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一阵令人心颤的撕裂空气般的凄啸划破天际,无数的绚丽的流星在夜空之中拖曳出美丽明亮的轨迹。

“中国人的炮击”训练有素的联军士兵立刻本能的卧倒寻找掩体,随着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巨大的爆炸声,绚烂的火焰骤然的盛开在机场上。

中国军队一直秉承着苏联红军的大炮兵主义,高强度、大密度的短时间的准确炮击,向来都是中国炮兵的拿手好戏。

一个炮兵营以及一个自行火炮连在短时间内连续向整个兴东机场地区的联军空降场倾泻下1.5个基数的弹药。

155毫米榴散弹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本以为两个重型装甲师的正面突破能够牵制住中国人的远程打击以及装甲力量,不过似乎中国军队那微薄的反击力量更对这些轻装步兵更感兴趣些。

一团又一团的火球翻滚着腾起,熊熊的烈焰照亮了整个夜空,间杂着不断升起的照明弹,更有无数交织的曳光弹成串的飞过,武装直升机和战斗机的航灯闪烁在更高的空中。一幅如此美丽的修罗场的美景,却又是那样让人窒息。

“妈的,这些中国人疯了吗”面对中国军队不断砸落下的炮弹,成群的联军只得死死的趴在地面上,任凭无数的火热弹片四散的擦过他们的头顶而去,蹦蹦跳跳的拥吻一切阻隔它们飞散的物体。碗粗的白杨树被这些死亡的破片折断了挺拔的腰脊,无奈的发出悲哀的吱吱的倒折声。

落下的炮弹如同雨点般的密集,大地如同鼓点样的被敲打着,大团大团的火球吞噬着一切,肆虐的火苗舔嗜下的空气热浪滚滚,机场上的草坪被犁翻一遍,点绿的草皮夹杂着泥土掀翻起在空中,混凝土的跑道更是成为了轰击的重灾区,被炸的如同月球表面一样坑坑洼洼,爆炸的气浪中,大大小小的钢筋水泥块也欢快的飞溅而出,冰雹样的砸向倒霉的联军士兵。

一个个掩体沙袋被掀翻到半空之中,来不及收拢的阵亡士兵的尸体被炸成碎片,飞散的血肉放射线般的四溅,那些联军伞兵脱落下的伞具更是被炸成了点点的破布,纷纷扬扬的飞洒在空中,如同冬雪样飘荡在硝烟之中。

几乎所有的联军伞兵都被震撼了,中国人毫不吝惜那早就被联军空袭轰炸成了一片废墟的小镇,火热的155mm榴弹炮弹立刻覆盖了那里,爆炸的气浪再次席卷了那里,无数的钢铁破片在腾开的烈焰的火球中笼罩了小镇。

正在集结组成攻击出发线的日本第1空降旅团一部一下子被这次火力急袭打的损失惨重,一个伞兵中队几乎被杀伤大半,血肉横飞,一片狼籍,遗弃的物资装备到处都是,受伤者的惨号声刺痛着幸存者的耳膜,原本充满着硝烟的空气中顿时弥散开血腥的味道。医护兵们面对这种状况竟傻傻的楞住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到处都是伤员。

受到攻击的联军气急败坏的用明码呼叫着空中支援,伞兵呼叫的电波立即被处于战区边缘高空的‘E-3望楼’型远程空中预警指挥机捕获,C4I数据传输链迅速高速运转起来,通过LINK-16太空卫星情报系统,‘E-3望楼’预警机充当起了‘蓝岭’号指挥舰与前线作战单位的数据连接枢纽。

然而此时,‘E-3望楼’上的值勤官却尴尬的发现此时他却无法派出一架攻击机前去支援那些倒霉的正在遭受攻击的伞兵,燃料和弹药所剩无几的首波空袭机群正在返航中,而担任接替任务的第二批战机却正在与紧急赶来支援的中国战斗机纠缠在一起。

作为低空支援力量的武装直升机部队立刻被派了出去,陆航的‘AH-64D阿帕奇’以及海军陆战队的‘AH-1超级眼镜蛇’从前进基地或是两栖攻击舰宽阔的甲板上盘旋而起,悬翼搅起的旋流在空中发出节奏的拍打空气的呼呼声。

机场上的联军伞兵还在继续经历着中国军队钢与火的洗礼,一架‘C-130’不顾一切的强行滑降,边滑行边卸货,企图将它那宽大的机腹内容积的货物吐将而出,那些货物都是紧急需要的弹药与医疗物资。

随着天空中传来的尖利的呼啸,一枚导弹夹风带火的俯冲而来,准确的砸在一段跑道还未损坏的上,250公斤的高爆弹头爆裂掀起的火球顿时吞没了这架无畏的‘大力神’,殉爆的火球让整架飞机连同机组以及机舱内的物资狠狠的抛起,而后重重的摁下,成为一堆瘫散在混凝土跑道上的燃烧着的残骸。

中国人的炮击来的迅速,消失的也同样的很快,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这些战争之神只有在短暂的时间内疯狂的倾泻完弹药后,匆匆的转移阵地。

整个海天之处都在燃烧,熊熊的火光映红了半个夜空。目瞪口呆的联军伞兵傻傻的注视着一片狼籍的空降场。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