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第一章 第十二节

小米粥之卷土重来 收藏 1 55
导读:天梯 第一章 第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0/


何书文慢慢的从失落中走了出来,生活又回到了外场、宿舍、饭堂三点一线的规律生活。多的就是何书文心里对军校的渴望。

夜航,何书文他们飞机最后一个返航。收班的时候却遇上了一个让人最害怕的事情,工具丢了一件!

丢的工具是军械专业的,收班清点工具的时候,韩文峰发现扳手少了一把。当时还不以为意,以为其他专业的借去了。就到处问,全部问完发现没有人借他们工具。其实这个情况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机组每个专业都有自己的工具箱,即使到别人的工具箱里借工具,也要先经过别人的同意。不然根本不会把工具拿走。

情况直接反馈到机械师何华那里,何华听到这个情况顿时觉得自己一个脑袋有两个大。丢工具是机务最忌讳的事情。干机务的都知道,飞机虽然是个庞然大物,但是结构本身可以用脆弱来形容,哪怕一个细小的螺丝钉都有可能导致飞机工作失常,更别说那么大的工具了。如果工具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那最后的结果他们都不敢想。

只有马上组织人找,机组的人打着手电找了一圈,把停机坪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那把丢失的扳手。为了怕扳手丢在飞机上,只有组织各个专业的人把飞机上所有动过的部位,包皮口盖全部打开。折腾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夜里一点半了。中队长本来已经回去了,又赶来了。还是没找到那把扳手。

这个时候,本来很困的大家连一点点倦意都没有,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事情有多么严重。何华现在已经有点没主意了。还是中队长让大家把所有能打开的包皮口盖全部打开,还是没有发现那把不见的扳手。这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了。虽然每个人都看不见别人脸上的表情,但是大家都知道,没有一个人心里现在是轻松的。

中队长看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办法找到了,让大家回去。回到中队,机组的人都没心情睡觉,中队长也不会让他们就这么睡下。第二天何华他们飞机还要参训,现在的办法就是让机组检查过飞机的人写下保证,保证扳手不在飞机上。不耽误第二天参训。

写下这个保证的时候,机组的人心里是没底的。虽然已经检查过好多次飞机了,但是谁心里都在敲鼓,害怕真的出现在飞机上。但是部队的训练计划都做好了,不可能作出更改。每个人都写下了保证,保证扳手不在飞机上。包括何书文,何书文对于扳手是否在飞机上不是很有把握,但是对于他自己负责的这块还是有把握的。

写完保证以后,大家回去洗洗休息,但是每个人都没有真正睡着。何书文一直在回想自己有没有见过那把扳手,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而韩文峰是真正的一夜未眠,他真的回想不起来那把扳手去哪里了。他害怕,真的害怕,万一出什么事情了。自己要担负的责任是自己担负不起的。

第二天的飞行计划仍然正常进行,飞行前的检查,大家都比平常特别的认真,都想再复查一遍是否扳手在不该在的地方。但是仍然是没有。

飞行计划下达以后,很快就轮到他们飞机了。例行的加油,签字完了以后,牵引车来了。飞机就要牵引去起飞线作最后的准备了。

牵引车刚一起动,坐在牵引车上的何书文就看见了那把扳手。原来扳手一直压在前机轮下,飞机一被牵引开始动,前轮就把压着的扳手让出来了。

“看!那是不是扳手?”何书文叫了起来。

“是的,是把扳手,停车司机!”何华叫了起来。

牵引车司机听到这声音,车停了下来。不会急刹车的,因为在牵引着飞机。急刹车对飞机不好。车停下来,韩文峰第一个冲过去,拿去那把扳手说:“就是这把扳手,就是这把扳手!”他的动作甚至有点手舞足蹈。

何华从韩文峰手里拿到那把扳手,看看编号,确实是丢失的那把扳手。情况很快被反馈到中队长那里。中队长确认了是那把丢失的扳手以后,让大家安心保障飞行。不要再想再议论这件事了。

大家都没有过多的说话,因为现在另一个问题又出来了。就是那把扳手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的。只是大家都没有说。何书文也想这个问题,他当然更不会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来。

飞行照常进行,其实在此之前中队长出于安全起见已经向团里神情何华他们这架飞机不参训了。只是还在等待领导的批准。现在这个情况不存在了,继续飞行是皆大欢喜的。

飞行结束以后,下午三点钟,何华他们机组的人被特别批准好好休息一下午,毕竟昨天折腾了半夜,这样下去,铁人都不行的。但是中队没歇着,分别找相关人了解情况。最后的结果不是很理想。

晚上开会的时候,中队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已经出来了。因为查找不出是谁把扳手放在机轮下的。负有保管责任的韩文峰被行政警告一次。机械师何华军人大会作一次检讨。

这个事情对何书文的触动是很大的,以前他知道工具保管的重要性,但是从来没想到工具丢了是如此的折腾人,中队的态度是如此的严厉。即使是在工具已经找到的情况下,相关责任人仍然被严厉的处理了。让何书文更触动的是丢失了工具之后每个人都是如此的紧张,从员一直到中队长都是如此的紧张。

事情过去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成为中队进行安全教育的材料之一。作为当事人的何华和韩文峰很长时间都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中队领导为了怕二人情绪有波动,由指导员分别找二人进行了思想疏通,二人的思想包袱才不那么大。在机务部队如果思想有包袱的话,那不仅仅是对工作的不负责,更是对本人的最大不负责。在机务部队,指导员更多的时候扮演了救火和思想疏导者的角色。

何书文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何华,但是他真的是想安慰一下这个把自己当成朋友的干部。何书文每天休息的时候主动到何华房间里陪何华聊天,但是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个事情,何华提起了,何书文用他那不多的话语安慰何华。这些何华其实心里都清楚的,指导员找他谈过话以后,他心情就好多了,但是仍然有些郁闷。何书文这段时间经常去他房间,聪明的他已经明白了何书文的心意。

何华对何书文的认同感不再仅仅局限于一种同情,同情他是山里孩子,同情他的木讷,喜欢他的好学。现在更多的是一种兄弟般的感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