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八章 法国之旅(1)

guoxiuwen 收藏 0 4
导读: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八章 法国之旅(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李云风在船舱里憋了一天,最后晕的是七荤八素,实在受不了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晕船。我靠,老子飘洋过海哪个洲没去过,还都是坐船去的,呃,应该说是坐潜艇去的,那也不可能晕船啊!潜艇和船不都差不多嘛!

好在船很快就在法国北部的勒阿弗尔靠岸了,李云风感激涕零的将耶和华仔细的从下八辈的女性亲属到上八代的女性长辈问候了个遍,并强烈表示要和她们做一下肉体上的深刻交流。

李云风本打算要好好的睡一觉,可是亚瑟硬把他拖下了船。

“我不去!”李云风的嚎叫可谓极富穿透力,引得无数行人驻足观看。

亚瑟满头大汗,“小少爷,公爵先生吩咐我给您买几件合适的衣服,您不去怎么买?”

“首先,我不是什么小少爷。”李云风咬牙切齿的叫道,“而且,我也不需要衣服。”

“啊哈,孩子,我还不知道你竟然有裸体的嗜好。”特雷维尔公爵微笑的看着他们,“亚瑟,我想你可能已经把他的那件衣服扔了吧?”

亚瑟恭敬的说:“是的,先生。我已经把它处理掉了。”

“什么?!”李云风惊恐的哀叫道,“不!我的范思哲啊!你们赔我的衣服!”

“我们正要这么做。”亚瑟无奈的说,“遗憾的是您不配合。”

“谁说我不配合?”李云风马上来了精神,“那我们为什么还不快去?”

“少爷,您先把衣服穿上啊!”亚瑟急忙追着狂跑的李云风喊道。

“我事先声明我的衣服可是很贵的呦!”李云风看到那个十分古老窄小的裁缝店时,不由得升起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这个破地方能买到好东西吗?”

“您说的这个地方还真的买不到衣服。”亚瑟轻轻的推开了店门,示意李云风先进去,“因为这地方不卖衣服,他们从十六世纪起就专为欧洲王室缝制礼服。虽然他的确很古老,但是说句公道话,他们做的衣服也是很不错的。”

李云风一下呆住了,“欧洲王室?莫非老爷子也是王室成员?”

“特雷维尔先生拥有公爵爵位?”亚瑟自豪的说道,“世袭爵位!”

李云风这才发现原来那个老头子也是个不小的人物啊!

“您好啊!亚瑟先生。”一个戴着老花镜,脖子上挂着米尺的老裁缝微笑着迎了上来,“好久不见,公爵先生最近怎么样了?”

“感谢您的关心,公爵先生非常好”亚瑟礼貌的微微的鞠了一躬。

李云风差点一头装死,他妈的,两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废话也忒多了吧。

“公爵先生吩咐我带这位少爷来定做几件衣服。”亚瑟总算说到了正题,李云风急忙站了出来,生怕他们再寒喧起来。

老裁缝眼中露出一丝惊喜,“我已经注意到了,真是完美的身材啊!”他拿起尺子凑了过来,在李云风身上仔细的量了起来。

老裁缝的测量不可谓不仔细,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里到外统统地量了个遍。趁着这个机会李云风着实睡了个好觉,也让亚瑟见识了一下什么是中国睡功。

“先生!”老裁缝小心翼翼的叫醒了李云风。

“什么事?”李云风脱离睡眠状态的速度也是一绝,马上精神抖擞的回应道。

“请您允许我亲自为您缝制这件衣服,我一定会尽我最大努力做好它。”老裁缝满怀希望的看着他。

“不胜荣幸!”在李云风看来越老手艺越好。

“您真是太慷慨了!”老裁缝竟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您这么完美的体形。所以我忍不住决定从新开始做衣服!”

李云风立时觉得很不妙,“冒昧的问一下,您有多长时间没做衣服了?”

“已经三十二年了!”老裁缝叹息了一声,仿佛又回忆起悠久的往事,“我上一次是给乔治三世做的,当时伊丽撒白还是一个年轻的姑娘……”

李云风惊恐的看着亚瑟,“乔治三世死了不止三十二年吧?我怀疑他的精神是否有什么问题。”

亚瑟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一位大师在某个领域达到很深的造诣时,是很少理会世俗的琐事的,忘记一些时间和事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那他不会把我的衣服做成十六世纪的款式吧?”李云风现在反悔了,果然,便宜无好货啊!

“这您无须担心,他做的衣服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可是很流行的。”亚瑟安慰道。

“不!”李云风真是欲哭无泪。

当他们回到码头时,发现附近多了很多黑衣人,耳朵上塞着白色的通讯接受器,正警惕的盯着四周。附近的制高点上隐藏着众多手持FR—F2的特等射手,不远处停着一辆集装箱卡车,李云风绝对敢打保票的说,里面蹲着的是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GIGN)的人。

“看来老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重要啊!”李云风吓了一跳,国家元首也就是这待遇吧。

李云风刚走到客厅门口,里面传出一句带加斯科尼口音的法语,“我们随时听候您的吩咐,公爵先生。”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您原谅我们带来的不便。如果没什么事情那我先告辞了。”门轻轻的被一个穿着黑西服的中年人拉开了,他身后跟着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两个人也是一身黑衣,戴着一副酷酷的墨镜,浑身冒着一股凉气。

李云风猛的打了个哆嗦,那两个人死死的盯着他不放,那逼人的冷气直透到他的心里。火精灵微微一动,险些喷了出来,李云风急忙压制住这些惹是生非的家伙。做人低调一向是李云风处世的不二法则,他可不想让别人都知道他的与众不同。虽然眼前的两个怪物可能和他是同类。

“孩子!”特雷维尔给李云风解了围。“你的衣服做完了吗?”

“还没有。”李云风像什么事都发生过一样,挤到了公爵的旁边,“要等到明天才能做好。”

那两个人疑惑的对望了一眼,悄悄的退了出去。

好险,李云风吓出了一身冷汗。差点被他们发现自己身上的能量波动,幸好压制住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想你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奇特之处了。” 特雷维尔的眼睛像能看透人的内心。

“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语,一座山之外肯定还有比他高的山。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奇妙的东西。”李云风对特雷维尔起了一丝敬意,毕竟老人的人品和地位都很高,而且像他这种平易近人的上位者着实不多。李云风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特雷维尔救了他一命,他也不能不懂礼貌吧。

“一句很有哲理的话,中国的语言总是很简洁而又充满很多道理。山外有山!” 特雷维尔居然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的无法理解的事和超自然的东西,到处都有。”

“就比如……”李云风用胳膊比成翅膀扑棱了两下,“罗曼蒂克的鸟人。”

特雷维尔不禁莞尔,“孩子,你简直像阿基米德一样睿智。不过,我想他们可能不会喜欢你给他们起的别名。”

“我想他们不会介意的”李云风叹了口气,看来命运真是很偏爱他,接连碰见传说中的东西,“浪漫天使!真是幸会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