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过WOW之后最有感触的十个敌人(ZT)

yuyisuifeng 收藏 3 200
导读:玩过WOW之后最有感触的十个敌人(ZT)

在魔兽里,我从一个弱小的角色,慢慢成长。其中,我打败过不少或强或弱的敌人。这些敌人中,有的是没有思想的野兽,有的是十恶不赦的罪犯,有的是没有灵魂的亡灵,还有的是其罪当诛的叛徒。


然而,有那么一些敌人,总会让我有所感触,这里,是我从最开始,到现在,所最有感触的十个敌人。


第一个让我感到惆怅的敌人:艾德温.范克里夫


从我这个废材牧师在艾尔文森林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和兄弟会结下了梁子。

在艾尔文,在西部荒野,经常会有一群蒙着面的强盗,手提武器朝我冲来,嘴里反复地重复一句话:兄弟会不会容忍你的行为。

虽然很多时候我只是路过。


随着级别的提高,我渐渐在那些国家的保卫者口里知道了兄弟会这个幕后组织的首领:艾德温.范克里夫,匿藏于死亡矿井的深处,指挥其手下在西部荒野无恶不做,占领金矿,抢掠百姓,勾结地精,甚至密谋炸毁暴风城。

如此恶棍,当人人得而诛之。


于是,我召集了一队人马,杀入矿井,顺利砍下了范克里夫的头。

“我是联盟的英雄。”如果我没有从他尸体上搜出那封信件的话,我会一直这样认为。


带着那封未寄出的信,我找到了这个恶棍儿时的好友,于是,我了解了艾德温.范克里夫曾经的故事,那是暴风城腐朽的官僚们不会告诉我的故事。


曾经,他是个伟大的石匠工会的首领,他们的工会用几年的心血,重建了如今宏伟壮丽的暴风城。

然而,在如此完美的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之后,工匠们没有从皇室那些贵族手中拿到一分工钱。

贵族们虽然答应给范克里夫加官进爵,但他没有抛弃自己那群吃不上饭的兄弟们而一个人享受荣华富贵,


于是在他的带领下,为了建设而存在的石匠工会从此在艾泽拉斯消失,为了破坏而存在的迪菲亚兄弟会悄悄诞生了。


这样的一个男人,不管他的决定多么狂热,至少,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走在暴风城的街道上,想这这个城市曾经的建设者,那个倒下前高喊着“蠢货,我们的行为是正义的!”的男人,有些惆怅。


究竟,是谁在以屠戮之名来亵渎正义?




第二个让我感到悲哀的敌人:斯塔文


“斯塔文也许是个杀人犯。”从我刚到夜色镇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这句话。

于是,我从夜色镇,到西部荒野,到闪金,到暴风城,就是为了找寻其杀人的证据。


渐渐的,几年前那桩血案的始末我终于了解了。


斯塔文,曾经是月溪镇小学的一名教师,在月溪镇被兄弟会攻占后,学校就废弃了。

斯塔文失业后,通过四方求职,终于找到了一份家庭教师的工作,在一个贵族家里教导贵族的女儿。

慢慢的,小斯发现,这位小姐常常对他表现出异乎寻常的亲热,久而久之小斯便和她产生了感情。


这是一个很浪漫的开头。


小姐终于决定结婚了,可是新郎,不是斯塔文。

伤心绝望的小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爱的女人会选择嫁给别人,直到有一天,他听见了小姐和她朋友的聊天——

“老伯年纪那么大了,我真的不忍心伤他的心嘛!。”小姐这样解释自己对斯塔文的亲热,可小斯只比小姐大了几岁而已。


斯塔文的自尊被这句话完全的剥夺,仇恨蒙蔽了他所有的希望,原来小姐对他的亲热,只是他单方面的臆想,小姐只是在和他玩感情游戏而已。


终于,绝望的小斯被邪恶控制了心灵,变成了一个可怕的亡灵。他扑进那所贵族的住宅,杀光了所有的人,包括那位小姐。


斯塔文是邪恶的,他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犯。同时,斯塔文又是可怜的。


在我们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每当触及那些尘封的资料,总会有一个女亡灵出来阻止我们,嘴里喊着,“让斯塔文的故事遗忘在历史中吧!”,斯歇底里。


或许,她就是那位贵族小姐,她也不愿意让这件事情被世人所知,她也不愿意面对自己曾经愚昧的感情游戏?


