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伊州佛法与玄奘

西门空空 收藏 10 1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伊州佛法与玄奘


即使在于阗已经用谦卑的语气提前给唐太宗写了封信,玄奘也没有料到,回到长安时会受到隆重的欢迎,曾经的不安于是在瞬间就烟消云散了;更没有想到的是,由此也和皇亲贵族结下了不解之缘。

奉诏撰写的《大唐西域记》很快交到了唐太宗的手里,玄奘与皇家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了,翻译佛经的工作,在皇室的鼎力支持下,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优越条件,所以进展得很顺利。

只是在出入宫廷之间,偶尔会听到苍凉激越的《伊州曲》,还可以让玄奘回想起在伊州、高昌的日子;而翻译佛经过程中大家在一起的探讨,也会让他想起在伊州佛寺中与那位老僧的谈论。他可能没有想到,那位老僧的舍利塔上已经长满了衰草,伊州治下纳职城外已经成为西域一片新的佛教胜地了。

一千三百多年以后的一个早晨,我走在这已经是一片荒凉废墟的土地上,从现在的四堡村,即唐代伊州治下的纳职城以北,绵延分布着十几公里的佛教遗址,残垣断壁,风剥雨蚀,远非往日景象。纳职城则被掩映在今天的乡村里,绿树遮掩着历史的痕迹,现代的房屋在过去的城址上书写着新的历史。img]http://img3.itiexue.net/446/4466823.jpg[/img]


就在附近依然有着潺潺流水的小河的河床上,我看到了被水冲刷出来的已经深埋在黄土下面五十厘米左右的唐代地面!那是用唐代一尺见方的平转铺设的地面!刹那间我仿佛触摸到了唐代的气息,是否就是在这样的地面上,玄奘与那位老僧见面了呢?

砖依然非常坚硬,泛着久远的暗红色。

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尘埃堆积成了五十厘米的厚度,昔日的繁华热闹也变成了今天的寂静和荒凉,唐朝时候的这里环境应该不会是这样吧?有资料表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这里还有很大很密的树林,即使在白天,附近放羊的小孩也不敢进去,林子太茂密了,遮天蔽日,里面虽说算不上漆黑一片,但也是非常昏暗。

现在的白杨沟佛寺遗址已经分布在白杨河的两边,主要建筑集中在西岸,东岸保存下来的建筑很少。西岸不仅有佛寺,还有石窟、舍利塔等等。这原来应该是一个整体的,一千多年的冲刷和水土变迁,使它们中间原来的小溪变成了今天的小河,佛寺因此也被分隔在了两边。

目前保存下来的白杨沟佛寺遗址中的大殿在西岸,正中为一泥塑坐佛,坐佛前面厅堂两侧,还应该有天王立像,现在只剩下两底座了。

一些资料称这里的坐佛是新疆上最大的泥塑坐佛,它是以经过雕琢的山崖壁为主体,上面再用泥塑来表现的佛像。从残存情况来看,高度至少在十米以上;它的表面平整,有彩色的痕迹,原来应该是有彩绘的。

大殿北侧有一石窟,石窟内部壁画基本全被破坏,中间有一截面为方形的中心柱;大殿后面是一建筑群,因为大殿中的坐佛像是以山体断崖修建的,所以这个建筑群可以说是修建在佛像的正后方的。

这里的坐佛是面向东方的,难道是玄奘取经回到长安以后,中原佛教兴盛后,再传到西域的反映吗?

距大殿北部三十多米的地方,有一座专门开凿了石窟的山丘,东面的山体上还有一些排列很有规律的凹坑,可能是原来窟前土木建筑上使用的木构件留下的痕迹。山丘顶部还有一些建筑的基址,据此推测有房屋,也有佛塔。这些石窟多数为中心柱石窟,有的两窟相连,有的还保留了非常少的壁画,如小千佛等。石窟及其附属建筑,是白杨沟佛寺遗址群最北面的。

大殿背后的建筑很像一个四合院,东、西、北三面似乎有厢房,作为僧房使用,靠近北面有一土台,整体布局像是一座讲经的场所,在这座建筑的墙面和大殿的墙面之间,还可以看出先后修筑的痕迹;建筑南面有一座小禅房,保存比较完整。

