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风云恋 第二卷《共和国之柱》第一章 福营闹剧 忠魂万圣 第一章 福营闹剧 忠魂万圣(四)

古金月 收藏 0 0
导读:共和国风云恋 第二卷《共和国之柱》第一章 福营闹剧 忠魂万圣 第一章 福营闹剧 忠魂万圣(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2/


福营这一年二十三岁,这个年龄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却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龄,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不过他这个人,后人都知道,是一辈子都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所以跟年龄其实并无多大关系。

后世子孙研究皇靖南是最深,因为他最神秘,但论起知名度广泛性,共和四杰里可能还是要数福营和范魁为前两名,范魁是由于太帅,女生们见到他照片时就会尖叫,为了他对爱情的执著更是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女人是感性动物,看到范魁这种人,哪能不为王子激动?

而福营,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聂大炮聂福营啊!豪气干云,爽快义气,一张大嘴,疾恶如仇,不畏权贵,又有点有趣。普通老百姓都称颂他,尤其热血青年大学生们追捧他。而皇靖南,虽然贡献最大,也许有些事做得的确不甚光彩,使后世对他褒贬不一。许多人明明知道他,也说从没看过他的传记电影电视,只当这个人从来没在世界上出现过,也不知这种“深仇大恨”是怎么产生的。

范魁已经在桌子底下死命掐福营的大腿内侧了。徐主席回过神来,立刻展现了一个大国领导人应有的风采,笑道:“你的问题可比记者的问题高明多了。钱,我们当然要付。吃饭付钱,天经地义呀!”又对陆崇禹说笑道:“陆校长,你可要卖给我这碗饭呃!”

陆崇禹全身上下汗衿衿,哭笑不得。原以为自己已经很“大胆”了,不想培养出的一个学生比自己还有胆识。聂福营的大名,他这三年来也不知听过多少遍了。这一群七个人是朋友,又都恰好是这一届中的佼佼者,应了那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聂福营干情报工作是很有前途的,专业方向是选对了。可是他那个性也半点没改,捣乱最多,在学员中禁闭也关得最多。好几次有教员反映聂福营实在不象话,似乎身上一种小混混气是与生俱来,请求陆崇禹批准开除他。好在陆崇禹也是史上留名的人物,爱惜人才,硬是压着没批,不想他今天又给自己生出个事来。

陆崇禹也是聪明人,赶紧道:“主席,我这碗饭童叟无欺,平价销售,一般价钱。”

徐主席对将军们道:“同志们哪,你们可也要付钱啊。”

将军们都脸显尴尬,他们穿着整齐的军装出来,陪同主席视察工作,口袋里怎会带钱?总算各人都有警卫员跟着,可以代为付钱买饭。一场被超级大炮聂福营整出来的闹剧才得落幕。

徐主席却对这两个先后回答自己问题的后生很有好感,边吃边问靖南道:“你叫什么名字?”

靖南道:“报告主席,皇靖南。皇……皇宫的皇,靖定的靖,东南的南。”

徐主席眼睛一亮,道:“你就是皇靖南?这学期的第一名。”然后想起一事来,问旁边的卢纳川道:“老卢,有次你和老萧跟我说,最先提出万圣堂构想的人在这里学习,是不是这位同志?”

卢纳川看着靖南笑道:“主席,没错,就是靖南了。”

不知就里的众人不懂何谓万圣堂,事实上连靖南也想不起来了。这几年他都在此刻苦用功,即使安排出外,也是全部时间用来学习训练军事技能。

徐主席呵呵笑道:“靖南,好提议啊。正月初一,你和我们一起去出席万圣堂奠基仪式。”

卢纳川见靖南不做声,知道他忘了,提醒道:“靖南,三年前,你向我们提议隆重建造一座代表中华民族精神的纪念堂。三年来,我们先是把这一建议整理送给主席批示,主席认为可行,让总理责成国务院相关的几部委进行论证,又同时在网上征求人民意见,我们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收到了近千万条回复,绝大多数是支持赞成的意见。其中还有很多人给我们提出了具体如何设计建造的建议。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其中确实有很多非常好的提案。看来,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人民参政议政的能力正在越来越强。建立万圣堂,已不再是国家的意志,而是人民百姓的意志。这使我们政府在国际上承受的压力也减轻许多。”

卢纳川可能觉得自己说的太多太远了,急忙回到主题:“去年十二月,也就是前一个月,中央决策,万圣堂工程选在正月初一这一我国的传统佳节之日破土动工。而你原来提议仅为军人建造的忠魂堂,有各界知名人士联名上书,认为此范围过于狭隘,倒显得有点和臭名昭著的日本靖国神社类似了,让人误以为我们也要搞军国主义化,所以改名万圣堂,只要在中华民族史上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先贤均入选。我们把名字改了,难怪你记不起来。”

众人恍然。靖南却心道,三年前我还是嫩了一点,建忠魂堂是有军国主义化倾向,在政治上会被人抓住多大的把柄啊!而这个万圣堂就不会,我们建个纪念堂纪念千百年来对民族有功的各行各业的老祖宗,国际国内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还有何话好说?以后凡事还是要三思而后行,三思而后行,切切不能给小人留下攻击我的口实。

福营就坐在靖南身边,没料到他竟如此复杂地在思考,自己还悄悄对他道:“原来你还有这档子事啊!今儿个又让你露脸了,怎么从前没听你说过么?“靖南过去倒委实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才记起,嘴角肌肉动动,笑笑。

中午吃过饭送走领导们,萧涵此间始终没和靖南说一句话,靖南也绝不和与自己有关联的几个领导说话,大家都非常小心。

这三年,除了靖南的好朋友们外,他人其实并不清楚他的来历,靖南要朋友们保证不透露自己的特殊身份,同样做的还有白步云。白步云是淡泊,不想惹麻烦,而皇靖南却是处事深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