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二十二节 暗火天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还没有打探到族长的消息吗?”闪雨阴沉的脸几乎可以拧出水来。正在一起商议的吴起等几人见是闪雨均忙低下头恭敬恐慌地问候道:“雨老!”


“怎么都不说话?怎么了都哑巴啦?你们真行呀!一个精鹰之英的队长一个柔然族的万骑士长,在把疲惫的敌人重重包围下也仍然可以让人把族长给掠走。族长让你们保护还有什么安全可言?”闪雨生气地向司马长风等咆哮道。


“闪电全力奔跑的速度是无人能及的,我们根本就追不上……”吗提非的悻悻地答道。


闪雨的脸刷的绿了起来,吼道:“混帐,难道只有等族长已经受到伤害时才用的着你们?什么是防患与未然?”本来失了赵飞龙司马长风等几人心中就非常难受,此时连四周数千士兵都是更被闪的几乎暴走的样子吓的立刻禁声,不敢再乱说什么,一时间气氛非常沉闷。


司马长风抬起低下的头:“雨老,高礼已经倾巢而出,三万铁骑援军已经越过云梦山与高非凡残部回合,武兵武练两位长老初战失利,而且我军现在进速过快,后援物资十分匮乏,形式与我极其不利现在又走失了族长我们现在该如何定夺?”


“物资匮乏?圣女管的供应部队干什么去了?族长不是在出征以前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吗?怎么还会出现这个问题?难道族中除了伦多这个异数外还有有什么其他以外事情发生吗?”闪雨皱眉苦思了一阵,挥挥手道:“司马长风、吗提非的你们甩人去支援两为长老,吴起与我及十八杀神前去追查族长的下落,还有什么意见吗?”


司马长风等齐口答道:“没有!”闪雨点点头对司马长风道:“紧记族长的话,穷寇莫追,你们追的太急了,心急是不可能打胜仗的。”


赵飞龙严肃地看着秦冰月道:“月儿你真能肯定这里是我柔然与吐蕃的交界处?”


秦冰月冷冷地盯着赵飞龙一字一顿地道:“赵飞龙你给我仔细听着,你给我语言放尊重一些我还没有像紫玉一样承认你的存在,不要以为凭借卑鄙得手法得到我的身体就能拥有我,至于这里是不是你们野蛮人的交接处信不信由你。”


秦冰月的冰冷态度激起了赵飞龙的傲气,赵飞龙冷哼一声道:“走狗之卒也敢猖狂,我赵飞龙还不至于为你这样一个女人低声下气,你给我记着不是我赵飞龙的女人的我从不把她当女人看。”说完拉着紫玉的手就要离开。


“赵飞龙你说谁是走狗之卒?”秦冰月美目怒视地盯着赵飞龙道,一副择人而嗜的样子,活生生的一个母老虎模样。


赵飞龙冷冷一笑本待再讽刺她两句,然回头看着紫玉垂泫欲滴的样子轻轻的拉着自己的衣绣,心中不由一软,冷声道:“如若我未猜错即使你们联合吐蕃灭了我柔然下场会比我们更惨,因为朝廷为了保全自己已与吐蕃妥协跟本就是让你们和我柔然斗的两败具伤被吐蕃所灭,可怜你们一心为这个昏庸的朝廷卖命而你们的主子早把你们卖了还不自知。”赵飞龙此翻奇遇实力大曾气质更是霸道配合他肯定的语气自信的神态,秦冰月一时惊的无话可说。


其实赵飞龙还有一种猜测没有说出,那就是也许朝廷本已知道今冬的气候,而实行的一石三鸟的计划,即可灭了叛军高礼消除柔然这个累赘,同时达到消耗吐蕃的力量缓解其南下中原的压力,最好是拼个两败俱伤从此一蹶不振,回头一定要查查是谁为李享出的这个计策,能如此灵活使用驱狼吞虎的人决不简单。


赵飞龙抱着紫玉跨上闪电,头也不回冷冷地对秦冰月道:“你如果要查清事实的真相最好上来。”良久不见秦冰月动静赵飞龙双腿一夹闪电利箭般冲了出去。


“停下,我要下去!”虽看不到紫玉的面孔却能从语气中听到坚决。


“哼!你三姐如此高傲不理她也罢!”赵飞龙口气虽硬却没有刚才时冷。


“不!荒郊野岭的三姐一人不安全,我要去陪她。”紫玉摇摇头道。


赵飞龙非常的不爽,本来战事正紧自己的失踪不知引起多大的震动,传扬出去影响整个柔然的士气,一招不慎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自己右眼不住的跳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自己哪还有时间在这儿女情怀上纠缠不清,问言不由道:“你是要你夫君还是要你三姐,你不要听从自己夫君的话了吗?”


