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还差一步到河内(攻陷谅山1)

还差一步到河内(攻陷谅山1)


我军攻打谅山的战役进行至2月29日,谅山外围越军的防御要点基本已被我军各部拨掉。根据中央军委和西线广州军区前指的命令,我陆军127师奉命强渡奇穷河,向谅山要塞的后大门迷迈山穿插攻击,以切断谅山之敌的后退之路。我陆军161师于3月3日攻占越军防御要点脱液,以保障谅山主攻方向的侧翼安全,阻击越军增援部队。

3月3日,我陆军127师向河南岸发起攻击,以攻占迷迈山,歼灭越军123师2营及其他防御之敌,堵截谅山守军退路为目的,强渡奇穷河。

奇穷河宽约150米,水深流急,在河中央有一长形沙质滩涂,步兵可以涉水过河,越军在南岸组织了严密火力实施封锁,并派有重兵把守。强攻不行,伤亡太大,只有巧过才行。127师前指命令其步兵2连连长徐胜福率领2连首先占领河中沙丘,并摆出强渡奇穷河的态势,以吸引正面越军的火力。尔后,1连、9连分别从2连的左右两侧300米处的深水区过河。这样,越军的防御正面扩大为600米,其火力无法有效阻止我军的攻击渡河行动。两个先头连抢渡成功后,立即在滩头展开战斗队形,迅速抢占制高点,以控制和扩大登陆场,掩护全团顺利渡过奇穷河。于3月4日7时向迷迈山之敌发起攻击,十几个大小山头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全歼该区域守敌,于11时15分完全控制和占领迷迈山阵地,并转入防御。此战,全歼越军123团2营和155团第6营,歼敌480余人。越军在电台中惊呼:“谅山马上要落入中国人手中了!”与此同时,我55军3个步兵师、43军(欠129师)2个步兵师,另加强54军步兵161师和50军步兵148师的2个团,对谅山市区展开攻击,一场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中越两军最激烈和最艰苦的大战进入决战阶段,拱卫河内的大门已被我军扣响。

随着我军的步步逼近,坚守谅山的越军如惊弓之鸟,好象世界的末日即将来临,他们在慌乱中做着最后的准备;谅山越军城防司令部下达命令,在市区各街道路口设置路障修筑工事和掩体。

谅山市所有民兵都动员起来,以连排为单位发放武器弹药,熟悉战斗防御方案。

谅山火车站人头攒动,乱成一片。撤离和逃避战乱的人们扶老携幼,纷纷向着为数不多的火车车厢攀爬,公安人员的大声斥责夹杂着大人和孩子的哭喊混杂在一起,满地撒落着慌乱中丢弃的什物和鞋帽。

往日喧闹繁华的省会城市谅山,已陷入了战争的恐怖和绝望之中。

我军在战斗动员中写到:为全歼越军第三步兵师,为威慑河内当局,为壮我国威军威,全军指战员要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惜任何代价,狠狠打击越南当局,用铁的事实粉碎“第三军事强国”的美梦!把他们打垮打败,打的爬下认输为止!

下面回过头来再介绍一下我们部队在打谅山第一阶段时的情况。决战谅山,我们163师首当重任,是各攻击部队的拳头。我师488团的任务是沿279高地向奇穷河大桥发展进攻,消灭铁路以东,谅山市北地区的越军;我们489团担任主攻团沿同谅铁路向谅山市奇穷河大桥发展进攻,同时分兵一路沿铁路西侧向谅山市北区攻击。487团为师预备队。

