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一 第十八节 战前比武

fengzhuqingye 收藏 0 18
导读:中华龙飞 一 第十八节 战前比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交代完彩云,解决了高怡的问题,赵飞龙逃也似的走出大帐,站在帐外的风雨二使连忙紧随在其后。现在敌方重要人物被自己方俘虏,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会发生。


自从开始生效保护族长以来,事事做的都不让族长满意,虽被赵飞龙呵斥,风雨二使却不放在心上,他们知道赵飞龙并非对他们个人有什么意见。他们能感觉得到赵飞龙对他们的信任、期望于关怀,从今开始要收起考验之心了,这个族长虽然和气却不是任人摆布的了得,他的绝道霸气,绝对没有耐性等候别人明显的考验。


“吴起,招呼“精鹰之鹰”队员,我们也要马上出发,战场一刻变化万千,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好浪费。”


“是,属下立刻就去。”吴起恭敬的行礼,连忙去办。


“对拉吴起,为司马长风先锋报信的快马出发了没有?”赵飞龙对着离去的吴起问道。


不等吴起停下回答,闪雨对他道:“你去办事吧!我来回答。”接着对赵飞龙答道:“在祁红将军离开之前就已经出发,恐怕距今已经有两个多时辰。送信兵坐骑是我族五匹汗血宝马中的一匹,想也该到了。”


赵飞龙见风雨二使不像以前只想为自己做‘保姆’,现在竟然主动做事。不由非常高兴。“雨使者……算了我怎么感觉喊的那么拗口,还是叫您雨老吧!‘闪电之手’不是还有一小队二十人吗?调十人给彩云,您让她……算了他主事我不放心,有您保护我让风老护送高怡和彩云回族吧!让彩梦管着他们我放心。”


由于对赵飞龙性情有所了解,风雨二使不在推托就按照赵飞龙的意思去办,闪风走后,闪雨奇怪地问赵飞龙道:“族长怎么知道在族中只有圣女才是彩云这小魔女的克星?”


“以柔克刚,以静制动。彩梦的威严连我都字自认为比不上,还能管不住这小丫头?听说高礼只有一儿一女,这女还又是最小。高怡可是一个步好棋呀,送给梦儿他一定能够运用得当,好好打击敌人的士气的。”赵飞龙懒散的几句。却让闪雨充分领略了中原人的计谋,与中原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时更加相信赵飞龙能为柔然带来一个美好的未来。因为赵飞龙善于应用手中的每一份优势打击敌人。高怡要是被草原其他哪个酋长俘虏,这么娇嫩动人的一个姑娘早就被糟蹋了,那还能像赵飞龙这般冷静。


赵飞龙与闪雨正说着话。哒哒……一阵马踢声传来,怕是有一二十人。“来人止步,族长有令进营者下马。”


“我有大武士长的急信,谁敢拦我?”来人嚣张的向阻拦他的卫士吼叫道。


“请后退,有族长的命令,谁的急信也不行,再向前一步,杀无奢。”卫士礼貌却毫不留情地拒绝。


“妈的,小子你嚣张,你是归哪个狗管的,什么鸟部有你这么嚣张?有种报上你的狗名来,不信族长一辈子看着、护着你,看到时伦多武士长怎么收拾你。”来人凶狠地威胁着高声嚷道。


底下立刻传来一群杂乱的不满的吵嚷声,军中不得喧哗是一条铁定,如此吵闹赵飞龙却不想惩罚他们。一支良好的军队首先应对自己的队伍产生荣誉感。


“‘精英之鹰’特战团战士叶护素名,你污辱了族长及我特战团的荣誉,在你执行完任务后,叶护素名将向你挑战。”叶护素名对来人的威胁毫不惧怕,自豪地回答并坚定地向对方邀战。


“嘿嘿……老子前锋官还怕你一个小士兵不成?记着老子名位吗提非来,让你做个明白鬼,剩的阎王记错帐。”来人吗提非来毫不在乎胜券在握得样子。


“很好,叶护素名,无论次战胜负如何,我都提升你做队长,我静等你战胜。”赵飞龙微笑着对叶护素名道。为刚才争吵而被吸引过来得士兵回头一看是赵飞龙慌忙跪下,齐呼族长。


“吗提非来,什么急信你且呈上来,若是十万火急之信,怎不见你插急令之旗?若是急信也就罢了,若不是,无论你次战输赢定当受罚。”这一句话却是毫不客气地对吗提非来所说。大军出发在即,却还有人以外生枝打击自己将士士气,无怪呼赵飞龙非常气愤。


展开信封赵飞龙扫了一眼,然后铁青着脸把信递给身后的闪雨,闪雨展开信:“族长:自族长登上族长之位起,先有我族同高礼开,后有吐蕃加入战争,大小战二十余起,均是败多胜少,想我柔然人才济济,个个能征善战岂能如此一直受屈?伦多七尺男儿堂堂柔然大武士长却坐在后方要族长等冲锋陷阵,沦落到要人来保护的地步,毫无寸功可建,心中就觉得诚惶诚恐,今闻突厥不知好歹趁火打劫与功我族,我伦多特征三万大军为族长分忧解难,出发在即恐族长误解特书此信。”


