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二十一章 再遇老狐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秋天本不是多雨的季节,但是也会时不时的下场小雨。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凉,下着雨的柏林更加显的寒冷起来。

一个中年人鬼鬼祟祟的走在大街上,不时的向四周望一下。最后确定没有人跟踪他,才钻进路旁的一个小酒馆里。

虽说德国人爱喝酒,但是这个酒馆里确出奇的安静,几乎就没有人。实在是情人幽会,特务接头的绝佳地点。

那个中年人一进来,就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径直的走到一个桌子前。那里已经有一个人坐了半天,手里拿着一张展开的报纸,遮住了脸。看见有人来了,头也不抬,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请坐。”

那个中年人警惕的看了眼,吧台后面的服务生,不由得抱怨了一声,“你怎么找了这么个鬼地方?”

“没关系,这里很安静。话又说回来,怕的人应该是我,你操什么心。”坐在中年人对面的人折起了报纸,露出一张具有典型的日尔曼血统的脸,“老狐狸,你这么着急找我干什么,是不是因为谈判团被袭击的事情?”

能当的起老狐狸这项光荣称号的也只有一人,那当然就是张铁生了。“是又点这方面的原因,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新鲜点的东西,给老兄透露一点!”

那个德国人点燃了一根雪茄,吸了两口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上面很是震怒,毕竟是在自己家门口出的事,谁的面子上也不会好看。安全局可以说的上是倾巢而出,将柏林城围的是水泄不通。另外国防部还派遣了一支特种部队来加强你们的保安。具体的消息现在还没有,有了自然会通知你。”

张铁生眼珠一转,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那个人猛的一哆嗦,急忙起身,“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不然会引起怀疑的。”

张铁生哪里会让他这么轻易的走掉,一把将他拽回到座位上。“别急嘛,瓦洛上校,我们来喝杯酒怎么样?”随手推过去一杯啤酒,“我们来聊聊一些别的新闻,比如……”

“比如什么?”那个德国人马上警觉起来。

“听说最近来了一个什么斯洛尼亚公国的公爵,很是威风,他是干什么的?”张铁生很随意的问了起来。

瓦洛上校一听这话竟然紧张的四处张望了半天,许久才冒出一句,“我不知道!”

张铁生兴趣似乎更浓了,悄悄的塞过去一个纸包,“透露一点嘛,难道他也是什么最高机密吗?”

瓦洛上校小心翼翼的将包裹收了起来,“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我知道的也不多。听说他们家族在欧洲很有背景,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背景。据说欧洲王室和他们家族有着千丝万屡的联系,具体的东西就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所能知道的了。我个人的忠告是别去招惹他,这也是总理跟外交部长亲口说的。”

张铁生表面上没什么,心里却不禁有些疑惑,那小子不是中国人吗,怎么又和欧洲王室扯上关系了,看来这里面大又生意可做。谁也不能招惹,唔,这一条可以利用一下,那小子对中国人也很有好感,看来有门。“瓦洛,谈判的事进展的怎么样了,你们那边是什么态度,我们那边的几个老爷子可是急坏了。“顺手又塞过去一个包。

瓦洛诡异的一笑,扔下一张纸条,拿起包就走。张铁生嘿嘿一笑,急忙打开一看,立时傻了眼,只见上面写着,“张,听说日本人也要插进来,你们自己小心。另:我虽然卖情报,但是我不卖国,所以内幕消息只有这么多。”

张铁生咬牙切齿了一番,我说你小子卖国怎么卖的这么积极,原来是慷他人之慨,卖别人的国啊。

李云风可是春风得意的很,不但从施奈德将军那里拿到了保安公司的执照,而且还花了点钱从HK公司订购了五百枝最新型的HK413卡宾枪,只是当他知道特雷维尔也是HK公司的股东时,就笑的有些不自然了。

李云风年纪轻轻就知道你投之以桃,我抱之以李,虽然对施奈德将军无须太过客气,但一顿饭总是要吃的。

“比尔,给我上唐人街找一家最好的中餐馆。我们不能小气了,让施奈德将军好好品尝一下中国美食。”李云风说着说着口水先流了下来。

与其说是招待客人不如说是李云风想假公济私,他已经好几个月没吃到家乡饭了,昨天看见了老乡自然把他的馋虫勾了出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用公款吃他一顿。要是看到神之战士两眼放光的表情,李云风就会知道有这种想法的不仅是他一人。

于是比尔找了一家柏林最大的中餐馆——中华楼,李云风怕老板把他们当洋鬼子耍,故意糊弄他们,特意用汉字写了一份菜单。

在比尔订好座位后,李云风就迫不及待的钻进汽车直奔饭店。他为了这顿饭可是把早饭都省了下来。不过他似乎好象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他每回去饭店吃饭都会碰上一些麻烦事。

这回也不是个例外,张铁生郁闷不已的走回情报站——中华楼时,很惊喜的看见了德国国防部副部长的私车停在了饭店门口。

张铁生急匆匆的从后门溜了进厨房,一进门就忙不迭的询问柏林站的负责人老方,“丫的,别管你那糖醋浇汁鱼了,洋鬼子吃不出来好坏。”张铁生一把将老方从灶台上拉了下来,“那个施奈德怎么来了?”

老方显然对他这么粗鲁打断他做菜很不满,瞪了张铁生一眼,“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别给我捣乱,这回是有人请他吃饭,而且请客的人可是中国人,这菜可马虎不得!”

中国人,请客,施奈德将军,国防部副部长。几条线索在张铁生脑海里飞速得串成了一条线,“我靠,是他妈的那个斯洛尼亚公国的公爵。天助我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回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张铁生心里一阵狂喜,连忙拽出一件饭店服务员穿的衣服,换到了自己身上,焦急的站到了门口等着正主出现。

李云风饿急,自然不会耽搁。所以施奈德将军前脚刚到,他后脚就跟来了。看见中华楼的招牌上那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时,李云风眼中的泪水奔涌尔出,呜呜,我总算找到组织了,以后再也不用怕饿肚子了。饿的头昏眼花的李云风很不巧的没有看见站在大堂的张铁生,要不然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吃这顿饭的,肚子虽然重要,那也得有命吃啊。

李鱼风每看见张铁生,不代表张铁生每看见他。当然啦,张铁生没有认出他来,毕竟他得变化太大了。不过凭借着几十年工作养成得直觉让他感到有些不对头,具体是什么他说不上来。张铁生可不敢冒险,他急忙退到后堂。思索了半天,忽然对后面叫了一声:“丫头,你来一下。”

一个不带尘世烟火的绝美女子,缓缓的走了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