离开大殿建筑区向南前进三百多米后,可以看到一座舍利塔,它周围浑圆而残破,写满了沧桑。塔东侧三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座禅室,顶部平面呈四边有伸出方楞的四方形,原来可能有塔刹之类的装饰。

舍利塔南面不远处的小土台上,是一座小寺庙,坐北朝南,三间房屋东西并列,最东面的房间北墙上开有一个较低的门洞,通向后面,寺庙北墙后面又有一道夹墙,两墙之间是一条斜坡甬道,由此可以登上寺庙屋顶,上面原来可能是一座佛塔。

这可能就是玄奘初到伊州时见到那位无名老僧的小寺院!

而舍利塔是否就是那位无名老僧的呢?

玄奘回到长安后,十九年间,连续翻译经书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一卷,并且与弟子窥基创立了法相宗。这不仅仅是翻译研究经书的结果,也是游历印度的结果。法相宗是否随着唐朝经营西域的深入而传播,在繁多的史籍中难以找到蛛丝马迹,保存下来的佛教遗迹或许能够或多或少地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白杨沟佛寺大殿中面向东方的泥塑坐佛,说不定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这些只能是一些猜测,真实的历史早已被千百年来的尘埃层层覆盖了。

向南三公里的地方,路东南北并排的四座红色山丘上,分别有一座禅室类建筑,因为年代久远,红色山丘上面已经是寸草不生,修建在山丘上的禅室反而显得结实了。根据保存的情况来看,当时这四座建筑的风格应该是一致的,大小也基本一致。有学者说这是祆教的建筑,好像也不无道理,四座山丘正好可以代表祆教崇拜的日、月、火山。

继续向南的六七公里范围内,还有库木图鲁、央达克、甲郎聚龙佛教遗址,其中库木图鲁遗址有两处。

经过这些遗址向南,就是拉甫却克古城了,这是唐代的城址——伊州治下纳职城的所在。

在这片遗址东南方向,还有一座用土坯修筑的佛塔,建筑风格与唐代的佛塔很接近;东北方向靠近天山脚下的哈密市黄田农场上庙儿沟村,还有建筑风格与白杨沟佛寺遗址一致的庙儿沟佛寺遗址。

这些佛教遗址成为当时佛教兴盛时期的见证,时间将它们雕刻成沧桑的文物,我们今天将它们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或者其他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来保护。通过它们,我们感受到、体会到的可能会有很多,但对于昨天的真实情景,却是永远地消失在过去了。

在佛教的发展史上,唐朝可能是最后的一个高峰,后来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发展,可是在官方的重视程度和佛教的发展方面,确实是无法企及的。玄奘翻译佛经的工作,史无前例地得到了朝廷的大力支持,翻译佛经的数量也远远地超过了其他时期,隋初(公元581年)至唐贞元五年(公元789年)共208年,先后参加翻译经书的有54人,翻译经书292部,2713卷,玄奘一人就翻译经书75部,1331卷,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都是空前绝后的;鸠摩罗什花费十多年,翻译经书200多卷。玄奘去世以后,译场组织仍然继续发展。

伊州的佛教在这种背景下,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玄奘及其弟子窥基创立的法相宗是否传到了伊州,还没有正确的答案,以后或许也不会有,这也许并不重要。

也许正因为玄奘的缘故,翻译佛经的工作得到了唐朝廷的帮助和大力支持,而翻译经书的成果,促进了佛教的发展。

伊州佛教的发展毕竟还是或多或少地与玄奘有关,玄奘在伊州与那位老僧的见面,到底是怎样的一面呢,互相诉苦?似乎不大可能,探讨佛经,确实不能排除的。

玄奘在莫延贺碛中的艰难岁月,锤炼了他的意志,也是他更深入地领悟到《般若波罗蜜心经》真谛。

或许所有人都一样,一生中最难忘的往往是最艰难的时光,而荣耀却不一样。

昔日的伊州佛寺,今天哈密的佛教遗址,在黄昏中更显示出历史的悠远。过去的晨钟暮鼓,在寂静的空气回响中,缓缓地荡漾开来,仿佛是在平静的湖面上,落下的一片树叶引发的一圈圈涟漪……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