“呜呜……夫君你好坏,你不要人家要三姐啦!”听到紫玉伤心的哭声,赵飞龙的心一下子被搅乱,轻吻了紫玉洁白的颈部无奈地道:“小乖乖,别哭了我们这就回去找你三姐还不行吗?”


紫玉甜甜一笑依偎在赵飞龙赤裸的怀中,越朝回走赵飞龙心中越觉得压抑,一路上除了闪电疾驰的声音,一片的静谧时而有飞禽小兽被从草丛中惊起逃走。


"夫君,有什么不对吗?你生紫玉的气啦?"感觉到赵飞龙紧绷僵硬的身体,紫玉像一只受惊的小图般。


"紫玉,你听不听我的话?"赵飞龙认真地问道。


"当然听了!"接着紫玉眼神一暗,低声问道:"夫君还是不让紫玉去找三姐吗?"赵飞龙搂紧她的小蛮腰,让她整个身子贴在自己怀中:"你夫君我答应你的事怎么会反悔?只是稍后无论如何你也不可以离开闪电,你答应吗?"紫玉仔细想想感觉没有什么不对于是便点了点头。


赵飞龙稍稍放心,微微一笑问道:"这才乖嘛!对了紫玉,你对吐蕃的暗火军团了解多少?你们以前有过接触吗?


紫玉摇了摇头奇怪地问道:"夫君问他做什么,平时都是七哥管这些的,是拉,夫君要消灭他们吗?太好了我可以帮夫君的忙啦!"赵飞龙嘿嘿一笑道:"怎么帮我,你身子还动的了吗?"


紫玉问言俏脸红的像一个熟透的大苹果:"都怪你拉,人家第一次你也不知道怜惜人家一点嘛!大发娇嗔的紫玉此时看起来可爱至极。紫玉只穿了赵飞龙一件肥大的外衣,闪电跑起来时晶莹的玉乳一颤一颤若隐若显的让赵飞龙心动不矣!真想停下来大干他三百个回合。


赵飞龙把手伸进紫玉的衣服里,用手握着那调皮可爱的玉乳轻松舒爽的一阵呻吟,紫玉咛嘤一声软倒在赵飞龙怀里。心中一动赵飞龙终于知道问题所在了--闪静败了,这是一种玄之又员玄无法解释却又无比真实的感觉。赵飞龙把手从紫玉怀中抽出,为她紧了紧衣服。"为什么看小说上所写的男主角那么容易就得到了一切,自己怎么就举步艰危事事不如意呢?难道历史真的不可以该变?"


赵飞龙赤裸着身体取出龙魄起身站在疾驰中的闪电的背上,猛烈的寒风吹在赵飞龙身上没有一丝凉意:"老子要做什么事没有人能阻挡,只要挡我去路者遇神杀神,佛挡战佛。"赵飞龙对着天空充满霸气地吼道。


以闪静之的能力扑一接触就败退的如此厉害,无非是受人拖着手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长老等跟本无权过问闪静的行动,唯一一致命弱点就是仓促迎战粮草准备不足,而自己早已找到对策交由彩梦处理。伦多私自行动打乱自己的部署,自己就有点奇怪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深想,现在看来自己最大的危机还是出在彩梦身上,大军在外日耗千金,就是准备充足的司马长风一部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


赵飞龙脸色阴晴不定不住变换,紫玉咄咄不安地看着赵飞龙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想明白的赵飞龙歉意的向紫玉笑笑道:“稍后或许会有一场恶占紫玉你怕不怕?”


