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二十一节 上古淫毒

fengzhuqingye 收藏 0 510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二十一节 上古淫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秦冰月把剑支在赵飞龙脖子上胁着赵飞龙坐在最前面,而紫玉环着秦冰月的纤吸的腰肢而坐在最后面,闪电不听控制。“我们知道你听的懂,也知道你的速度,不要耍任何花招,只要他们追上我们我们立刻杀了你的主人。”秦冰月冷冷的对闪电道。闪电在秦冰月的威胁下无奈极速狂跑,远远的把后面的柔然族追兵甩在后面。极驰了一夜,在天破晓亮的时候都已经疲惫不堪。


“三姐我好热呀!浑身发烫呀!我……我不舒服,好……好……烦躁呀!”坐在最后的紫玉全身扭动,非常难受地断断续续地道。


“你最好把剑从我脖子上拿开,我最讨厌别人用剑架在我脖子上。”许久无声的赵飞龙口气阴恨地道,冷飕飕的让也感觉烦躁的秦冰月竟然感到一丝舒服。


秦冰月心说该死鹰全到底用的什么毒药怎么这么邪门?不理会赵飞龙毫无实质性威胁性的话,秦冰月用另一个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绿色的小瓷瓶递给身后的紫玉道:“九妹,你把这清心丹服下两粒看看是否感觉好些?”


“恩,三姐……你要……不要些?”紫玉接过服下两颗后递给秦冰月,并关心地对秦冰月道。


“我没事不用啦!”秦冰月强忍着摇摇头示意不用:“你留着吧!我这还有”说着由取出一瓶,用指甲弹开瓶塞,看还有七八颗全部都倒在口里以防御。


赵飞龙只觉一古寒气从骨髓中慢慢升起散开,起初还能忍受,接着在突然爆发瞬间寒气遍身,整个人几乎都要被冰冻,牙关忍不住地打颤地道:“鹰全……对老子用……的是什么?我好冷。”


“三姐不行呀!我好热,怎么办呀!”紫玉稚声稚气边说边忍不住撤自己衣服。放在秦冰月小腹上的另一只手散发着阵阵热浪直接刺激着秦冰月本来已经因紧张已经极其敏感的神经,很快秦冰月也体会到了紫玉所说的热燥。紫玉不安的手摩擦的秦冰月忍不住低呼一声。身子条件反射的前倾正好贴在赵飞龙冰冷的背上,一股暖流顺着乳尖进入身体,瞬间流边全身,麻麻的酥酥的真实太舒服了,一时间只想一辈子都靠在这里。


“呜……呜……三姐我难受呀!”紫玉无法承受灼热的焚烧,口中忍不住呜呜有声。这才使神经有点迷糊的秦冰月为之一清醒,立刻集中全力离开赵飞龙的身体,刚一离开那股灼热立刻又涌了上来,仿佛身体真的就要燃烧了。


紫玉把整瓶清心丹都吞了下去,不但没有减轻,神志的清醒反而更加无法忍受这种痛苦。再也忍受不住这种焚烧的的痛苦感觉到有风的地方痛苦会轻,神志开始模糊衣服一件一件随风而势,索性这是荒郊野外没有人烟,才不会春光泄露。


秦冰月模模糊糊知道紫玉在干什么:“紫……玉……你……不要。”口重说着却无力阻止,因为这对她也是一种很大的诱惑,想到刚才贴在赵飞龙背上的美妙感觉,秦冰月顾不得羞耻又悄悄把身体靠在赵飞龙身体上,那种舒服的感觉立刻又涌了上来手中架在赵飞龙颈处的宝剑把持不住掉在地上。而连神经也几乎被冰冻着的赵飞龙只觉背部仿佛有一座火山在靠向自己舒服至极,一股温热的暖流带动真气流边全身最后竟然收向自己的命根之处,小弟弟忍不住勃起起来。


却说复命叫了一声七星绝命,虽不知什么阵法因有自己九阳绝天阵为鉴,本着速战速决的想法,司马长风、叶护素名、玛提非的等柔然高手立刻三两相围圈着一个混战起来。已和赵飞龙打了半天除鬼影外均已负伤的影子部队怎么是新锐的柔然族高手的对手,柔然族在付出五人重伤的情况下,终把他们都给擒着。


被关在帐篷里,满身是血的复命一脸郁郁与悲戚。鹰全低骂一声劝慰道:“老大您不要伤心,我们这次只是太过大意,马失前蹄而已!他们只是仗着人多,一群围一个算什么好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复命叹了口气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道:“如若主上这次也如你所想我这次征战的将士将无人能回,我们之族会像以前的柔然一样面临灭族只机,因为妇孺老弱将无法度过这个可怕的冬季,柔然族已非他日阿蒙,他们的进境何止一日千里!柔然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大事。”


鹰全听的满脸惊耸:“不会吧老大?没那么言重吧!”


