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2/


“在刚开始就预言可日本的失败,那并不是什么偶然,而纯粹是中国的阴谋,让日本落入了圈套中,但在这个强权的世界里失败者是得不到同情的。而我悲愤的却是几乎全部的日本人在今天都认为自己是中国的后代,一切都是中国给的。”日本民族的一个后代的作家在他的一本《生命最后日记》中写到的一句话。后来那个作家却离奇地死在了自己家里,可叹的是杀害他的凶手却是一个日本人的后代。

中国在和日本开战之后的不正常沉默让日本高度紧张,时时在提防着,以免遭到中共的狡猾手段打击。日本的舰队在冲绳的附近徘徊着,而中国的舰队则在台北以北几十公里内巡航着,双方虽然已经宣战了,但好像约定好了一样,都没有相互攻击,而只是在对峙着。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到那种两个大国碰撞前的压抑感,而现在国际上的其他中立国家也都在期待着什么。

谁也没有料到首先攻击的会是中国的“陆军”,因为中国根本就没有像海军一样动员陆军,在所有人的眼里中国的陆军是值得敬重的,在七十多年前的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就是那些只由简单装备的陆军靠着两条腿硬是打下来了新天下,才让民族和人民的未来有了盼望。

2013年一月二十五日,在沙漠基地的广场上站着三十个庞然大物,黑色的外表让人很容易想到恐怖的死亡,狰狞的外表、林立的武器让人避之不及。这就是第二代的单兵战斗机甲,他的出世也让人类的陆军出现了革命性的变化,以往的战斗模式完全不适应了,因为对世界上的其他国家而言中国只要凭一部机甲就足以干掉对方整个军队,也许夸张笑话了点,但只要给多一些时间话,那就不是笑话了。

在主席台上坐的是林鹰,他在昨天就被升为中将,头衔是沙漠基地总指挥和未来的星际舰队的司令员。当然现在星际舰队是没有了,那时几年后的事情。林鹰看着下面的黑色杀人机器不禁感到有些悲哀,人类的最高科技永远首先装备的杀人的战争武器,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悲哀和无奈,“大家都认识我,我就是你们的总指挥林鹰,我和大家一样都是中国军人,现在祖国有困难需要我们,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下面的战士瞬间沸腾了,他们平时最崇拜的就是那个年轻的少将(现在是中将),只是基地有严格的规定:不得以任何理由打扰负责人,有问题只能找有关部门主管。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人同林鹰说过话,现在看样子林鹰将会与他们一起行动了,即使是沙漠基地这个被号称全中国最冷血的内务部队成员们也不禁激动万分,“我们是祖国的矛和盾,铁和血是我们的一切。”这句话也是基地军人的口训,在这个时候讲出来就意味着有什么将会被毁灭了。

“好,你们都记得基地的口训,现在我宣布一件大事,在一月十二日日本队我们的祖国宣战,而作为军人的我们本来是不需要问为什么的,但现在我想对你们说的是在我们领土的钓鱼岛旁,我们的同胞被日本的巡逻艇驱赶,最后我们的同胞在绝望中引爆了船上的炸药,宁死也不愿被日本人任意地凌辱。你们知道在另一艘幸存下来的船只人员回来后说了什么么?他们说:我们的军队在哪里,当我们被侵略者攻击时,我们的军人在哪里。同志们,你们是什么感受?现在中央给了我们雪耻的机会,我想你们该知道怎么做的。”

下面的军人听了个个都咬牙切齿,他们最听不得的就是中国人又被某某人欺负了,因为在基地里的思想教育不允许他们听到自己的同胞被外人欺负。林鹰认为自己可以开始行动了,其实对中国的军人来说和日本战争是从来不需要动员的。

在一月二十五日的晚上,趁着黑夜的掩护这些恐怖的黑色杀人机器悄悄地降落在了南京军区。第二天南京军区某基地的军人们突然发现在基地的另一个角落里出现了许多的宪兵,任何接近那里两百米内的人全部被严肃地告知必须马上离开。所以军区的军人们都很好奇那里的东西,但很少看到那里的人出现,那里的人从来不出来过,与外面的交流全部是由专门的人员负责的。只在二十八号的早上看到了有许多的穿黑色不知名军服的骠悍军人出现在基地里。他们表情冷酷,眼里没有一丝的感情,仿佛只是机器一样,当然在一些特殊的部队成员也都是这副德性的。但最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在他们的袖上除了八一军徽外还有一个一个骷髅标志,那让人看了有阴森森的感觉。有些胆大的士兵趁机会上前接近聊几句,但只要一问到对方是哪个部队的,都得不到任何的回答,同时对此有疑问的还有南京军区的副司令员李渊浩。在第一天的时候他就听手下说有一些神秘的不敌出现在军区里,当时他还不信。等到亲眼证实后想凭自己军区副司令的身份去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从司令和政委那里得到的答案是军事机密,中央严令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在私下时司令员对李渊浩说:“小李啊(六十岁军区司令易相中比李渊浩大二十岁,是李渊浩父亲的生死战友,因此在李渊浩父亲意外牺牲后一直把李渊浩当亲生儿子看待)这次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中央军委的命令啊,政委已经告诫我不要自找麻烦了,我只能告诉你那时我们的秘密部队,你应该听过在印尼的事件吧?”恍然大悟的李渊浩马上说:“您是说那个机器人。”

司令易相中连忙说:“这可是你自己猜得,可不关我的事。”

震惊之中的李渊浩对那个部队更好奇了,因为它身为军方的高级将领这些年还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机密”的,但每次都是没有了下文,只是知道是有关中央军委的最高机密。在一月二十九号的晚上,值班的刚好是李渊浩,正当他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他的警卫员小陈突然对他说:“李司令,快看,天上有好多的东西在飞行呢。”坐在椅子上的李渊浩一惊,马上知道这就是在基地里的那支神秘的部队了,马上跑到窗户前,虽然是黑夜里,但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那个被封锁的基地的上空。这是他看到的是天上有密密麻麻的黑色物体在悬停着,越集越多,最后好像是集结好了,马上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无尽的夜空中。李渊浩这才知道原来在印尼的事件不是假的,显然军队中关于那个报道的流传不是空穴来风的,是有事实存在的,只是这是最高机密很少人知道罢了。

振兴中上校是这支特别行动大队的队长,这支三十部机甲的大队分为三个中队,每中队十部机甲。而每中队又分三个小队,每小队三部机甲,而多出来的那部则是用来协调三个机甲小队行动的。林鹰这次还是没能参加行动,一方面是主席坚决不同意林鹰冒险,即使根本不会有危险;另一方面是林鹰不想看到那些人类之间的互相杀戮,当然在这里只能称为单方面屠杀。

作为大队长的振兴中可是一个很仇日的人,因为他的爷爷就是在二战的时候被日本人杀死的,还有好多的族人也是被杀掉了,他的父亲和奶奶躲在草堆里才逃过一劫的。这次林鹰让他做大队长显然是没注意到他家里的过去,以至于造成了日本那么恐怖的巨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