紫玉没有丝毫变化摇了摇头,扶着赵飞龙也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幸福地道:“不怕啊!能和夫君在一起到哪里紫玉都不怕的。”赵飞龙心中突然一阵感动,紫玉不含一点杂质的信赖的眼神、这毫无理由坚定的依靠。赵飞龙没有在任何人身上遇到过,一时间赵飞龙知觉的先前所受的挫折与失败都不算得什么了。


闪电在即将回到与秦水月分手的地方停了下来,赵飞龙还是一丝不挂的站着。自己原来还没有发现自己在做爱时竟然吸走了两女的不少功力。再加上自己其他两股特殊力量又释放出来的少许能量,自己不知在何时竟冲开了武林人士梦寐以求又惊险万分的生死玄关,内力也以由后天转为先天,生生不息绵绵不绝,赵飞龙在感到幸庆的同时不仅冷汗淋漓。


这一切都是赵飞龙无意见竟然发现那种探测神功自己竟然能用时才知道的,赵飞龙闭上眼睛抱起紫玉吻上她的小嘴,却在紫玉手心上写道“不要紧张,前面林中埋伏有七十二人,如若没有猜错应该就是暗火七十二天将。待会我冲进去,你就绕到后面救冰月,放心她没有危险,你要小心。”见紫玉平静下来,赵飞龙送开她。把龙魄交到她手里不待她有异议赤着大脚轻点闪电脊背燕子一般飞了出去。轻点树梢,动作流畅飘逸,每个落脚点都是出人意料,让人无法把握他的行动路线。暗火军团能在这么短时间得知自己的行踪,并调得力大将来围击自己,看来所有人都把他们小看了!


“赵飞龙果然不简单,我九宫七十二将行踪被人发现,你赵飞龙是第一人。”随着一阵啾啾的阴冷的笑声,一位干瘦的老者丛密林中走了出来,不见任何动作一站在赵飞龙对面的树梢上,后面跟着一身黑衣仅露出两只眼睛的其余七十一人,分站在四面八方、前后左右、天上地下七十二个位置——正是天罗地网阵势,天罗地网有攻有守,相互照应攻防互补,最有名的就是防守可以达到滴水,庞大的气机牢牢地把赵飞龙锁死。


老者看着面无表情全身赤裸背着双手的赵飞龙,哈哈笑道:“柔然族的赵大族长还真实多情,衣服也都给自己的女人穿宁愿全裸着身子,真实难得呀!”不待赵飞龙说话接着面色一冷,哼了一声道:“真实丢人现眼家到了极点,为了女人连天子圣剑都给丢失,没有了天子圣剑我看你这没有牙齿的老虎还怎么凶的起来?”


赵飞龙身子毫无征兆斜直线地飞了出去,左手掌右手爪向着一个一跃而起飞在半空中的武士击来。那武士也是了得,临危不乱剑影憧憧扫向赵飞龙,站在那武士四周的六人同时挺剑向赵飞龙攻来,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赵飞龙的速度太快了,本应惊险的战事瞬间结束。


赵飞龙的身体鬼魅般贴在那武士身上,右手鹰爪般奇快而巧地扣住那武士握剑的手腕,左手化掌为指连点那武士七处大穴,在五人攻到之前已回到原来的位置,只是多了一身衣服手中多了一把闪着寒关的利剑而已。


除了风吹动草丛发出呜呜的悲鸣声外整个树林一片肃静,暗黑天将都震撼于赵飞龙竟然能在锁链般的围困中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解决了一个实力超群的暗黑天将,其实连赵飞龙自己也没有想到进入先天之境后自己功力速度竟然提高了那么多,一时间也不是很适应。


赵飞龙能这么容易得手还得益于已被他参透的天听地视的打探之术,以闪雨所说至少要十年方能有所小成的功夫自己在进入先天之境后竟然就已经练成。此时,天罗地网的任何细微差错在赵飞龙眼中无限放大,能让自己把握主动攻其薄弱。


天地间充满了肃杀之气,被寒风吹落的叶子进入这片区域就被缴的粉碎。赵飞龙懒散地批在身上的衣服随风飘动,健美的身躯时隐时现,更显得赵飞龙放荡不羁潇洒自如。


“暗火天将不过而而,不要耽搁我的时间,还有什么招式一并拿出来吧!我赵飞龙接着便是。”微扬着嘴角旁若无人懒懒地伸个懒腰赵飞龙,赵飞龙清淡地不屑道。


哈哈……老头司徒明怒极反笑,恨恨地道:“大帅惜你之才好心让我等前来招你,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竟然卑鄙无耻地偷袭暗算,嘿嘿……等干掉你后看我怎么操你那两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尤其那个紫玉真他妈的清纯,还……”


