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十七)

royf22 收藏 42 489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不管美国参战在今后会产生什么后果,至少现在还算是个好消息。所以周卫国已经决定不再去想它了。


涞阳县城。

日军涞阳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部。

耳边听着下级军官和士兵们大声欢呼着“天皇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大日本帝国海军万岁!……”等口号,看着他们脸上显露出的发自内心的狂喜,近卫文只有在心里苦笑。

作为一个曾经访问过美国,对美国的工业实力有着清醒认识的日本人,他实在高兴不起来!

他不明白海军是怎么想的,更不知道大本营是怎么考虑的。他只知道,美国,是日本永远无法战胜的一个对手!日本已经陷在中国战场这个泥潭里太深,如今再招惹上战争潜力无穷大的美国,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而且,即使真要和这样强大的一个对手较量,一场偷袭战役的胜利也是远远不够的!美国这个巨人已经被激怒,一旦它的战争机器全速开动,那么小小的日本就只有被它碾碎的份!

近卫文已经隐隐看到了帝国失败的命运!但是,作为一名帝国军人,他却不敢深想;同时,作为涞阳独立混成旅团的旅团长,他也有着自己的职责!

想到这里,近卫文突然觉得很无奈!


此时,清源县城警备旅旅部也是一片喜气洋洋。

除担任警戒的部队以外,警备旅营以上军官齐聚一堂,举行盛宴。

几杯老酒下肚,汤炳全早已将前不久才被涞阳日军吃掉两个连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不停地招呼着手下喝酒吃肉!

一众军官也颇为识相,喝酒吃肉之余,连连称颂:“委员长英明!国民政府英明!”

酒过三巡,也不知是谁先喊出:“汤旅长英明!”

立刻有军官大声应和,跟着大拍汤炳全的马屁。

一时之间,谀辞如潮,再加上觥筹交错,真是一派的歌舞升平,简直让人有抗战已经取得胜利的错觉!

刘志辉突然站起,端着酒杯走到汤炳全面前,沉声说道:“旅座,卑职身体不适,想先行告退!自请罚酒一杯!”

说完,仰脖将杯中酒一口喝干。

汤炳全拍了拍刘志辉的肩膀,说:“志辉,既然不舒服,就先回去吧,还告什么罪?”

刘志辉“啪”的一个立正,说:“谢旅座!”

放下酒杯,竟是转身就走!

刘志辉出了大厅后,于得水在汤炳全边上淡淡地说道:“刘营长好大的威风啊!竟连旅座的面子都不给!”

汤炳全笑呵呵地说:“没事没事!志辉酒量本就浅,今天身体又不适,不能勉强!大家继续喝!”

最后一句,却是对其他军官说的。

他汤炳全也不是傻子,手下这些军官里最能打的就是刘志辉,给他一些特权也是应该的!

于得水讨了个没趣,只好闭上了嘴。

刘志辉走出大厅,被寒风一吹,脑子顿觉清醒了不少,不由长叹了口气,喃喃道:“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伙!他们以为抗战已经结束了吗?”

参谋郭玉忠迎了过来,说:“营长,怎么这么快就喝完了?”

刘志辉一摆手,说:“别提了!回营部!”

说完头也不回出了旅部。


12月28日,“扫荡”沂蒙山区的日伪军全部撤走,鲁中根据地反扫荡终于胜利结束。

但日伪军撤出沂蒙山区后,却加紧修筑碉堡、设立据点、挖封锁沟,对根据地实施“囚笼政策”,使得根据地在经济上和军事上都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根据地的衣食和军需品都极端缺乏!

12月31日,新年前夕,邱明向周卫国透露了一个消息,鉴于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这一年来的辉煌战果,上级决定将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升格为独立团,由周卫国担任团长,李勇担任政委,吴有财担任副团长。具体任命,将由上级派出的特派员送达。

得知这个消息后,周卫国倒也没有觉得意外,毕竟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的战果摆在那里,部队扩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而且经过这大半年的发展,虎头山八路军不但弹药充足,各级官兵也都经过了教导队或长或短的轮训,所以周卫国对于部队扩编也没有什么意见。

但李勇却觉得有些奇怪,说:“以我们取得的战果和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实际指挥的部队来算,升格为独立团可说是实至名归!实际上,部队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整编而已。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上级只要发个任命电报就行了,何必还要派特派员来?”

周卫国笑笑,说:“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的成绩太突出,上级只怕我们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当然要派人亲自来看看!”

李勇想想虎头山根据地和别的根据地抗日形势的反差,心中释然,也就没再多说了。


新年过后,上级果然发来电报,告知周卫国近期将向虎头山根据地派来一位特派员,请注意接应,并约定了接头暗号。

根据地上下对这位即将到来的特派员都非常重视,所以周卫国命令赵杰亲自带着特战队的一个分队负责接应特派员,同时独立营一连、二连和机炮连都前出到里垄村,以随时应付突发情况。


半个月以后,虎头山终于迎来了这位特派员!

