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风旅 第一卷 迁徙 序 深夜突袭

hh616263 收藏 2 17
导读:龙游风旅 第一卷 迁徙 序 深夜突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4/


夜幕下,身着黑衣黑甲的龙风,正如同一只等待弑血的孤狼蛰伏在深草中,那犹如钢削斧凿般,毫无表情的脸上挂着微微的高傲,透着精光的半闭双眼,平静的注视着在生冷的月光下,犹如死域般军营。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龙风那木然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消的微笑,高高的将手抬起,然后猛的向前一挥,四道急若闪电的黑影便从身后飞射而出。

两只黑色的羽箭在瞬息之间,便没入了军营前两名卫兵的喉咙之中,另外两只羽箭,亦同时准确的穿透了了望台上两名士兵的心脏。

就在营门口那两名失去生命的忠诚卫兵即将倒下去的瞬间,龙风默运炼心决,拔出长剑猛的一跃,便如出弦利失般从草丛飞射而出。

几道敏捷的黑影,以比龙风更快的速度从龙风身后扑了上去抱住了将要倒下去的卫兵。

轻轻一跃,翻过高高的营门,龙风带着身后属于夜晚的贵族——英勇的狼人和高贵的黑暗精灵,向着营区的心脏一路掩杀而去。

依靠着黑暗精灵在黑夜中神准的利箭和幽灵般的狼人,一路上轻松的解决了三四波巡逻小队,轻易的便摸到了营区的内围。

一路出奇的顺利,并没有让龙风这位,身为突袭战斗名义上的人类小队长,实际上指挥官的他,有一丝的兴奋。

太过于的顺利,让曾经在兽界经历过的无数次生死搏杀的龙风,又感觉到了那种暴风雨前的宁静,如果可以的话,龙风真想带着身后这些第三军团的夜战精英们,立刻转身逸入黑夜。

但龙风却只能恨恨地咬着牙,硬着头皮闯下去。整个南方隶属于第四战区一线的五个师团,都承受着来自拉斯帝国第三、第七、第八,第二十四,四个军团共五十六万大军的巨大压力。如果不能在今晚便将这个被誉为“恶虎”的第三军团指挥部彻底摧毁或瘫痪,那龙风所在的第三师团,便很难再生存下去。

再次解决了一个巡逻小队后,看着近在咫尺的帅帐,龙风心中猛的一惊,本波澜不惊的竟闪过了一丝呀色,忙伸手在空中画了个圈。

受到龙风严格训练的狼人,忙结成龙风传授的“九仪八卦阵”,将黑暗精灵和龙风护在了阵势中央。

待得阵势刚成,漫天的箭雨便从空中不停地倾泻而下。

努力挥剑击落了一枚杀伤力惊人的抛射羽箭,龙风心中感到阵阵的发凉,这次的夜袭不但已经失败,而且自己军团覆灭的命运,似乎也在此刻成为了定局,就连身边信任自己的这百十个英勇战士,也可能再见不到明早的阳光了。

肩膀头突然传来的一阵揪心的剧烈疼痛,反倒让因失意而大脑混乱的龙风冷静了下来。猛的伸手一把抓住肩头的羽箭,猛的一拉,带起一片横飞的血肉,咬着牙将带着自己一大片皮肉的箭失用力扔进了一名弓箭手的咽喉。

听着耳边不时传来的闷哼,龙风知道自己不可以再有一丝忧郁,当务之急是将这只精锐尽可能的带回去。

忙纵身一跃,跳出阵外一声猛吼:“跟我来!”便挥剑向自己心中,这个埋伏圈唯一的缺口——帅帐猛杀而去。

果不出龙风所料,袭击着不退反进的猛攻,顿时便使得本就兵力稀少的第三军指挥部那张包围网一阵骚动——由辎重兵组成的防线,被犹如狂风般的攻击,击得连连后;退营门口的主力部队忙向前追杀;左右两边保护弓箭手的步兵和骑兵忙向帅帐后方包抄而去,露出了脆弱的的弓箭手。

战场这瞬息之间的一切变化,都落入了身上插着三只羽箭,全身浴血的龙风眼中。

龙风看见自己的目地达到,却并不忙于突围,继续领头向前杀去。他在等,等到一个自己认为合适的时机。

很快,隐蔽在两侧外围的骑兵,终于在守卫帅帐后方第二道防线,在狼人的猎刀和黑暗精灵的弯刀下彻底粉碎后,从两翼的黑幕中冲杀了而来。

见时机已经成熟,龙风忙一声呼哨,转身向右边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猎手杀去。

龙风的这一记人类士兵遥不可及的速度型右钩拳,立刻将这个包围圈彻底的拖入了混乱之中——向前追杀的主力失去了猎物停了下来,阻击的一下失去了对手在那愣住了,而右翼脆弱的弓箭手中队,便瞬间崩溃,并将冲来的骑兵队型,搅成了一锅粥。

