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他们带着枪轻易的就灭掉了中午背后骂他们的几个小混混,并且还干掉了他们的头目,事情到这一步,按说人也死了十好几个,气也该出了,不是说死了就完了,可这几位兴趣正浓,还没打算马上走。

吴哲客气的说:“曹将军,你看我们是扫荡扫荡还是撤乎?”

曹秉论岁数和他不相上下,可曹秉是缅甸长大的华人,和地球上其他地方华人最大的不同是,他生存的缅甸北部,是个战乱地区,他从十四岁给人家打工当炮头,已经玩了八年的枪,什么枪林弹雨的刀山火海的基本也都见识过,碰过本地最大的军阀,和缅甸精锐的部队交过火,还和泰国特种部队碰过面,结果都是他胜,要不怎么叫常胜军呢。因为很久都没找到对手,他心中也是万分寂寞。

以前他是山地战丛林战的专家,他老在那地方打仗,熟悉地理气候,所以总取胜,后来他感觉没意思,就慢慢的自己看书,研究城市作战,他以前也想,要是住在城里遇到仇家怎么办,仇家利用警察军队怎么办?他也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就买了很多大城市的地图,研究地图可对战斗大有好处。


香港这地方虽然他来过几次,但是可没常住,不过他通过地图很了解这个高度城市化的地区,所以今天在这里动手,他没外线作战的感觉,总感觉自己对这里熟的不行,所以打算和警察动动手。

“把这里清一下场吧。”曹秉飞脚踢开一个房间门,直接进去,看见一个人正搂着个小姐来那吸白粉,他最忌讳这东西,看着就来气,他心想我和毒贩子打这么多年,怎么亚洲这片还这么多白粉,吸白粉的没一个好东西,他抬手一枪就把吸白粉的那小子的脑袋打开了花,血溅的到处都是,把旁边坐的小姐吓的叫起来。

“喊什么喊,又不杀你,在喊连你一块杀,老实呆着,要赶跑我枪毙你。”曹秉说完转身出去。

吴哲也不来那干站着,他走到隔壁的房间门口,很利索的一脚踢开房间门,一对野鸳鸯正在床上忙呢,他高兴的一枪把嫖客的脑袋给用手枪打出一窟窿,鸡还没明白过来,他都转身出了房间,然后两人继续扫荡整个酒店。


因为要拿警察开刀,他们在这里就没切断酒店的固定电话线,也没使用手机干扰器,很多没被他们干死的人迅速报警。

警察总是能接到假报警,所以根本不迅速派一大队警察去处理现场,只有两个徒步巡警大摇大摆的往酒店这里走,他们要确定是不是有凶杀发生。

酒店门外没一个人,警察就加了小心,一个拿对讲机报告:“巡逻组已经抵达现场,正进入楼内核实情况,完毕。”

两个警察大步走进挂着暂停营业的酒店里,一楼大厅里早就有人埋伏,富安、江琦两个人正坐在沙发上,看警察进来了,也没动作,背包就放在跟前,手枪藏在衣服口袋里。

警察走过来问:“酒店发生了什么事?谁报警?”

富安笑了笑,“我那知道,我又不是万事通,你说呢?”

江琦也一脸放松面带微笑的说:“可能一会还有人报警,因为有人看见两个警察被杀了。”

“喂,你怎么说话呢,小心我告你恐吓。”警察声色具厉的警告着。

富安、江琦笑着做出假装害怕的表情,“我好害怕呀,不要抓我呀。”

他们俩玩是玩,闹是闹,可一点都没耽误做事,两人边戏弄警察,边准备出枪,警察正要发脾气骂他们,就见两人闪电般的掏出手枪,警察吓了一跳,警察的手迅速抓住腰带上的手枪柄,还大声喊到:“不许动,不要乱来。”

富安、江琦的手枪你喷出两股水,射到警察身上,警察一看是玩具喷水枪,又恼又气的大骂:“神经病,你找死呀,小心我一枪打死你。”

两人看警察有所放松,一边拿纸擦着身上的水一边骂着,他们俩再次同时拔出手枪,两支带消音器的M-9F手枪指着警察,两人还问:“你骂谁神经病,妈了巴子的,香港人就爱问你有没有神经病,他妈的,嘴真臭。”两人边发着牢骚边扣动扳机,两发9毫米子弹就飞进警察的心脏,两个警察中枪倒地。

富安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警察身边,把警察身上的格洛克17手枪取下,连同他们的对讲机一起拿走。


对讲机里喊着警察的呼号问:“是否有人真的报警?”