远远见到等在阳村村口的周卫国、李勇、吴有财、鲁震明等人后,赵杰在马上指着周卫国对特派员说道:“特派员同志,站在最前面的就是我们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支队长兼独立营营长周卫国同志!”

特派员是个三十出头的人,虽然满脸的风霜,却也掩不住他的书卷气,听赵杰说完后,立刻点了点头,拍马加速,快到村口时,一勒马缰,轻巧地翻身下马,快走几步,来到周卫国面前,一把握住周卫国的手,说:“是周卫国同志吧?我叫张仁杰,是上级这次派来的特派员!周支队长的大名,我在鲁中边区就听闻了,真是如雷贯耳啊!”

周卫国微笑着说:“张特派员客气了!”

说完,就开始向张仁杰介绍李勇等人。

等张仁杰与独立营和涞阳县大队几个主要干部一一见过后,周卫国便说道:“张特派员这一路上辛苦了!要不要先休息休息?”

张仁杰摆了摆手,说:“休息就不用了!干革命工作,哪里能要求这么多?听说涞阳县委和涞阳县人民政府都在赵庄?我们不如直接去赵庄吧?”

周卫国笑笑,说:“也好!”

说完,转身跟吴有财、鲁震明略一商量,就拉上李勇一起骑上早已准备好的马,和张仁杰一行人直奔赵庄。

一路上,周卫国和李勇简要地向张仁杰介绍了一遍虎头山对敌斗争的情况,听得张仁杰不断点头。快到赵庄时,正好碰上教导队山地战术训练。在张仁杰的要求下,一行人停了下来,观看教导队训练。

看到教导队熟练的战术动作和精良的装备,张仁杰不由叹道:“早就听说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战斗力强,今天所见,果然名不虚传!里垄村的部队军容严整,装备精良,眼前的这支部队也是虎贲之师!虎头山根据地能有现在这么好的抗日局面,周支队长实在是居功至伟啊!”

李勇接口道:“张特派员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老周调教出来的兵,那可都是小老虎!个顶个地能打!”

张仁杰微微点头,含笑不语。

一行人继续前进,很快就到了赵庄。

赵庄外面迎接的,却只有张楚和涞阳县委的几个人。

众人下马后,周卫国首先向张仁杰介绍了张楚。

当听说这个县委书记也姓张后,张仁杰立刻热情地握住了张楚的手,说:“张书记,五百年前我们可是一家人啊!”

张楚也笑着说:“五百年后我们在一起干革命工作,还是一家人啊!”

张仁杰哈哈笑了,说:“张书记说得没错!所有革命同志都是一家人!”

张楚又有些抱歉地说:“特派员同志,我们陈县长正在给孩子们上课,还有一刻钟才能下课,反正县委和县政府都在一个院子,她下了课也会回县政府,不如我们先回县委休息休息?”

这回张仁杰却没有推辞,连续骑马赶了几十里的山路,他的确有些累了。

不过在去县委的路上,他还是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你们县长怎么会给人上课?”

张楚解释道:“陈县长是在我们根据地自己建的小学给孩子们上课。说起来,还要感谢周卫国同志,因为建学校就是他提出的!而且学校虽然建了起来,根据地有文化的人却不多,我和陈县长都义务担任教员,就连周卫国同志有空了,也会给孩子们上上课!”

张仁杰立刻看向周卫国,赞道:“原来周支队长还是文武双全!”

周卫国笑笑,说:“文武双全说不上,教孩子们识字念书,好歹算是没有荒废以前学的一些东西。”

张仁杰笑着点点头,也没有在意,在他看来,一个山沟里的独立营营长,就算再有文化,所知也有限,不过他能想到建学校,倒也算得上有一些见识!

众人进了县委,已经有人准备好了招待客人的食物,不外是花生、瓜子之类。

四人进屋坐下后,边吃边聊,气氛渐渐融洽。

又过了一会儿,屋门突然被轻轻推开,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

随着语声,张仁杰转头看向屋门,只觉眼前一亮,一个俏生生的女子出现在屋里。

这人自然就是陈怡了!

陈怡将手中拿着的书放在桌上,朝手上哈了一口气,跺了跺脚后,终于看见了张仁杰,立刻对他微微一笑,说:“我听通讯员说上级派来的特派员到了,您就是张特派员吧?我叫陈怡,是涞阳县县长。”

说完,大方地向张仁杰伸出了手。

张仁杰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握住了陈怡的手,连声说道:“陈县长辛苦了!辛苦了!”

涞阳县县长竟然是个如此美丽的女子!这实在太出他的意料之外了!

张楚微笑道:“外面冷,陈县长先坐下烤烤火吧!”