老八严肃地答道:“会的!二哥您细想一下,以前您能对付几个柔然高手现在又能对付几个?现在想想那个叫赵飞龙的并不是要赏风景而是故意引诱我们出来。他怎么会是怕我们?而是故意让我们暴露自己的弱点,再想想他对付我们几个人时对时机对我们细微错误的利用可以说是巧妙绝伦,他每一个动作都出人意料、惊险无比,任何的哪怕一丁点的错误他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复命想起了什么似的,激动的抓着鹰全,大声道:“老二你用的什么毒药?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会不会三妹九妹有影响?”


鹰全脸色一变仔细一想拍腿颤声大声道:“不好,妈的,当时慌乱我也没细分,好象……好象是我上次在苗疆极乐洞得到的上古淫药——极乐合欢散。”


赵飞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安全的在奔腾的闪电背上转过身的,秦冰月的衣服早已经被难受至极的紫玉全都给撕掉,火热雪白柔嫩的娇躯正面贴在赵飞龙怀里,沾着汗水的火红娇体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妖异的光芒,扣人心弦直接刺激着人的想要侵占拥有的欲望,让原本全身冰冷的赵飞龙想把这个娇体搂的更紧,大嘴也向秦冰月呼呼喷着热浪的小嘴吻去。紫玉的手还在秦冰月身上无助的摩擦以减轻自己身上的痛苦,而更刺激了秦冰月的原始的冲动,让这一向以冰冷著称的美女早不知矜持为何物,脑海中只有一种想法永远躺在赵飞龙怀里这里好舒服。


紫玉的手不经意碰在赵飞龙身上那中让身体酥软舒服的热流也瞬间流向全身洄到小腹,纯洁可爱的紫玉更是不堪立刻起了反应溪流泛滥,身子也更贴向秦冰月以便好更多的接触到赵飞龙。


赵飞龙的大嘴终于吻到了秦冰月的樱桃小口,经过努力攻破秦冰月的牙关舌尖相碰。轰的一声冷热两股不同的气流想遇,原本昏昏沉沉的赵飞龙突然清醒原始的欲望达到极点,身子前倾把秦冰月和紫玉统统压在身下,比原来大上一圈的玉杵冒着汗气毫无前戏挥枪直入秦冰月森林茂密的玉门关,寒气直冲向秦冰月灼热气浪的生成地,来不及叫痛比身体相触美妙千万倍的感觉轰的一声直冲向恼官,小穴里也喷泉似的撒向赵飞龙柱头,女性体内原阳之精一下子涌入赵飞龙替内,有人认为女性都是纯阴之体而男性只是纯阳之体,其实不然是想如果一个人阴阳失调会是怎么样?男人体内幼因女人体内亦有阳只是多少的问题,而虽然少却更精纯,最深处更是精纯无比而且性质也是不同。


无数采花淫贼一辈子梦寐以求也不可能得到的灵乳交融竟被赵飞龙瞬间得到,这意味着这个女人一辈自也不可能背叛自己,没有自己她永远无法享受生活,闪电极速的奔跑使不住颠簸,即使不动也是秦冰月不住的进攻,爽到极点的赵飞龙不住的索取,原本很快乐的秦冰月此时似乎很痛苦,“主人快放呀!你想吸死她?极乐合欢散是上古时真正双修派的不传密药,以你们现在的功力根本承受不起,男的一个不好会被冻碎,女的会身体如万蚁吞体燃烧而死,快不要享受了低下那个美女快不行了,运此功法结合解毒。”赵飞龙脑海中的智能芯片立刻又为赵飞龙传来一个奇怪的功法。


幸亏赵飞龙有智能芯片存在,否则就要沉沦到欲望之海万劫不复。清醒下来的赵飞龙以法使法,真气顺着奇异的路线运行,与从秦冰月体内吸来的原阳之精汇合,发动自己男阳送了过去,我法承受极度的欢乐秦冰月晕了过去。现在赵飞龙体内的真气又比以前精纯壮大了许多,修复受伤的经脉更加的快。


赵飞龙大嘴含着秦冰月玲珑剔透,精致可爱挺拔的玉乳,不住允吸用牙轻咬着乳尖,手却抚摩着紫玉那比婴儿还嫩滑的肌肤,下身依为而施赵飞龙很快又占有了紫玉,紫玉所给赵飞龙的感觉与秦冰月又极是不同,那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秦冰月如果是带着暗流的泉眼看着平静却激流不断,紫玉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对一切激情大胆敢于尝试的孩子,像一张小嘴允吸着自己最珍爱的糖果,两种感觉都带给赵飞龙舒爽已经情形控制住自己的赵飞龙不住体会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闪电知道赵飞龙已经无哎也十分调皮,身子震动的更大更高,一颤一颤惊险而又刺激,即使不动玉杵与小穴也在不住的摩擦。


