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嗤。拍”这已经是我第十次踩到香蕉皮(西瓜皮)倒地了,我靠。最近的城管死哪去了,怎么满街的香蕉皮都让我给遇上了,也没人扫扫国家白养他们了,还人民公仆呢!我嘟囔着,一脸的不爽。回忆着早上的经历,就更加让我郁闷了,睡觉被老师抓到罚站,下课不小心拽到女生的裙子被认为是耍流氓,挨了一巴掌,下楼去做操不知道哪个混蛋居然拌我,摔了个大跟斗,中午打饭时又被人倒了一身菜汤,直到现在还一身菜味,我日……还有现在,接连被香蕉皮给**,我郁闷啊……算了,我呻吟一声,眼睛看地板这总行了吧!

“拍”一个脑袋般大小的花盆从我前一步的楼上落下,在我面前砸个十块,八块的,“呀”我吓了一大跳,“这么邪?难不成要我一边看天,一边看地?这还怎么让人回家啊—”我心里直骂娘,我坐车还不行吗?

“嘿。TAXI!”一辆出租车再次在我面前驶过,呜呜呜,这什么世道啊,已经是第十辆了,求你停个车吧!不然-不然我怎么回去啊……我……

“劈,轰”一道闪电从天际划过,“不会是要下雨了吧,我怎么这么衰啊今天,车,我的车,”正看着天,又一辆TAXI再次无情的离我远去,我诅咒他……我真的要哭了……

“老妈。我回来了,快开门啊!”

“怎么又没带钥匙啊,天天都这样!”老妈唠叨着打开了门,“哇,你搞什么啊,”老妈大叫一声,“全身湿漉漉的,外面又没下雨,你掉水沟里去啦?”

“我怎么知道的,说也奇怪,今天我倒霉透了,”我一边进门,一边抱怨着,“刚刚在中山路的时候还打雷下大雨,又没车只好跑回来了,谁知道一到家门口竟没雨了……”

“好了,好了,快去洗个澡,然后吃饭,别在说了。”老妈关上门,向厨房走去。

“知道啦。”

我整了整衣物,走进浴室,拖下湿漉漉的衣服,拿了条毛巾准备泡澡,开了水龙头,“哇,躺在浴缸中就是爽啊,哈哈”我情不自禁的哼着周杰伦的改版“在我浴缸这,你就得听我的……”

“拍”呀!怎么搞的,突然黑糊糊的,难道是停电?“老妈,怎么回事啊,停电了?我还在洗澡啊!”我大叫道。

一阵开窗的声音传来,然后是老爸的声音,“儿子,咱们家的保险丝烧断了,好象跳闸了,你等会,我去看看……”

“老爸,等等,我还在浴室里啊,我看不见怎么办啊?”我欲哭无泪。

…………

折腾了半个小时,终于OK了,我安心的吃下了这顿晚饭,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我暗自想着:“今天是怎么了,衰的不行,一年中都难碰上的事都让我给遇上了,我靠……”我继续诅咒着老天,带着幻想在失眠中睡着了。

“咚咚咚”

“谁啊,吵死了,不知道我在睡觉吗?”我在被窝的嘟囔着。

“儿子,今天你们不是要质检吗?现在已经快8:30了,你去不去啊?”老妈的声音把我给惊醒了。

“啊,不会吧,这个…这个闹钟怎么不会响,靠,果然是垃圾,我要飞了。”穿衣,刷牙,洗脸,找书,吃饭5分钟搞定(为什么这么快,你试试就知道了),冲到楼下,咦?公车呢?哇,在前面,喂!等等我……

忍受着监考老师的鄙视目光,我坐到了我的位子上。那老师阴声道:“你走运,在过30秒没到,就取消考试资格。”我接过考卷回了句:“我这不是来了吗?”然后没在理他,开始作题。郁闷了2个半小时,终于出来了,哈哈,考完了就是爽,现在早点回去,省的等下叫不到车,顺利的到家,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小心翼翼的东看看,西瞧瞧,难道霉运离我而去了?我心中暗爽。

“轰”的一声,我脑中最后一个想法就是“谁他妈的这么缺德,把地下井盖给偷了……”

