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程(修改) 第二章 明天 第九节 出动!出动!

xinyu4520 收藏 14 41
导读:铁血征程(修改) 第二章 明天 第九节 出动!出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3/


(今天是2006年7月13日,5年前的今天北京成功申办了第29届奥运会。祝福北京,祝福北京2008年成功举办)

命运多舛,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有将近三个月了,还有十几天就是我们来到这个时代过的第一个农历春节,64个人很是兴奋,这样大家就可以聚在一起了。也许以后这种机会就会很少了。不过在春节前夕,我人民解放军决定发动春节前的最后一次战斗——占领抚松县城。在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的时候,各地都在准备新年的时候,这个时间正是放松的时候,谁能想到这会儿还会有战斗呢?

抚松县城的县长刘一水显然得知了胡刀被剿灭的消息,一连几封的求援信都石沉大海,使他彻底丧失了信心,刘一水还是迅速组织了乡勇准备抗敌。我军的迟迟未动,让他放松了警惕。

“报告!”青沟子作战会议室传来了军务秘书陈迪的声音。

“请进。”我坐在会议室中间长桌旁边的椅子上,匍匐在桌子上写着下一步计划草案。

“主席,一营、二营、三营、工兵部队、炮兵营全部抵达了距离抚松县城2公里的松郊乡。魏强副军长、王鹏举政委、潘毅副参谋长到达前线指挥所。”陈迪汇报着。

“给前线发报,要求他们尽量智取,不要强攻。如果能够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告诉他们一句话:都是中国人,没有民族矛盾只有阶级矛盾。”我提了一些意见。陈迪在接受完通知走了出去。

真的不希望打仗啊!不过来到这个乱世,必须要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情。尽可能的减少伤亡吧!

视线来到前线。魏强、王鹏举、潘毅正在按照我的想法进行作战部署。

“魏军长、王政委让我去吧!我来到解放军很长时间了,让我去劝服刘一水投降。”潘毅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鹏举听完他说完就急了:“不行!这怎么行!不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如果那个刘一水怀疑起你,你的姓名休已!不行,不行!”

“王政委,你看我来到解放军什么都没有做过,让我去试试吧!”潘毅再次请求到。

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沉思的魏强说话了,“我看这也不是不可行,只是,需要潘参谋长委屈了。”魏强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两个人拍手叫好。然后潘毅就走出了前线指挥室。

“刘大人!”抚松县衙外一声大喊,把刘一水吓了一跳,门口站着一位衣衫褴褛,满面疮痍的乞丐。几个家丁过去就要打。这个乞丐说话了:“刘大人!我是潘毅啊!”刘一水走过去仔细端详了半天,:“潘营长,你怎么如此模样?”“刘大人,你不知道啊!胡营长殉国了。”当刘一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了,潘毅继续说:“我带领几个弟兄从那群汉匪的侧翼沙开了一条血路,突围了,他们穷追猛打,沦落如此啊!刘大人,为小人报仇啊!”刘一水听到潘毅这样的说话,心里也不是很好受啊!“来人!快给潘营长弄点儿吃的,准备新衣服。”刘一水命令完家丁后继续说:“潘营长,你不知道啊!我给上面写了多少封求援信,都石沉大海,手里能用的人才500多人啊!这些人也就是乡勇,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啊!怎么打啊!汉匪攻城我都守不住。走一步看一步了。潘营长,回家就好,我这就写信求援。”“来人,把潘营长带到后面照顾好了。潘毅被带到后面的房间,洗了个澡,吃了顿饭。刘一水一直没有来看他,他也就睡下了,一直等到了晚上。