记住,再坚强的男人,在面对感情的时候,都是脆弱的。



第三个让我痛心的敌人:摩迪拉姆


夜色镇,是一个在危险中挣扎的小城。

野兽,狼人,食人魔,还有那些兄弟会残余的爪牙,虎视耽耽地盘旋在这座不设防的小镇周围。


而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小镇西边乌鸦岭墓地里肆虐的亡灵。食尸鬼,骷髅军,恐怖骸骨,腐烂者……他们夺去了多少守夜人的生命?而在这些亡灵中,有一个异常强大的骷髅,四处屠戮乌鸦岭中清除亡灵的勇士们。死在他的剑下的英灵不记其数。他有一个可怖的名字:摩迪拉姆。


最开始,我尝试向他挑战,无奈实力悬殊,不能将其就地伏法,自己却饮恨数次。

于是我开始痛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灵,恨到牙痒,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块残破的墓碑,上面有模糊的字迹。顺着字迹,我找到了夜色镇的历史学家希拉·沃宁迪,他对我讲起了摩迪拉姆曾经的故事……


几年前,有一位勇敢的圣骑士,他的名字叫摩根·拉迪莫尔。因为亡灵天灾的入侵,他告别了他最爱的妻子和女儿,离开了自己的家,踏上了战场。数年后,战争终于结束,摩根回到了夜色镇乌鸦岭。几年了,终于可以和自己的妻子团聚了,摩根想。然而,进入他眼帘的,是一片废墟,曾经的家园,已经变成了一片墓地,周围还有食尸鬼在游弋。


看着墓碑上一个又一个自己曾经好友和邻居的名字,摩根伤心欲绝,他所关心的是,自己的妻儿会不会有事?应该没有事的,圣光会保佑他们的……

突然,摩根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他慢慢的走到一块墓碑前,擦去墓碑上的尘土,他妻子的名字被刻在上面……

谁能了解他当时的痛苦?作为一名圣骑士,他保卫了自己的国家;但是作为一名丈夫和父亲,他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儿。


这个时候,三位守夜人发现了情况异常的圣骑士,上前询问,却死在了被痛苦折磨得失去理智的摩根的剑下。


清醒后,摩根明白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看着地上三名守夜人的尸体,痛苦的圣骑士拔出佩剑,自刎。


数日后,人们发现了他的尸体,很多人不能原谅他,不能原谅一个违背了圣光的意愿的圣骑士。


从此以后,乌鸦岭中出现了一个强大的亡灵,他叫自己摩迪拉姆,他的眼里只有杀戮,仿佛杀戮才能化解自己的仇恨……


最后,我终于,答应夜色镇,去救赎这位圣骑士。而救赎的方法,就是杀掉他现在游荡的邪恶的灵魂。当我终于将摩迪拉姆斩于地下后,我找到了他幸存的女儿,并将他女儿的戒指,带到了摩根的墓碑前,告诉他,他女儿还活着,并且已经成为了一名强壮的守夜人,而且,她女儿永远爱着她的父亲……


这个时候,摩根的灵魂出现,半跪在我的面前,将他的佩剑交给我,告诉我,他终于可以安息了……


摩根安息了,但是我不知道,战争,还会让多少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战争,还会让多少繁荣的小镇变成荒芜的坟堙;战争,还会让多少圣洁的骑士变成邪恶的杀戮者?