“是的,是有人报警,有两个警察被打死了,枪也丢了,对讲机也丢了。”富安故意捏着鼻子和警察的指挥中心对话,还故意问:“妹妹,你多大,当警察几年,长的好看不好看?”

指挥中心的警察被气的七窍生烟,马上派机动巡逻组和冲锋车前往出事地点。

为了干扰警察的无线电,富安按下对讲机的送话器按钮,用胶布把按钮压住,然后用胶布把对讲机缠住,这样送话器按钮始终被按下去,他们有找到一个收音机,打开以后把声音开大,也拿胶布粘到对讲机上边,警察的无线电频率里马上充满了广播里的广告,警察被迫改变通讯频率。


一辆闪烁警灯的轿车先停到酒店门口,轿车没有警车的涂装,只有警灯能显示出车是警用车辆,两个没穿制服的便衣警察抵达现场,后边一辆冲锋车马上抵达现场,警察一下就来了十几个人。

富安和江琦又等了一阵,忽然见车来了,两人就加了小心,各抄起霰弹枪藏在酒店前台后边,警察除了两个人留在外边,其他的人一下全进来,警察们仔细的寻找着蛛丝马迹,走着走着一群人就到了前台面前。

警察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忽然冒出来两个人,两支大口径的霰弹枪就对着一排警察,霰弹枪嘭的开了火,密集的霰弹打出来警察毫无防备。

顿时酒店大堂内枪声四起,霰弹枪一枪接着一枪的往外喷子弹,一枪就百十多粒霰弹,一支霰弹枪里就是七八发子弹,总共这多少霰弹呢?

富安、江琦忽然冒出来,端着霰弹枪快速的射击。他们拿的是手动霰弹枪,每开一枪,必须手动退子弹壳,俩人右手扣扳机,左手推着握柄往后拉,子弹壳不停的往出飞。

顿时警察被击倒了好几个,剩下的正要蹲下拔枪,霰弹枪冒着红色的火焰冒着白烟,枪声大作,警察们还没看清楚开枪的人长什么样。


外边的警察一听里边开枪,马上拔出手枪,一下就冲进酒店大厅里,等他们进来的时候,地上倒着好几个尸体,有的还没死,抽搐着,血还从伤口里往外流,俩警察一进门看到这场面吓的面无血色。

警察第一次见这么惨烈的场面,都吓呆了吓傻了,可富安、江琦两人谁都不发呆,谁也不傻,俩人低头正往霰弹枪里装子弹,就见又有人来,俩人有拿起放在手边的M-9手枪对着俩警察猛打。

好几发子弹就奔警察的胸口打过来,两名警察中枪倒地,不过可没死,因为香港警察装备好,身上有防弹衣护身,警察疼的倒地上只叫唤,他们俩端着上好子弹的霰弹枪就从前台上跳出来,对着地上没死的警察又是一顿密集的霰弹覆盖,把受伤的警察全部击毙。


这一仗打找这块,已经很过分,富安和江琦也知道,事情闹大,想盖都盖不住,警察用无线电一喊,这里的警察全死了没人回答,他们肯定会派另一队人马过来,现在要一味的在酒店内停留,等好几千警察合围过来,那事情可不好。

两人都是身经百战,枪法如神的主,胆子都比天大,但是心非常细,他们早就研究过香港警察,看正式的资料,看书看杂志,看网站,看资料片,甚至看所有已经拍完的香港电影,从方方面面了解了警察部队的规模。

香港警察有好几万人,一但打起来,他们动员三五千警察火速包围这里,一下就能形成几道包围圈和封锁线,这可不是闹的玩,一但被包围就等于死。警察的优势太多,人多枪多车多,即使每人打死五百个警察,他们也难消灭香港五分之一的警察,所以跳出包围圈比歼灭更多的警察更重要,他们俩也不糊涂,一看外边有两辆完好的警车,俩人有动了心,利用警车还是容易逃跑的,他们俩从警察身上拿走一些证件以后,就用他们的对讲机喊;“警察正在包围我们,我们已经击毙十几个警察,现在有两辆完好的警车,我们正好快速撤离,完毕。”


得到一楼的报告以后,吴哲、曹秉也估计警察的大部队要过来,马上从楼上的客房部撤离,他们已经在这里连续击毙了几十人,有嫖妓的有吸毒的,也有多管闲事的,俩人坐电梯下一楼,同时用无线电通知一楼后门的两个人向前门集合。

富安、江琦各开一辆警车,顺利的把车停在酒店门口,里边的四个人提着自己的武器包,上了警车。

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开着警灯和警笛就上了马路,街上的车辆行人还要避让他们,警车一路顺风的就出了九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