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6/



日军第五师团所属第21旅团是日军中的王牌部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该部参加大小战役十余次,取得了全胜。尤其是在东贝加尔湖大会战当中,该部死守隘口,阻挡住了唐帝国西路大军后退的路线,最终导致了西路军的覆灭。之后,第21旅团被日本天皇赐予了钢军的称号,可以说这是一支令唐帝国军方咬牙切齿的部队。

第21旅团作为鸭绿江防线左翼机动部队,驻防在鹤岗。战斗打响之后,该部防地遭到了唐帝国军大口径火炮的轰击,旅团长中村正雄反应还算是迅速,立刻命令所属的战车部队隐蔽。但是由于有先期渗透的特勤部队士兵进行炮火指引,唐帝国的大口径弹丸还是一枚接一枚的落到了第21旅团的头上,等到所有战车都撤进预先修好的战车隐蔽所的时候,已经损失了近五分之一。

中村正雄火冒三丈,当即致电板垣征四郎,要求立即反击。板垣征四郎这时也是焦头烂额,从边境线的部队不断的传来告急的电话和电报,全部是要求增援的,一时间根本分不清唐帝国的进攻方向。

接到中村正雄的电话,板垣征四郎当即命令他率部待命,他要摸清唐帝国的主攻方向在哪里,然后给与狠狠地一击。板垣征四郎是日本少壮派军人的代表人物,是日本国内力主对唐帝国用兵的军人,早在1931年,当时他还是高丽驻屯军的高级参谋,不过是一名大佐,就向军部上书,增加驻高丽的部队,伺机进攻唐帝国的东北地区。他在上书中认为,帝国的根基在满洲,帝国如果想要在征服世界就先要征服满洲作为基地。当时他的上书在日本国内引起了两派军人的激烈辩论,最终军部同意了他的计划,将高丽驻屯军增加至十个主力师团,他本人也被提升为驻高丽日军的参谋长,不久成为日军精锐的第5师团的师团长。

今夜板垣同样是被参谋从睡梦中叫起来的,他只听了一名参谋的汇报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立即下令所属各部进入一级警戒,同时他的心中充满了遗憾,唐帝国最终还是先于日本帝国动手了,军部的那些官僚这些年都不知道做了什么,在1933年之前,是进攻唐帝国的最佳时间,就是现在也是谁先动手谁占优势啊!

他对自己经营的这条防线还是比较满意地,自从他被任命为边境防线的司令之后,他就开始经营这条防线。他参照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各次战役,同时他也参观了法国在北部修筑的马奇诺防线,综合了这些国外的经验,结合高丽北部的地理特点,修筑了这条防线,很多的地方,山整座的被掏空了,整个山头就是一座巨型的堡垒,扼守这要冲。整条防线上有大型的地堡10000余个,配备轻重火力,是任何进攻者的噩梦。在要塞地区,配备的要塞火炮有些口径已经达到了406毫米,这已经是世界上最新型战列舰舰炮的口径了。英法等国的军事专家也曾到防线参观,无不对防线的坚固程度赞叹,称之为东方马奇诺防线。现在唐帝国的军队向这这条防线撞了上来,就让他在自己的防线上撞得狗血喷头吧。

事情并没有按照板垣的思路发展下去,很快他就接到前线的报告,唐帝国军队的攻势非常的强大,鸭绿江对岸的炮火将阵地上的部队押得抬不起头来,根本无法组织起像样的抵抗,江防已经多处被突破,唐帝国的军队已经渡过了鸭绿江。

一线防御竟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板垣心中十分的失望,但是这也在他意料之中,毕竟在第一线上几乎都是高丽的军队,这些部队与大日本皇军的战斗力是无法比拟的,尤其是在敌人的突然袭击之下,出现这样的情况也算正常,问题的关键是要弄清唐帝国的军队从哪里进攻,他才不信唐帝国有能力对他的整条防线进行突破呢,除非唐帝国将全国的兵力都集中到这里来。

板垣的注意力逐渐地被吸引到了义府方向上来,防守这里的高丽28师是高丽军队当中的精锐部队了,师长朴永树还是自己的学生,但是就是这个28师已经是第四次求援了。他们防守的一线阵地是最初被突破的地区之一,之后一个营级规模的反攻竟然被过江的唐帝国部队轻松地击溃了,还造成了大量的伤亡。在这一地区出现了大量的唐帝国的战车部队,不理会周围的防御阵地,一路向着纵深穿插,其先头部队已经逼近了义府城。

这算是什么战法,怎么看怎么象是冷兵器时代欧洲各国常用的重骑兵冲击啊,现代战争里面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战法,唐帝国的前线指挥官是白痴吗?凭借着几辆坦克能有什么作为,没有步兵你是无法巩固夺取的地区的。这时他接到了义府城外的敌军部队停止了进攻的消息,板垣的嘴角上浮起了一丝狞笑。义府方向应当是唐帝国的主攻方向之一了,这一点他确信无疑,当即拿起了电话,命令中村正雄的21旅团立刻出发,从侧翼给在义府方向上的唐帝国军队狠狠一击,为了保证成功,他还将直属的一个战车联队拨给了中村正雄指挥,命令他只能成功。

中村正雄接到自己上司的电话,心中大喜,他早就忍不住了。与板垣一样,他也是一个强烈的好战分子,现在敌人都到了眼皮子底下了,那些高丽猪是靠不住的,还是让大日本皇军教教他们怎么打仗吧。

他立刻将所属的四个联队进行了配属,第145联队和第152联队为左翼,担任主攻任务,第137联队为右翼,扑向唐帝国在鸭绿江江边的登陆场,战车第23联队居中,切断已经登陆的唐帝国军队的后路。一声令下,一万多名日军嗷嗷狂叫着,向着第十装甲骑兵团杀了过来。

第21旅团一动,程佩瑶就接到了先期埋伏的特勤部队和高丽特工的报告,她知道由鹤岗到义府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敌人说到就到,战况说变就变。

程佩瑶当即命令赵武,率部后撤到既得阵地,布置防御,一定要顶住日军的两个联队的进攻。命令特勤营一部和工兵营防御登陆场左翼,对付日军第137联队的进攻。第三机步营由自己指挥,对付日军战车联队,与此同时她呼叫了空中支援。程佩瑶知道,这将是一场真正的血与火的拼杀。

在这一次的复兴一号计划当中,北线总指挥岑诚和第一集团军群司令薛尚武以及第四航空队队长高志航商议决定,给与第十装甲骑兵团程佩瑶部分空军的指挥权,在适当的时候由她根据前线的情况,随时指挥空军攻击。这也是对战争的方式的一种大胆的尝试,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谁心里都没有底。

拨归程佩瑶指挥的空军第四航空队的战机共为两个中队,一个是战斗机中队,另一个是轰炸机中队,共计24架战机。接到了程佩瑶的命令之后,指挥这两个中队的副大队长沈尹戍立即与第四航空队队长高志航取得了联系,此时高志航的战机刚刚在沈阳空军基地降落。在得知了空袭大获成功之后,沈尹戍立即命令已经准备好的轰炸机中队先期起飞,原来但任护航任务的战斗机中队挂弹,每一架战斗机挂载两颗250磅的航空炸弹,以求最大限度的杀伤日军地面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