闪雨护族使气的鼻子都歪了,论多明是请求实是威胁,意含柔然现在所有灾难都是赵飞龙所带来,而且伦多所作所为根本没把赵飞龙这柔然族新族长看在眼里,实在是对赵飞龙的大不敬。


闪雨对伦多的作为异常气愤气愤,哼了一声不满地道:“族长不用把这黄毛小儿放在心上,他的话并无法代表我族众人心理,事实上所有柔然人都对族长无比的尊敬与信任。”看着赵飞龙的眼神真诚地道。


赵飞龙点点头,低沉着声音对叶护素名与吗提非的吩咐道:“你们可以开始了,自己人切磋,点到为止,有闪雨护族使做裁判。”话音一落四周将士忙闪出个大圈子。


赵飞龙心情及其不爽,“为什么彩梦没有阻拦伦多,难道他不知道伦多的动作将会打乱自己的部署?轻者也许是战略失利,重一点可是自己统领的全部将士性命呀!难道彩梦……”赵飞龙不敢再往下想象,自从出了刘柳这一当子事,赵飞龙自信心严重受到打击,对女人特没自信总是疑三虑四的。


赵飞龙甩甩脑袋不再想此事,此时不是想此时的时候,自己还没有树立起绝对的威信来动这大武士长,自己不是没有权利撤他,而是此事决不能由自己去做,就叫由武并武练两位长老吧!


锵一声巨响使赵飞龙收回心神,吗提非的左手一抖腰间军刀应声而出,急速如电、气势如山地向一动不动的叶护素名斜劈过来,此刀又快又狠,用的却是及其难练、又偏险不羁的左手刀法。上劈下挑,刀势如长红贯日向叶护素名功来,叶护素名收握长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吗提非的的长刀,连连后退三步,一寸短一寸险,刀劈角度下下出人意料,刁钻古怪攻其与必救陷其与危境,一时间显得叶护素名危危可及。


围在四周的‘精英之鹰’队员都是心中一惊没了到这吗提非的竟是如此了得,随吗提非的而来的二十人确实不屑冷漠地看着。


叶护素名双手紧握长枪不在后退,瞳孔收缩,昨脚重重地向后错开一步右腿微功,枪尖如青蛇吐信,左手轻拍枪端右手紧握枪柄,长枪如出渊当的蛟龙极速快决,当……的一声清响,叶护素名的枪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击在吗提非的的刀锋上。可见叶护素名临敌的冷静与善于把握时机。吗提非的忍不住后退一步,真气一窒,气势锐减,高手相搏岂容有丝毫的停顿迟疑。


叶护素名的长枪幻起一道道枪影,如长江大河般绵绵不断的向吗提非的攻击而来,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不可思议的是叶护素名又是下下击在吗提非力量最薄弱的刀尖,几下重击后吗提非的以是粗气连传,连连退后数步不复刚才之勇。叶护素名的后来居上引得‘精英之鹰’队员欢呼连连加油喝彩。


“停手吧!”如果自己眼力不错,再有三招叶护素名的长枪必定在吗提非的喉咙上放着。赵飞龙声音虽不大,却足以清晰地传到每一个人耳朵里。更是使比武打斗的两人真气滞缓,给两人以快打快的招式有收手的机会。


吗提非的先在叶护俗名处受挫,又被赵飞龙这深藏不漏的一招吓的心中一惊“难道传闻族长无法练出真气有假?以祭坛收剑与击杀歌德跋扈来看,难道族长的功力已经到了长老与大武士长已经无法看破的地步而族长又一直在扮猪吃虎吗?”想到这里吗提非的汗流浃背,跪倒在地诚惶诚恐地请罪道:“属下知错,望族长责罚。”更随他而来的二十来人也慌忙跪下。这族长心计真实太深沉,任何反抗他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吗提非的心中想到。


其实他是庸人自忧,赵飞龙以前确实在体内两种怪异能量的制约下,所修炼的真气还不足以两种怪异能量的吸收,赵飞龙又没有感知这两股能量的存在,所以才显得赵飞龙无法修练真气。赵飞龙为此还非常懊恼,以为现代人失去了练武的功能。但又因为对武功的痴迷才促使他坚持不懈。现在随着所练由《混沌天书》上感悟而来的真气日趋见大且在上次袭营时的顿悟。异种能量又放慢吸收赵飞龙才得一练出内力。并且头脑中记载的各种秘方要术都潮水般涌了上来。赵飞龙刚才所用真是一本残本秘籍中记载的‘天魔吼’,此招练到及至可控制别人真气运行,奇妙无比。试想再厉害的高手被你控制住了真气他还不是变成一个没牙虎任你摆布?