在潘毅来到刘一水的住房互相诉苦的时候,三营三连连长吴大刚带领60名战士们潜进了城里,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吴大刚向大家分配了任务。“一排,南门。二排,县衙。三排,南门保卫。是否明白?”“明白!”战士们轻声回答。“现在对表。上午10:00。晚上凌晨3:00统一行动。准备工具。”战士们拿出怀里的手表对准时间,掏出军用匕首和仿64式手枪。吴大刚继续说:“记住,军长和政委强调轻易不许开枪,不过如果被发现,可以强攻!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战士们回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间指向了凌晨2:50。魏强和王鹏举在指挥所兴致未尽的说话:“老魏啊!苦肉计啊!里应外合,高明。”“去!三十六计你没看过吗?军事指挥学校的高材生,空军司令你可比我这个副师长强多了。”“该到点了,走出去看看。”魏强和王鹏举走出了指挥所来到一个山坡向抚松县城望去。

时间指向了3:00,县城内的三营三连开始了行动,一排和三排悄悄摸到了南门。三排持枪在南门下守卫,一排摸了上去,突前的战士用军用匕首干掉了几个流动哨,一个排就这样上去了,不过几个固定哨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夜深了,他们也困的睡着了。三排看没有什么情况去增援二排了。一排打开了南门,“军长,任务完成。南门打开。可以入城。”在指挥所的对讲机传出了一排排长林驰的声音。

魏强下令:“通知部队,入城。”

奔向县衙的二排在干掉了守卫后,闯了进去。县衙很寂静,二排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就把正在熟睡中的刘一水和他的小妾逮了个正着。屋里点亮了蜡烛,刘一水和他的小妾看到陌生人大叫了起来。二排排长赶紧捂住了他们的嘴。可是也没有阻止住,其他屋的人听到了喊声,纷纷开门出来看个究竟。结果都被二排负责守卫的人和赶来的三排按住了。刘一水看有这么多人,吓得尿都出来了。二排排长张喜问:“你是刘一水吗?”“是,是……”“刘县长。幸会啊!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的乡勇都在哪里住着?快说,不说!”张喜做了抹脖子的动作。“我说,我说。都在西门一处空地,我带你们去。”二排排长张喜的对讲机传来了三营长何齐的声音:“告诉战士们,原地待命!军长一会儿就到,把死刘一水看住了。西门的乡勇投诚了。对了,潘参谋也在县衙里面,别伤着。”“是!”张喜回答。“你们两个看住他们,敢动就崩了他!其余的人走。”

魏强和王鹏举跟随三营的大部队来到了县衙,一营和二营去贴告示了。何齐来到院子中间,大声命令:“三营集合!把疑犯押出来!”魏强看见了人群中的潘毅,大步走了过去:“潘参谋,受苦了。”随后他在潘毅的带领下来到了被战士们绑了起来的刘一水身边。“刘县长,别来无恙啊!”刘一水发出不屑的“哼!汉匪!”旁边的战士欲打,被王鹏举拦住。魏强继续说:“你说我们是汉匪?哈哈!我们军队里面也有满人!抓你的张喜就是满族人!”“什么?怎么可能?”“关进大牢!明天候审!张喜,把大牢里面的犯人查清原因,犯死罪的让家人再见一面,不犯死罪的警告一下释放。”“是!”

清晨6:00。青沟子总部。军务秘书陈迪走进会议室,“抚松县人民解放军临时军部发来消息,我解放军不费一枪一弹解放抚松县城,城内百姓看完告示没有大的波动。欢迎总部来到抚松指挥工作。”我说:“电告抚松,总部后天转移到抚松,做好迎接准备。”

后天,在总部转移抚松之前,我和几个军委委员来到了老人高大爷的家里。一进屋,大爷热情的迎接我们。“你们要走了是吧?”大爷问。我点点头。“做大事的人,我这把老骨头了,希望能够看到你们把国旗再插到北京!解放军军旗再插到北京!再容我多说两句。好吗?”“大爷,您说吧!我们听着呢!”“台湾啊!你们要完成使命啊!不要再把它失去了啊!我看着你们呢!”“大爷,放心吧!”“立正,敬礼。”我们几个未来来的人站在大爷的面前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就在我们来到抚松的3天后,老人高大爷去世了。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