看着半跪忏悔的摩根的灵魂,心,有一点痛。




第四个让我感到悔恨的敌人:弗兹鲁克


偶然间,我得到了一条项链。

和一般的项链不同的是,项链中有冥冥的声音对着我说话。


我顺着项链发出的声音,来到了阿拉希高地的一块水晶旁。水晶告诉我,他是大地公主,被一群愚昧邪恶的巨人封印在里面了,让我想办法救他。


听到公主如此凄凉的求助声,我感觉我义不容辞。


我按她说的方法,找齐了密斯莱尔之尘,解开了禁锢之石。


她告诉我还必须从一个名叫弗兹鲁克的巨人手中拿到一把名叫“秩序魔棒”的钥匙来打开钥匙之石。而这个巨人,就是囚禁公主的巨人之一,也是这石锁的看护人。要拿到钥匙,就要打败弗兹鲁克。


义不容辞。


她告诉我,要释放她出来,还得去找她的一个老朋友想办法,还必须去荒芜之地找三块卷轴碎片……


还是义不容辞。


终于,我把一切的东西都准备妥当后,回到了水晶旁边。

我成功了,我救出了公主!等等…我突然看见了公主得意的狞笑……


我倒下了,倒下前,我想起了荒芜之地一个老伯对我说:如果能制服她,巨人们会把她想办法封印起来吗?

躺在冰冷的地上,听着公主对我的嘲笑,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在阿拉希高地上孤独地游荡的身影,那个沉默寡言的巨人,弗兹鲁克。

难怪在他倒地前,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无限的悲悯,是在心痛我的冲动和无知吗?


我看到了公主的冷漠和狞笑,可是她却看不见我的眼泪我的挣扎我的后悔……


弗兹鲁克,对不起,我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你能听见我的话吗?




第五个让我感到心酸的敌人:伊兰尼库斯的阴影


当古拉巴什巨魔投身邪恶的神灵哈卡的时候,就标志着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哈卡虽然给古拉巴什帝国带来了巨大的力量,但是他希望得到的回报也越来越多。这个残忍的神要求每天都用灵魂为他祭祀,好让他来到物质世界,吸食所有生灵的鲜血。

面对着贪欲日益增长的伪神哈卡,部分巨魔终于觉醒,将他的化身摧毁,从物质世界流放。


然而,还是有一些冥顽不灵的哈卡的忠实祭祀——那些被称为阿塔莱的神职者的巨魔,不肯觉悟,于是,他们被赶离首都祖尔格拉布,被流放到了悲伤沼泽。

这些哈卡的拥戴者并没有因此醒悟,相反,他们在悲伤沼泽为哈卡神建造了一座大神庙——阿塔哈卡神庙,并且等待着哈卡再次归来。


有一天,阿塔莱祭司们感觉到哈卡的力量再次觉醒后,他们变的无比狂热。他们呼喊着他们的邪神之名,等待哈卡的身影重新踏入已经饱受创伤的艾泽拉斯,让黑暗再次笼罩着这片大陆……


这个时候伊瑟拉的绿龙军团得到消息,他们马上赶来阻止这个恶魔的计划。他们在绿龙伊兰尼库斯的率领下勇敢地与巨魔作战,绿色、红色和黑色的血浸满了悲伤沼泽……然而,当哈卡巨大而邪恶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上时,战局立刻开始扭转,绿龙们节节败推,眼看艾泽拉斯又将堕入无尽的磨难……


在这最危急的时刻,绿龙勇士伊兰尼库斯突然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咆哮,将自己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作为绿龙力量象征的神剑——龙之召唤诞生了!


“我们持着无比强大的龙之召唤,将哈卡赶回了扭曲虚空,但是伊兰尼库斯的气息从那一晚之后就消失了,我们一直觉得龙之召唤中附着他的灵魂。虽然在沉没的神庙里还有他的身影,但是真正的伊兰尼库斯已经走了,现在的这个只是邪恶势力制造的阴影。”绿龙军团的幸存者迦兰塔拉斯如是说。


现在,每当面对神庙深处那巨大的伊兰尼库斯的阴影的时候,我都会有心酸的感觉。曾经艾泽拉斯的守卫者,绿龙勇士伊兰尼库斯,你去哪儿了?如果这个阴影是被恶魔诅咒后的你,那现在谁来守卫神圣的翡翠梦境?


伊兰尼库斯的阴影,如果你真的是曾经的绿龙,那怎样才可以把你从恶魔的诅咒里救出来?如果不是,那谁能允许你如此亵渎神圣勇敢的绿龙勇士?


