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奇兵 长征奇兵6--深山历险 长征奇兵7___迷阵被困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6/


幸好被五六根像蜘蛛网一样扭合在一起的蜂蛾藤像网指蜘蛛一样网住,那藤似乎太弱小,过于纤细,承载不住张小梅的重量,悠悠的闪荡着,已经断裂了一半.......

许光地的身形一闪,在山洞口张望了一下,用手敲敲树皮,又攀上一棵树,四处张望。除了北风的呼啸,衰草的低号,还有树梢在凛冽的寒风中猛烈地晃荡着而发出呜呜的怒号声。整个山林除了这种怒号声就是死一样的寂静,许光地又在不久前和张小梅歇息的地方,四处寻找,他用他鹰一样的眼睛,扫射每一丛和每一个起伏的崖坎,以至山崖的峭壁,但始终没有发现张小梅的踪影。但突然一个非常细微的声音,从偏西方传来的,陷入他的心灵深处,他几乎不是用听,而是用感应,让他整个心魂发生了颤栗,他再一次沿着一根巨大的树藤,掷身而上,攀到一个巨大的古树的枝上,似乎窥视了东西方,他发现了一丛塞黄的枯草,似神被什么拖倒压迫,有一条很轻微的痕迹。仿佛是什么爬过的痕迹,他马上飞身下树,原来这堆枯草拖倒的痕迹,以及根椐那轻微的的声音,快步移走过去,再转一个U字形小弯,又转过一个大S字形山涯,他发现张小梅竟然吊在一个悬崖峭壁的上面,幸好被五六根像蜘蛛网一样扭合在一起的蜂蛾藤像网指蜘蛛一样网住,那藤似乎太弱小,过于纤细,承载不住张小梅的重量,悠悠的闪荡着,已经断裂了一半,并且牵动着悬崖上其他的腾蔓,发出“哗啦”的响声,这让许光地吃了一惊,心中不免“咯噔”了一下,张小梅怎么会掉到悬崖下面去了呢,这里离刚才那个树洞起码有两百米,它无法想象它那受伤的脚是怎么爬过这坎坷不平的荆棘丛生的崖坡的,他以极为敏捷的身手、极快的速度,把随身带下的勾绳甩了下去,手往下一抖,下拉的绳子一声翻滚,就把张小梅牢牢系住,然后把她拉上悬崖,他把张小梅紧紧抱住,张小梅表情木然地看着他:“你怎么要救我呢?只有我死去,你才可能脱身,否则,我们俩个都可能会死。”许光地紧绷着脸,两把似刀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张小梅的眼睛,“你怎么能这样说,解脱了是不是,你也知道,我们参加红军,参加革命,我们的生命就不是我们自己的了,我们应该要战斗在最后一息,要死要两个一起死,否则,只有拼尽全力。只要最后一丝希望还在,我们就都不能死!”话音未落,从一个山坳里从一棵树梢上,传来几声哈哈的笑声。那狞笑的声音似猛然的一声炸雷,直冲他们的额前,接着东边南边西边以及他们周围的古木的树冠和山坳上,也立即不断传来一阵阵哈哈的笑声,许光地知道,他们已经陷入了邓大钟的埋伏之中,他立即抱住张小梅,就地一滚,只听到头顶上“哗啦”一声响,一张巨大的绿色的绳网,从头顶上的一棵树梢上甩了下来,许光地极敏捷的身手,先是一滚,再一扑,一腾,一跃,就到了五丈之外,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但张小梅却被罩住了,很快,那网自动收拢,并很快地拉上树梢,张小梅被吊在一棵巨大的树梢上晃来晃去,紧接着,一声闷低的枪声,直冲许光地躲藏的地方扫射过来,密集的子弹,把那棵大樟树打得千疮百孔,枪眼满目,这让许光地几乎是陷入了绝境,这是一个古代的战场,这里的二十多个的小山谷和小山崖组成的图阵,恰似是诸葛亮的八阵图,,以天、地、风、云、飞龙、翔鸟、虎翼、蛇蟠为基本阵形,其中大阵包小阵,阵法无穷,许光地还是听师傅说相传诸葛亮所设八阵图有四处:陕西勉县境内、四川新都境内、奉节城东江边的水八阵、白帝城东北草堂附近的旱八阵,先期规划的六十四方阵,它的外围再由二十四方阵紧紧守卫。环环相叩,环环相生,陷入其中,不知奥秘,则要困死,永远无法找到生门,这里的八阵图,似乎并不全面,许光地幸而曾经跟丛师傅演习这种图阵,但也只是略知一二,而眼前的敌人更是不可小觑,邓大钟带了四十多个精装团兵,而尹明喜的六兄弟尹明风、尹明火、尹明水、尹明木、尹明金个个都非常彪悍,并且都熟悉武艺,枪法身手都非常好,各怀绝技,尹明风练习到一手铁沙掌功,并且善使双枪;尹明火的八卦掌,几乎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并且也是一个有名的阻击手,三百米内外的野兔,他都能随手击中;尹明金跟随一个福建人,演习了岩鹰拳,善使飞镖,尹明水的大力金刚掌也练到了八成的火候,轻功非同一般。跟他的哥哥尹明喜是国命党的一个团总,因老百姓连名举报,被贺龙的红军带走了,但是他们六兄弟看到红军人多势众,只有远远跟随,到了绥宁的里绥的一个山坳处,才找到他的尸体,因此他们几兄弟都对红军兖满着仇恨,许光地见枪弹射来,在树后隐蔽了一会之后,迅速闪到一棵树身后面,拔出双枪,此时,整个山林格外的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依然只有呼啸的西北风,溜过林间的树梢,发出“呜呜的声音。一两只七彩的山鸡,在很远的地方,就扑愣一声飞向另外的山坳,许光地迅速攀上一棵巨大的野藤,猴一样攀上一棵歪斜的古树,这时,整个崎岖跌宕起伏的原始次森林里面,除了淡淡的晨雾,海浪一样缓缓飘荡着,到处都是松柏的青翠和落叶树冰裹着的枯枝,相互交织,地下是寒黄的枯草,和纵横的腾蔓,许光地轻轻一闪,马上又闪到一棵大树丫的后面。由于他在神龙架的时候,跟随一个大野人和自己的师傅,在荒山野岭深壑幽峰生活多年,在山野格外的敏捷,他发现一棵巨大的树藤从一棵古树上轻俯而下,他提手一枪,树皮剥落,从树上的一个人突然以极快的身手闪了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