说完,让开了自己的座位。

陈怡对他笑笑,却走到周卫国边上坐下了,张楚尴尬一笑,只好坐下。

李勇看在眼里,忍不住偷偷笑了。

张仁杰跟着坐下,清了清嗓子,说:“既然虎头山根据地的几位领导都到了,我想我也可以宣布上级的任命了!”

说完,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份文件,打开念道:“兹批准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扩编为虎头山独立团。原游击支队支队长周卫国同志任独立团团长,原游击支队政治委员李勇同志任独立团政治委员,特派员张仁杰同志任政治处主任,原游击支队副支队长吴有财同志任副团长。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一一五师政委 罗荣桓”

张仁杰念完,扫视了众人一遍,见陈怡脸现喜色,张楚神色有些不自然,李勇面带微笑,周卫国则是神色不变。

对于周卫国的反应,张仁杰不觉有些惊讶。李勇是长征“老”革命,那也就罢了。自己是堂堂燕京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后就加入了地下党,几年以后参与组织过“一二·九”运动,去年6月开始更是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留学!虽然因为苏德战争爆发,自己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只待了四个多月就被召回国,但怎么说也算是接受过正规的军事高等教育了!自己原本还一直在鲁中边区这个一级根据地工作,没想到竟然会被派到像虎头山根据地这样的三四级根据地!而且只当一个独立团的政治处主任!自己都没有说什么,他周卫国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两岁,现在当了团长竟然一点激动的样子都没有?!

张楚带头鼓掌,说道:“游击支队扩编为独立团,是我们整个虎头山根据地的喜事!感谢上级领导!”

陈怡也跟着鼓掌,说道:“是啊!这也表明了上级对我们虎头山根据地工作的支持!”

周卫国微微一笑,说:“感谢上级对我们的信任!”

李勇也笑道:“请上级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辜负领导的期望!虎头山独立团今后一定会再接再励!力争新功!”

张仁杰笑道:“从今往后,我张仁杰也是独立团的一份子了,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外人!”

李勇笑道:“张特派员……”

张仁杰纠正道:“是张主任!”

李勇呵呵一笑,说:“是!张主任既然留在我们独立团了,大家就是一家人,客气话我也就不再说了!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留在我们独立团,你一定不会后悔!”

张仁杰笑笑,不置可否。

众人又讨论了一阵独立团扩编后的事宜,周卫国抬碗看了看表,起身说道:“已经不早了,我们该回阳村了!”

陈怡低声说道:“学……周团长,张主任刚来根据地,你们可以在赵庄多待几天的。”

李勇笑笑,看向周卫国。

周卫国微微皱了皱眉,说:“我是部队主官,我的指挥部在阳村,我必须回去!”

陈怡咬了咬嘴唇,不再说话。

张楚在一边,也没有说话,周卫国要走,他自然留不下,何况他也并不想留周卫国!

李勇跟着站起,对张仁杰歉意地说:“张主任,真是对不住,你刚来就让你两头跑!我们游击支队的指挥部在阳村,所以我们得赶回去!”

张仁杰“哦”了一声,跟着站起,却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陈怡,心中实在有些舍不得离开赵庄。

周卫国想了想,对张仁杰说道:“张主任刚来根据地,的确辛苦,不如你就留在赵庄休息几天吧?”

张仁杰赶紧摇手道:“不辛苦!周团长说得对,我们应该和部队在一起!”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那我们就出发吧!”

说完转身出了屋。

李勇紧跟在后,张仁杰犹豫了一下,也跟了出去。

陈怡看着周卫国的背影,眼圈突然红了。


周卫国、李勇和张仁杰三人出了县委县政府所在的院子,和赵杰等人汇合后,立刻骑上马,开始往阳村赶。

不过出了赵庄后,骑着骑着,张仁杰就拉在了后面,而且还时不时回头往赵庄方向看。

看见张仁杰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李勇突然“噗哧”一声笑了。

周卫国奇道:“老李,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李勇朝后努了努嘴,低声说:“老周,你看看我们这位张主任的样子!他怕是喜欢上了你的陈县长!”

周卫国朝后看了一眼,回头微笑道:“什么我的陈县长?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倒是你老李背后说别人,活脱脱就是个小人!”

李勇眯着眼说:“老周,你就不担心?”

周卫国说:“担心什么?”

李勇说:“担心什么?担心你未来的媳妇被人抢走啊!”

周卫国装傻道:“什么未来的媳妇?”

李勇“呸”了一声,说:“你就装吧!等最后媳妇没了,可别怪我老李没提醒过你!”

说完,一拍马股,不顾周卫国,加速往前赶。

周卫国再次回头看了眼张仁杰,转身看着李勇的背影,突然微笑着摇了摇头,笑骂道:“这个老李,也真是的!‘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