在赵飞龙想到要停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看看三人除挂在闪电尾巴上的赵飞龙的两件衣服都是一丝不挂,幸好龙魄还在闪电身上挂着。赵飞龙此时才有机会看到两为美女的动人身体,下身不由又起了反映,以超强的意志才给又压下,仔细一看惊奇地发现两女竟都有了细微的变化,秦冰月的变化最大,原来的冷颜现在却加入了几分流动的激情,人显得更由生气比以前多了一种无声的诱惑,而紫玉却是更见清纯可爱,显得更加的小给人以恋童刺激的怪异感觉,赵飞龙一时竟无法适应却不得不承认紫玉多了一层女人诱惑男人的气质。


秦冰月眉毛动了一动却没有睁开眼睛,赵飞龙本以为她一醒来会刀剑相加,自己给她来个装疯卖傻、死不认帐反正自己现在伤也好的七七八八啦!


两滴晶莹的泪水从秦冰月美目中滚了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赵飞龙这一辈子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用唇轻轻吻掉这两颗泪珠,伸手把她抱进怀里,柔声道:“怎么么了宝贝?应该高兴才对呀!难道你没有尝到那种美妙的感觉吗?上天安排的缘分你是逃也逃不掉的,我会明媒正娶你过门的,更会对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不管有没有孩子先勾起秦冰月的母性最好。


果然原本略略挣扎的秦冰月安静了下来,睁开充满复杂的美丽的大眼睛幽幽地道:“可是我们确实敌人,高礼将军对我家恩重如山我是不可能背叛他的。”说着泪水又流了出来。赵飞龙对这个问题也颇感为难,自己最初的想法是收服高礼,但现在仗打到这种地步双方结怨以深和解几乎不可能。望了眼幽深天空赵飞龙微笑着道:“为了你们两个,我会找办法和高将军和解的。”


“啊!真的吗?那太好了!”不知何是醒来的紫玉舒了口气,高兴地道。没想到这个问题经也深深难为这这个无忧无虑的小美女。


秦冰月把头在赵飞龙胸膛小依一下,一下挣脱赵飞龙的怀抱跳下闪电,拿起一件衣服裹住身体,把尽有的另一件递给紫玉。


赵飞龙惊呼道:“那我怎么办?不会让我光着身子吧?”秦冰月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冰冷淡淡地道:“你如果和那些蛮子一样有让自己的女人裸露让外人看的癖好,你就下来取走你的衣服吧!”赵飞龙闻言嘿嘿……一阵奸笑翻身下马。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向秦冰月。


“不要呀!你那样做我就不喜欢你啦!”紫玉担心的说道。


赵飞龙走道秦冰月身前,伸手按着秦冰月的香肩,低头看着秦冰月后者依然无惧的有他对视,赵飞龙猛地吻了下去,秦冰月楞了半天才一手把他推开。怒声道:“你……”


赵飞龙哈哈一笑,挤挤眼睛调皮地打断道:“这是对你的奖赏呀!不错!我是很喜欢看你动人的娇体,但要是被比的男人看到我一定把他杀了,我也是彻头彻尾的中原人,当然除了我们的儿子。”赵飞龙嘿嘿一笑又补上一句。


“怎么夫君你是中原人吗?那你怎么会能来到这里当上柔然得族长呢?”紫玉闪动着灵气的大眼睛充满好奇地问道。


“紫玉你怎么能这样叫他?”秦冰月生气地大声对紫玉道。


紫玉像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喃喃地道:“怎么了三姐,爹娘临死前说……娘说,行过房事的人就是我夫君,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听他的话一生都不能返悔的,更不能让除自己夫君的人碰自己否则就要自杀的,因此千万不能让不爱的男人见到自己的身体。我们……我们……都怪二哥,呜呜……”紫玉说着说着却哭了起来,紫玉虽然单纯却是聪明无比一点既透,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跟随父母为了躲避仇家一直住在荒芜人烟的地方与世隔绝不通世俗而已,后还终是未逃过仇家追杀,在关键时刻紫玉以外为高礼所救,紫玉双亲在临终前把紫玉托付给了高礼。仔细一想还不知道今天的事都是鹰全那红色药粉的错吗?


赵飞龙把紫玉搂过怀里,痛爱怜惜地道:“傻瓜,你哪有错,我以后就是你的夫君痛你、爱你、保护你,任何人也不能再伤害你。”紫玉只有十六岁想到死去的爹娘哭的更凶。


良久无言的秦冰月道:“九妹是三姐错了,你不有哭了,我们现在就在吐蕃与柔然的交界处,吐蕃大军应就在附近,现在应该想想该怎么办。”说着白了赵飞龙一眼,意思便宜你了!


“什么……?!”赵飞龙忍不住惊呼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