突然,伊兰尼库斯的阴影从睡梦中醒来,残暴地向我们发动了攻击。当我们还击的时候,我的手抖了一下,曾经勇敢的绿龙啊,你在哪儿?

第六个让我略有所思的敌人:奴役者基兹鲁尔


我们打败了残忍的裂盾军团的兽人,打败了尖石部落的食人魔,打败了巨大的烟网蛛后,我们在黑石塔下层所向披靡。


直到我们走到一个房间门外,房间里是一只巨大凶猛的恶狼,旁边还有几只小狼。地上,是好几具残缺的尸体。 我们知道了,他们是裂盾军团的座狼,巨大的恶狼是座狼的首领,而地上,那些尸体……也许其中就有我们联盟的同胞!


愤怒的我们举起锋利的刀剑,催动无边的魔法,将巨狼斩于地下。


正当我们欢庆胜利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嚎叫,这声嚎叫,显得如此的悲伤和愤怒!


接着,门外走进来一只更为巨大的恶狼,疯狂地向我们扑来!奇怪的是,我从一头野兽的眼神里,看见了愤怒看见了悲哀看见了绝望。


最终,它还是倒下了,倒在了第一只巨狼的旁边。两巨恶兽的尸体,就那么安详的躺在一起,仿佛就这样,可以直到天荒地老。


我的队友们,谁也没有说一句话,谁也没有去剥皮,似乎大家都害怕破坏这画面。至少,我们知道了,野兽,其实也是有感情的。

相反,我们人类呢?也许,有的人类,连野兽都不如。


这头巨狼的名字叫,奴役者基兹鲁尔。




第七个让我觉得惘然的敌人:喋喋不休的食尸鬼


这里有着昏黄的天空,天空中飞的是狡诈的瘟疫蝙蝠。

这里有着荒芜的土地,地上奔跑的是凶猛的瘟疫犬,

这里寸早不生,有的只是巨大腐蚀虫,狂热的十字军,还有残忍的的天灾军团。


这里是,瘟疫之地。一个让人听到就不寒而栗的地方。

到处都是骷髅,幽灵,亡灵蜘蛛,憎恶与食尸鬼,这里没有生命,没有希望。


其中,食尸鬼,是最让我感到可怖的名字。


吃人的食尸鬼,灼热的食尸鬼,生病的剥皮者……这些亡灵充斥着瘟疫之地。

然而,我在这些食尸鬼中,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名字:


喋喋不休的食尸鬼。


仿佛它一直在述说着什么,尽管,没有人愿意听他在说什么。可是,他为什么这样执着的说呢,我能不能听懂他的话?我靠近他,想离他近一点,也许,真的能听见他的话…… 然而,我忘记了,他终究是个食尸鬼。食尸鬼永远会试图杀死人类的。


经过一段战斗,他倒下了,他倒下之前我仍然没有听见他说什么。


我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残骸上,出来了一名达隆郡居民的灵魂,我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个食尸鬼一直在述说。

他并没有完全忘却曾经的回忆,可惜,没有人听的见他的说话,于是,他只能一直不停的自言自语。


“谢谢你救我出来,我终于解脱了。”

“如果你经过达隆郡,请告诉我的亲人,我自由了。”


我终于听见了他想说的话。


只是我一直不忍心告诉他,达隆郡,现在只是一座死城……



后记:在这个亡灵肆虐的地方,有一个组织,常年对抗着强大的天灾军团,他们是:银色黎明。

或许,他们的亲人们,都曾经受到了瘟疫的感染,变成了食尸鬼。

或许,他们的成员们,面对敌人时,其中就有他们的曾经亲人。


这是痛苦的场景。

每想到这里,我心总会惘然不已。



第八个让我感到敬佩的敌人:参透者哈米亚


在东瘟疫之地的一个墓穴里,我无意间得到了一个卷轴。


我打开卷轴,是一封信,而信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杀了我。否则就太迟了。”

从来没有敌人提出过这个要求,我不禁站在哪儿,读完这封信,全然不顾自己所处的危险环境。


信是这么说的:

