船队做得更大更强,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但现在以船队的力量,我们还没有实力跟他们一决高下,比如英国人”,童桐先报忧。


“这确实是个问题,船队大了,交易不易,别人眼红。以此看来,我们迟早会和英国人打一战,他们现在的海上力量是最强大的,只要打趴了他们,就没有人敢动我们分毫了。到哪个时候,我们就是一艘艘的去出海,也没人敢把我们怎样。哦,你说在南非又出了点事情,是什么事?”张伟忽然想起要问什么。


“总理说得没错,不过现在我们还不能和英国人对着干,只有等以后了。其实在南非的事情是这样的,曼中华在南非弄了个领地,我想总理应该是知道的,这次我们经过那里的时候,领地正被一个南部的王国入侵,哪个时候,曼中华的远征军和他组织起来的民兵都加入了抵抗外敌入侵的战斗,但由于敌人实在太强大,而且敌人还有上千规模的象军,使领地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一到那里,就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我在和张霖、汉斯他们两个简短商量后,就马上亲自派人人去帮忙,等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曼中华那小子竟然是用母象打败了敌人,我们到了以后,只是帮忙收拾下残局。哦,这里有曼中华写给总理的信,他要求在领地弄一支属于领地不属于远征军的象军,他希望总理能够答应”,童桐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你觉得这个建议怎样”?张伟看了看信后问童桐。


“我觉得很有必要,在非洲那样的地方,象军的威力确实很强大,至少在那里是,要不是这次他急中生智,我想领地已经不存在了”,童桐亲眼看到象军的威力。


“那好吧,就让他去弄,不过远征军的规模不能扩大,只能以领地的名义进行,这个要把握好。哦,还有,主席叫你收购马匹的事情这次买了多少回来”?张伟觉得有利于领地的发展,爽快的答应了。


“这个当然,他自己也说了以领地的名义扩军,象军和民兵都归总督节制。那些马匹,我主要在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一线购买,这次买来了2000匹,加上前两次购买的马匹,已经超额完成了主席交代的任务,我想这足够骑兵旅使用了。这次除了用赚的钱买了这些马匹外,还买了些国内急需的原料,比如各种矿产,这是这次收益的清单,请总理过目”,童桐把一张花了自己两个晚上心血写的清单递到张伟的面前。


“哦,这么算来,这次外出,所赚的钱如果都换成银子超过2000万两”?张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的,这个只是政府400艘船队的赢余,我想民间的船队也不会少于这个数,总理可以从关税中好好的捞一把了,呵呵”,童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好!为了这个就是和英国人干一战也是值得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是不知道主席他们现在怎样了”?张伟很担心已经登船北上十几天的朱涛和他的警卫员龙行天两人。


“公子,公子,我刚才问船家了,他说今天下午我们就可以到广州了”,龙行天自从和朱涛在天京市登船后,就一直没有在船上消停过,一路上不是问这就是问那,弄得朱涛奇怪那小子为什么精神这么好,还不晕船!


“恩,我知道了小鬼,不要老是去烦船家知道吗”?朱涛懒洋洋的躺在自己的舱室内,通过一扇小窗户偶尔看一下外面。


“主席啊,我都17岁了,你不能老叫我小鬼。这样吧,主席,上岸后呢,我叫你公子,我作为公子的书童,公子就叫我小龙吧,呵呵,这样我就和中国的皇帝一姓了,呵呵”,龙行天一想到自己姓龙就免不住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你小子不学好,皇帝是封建社会堕落的标志!想不到你还拿来炫耀”,张伟没好气的回了一声。


“好,好,公子别生气,那你以后还是叫我小鬼吧。哦,公子,这次我们可说好了的,那500两公款银子做的生意赚的钱可是我的”,龙行天看着不对劲,赶忙转移话题。


“好,是你的。不过到时候你可别把我的5000两说成500两就好,到时候我们就不是10比1了,而是1比1!哎,都是跟张伟那家伙学坏了的,整天就惦记着钱啊钱的,要那么多钱准备娶媳妇啊”?朱涛一向和自己的这个警卫员比较说得来,虽然语气有时候并不怎么友善,但这在龙行天的眼中并不值得去计较。


“呵呵,公子啊,他们都说中原的女子好漂亮,这次我正有这个想法呢。再说,公子,你就不吝啬吗?如果我算得没错,你总共有1万两银子的专利费,那你怎么就只拿出5000两来呢,是不是怕到时候做生意赔本啊”?龙行天经过将近两年和朱涛相处,已经摸清楚了朱涛的脾气。


“哎呀,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数落我了?你看看你,整个人,从上到下,比煤炭还黑,谁会看上你。怎么说,这次我做的钟表生意,有亏本的可能么?要不这样,亏本了我不要你赔偿损失,如果赚了你一分也不拿怎样啊”?朱涛意外的现出奸商本质。


“不,公子,哦,主席,要不得,你可不能这样啊,我还想用赚的钱娶媳妇的”,龙行天一看见朱涛要瓜分自己的小利益,竟然急了起来。


“呵呵,小鬼,我和你闹着玩呢。你出去玩吧,我想休息下,下船的时候叫我”,朱涛说完把整个身子都躺在床上,龙行天看到此,也轻轻的关上门出去了。


其实此时的朱涛心中一点都不能平静,两年多的异乡漂泊,使朱涛成熟了许多,但前世的两份感情却时时牵挂在朱涛的心头。‘是啊,回家,我还有家吗?我又去回哪个家呢,真不知道自己是来找人还是来找家的,也许自己是来折磨自己的。哎,她们还好吗?她们还在记挂着自己吗?以前自己常说死,现在真的变成了现实,这至少在她们的世界里是啊!自己以前是不是自私了点,以牺牲自己来换取她们对自己的担心是不是残忍了些。哎,都过去了,希望她们能够原谅自己吧。哼,过去了,是吗?对自己来说真的过去了吗?如果真的过去了,那自己为什么还回中原呢?自己为什么还对此念念不忘呢’!!!路,你究竟在何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