在龙风的眼中,失去了冲击力的骑兵,并不比一个弓箭手强多少。

挥剑斩落面前最后的一个骑兵,已经被自己和敌人的鲜血厚厚的包裹了一层的龙风,带着满身的箭羽,骑上马背策马狂奔于狼人和黑暗精灵身后。

骑在马背上,龙风一面咬着牙,将身上的箭失拔出,看着飞快愈合着的伤口思考着下一步如何摆脱追兵;一面倾听着身后越来越急的马蹄声。

终于,当第一名身受重伤的狼人摔倒在地时,龙风猛的勒住了马,看着回头跑到自己身前,个个骈体鳞伤的临时部下,中充满了悲壮,也同时感到深深地自豪。

没有多说,龙风只伸手向无尽的黑暗中一指,便拔转马头,在身后一道道祝福的目光下,策马向回奔去。他明白,如今之计,最好的便办法,就是让自己这个逃跑最大的累赘去执行壮士断腕。

龙风轻轻的倚着战马,抚着手中淡蓝色的长剑,冷冷的看着渐渐逼近的追兵,就在滚滚激流,将要将龙风彻底淹没时,龙风猛的将长剑在身前一划,在场的所有战马便立刻猛的一顿,接着齐刷刷的扑在了地上,任凭自己的骑手催促,就是颤抖着不起。

龙风并没有理会这个混乱的场面,半闭的双眼只是直直的盯着面前那穿着金边军帅服,一脸悠闲的青年骑士。

“恩,不错,你就是龙风吧。你这次计划很好,本帅差一点就中招了。”青年骑士看了看龙风,欣赏的说道。

龙风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不错,你就是恶虎军团长张大龙把,我就是龙风。你也很行啊,竟能想到我会来偷袭。”

张大龙摇了摇头,有些歉意的一挥手,身后的亲兵立刻将一具人类的尸体抛到了龙风面前。

龙风定睛一看,原来是师团部的一名勤务兵,从他那错愕的表情,龙风便已经明白了一切。苦笑了一下,龙风潇洒地轻晃着长剑,喝道:“不用多说,来吧!”

张大龙欣赏地点了点头,挥手制止了身边的亲兵,拔出腰际的金色长剑,纵身从马背上一跃,便杀了过来。

龙风微微一愣,便立刻挺剑冲了上去。

随着不断传出的金属撞击声,龙风那带着碎肉的鲜红热血不时飞溅出,装饰幽暗的夜空。着被神之结界销弱的龙风,根本就不是高级骑士对手,随着张大龙那密如雨点攻击,先是龙风的一只眼睛被张大龙的骑士宽刃剑夺去,然后龙风的左手亦摔在了地上,虽然身上的伤口快速的愈合着,但那根本就跟不上伤口的增加速度。

猛的荡开了龙风的长剑,就在张大龙狞笑着,准备将龙风的头颅砍下来时,却惊恐的发现,不知何时,龙风掉落在地上的那只手,已经将一把最低级的士兵轻剑,塞到了他的肚子里。

看着面前拄着长剑,全身没有一处好肉的龙风,张大龙默默的收回长剑,带着扑上来扶住自己的亲兵,随着自己失去了战马的步兵,默默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全身浴血、体无完肤的龙风,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惊恐的发现,因为过多的使用了珠的时间加速,而失去了自我恢复力的身体,正慢慢的开始缩小。

因失血和连续战斗而意识渐渐模糊的龙风,只来得及拼尽全力使出一个“闪动”,便失去了意识。

朦胧中,龙风又回忆起了自己这千年岁月中的那一次的巨大转折:

那是在公元二零零六年的SC省的一天:

自己正挺着胸、昂着头、板着个脸,顶着盛夏骄阳行走在大街上。当时的自己钢键而稚气的脸上,也总是如同现在一般挂着微微的高傲,灵动的双眼亦一样的透着默然。

那年的自己二十刚出头,小的时候性急如火,好动爱跳。可惜因病及多,乃是医院常客,用着病体与金钱,为着祖国的医学事业做着贡献。结果导致了自己那一米六五的身材,体形瘦弱。

长大后,自己小学怕语文,因为作文从没得到百分十以上;中学怕英文,至今也没把二十几个英文字母给认全,所从可怜的自己只能抱着英书,高呼:“天啊,即有汉语,何出英文?”

还记得十七岁那年,自己响应了祖国的号召,去到了军营,第二年又光荣的滚蛋,除了二千元钱还带回一身伤病,自己也学会了军人的高傲与礼貌。

其实别看自己平时一脸的高傲,莫不经心的样子。可熟知俺的人都知道,只要我对人一开口,那口气可好了,完全是外硬内柔的典范,不过就是柔得有一点过分,让不熟悉自己的人,将俺定意为一个人畜无害的乖宝宝,甚至连我自己,有时都觉得自己有点神经分裂。

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却让自己却感到深深的无赖,因为自己太直了,看不过当今的社会的歪风邪气,一切因为军人的高傲。

虽然也承认,军队中有不少败类,而自己也不是什么君子,但面对灯红酒绿阿谀奉承,用自己的话说就是:俺是高贵忠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退伍兵俺不肖。

而那一天如果没记错的话,正是自己失恋一周年的纪念日,不错是一周年。当兵回家后的第二年,自己志终于迎来了春天,开始了第一次恋爱,呵,可能爱神放大假了吧,一周后女朋友一脚把自己踢飞。

记得当天自己本是去应聘的,因为一边骂着英国佬,一边咒着招聘单位,而全没看到前面被李三门人顺走了盖的下水道,只记得当时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而自己再次恢复意识时便就是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