“杀了我。否则就太迟了。

我是哈米亚。在穿越祖玛沙尔的时候,我和我的兄弟吃了点坏掉的肉……我们已经变了。我们已经被感染了。

现在我可以感觉到巫妖的话语,他要求我去祖玛沙尔,并感染更多我的同胞。我无法抵抗他的命令,所以在我失去一切之前,我写下了这张卷轴。杀了我。否则就太迟了。”


合上卷轴,我立刻走出墓穴,策马扬鞭,前往祖玛沙尔。


那是一个巨魔的祭坛,祭坛下面是一片墓地。那些巨魔,有的已经变成亡灵,有的还没有。也许,我已经来晚了……


我看到了哈米亚,他独自一人蹒跚地饶着墓地行走,他还在等待某个发现卷轴的人帮他完成心愿吗?

在帮助他完成心愿解脱前,我远远地,对他鞠了一躬。


有几人能在感染上瘟疫之后,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写下遗书,让别人杀掉堕落的自己?我只知道哈米亚一个,或许其他的,我还没发现。


所以,哈米亚,是一个英雄。




第九个让我感到悲哀的敌人:悲惨的提米


不知道有多少人玩过WAR3。


记得在WAR3的ORC战役里,人类战役最初某一幕中一个分支情节。一位年轻的妈妈说她家的小提米被豺狼人抓走了,恳求阿尔萨斯王子把他救回来。结局的动画,小提米幸福地回到了妈妈的怀抱,天真地问王子:“你还会回来吗?” 王子说:“会的,我会保护你们”。


在最后的战役部分里,你会在某一幕中,发现一只小食尸鬼,他的名字就叫“小提米”。当你把鼠标指向他时,显示的是不能攻击的颜色。那是整个ORC战役中,惟一一只不会攻击你的食尸鬼……


当时,我握着鼠标的手,抖了一下。


而在WOW里的一天,我在斯坦索姆那早已经满目创痍的街道上,再次发现了提米的影子!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食尸鬼了,他已经成为了天灾军团的一名将领,他身怀着将领标志的“堕落者的天灾石”!


他早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不是一个不会攻击的食尸鬼了!他现在会疯狂地向我们进攻,他的双手也许早已沾满了鲜血!


这就是亡灵天灾。


看着提米的尸体,我又想起了当年那个可爱的孩子……

“你还会回来吗?”

“会的,我会保护你们”


最后看一眼曾经可爱的小提米,现在的天灾将领:


悲惨的提米,这是他现在的名字。



第十个让我感到惋惜的敌人:瑞文戴尔男爵


瑞文戴尔男爵,斯探索姆的最终将领,邪恶的死亡骑士。

这是大家所知道的瑞文戴尔。


谁又知道,瑞文戴尔男爵曾经是一名多么高尚的圣骑士?


他曾经是斯探索姆的领袖,他也曾经悔恨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子民。

当阿尔萨斯毁灭斯探索姆的时候,瑞文戴尔男爵正在洛丹伦王城与泰瑞纳斯国王会晤,他接到斯坦索姆被屠城的消息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谁能知道他接到消息后的愤怒?


当阿尔萨斯入侵奎尔萨拉斯的途中,再次经过已是一片废墟的斯坦索姆城,瑞文戴尔男爵拦住了他,勇敢的圣骑士面对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的时候,并没有退缩,反而下定决心要为全城居民、为洛丹伦复仇。


然而,强大的霜之哀伤还是刺穿了这位圣骑士的心脏。男爵翻身落马,战死在他发誓要用生命保护的斯坦索姆城中……


遗憾的是,男爵并没有死,他的灵魂被霜之哀伤控制,从此变成了阿尔萨斯麾下的又一名死亡骑士,他如今孤独地坐镇斯坦索姆,指挥着他的亡灵部队到处征战。


现在,每当面对被邪恶光环环绕的男爵,每当面对现在的死亡骑士,我脑子里总会想起当年那个伟大的圣骑士,那个高喊着“让我们以鲜血捍卫荣耀!”冲向强大的阿尔萨斯的瑞文戴尔男爵。


其实,有时候,死亡是最好的解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