公元XXXX年,第一款大型网络虚拟游戏《光辉》正式在晚上全球开始公测了。它在以中国为首的世界五大财团及国家的台前幕后的支持下,采用全新的虚拟头盔接驳式技术,直接由头盔中的生物电流刺激玩家的大脑神经,达到仿真度99%的感觉享受,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与其他同类型的游戏相比,多了虚拟的头盔,少了GM和无聊而持久单一的砍怪升级PK然后在砍怪,而且经专家的多年研究绝对无副作用,在现在这枯燥而高速的人类科技生活中注入了新的活力,对与商业等种种行业的发展起了相当大的促进作用,在加上头盔的特殊功能,可以边玩游戏来代替晚上的睡眠,它在使人恢复精力和体力的同时,也给人的生活增添的乐趣,当然早上玩也是可以的。

《光辉》的主要开发商辉煌集团宣布,在全球公测时将发放一百万个隐藏职业帐号(如果你知道全球有XXX亿人,其中玩光辉的有XX亿,你就绝对不会说帐号太多了,毕竟分一下,中国也就十万个而已),其中含有单一的隐藏职业和重复的隐藏职业。买到这些头盔帐号的玩家可以凭借个人证明到各地的分公司去退还买头盔的一万世界币。如果你想要VIP的头盔(加了营养舱和自我保护系统等)可以向本公司索取订购,每个二十万世界币。在早上的媒体采访中,辉煌集团发言人宣布了他们的口号“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光辉中,一切皆有可能。”

“半只小猪,半只小猪,跑的快,跑的快,半只没有眼睛,半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我被一阵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吵醒。

我按了下收听的键,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问道:“恩?谁啊,这么早!”

“舟舟,你知道吗?《光辉》终于公测了,哈哈,这下爽了,没想到那些小道消息也有准的时候……”耳边传来的是我的死党“不吃”的龌龊吼叫声。之所以叫他“不吃”是因为所起的无论是游戏名,还是别的什么网络名字都叫“不吃唐僧肉”,还美名其为“偶是狼,但我偶不是色狼,所偶决定放下屠刀,不吃唐僧肉”。你说小子是不是欠揍?这时,我对我脑中突然涌现出的信息迷惑不解,奇怪,怎么我总觉得好象掉进下水道里啊!我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吃又是一连窜美妙的词飞出:“舟舟,我去帮你弄个帐号怎么样?……”不吃终于说完,“我挂了,晚上给你带去,88。”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舟舟了,怎么听也象个女的,再叫小心我捏死你!”在我暴走之前,不吃飞快的挂了电话。我脑中的记忆仿佛处于尘封的状态,现在慢慢的从大脑深处不断的涌出,我想起来了,我是一个普通的半职业网游玩家,靠在国外的父母每季度寄的一些生活费,说是让我体验生活自力更生,其他就不管了,逍遥去了。和替人练级赚的钱来养活自己。只是在二年前,在一个叫做《圣战》的游戏中认识了不吃,没想到这家伙和我在同一个城市――新FD市,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更没想到的是我在圣战中的唯一一个老婆joyce突然卷走了我的所有家当,连一个铜板都没有剩下就溜之大吉了。而我也在一怒之下,决定不再玩游戏了,毕竟游戏仅仅是一个游戏,没必要为了它寻死不活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放的开,不过这两年还是幸亏有了不吃,不是真兄弟却比真兄弟还亲,不然我可是要饿死街头了。

我此时的表情真是丰富,看了大街是一群美女裸奔也不会有我这么大的反应。我瞪着双眼,心里一直嘀咕着:“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脑中还有明天要质检的信息啊?”又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啊,晚上不吃说要带头盔来,全新的网游,光辉是吧,好,这次我可要出山了,把所有欠我的东西全都要回来,吼……”

终于伴随着暮色,不吃如期而至,抱着两个大纸盒踢门而入。“我来也,我说舟舟,要不要让我给你讲讲游戏的背景啊,不然你进去了还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呢!”不吃一脸的贱笑。我刚想揍他,但仔细一想,算了等听完了再揍也不迟。于是我示意他继续。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