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九节 狭路相逢勇者胜(上)

反手一刀 收藏 6 61
导读: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九节 狭路相逢勇者胜(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九节 狭路相逢勇者胜(上)

野笔一熊来的很快。

王团长等人没能抢在鬼子前撤退,只占据了一个有利的地形,隐蔽起来,准备伏击小鬼子一下。情报工作做的不错,鬼子根本就没有发现八路军回头,也没有注意到那几名失踪的侦察兵。

满山遍野只传来小鬼子的脚步声,偶尔几声鬼子指挥官的口令声。吴德跟着王团长蹲在刺杀组的前面,静静的等待着小鬼子的接近。山风凛凛,耳边只剩下同志们规律的呼吸声。

钱不归等人看来素质还得加强,呼吸的有点急促,似乎还有点紧张,仗还是打少了啊,吴德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着副班长罗宽等人照顾钱不归几个。几个老兵轻轻的换了个位置,蹲到了几个紧张的同志身边,在眼神的交流中,钱不归几个人平静下来,默默的握紧了手中上着刺刀的步枪。

同志们身上插满了树枝杂草,将自己深深的与山脊融到了一起,刺刀被同志们抹了一层泥土,在月光的照耀下没有反射出一点点的刀光。反观小鬼子的钢盔在月色下一个个衬亮衬亮闪闪发光。好靶子啊,要不是怕射击影响冲击的速度,吴德非要用三八式给小鬼子点点名不可。

小鬼子越来越近,吴德仔细寻找着敌军的指挥官所在的位置。找到了,吴德的眼睛一亮,少佐,旁边还有几名尉官,一直不断的指指点点着,警惕性并不高,没有处于鬼子大队的保护下,而是处于大队的前沿。哼哼,肚子真够大的,简直就没把八路军放在眼里。

王团长也盯上野笔一熊,回过头来,摆弄着手里的大刀,小声的对着吴德说,“你小子等下别跟我抢,那个少佐是我的啦。”

“剩下的尉官那就是我的,小子,你也别跟我抢!”光头在旁边也接了一句。

“拷!手快的有,手慢的无,谁抢到就是谁的!哼,别以为你们是老兵就可以倚老卖老!哥们才不干咧。”吴德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体挪到了王团长与光头前面。

一百米。

五十米。

二十五米。

十米。

五米。

“杀!”

王团长一直等到鬼子脚丫子差点踩到自己才一跃而起,用大刀砍翻一个小鬼子。

“冲啊!”

同志们一把掀掉身上的伪装,挺着刺刀冲了出来。第一梯队的机枪也突突的响了起来,投弹组的手榴弹也投了出去。刺刀队在王团长的带领下,向一把尖刀一样扎向了鬼子的指挥官。

刺刀队在机枪队与投弹队的掩护下,迅速前插,眼看着就要杀到野笔一熊的身边。

“八格亚路!”野笔经过短暂的失神,恢复过来,拔出了军刀,指挥起来部队,“杀咯咯!”

还是晚了,鬼子的前队,已经被潮水一样的八路军给淹没了,后续部队也是一片大乱。

王团长连人带刀滚到了野笔身边就是一刀。

“锵!”

不愧是武士世家出身,野笔在这急要关头接住王团长这夺命一刀。

这个时候光头也跟其它几名鬼子尉官接上了手。而吴德呢,早在冲击的那一刻,他就被光头撞了个琅跄,挤到了一边,随后更是被冲上来的八路军给甩的不知哪里去了。

“操!光头你这小子给老子记住!”

吴德大骂,跟随着人流好不容易才挤到前面,挥刀砍死几个鬼子后,窜到了光头几人身边,抬起左手的黑星就是啪啪几枪,在光头反应之前,把那几个鬼子尉官给点了个名。然后冲光头做了个鬼脸,也不鸟他是不是气的青烟直冒,随后跑到了王团长身边。

已经跟野笔过了几招的王团长,早就用眼睛的余光瞄上了吴德,这下看到吴德过来,赶紧叫道:“你他奶奶的,要是敢抢我的生意,回去罚你洗一个月骡马。”

“啪!”吴德没理王团长,一枪阴掉了野笔,可怜的野笔正想来一招家传绝技,使了一半就被吴德当头一枪打了个嘴啃泥,趴在地上不住的抽动。

“没时间了!同志们不要做任何停留,冲!冲!不要理旁边的鬼子兵,突破,突破!击穿小鬼子就是胜利。冲啊!”

整个营加起来不过五六百人,而日军却是八路军三倍之多,如果被小鬼子反应过来,来个反包围,那八路军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吴德没有停步,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面,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整个战场上回荡。

“操!这狗日的,我是团长还是他是团长!”