自我军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打响,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拿下了越军倚为国门重镇的同登。远在河内的越共中央总书记黎笋,于2月23日在电话里听到消息,捶胸顿足,如丧考妣。“英雄十二团”的覆灭,好象剜去了他的心头肉,痛心疾首啊!几天里,他河内官邸里电话铃声不断。国防部、总参谋部的战报不断传来,好消息几乎没有一个,令他略感安慰的是,“金星师”正在谅山外围抗击着中国军队的猛烈进攻。对于金星师的战斗力,他还是很清楚的。该部战斗作风强悍,曾在抗美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在柬埔寨打的也不错。可是这一次,金星师能再创奇迹吗?他不敢多想,毕竟双拳难敌众手啊!区区一个步兵师外加增援的部队327师能抗击中国军队几天呢?谅山一丢,那么河内就无险可守,如同一条鲜鱼置于案上任人宰割了。向苏联老大哥求援,也一直不见动作,只是敷衍了事地在中苏边境一带搞一下不痛痒的演习。北部湾方向的苏联海军也没有动静,据情报总局报告,苏舰只是与中国海军打了几个照面就走了,看来老大哥也没有指望了。谁能救河内?还从柬埔寨调兵回救?已经晚了,增援的道路已完全被中国军队堵死。即使调来,又能有几分获胜地把握?中国军队善用口袋战术,攻打谅山是一个诱饵,逼我从柬撤军是他们真实的目的。那么,丢掉了谅山,就等于打开了河内的大门,真到了兵临城下的境地,那又该如何是好啊······黎笋望着窗外阴暗的天空,陷入了深思。


我们步兵489团受领主攻任务后,一贯打尖刀的我连这次没摊上主攻连的任务,作为预备队待命,直到488团在攻击279高地受挫后,我连才由大小石山待机地域开进至279高地投入战斗。攻打279高地的战斗打的十分艰苦,从开战打到今天,仅我连担任尖刀排指挥员的副连长就换了三任。我连三班在战斗中伤亡最大,班长牺牲,副班长也身受重伤,其他人也伤亡了好几个,余指导员亲自下到三班指挥战斗。在炮火中,他不断鼓动战士们的战斗情绪,号召大家为牺牲的战友报仇!在攻打谅山的日子里,一直细雨不断,干部战士的身上挂满泥浆。谅山周围山上山下,城里城外,枪炮齐鸣,雨气里充斥着浓浓的硝烟气味。

靠近市区的279高地和大小石山,是越军在谅山的最后一条防御链条,步三师在得不到预备队支援情况下,只好严令各部做最后的殊死一搏,其火力配置已超过原有步兵分队的火力数倍,他们把库存的重武器全部配发到连排,妄图用超常规的火力网将我军阻击在市北区郊外。

加强给步三师的炮兵群干脆一反常态,以小搏大,与我强大的炮群打起了对攻战。谅山上空弹丸穿梭,你来我往,双方炮火连成一片。越军的高炮也全部参加了支援步兵的防御战斗,部分高炮象机抢一样实施平射,另一部分实施定时曲射,由此可见越军火力的凶猛程度。他们可不管战斗成本和效果如何,只有一个念头,阻击中国军队于谅山市北郊区!

为消灭敌火力点,打掉我们进攻路 线上的拦路虎,我坦克部队和直瞄火炮,直抵进攻前沿,实施抵近射出。为我步兵攻击消除了一个个威胁和障碍。同时,我纵深炮火也给予强有力地火力支援。

3月2日清晨我炮群实施了10分钟火力急袭,坦克和直瞄火炮利用我火力袭击效果,快速抵近前沿,以猛烈的炮火压制越军的隐藏的火力点,伴随我步兵进攻的喷火兵也拿也了本领,对隐藏部短洞、坑道内的越军进行喷杀。一条条火龙,凶猛地扑向负隅顽抗的越军。我连和兄弟部队,以小群多路逐洞拨点攻击。经过炮击和火焰喷射器的烈火烧焯,山上弥漫着一阵阵焦糊味,烧死在洞里和掩蔽部内的越军尸体,就象一群燎去皮毛的猴子,横七竖八地龟宿在地上。从姿势上看,他们在生死的瞬间,经过了痛苦的挣扎,手中残留 的武器都已褪色变形。

