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十六章 斯洛尼亚公国(下)

guoxiuwen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比尔几个人看起来五大三粗,其实也是表里如一,老实憨厚的不得了,在课堂上也是乖乖好学生。

而李云风就有些活泼了,每每都有惊人之举。比如,在绘画课上对着模特睡了两个小时,而且是站着,纹丝不动!

这份定力让那个欧洲知名模特都自愧不如。

击剑课表现更是突出,其闪避的身法,让教出六个世界冠军的瑞夏大师都敢发誓,十年之内击剑界不会有能击中他的人。

特雷维尔大喜的问,李云风会不会成为大师的第七个冠军弟子。而大师的是,除了平局你什么都得不到。李云风连击剑最基本的动作——肩、臂、剑保持一条直线都做不到,更别说捅人了。

在李云风第N回踩肿舞蹈课老师的脚后,竟无一人敢再提让他上舞蹈课了。李云风倒是蛮喜欢上骑术课的,不过当老师看见他骑着毛驴悠哉游哉的出场后,立刻昏迷不醒。

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在文学课上李云风朗诵了自创的一首优美的诗歌后,老师马上自己卷铺盖走人了。并向公爵先生表示李先生的文学天赋实在太高,不是老朽所能教的了的,惭愧,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特雷维尔疑惑万分的把李云风找来,要亲耳听听他到底作了一首什么样惊世骇俗的诗。

于是李云风一本正经的诵读起来,诗是这样的。

啊!大海都是水。

骏马四条腿。

美女啊!

你鼻子下面是张嘴。

当时的效果真是好的不得了,全场的听众都被他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更有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直接晕倒在地,大家纷纷表示李云风的诗歌,别人根本就无法望其项背,果然是垃圾中的极品啊!

只不过奇怪的是从此以后特雷维尔先生绝口不谈作诗一事,这也让李云风少受了不少洋罪。

特雷维尔无奈的叹息一声,到现在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李云风真的是......

哎,朽木不可雕也!

他轻轻的咳嗽了几声,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不知道上帝给还我留下多长时间,我还有些事没有做完,但愿我还来得及。

“上帝啊!老朋友你的身体......”一个身穿牧师长袍的老人急步走了过来,远远的惊呼了一声。

“原来是你啊,约瑟夫。你不在天主的圣殿里看门,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特雷维尔露出了一丝笑容。

“还能干什么,上周那三位侍奉主的神圣骑士已经正式向我提交了退职报告。他们当中最小的也已经七十九岁了,比我年纪还大。我不得不批准了他们,现在已经空缺了三位骑士。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约瑟夫一脸苦恼的站到了特雷维尔身边,“不过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你,老伙计,看起来你的身体可是有点不好。”

特雷维尔淡淡的笑了一下,“没事,只不过是有些伤风感冒。年纪大了免不了有些毛病。”

“诚实!”约瑟夫神父脸色一正,“特雷维尔,你是一个正统的骑士,不会连这一条都忘记了吗?”

特雷维尔叹了口气,“好吧,是有些糟糕!”

约瑟夫神父脸色黯然的问道:“还有多长时间?”

“那就只有上帝知道了!”特雷维尔一脸轻松,丝毫没有惧怕的表情,“你的事我会办妥的,三个合格的骑士,我一个月后送到!”

约瑟夫神父皱了下眉头,“我听说你的继承人......”

特雷维尔猛的打断了他,“好了,约瑟夫。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的。你放心就是了,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家族的使命都不会中断或者改变,这恐怕是我最后一个承诺,但绝对经得起上帝的评判。”

“啊!”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充满喜悦?不甘?的嚎叫。李云风满脸夹杂着可能是虚假的泪水,一脸悲戚的模样跑到了特雷维尔的身边,哽咽的说:“老爷爷,我本来就一直担心您的健康状况,但我没想到竟然严重到这种地步!”

特雷维尔愣了一下,紧锁住眉头,脸色阴沉的问道:“亚瑟都跟你说什么了?”

这回李云风愣住了,疑惑的答道:“没说什么啊,怎么了?”

特雷维尔轻松了下来,笑骂道:“那你胡说八道什么?”

李云风小心翼翼的解释道:“我看见有一个神父在你旁边,我还以为您快不行了!”

特雷维尔与约瑟夫神父对望一眼,两人无语良久。这是什么话?难道有神父在人就不行了吗?

特雷维尔尴尬的说:“约瑟夫神父是来拜访我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李云风失望的叹息了一声,可惜啊!还装出一脸天真的样子,“可是我在电视上看见一有人快死了,神父就会出现啊。”

这时,一直沉默的约瑟夫神父也不得不出面解释一下,其实神父并不光是为弥留的人做后事滴!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医生!”李云风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神父的具体用法。

“医生和神父都是高尚的职业,你为什么偏偏喜欢医生?”约瑟夫神父好奇的问道。特雷维尔立时觉得有些不妙,李云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精彩的论断呢?

“很简单,医生会对病人说你还有XXX长的时间,虽然残忍了些,但起码知道自己还可以活一段时间。而神父不会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他只会说,安息吧,阿门!那就代表人已经死翘了,而且是立刻。”李云风侃侃而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怎么能让我喜欢神父呢?”

特雷维尔无奈的捂住了额头,“上帝啊!看来我要下地狱了!”

“NO!NO!”李云风急忙纠正道,“您一定会上天堂的!”

约瑟夫神父本想再问,可是还是忍住了,他生怕李云风再说出什么离谱的话来。

果然,李云风这一次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他不是牧师吗?那他一定有赎罪券了,你跟他关系那么好,让他送你几斤不就完了吗?你还怕什么?”

约瑟夫神父简直想一把掐死他,这小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那可是天主教做过的最丢人的事情之一啊!

李云风还是不依不饶,“您那还有多少?批发一点给我嘛!我不信上帝,所以我怕上不了天堂,听说只要买了那东西就能上天堂。奇怪,上帝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这种经济头脑出现在他身上,可真是意外。我一向以为他老人家没有多少脑子,想不到这回竟然卖开门票了!”

约瑟夫神父黑着脸,心中不停的祈祷。主啊!我刚才可是什么都没听见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