“住口!”赵飞龙脸色大变,双目精光一闪,以不带一点感情的眼神盯着司徒明有,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迸出来道:“拿我的女人威胁我赵飞龙,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聪明,可惜聪明人命都不长,你的命更不会长,因此今天我必须的杀死你。”


司徒明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道:“那就来吧!已经有些年头没有人能在老夫面前如此嚣张了,看是我去操美人还是你来杀我!”随着司徒的话天上地下六把剑分六个方向同时向赵飞龙攻来。剑未到剑气已经扑面而至。


赵飞龙当然不会傻的站在那里等六人联手合围,因此赵飞龙动了,虽然暗火天将个个身手不凡,实力差别也不是很大,但毕竟还是不同,赵飞龙的机会正是这一丁点的差别,突破六人的精神封锁赵飞龙身子一晃,剑花一挽,只见一点寒芒像一颗彗星一般向左面飞来。


司徒明心中一颤,心中首次生起恐惧的念头,虽然此时他还能看到赵飞龙,但是在他的精神中已经感觉不到赵飞龙的存在,这在以往和任何高手对阵中都不曾出现过的情况,对于一个真正的高手来说宁愿失去双目也不愿失去精神上的感知。更令他恐惧的是赵飞龙太会把握时机了,刚才三十六号只是慢了一息,便被赵飞龙利用给三十六号带来至命的一击,五号现在只是功力差了一丁点,看到赵飞龙向五号飞去,看来这也能为天罗地网带来至命破淀。不及细想心神一动,七至十二号一再次催动真气围向赵飞龙,外围暗火天将也越转越快制造了一个立场,无论如何也要毙了赵飞龙。


此时在五号眼中赵飞龙已经消失,天地之间一切都已经不见旧只剩下那一点寒芒,一个剑客如果能死在一招绝妙的剑法之下也是满足了。


嘭的一声从丹田上传来纂心的疼痛,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赵飞龙这一脚总共用了三种气劲,破坏力自是不凡。


后面攻来的人并没有像赵飞龙想的手忙脚乱,看着向自己飞来的同伴那人竟一掌打走。赵飞龙心中一寒,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些人好无情呀!同时心中冷冷一笑“惟有及于情,才能及于剑”无情的人没有资格使剑没有清的剑成不了气候。电光火花间闪过这些念头,赵飞龙动作却毫不窒缓,面对后面同时攻到的五把剑庞大压力,赵飞龙全力催动真气,真气在经脉里川流不息,精力告诉集中,立刻繁杂多变的剑法在赵飞龙眼里只剩下一道道充满力道的单调的有规律的轨迹。


五个人的剑招基于不同的落点引起能量的共振,从而达到放大能量的目的,因此这个阵法才能产生比几人叠加在一起更大几倍的威力。


赵飞龙明白了这一点,随手挥出缓慢的一剑,这一剑在旁人看起来莫名其妙、毫无意义,然而击到实处联攻的五人知觉真气一窒。远处的司徒明心中暗道不好,果不其然赵飞龙身子突然加速只见一团光影,叮叮当当几声接着一道耀眼的光弧赵飞龙疾错身而退。五人不甘心似的,同时低头看向自己的颈处,随着鲜血冒出他们终没有看明白,嘭……倒在地上。


赵飞龙冷眼看着四周惊骇的暗火天将,却赶忙平复自己翻腾的血气,没想到自己在利用他们的弱点下全力一击自己还是没有成功全身而退受了轻伤,同时懊恼的是手中的凡铁根本已经无法再承受自己全力出手的冲击。


不给赵飞龙丝毫机会七至十二号已经攻了过来,同时外围的暗火天将旋转的更加快了,庞大冰冷的肃杀之气犹如一张大网形如实质地压在赵飞龙身上,就如置身海底。赵飞龙心中一凛,体内的真气竟然自动加速流转起来隐隐有不得控的迹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