战斗进行到枪声稀落,279高地已被我们占领。我和几名战士紧跟在刘连长的身后,登上了硝烟未消的山顶。

在我营指挥所里,邹营长正命令报务员把已占领279高地的消息报告团指。同时,命令我连迅速打扫战场,统计战果准备参加攻占市区战斗。

邹营长是湖北人,身材不高,但都处事干练果断。他下达完命令,就带着通信员登上了我连已占领的279高地。按照地图上的标示,在这里可俯瞰谅山的全市区;但现在却有了很大变异,这个高地也就算个大土包吧。营长在高地环视了一下,没有找到合适观察的位置,他本想看一下谅山的真面目,但是让他失望了。是炮击把高地变矮,还是地图有误?他也搞不明白,转身就大步向我连的集结地点走来。

刘连长抻了抻衣襟,迎上前去向营长敬了个军礼。邹营长还礼问道:“怎么样,伤亡大吗?”

“行,不算大!”刘连长搽了一下眼角回答道:“就是三班伤亡多一些.三班长牺牲了,副班长也负了伤;班里暂由战斗小组长代理班长,余指导员正靠在班里做工作。”

说起我们连余指导员,邹营长心里最有数。指导员是在战前扩编时提升的政工干部,任职时间不长,能不能挑起一个连队战时的政治思想工作,营党委也没有底,只是希望他尽快进入情况,把全营这个战斗力最强的连队带好。

当战斗打响后,这位年轻的指导员,用自己的行动展示了一个攻工干部应具有的政治素质和工作能力,哪里战斗最激烈,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一边直接与敌搏杀,一边利用战斗间隙做好战地宣传鼓动,尽可能地协助刘连长做好全连各项工作。这一切,邹营长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为年轻干部们能在战斗中迅速成长,而感到十分欣慰!他正要了解我连其他干部的情况时,刘连长递给他一支“大前门”问道:“这回打谅山,我们还是主攻尖刀连吧!”话语里透着自信和非我莫属。邹营长没有回答刘连长的问话,他狠狠吸了几口烟,向谅山方向吐出一口浓烟说道:“你说呢?”“那还用说,不用七连你还能用谁啊!”连长大咧咧地说道。

“九连!”邹营长斩钉截铁地告诉刘连长:“打谅山啊,主攻没有你们连的份啦!你的任务是给我守大桥,担任二梯队!”

“哈哈,守大桥当交警啊!营长你是开玩笑吧?”连长着急地问道。

“笑什么?这是营党委的决定.执行命令吧!”说完他撇下楞在那里的刘连长,又到八九连的阵地上去了。

雨后的阵地上,十分泥泞难走,邹营长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了九连指挥所掩蔽部。刚刚了解了八连的准备情况,对九连他就不问了。因为他到我们七连去啊,就是专为刘连长处处争胜好强的急性子而特意去浇火降温的。他稳住了刘连长,见目的达到了,就趁机走了。在营党委会议之后,他和教导员早已与九连长指导员谈过话了,九连的情况都清楚,你说这姜还是老的辣吧!

邹营长在掩蔽部观察孔前,选择了一个便于观察的位置,举起望远镜向谅山市区看去。

战火燃烧的谅山呈现在镜头里,近郊的一片片高楼是越党政机关所在地的市北区;越过奇穷河的南岸是谅山市民的居住区域和商业活动的中心.这里算是越北地区的一个繁华大城市,在寒冷的早春三月,这座省会城市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热闹,只有枪炮声在其上空回荡.全城的居民不是转移到后方纵深地带,就是藏到丛林和山洞里,只剩下步三师十二团残余部队和刚从海防市抽调增援来的越军第三二七步兵师一部在此奉命死守。灰暗的天空中,还有几面越南星字旗插在几座机关大楼顶部,在无精打采地摇曳着。

雾霭和硝烟在谅山要塞的上空飘浮。我们营的三个连队,都在攻击出发阵里静静待命,等待着总攻时刻的到来。(未完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