王团长狠狠的吐了痰,对着跟上来的光头骂了句吴德,然后也大声的吼道。

“集中一点,大家跟我冲!”

以有备对无防,战事进行的似乎很顺利,一切都按照作战计划进行着,眼看着大家就要突破鬼子的阵营。

战场瞬息万变,战场的未知性是谁也算不到了,现在就出了意外。

在野笔大队的身后,还有太田的残余大队,太田一直都留在后面,在野笔跟八路军交上火的那一会,太田小三太就已经布好了防御阵地,用仅剩的几挺机枪与掷弹筒组成了一个交差火力。

八路军们一冲出野笔的大队就撞上太田的阵地,一个不防备吃了大亏,伤亡很大,并且冲击的脚步也被迫停了下来。

“怎么停下来了!”浑身是血的王团长拔开人群从身后赶了上来,只见指战员被压制在了一个山凹里抬不起头。

“操!都跟我冲上去!”

王团长撕开了上衣,露出了胸膛,拎着刀子就要前冲。

“嗒嗒嗒……”一阵机枪扫射过来,王团长抖了两抖,直挺挺的就后倒在地,他,中枪了!

“团长!”

“团长!!”

三营的官兵可都是王团长一手带出来的老兵,红军时期大家就一直跟着这位勇猛无比的领导,跟着这位身先士卒的王“疯子”。现在看到王团长中枪了,同志们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将他抢了回来,伤的很重,肺部被打穿了,左臂也中了一枪,血流如柱。

“团长!”

“5555……团长……5555……”

大家都伤心起来,特别是几个老兵,哭的更是不成人型。

“哭个屁啊!嗑!老子,老子还没死!嗑嗑!”王团长不断的嗑着,他抬起手擦去了嘴角的血,喘着粗气,然后说道:“吴德呢,把吴德跟三营长叫来。”

“拷!停下来干什么,妈的,想死了是吧,小鬼子马上就要包上来了,还不赶紧前进!”一直留在后面断后的吴德骂骂咧咧的走了上前,想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下令停下来的。

“团长受伤了!”

“我操!团长!团长!你没事吧!”吴德闻言后冲了上来,抓起王团长就是猛一阵摇晃,眼泪不听使唤的噼叽噼叽的掉了下来。

“妈的,没死也被你摇死了,操!放手!你这个狗日的!”

吴德这才定下心来,察看着王团长的伤口,真的很重。

“卫生员!卫生员!他妈的卫生员哪里去了!”

“别叫唤了,这点小伤没什么大碍,嗑嗑……”王团长抬头看了看,发现三营长来了后,下令道:“三营长,下面部队由吴德指挥,你听他的,你脑子没有他好使,抓紧时间冲出去,然后转移。”

“是!”

“吴德,你这个狗日的,打起仗来比较狡猾,有些点子比老子都强,现在你来指挥,赶紧带部队冲出去,留下来太危险了!”

“好!”吴德没有废话,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身后的小鬼子眼看着就要全线压上来,这个时候如果不打通条路,那全军尽没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赶紧包扎好伤口!罗宽,团长就交给你了,你带人将团长抬上,你们可以死,但团长绝对不能死,知道吗!”

“是!保证完成任务!”

“不要管我了,留我支枪,不能让我拖累大家,再说了,我自己能走。”王团长挣扎着想站起来,满头的汗珠看着就要留下来。

“操!你狗日的团长,说什么屁话,赶紧抬上他走人。”吴德对着罗宽说道。

光头这个时候也从后面上来了,傻愣愣的看到简易担架上的王团长,有点不相信的吼了一声,“团长,你这是咋啦?”

“操!”

周围的官兵都狠狠的鄙视了光头,这小子,有他这样当警卫员的吗!

“光头,照顾好团长,你小子以后再敢乱跑,老子剁了你的脚!”吴德恶狠狠的冲光头喝了一句,然后没再理他,转过头对着三营长。

“营长,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现在时间来不急了,赶紧组织一批敢死队,跟老子去把那阵地给抢下来,你组织机枪队掩护,必须得快!手榴弹一扔你就给我开火,压制住阵地上的鬼子,我看他们的重火器并不多,我们完全可以拿下来。”

“好!听你的!”

吴德脱去了上衣盖在王团长身上,光着膀子,冷冷的看了一遍三营的指战员,然后说道:“不要命的跟我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狭路相逢勇者胜!!!”

同志们跟着吴德吼了一句,没有一个退缩的,主动的站到了吴德身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