雨老你看他们次战如何,闪雨人老成精闻弦而知雅意,左手扶须右手比画的评论道:“吗提非的观此战与你一月前进步不小,看来族长无私公布《混沌天书》与你帮助不小,你的刀法快、叼、险有余,沉稳却不足,刀是一种讲究气势的兵刃,如果你再不注意配合修炼沉稳,你的刀发也就仅次而已,吓唬吓唬一般高手还行,遇见真正高手你却要落荒而逃了。你能与叶护素名打个旗鼓相当已是不宜!”闪风闪雨是被公认的柔然首席高手,几句话就使吗提非的汗流浃背但心中确实感激无比,没有几个人能得到绝顶高手指教的机会。


“恰恰相反,我希望叶护素名在灵活上再接再厉多下工夫,我已经可以预见我柔然族要出一个用枪的武学宗师了。”闪雨微笑地对叶护素名道。


赵飞龙哈哈一笑,豪气满天地道:“吴起取我族至宝紫电神枪,宝刀赠英雄,闪电大神既然都要我族出一个用枪好手,我又何必吝啬。叶护素名紫点神枪的为我就不用我再缀呀!希望有一天你能用出它传说中的威力穿山裂地。”


叶护素名感激惊恐地道:“叶护素名人微功低恐无法名扬神枪威名……”


赵飞龙大声喝道:“男子汉大丈夫,干吗婆婆妈妈?你只要做到胸襟坦荡,做事问心无愧,何必太在乎无聊人的看法,记住,无论你是什么人,只要你们表现出你们的才能力量,我赵飞龙就给你们所需一切。”


叶护素名不复先前的平静,激动无比地跪接紫电神枪道:“谢族长赏识,谢族长赐枪,叶护素名丁当努力建功杀敌以谢族长厚爱。”


赵飞龙把他扶起向四周充满羡慕的众将士道:“无论何人只要好好表现,我这里有更好的宝物等着给你们的赏赐,我对有功的人从来不会吝啬宝物与高位。”一番话说的众将士热血沸腾,个个摩拳擦掌只希望立刻就上战场和敌人拼杀好夺取功名。


“吗提非的你也站起来吧!你所报却是及其重要之事,但你闯我大营大声喧哗违乱我军规在先,我今天不赏不罚你你可服气?”


吗提非的已不复嚣张,恭敬地道:“谢族长不杀之恩,末将因服口服,只是末将有个不情之请。”


赵飞龙略感奇怪低问道:“什么不情之请?你切说来听听。”


吗提非的充满期望地道:“末将期望能在族长在族长手下建功立业!”


赵飞龙略一沉思,招收吗提非的在自己帐下虽然有可能激化与柔然族已被触动利益的旧有势力的矛盾,但也可以起到分化内部反对势力的好处,:“我这里军令严明,令出如山,我恐怕你再我帐下听令会无法适应。”


吗提非的闻言,慌忙跪地双手扶地亲吻着赵飞龙的鞋子,行出柔然族最高的礼仪无限忠诚地道:“末将今后若有违令之处甘愿受军法处置。”


赵飞龙心说这人性格变化好快,只看自己一呵斥对方就能控制自己停手就证明这吗提非的决不像外表这样卤莽,外粗内秀这是赵飞龙给他的评语。一个会审时度势的人好好培养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外交人才,当下应允道:“既然你这样说了就留下来吧!”接着伏在吗提非的耳用阴冷的口气旁低声慢语地道:“你给我记住,既然决心在我这里好好做事就不要三心二意,一旦你让我发现你背叛我,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悔今生来到这个世上。”


吗提非的只觉冷气飕飕的直往骨髓里钻,原来想骑墙,在赵飞龙与伦多两方都不得罪、两边倒,毕竟赵飞龙才是柔然族公认的正统,而且赵飞龙能力要比伦多要高几百上千倍。此时他终于觉得做条赵飞龙的狗也不要像这样想的好。


其他人看到吗提非的高大魁梧的长相,都以为他是个粗人,别人以为他一条筋他就装成这样来迷惑别人,达到知彼而藏己的效果,在各个势力间套取自己最大的好处,而且能在关键时刻利用敌人的麻痹大意给敌人与必杀一击。在伦多帐下效力八年了仍未被任何人发现他这种性格,没想到朴一接触,就被赵飞龙知觉。真不知道自己的将来是富是祸。


赵飞龙当然明白他这种人的性情,随依平缓的语气道:“就如我刚才所说,只要要你对敌人发挥你的特长,我保证你能飞黄腾达前途不可限量。”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站起来:“你自己带来的人愿意跟你的留下,愿意走的你看着办吧!”赵飞龙不明确表示是想知道这吗提非的才能究竟到此?


吗提非的转身嚣嚷道:“兄弟们跟我来我们去打个商量。”一行二十人闻言跟他走出赵飞龙等人的视线。约莫一刻钟,吗提非的又代着十八个人重新走了回来对赵飞龙行礼道:“这留下的十八个人都期望一同辅佐族长,其他的都会老家了。”末了用只有赵飞龙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两个不愿跟随的我已经送他们见闪电大神,剩下的都可信任。”


赵飞龙微一点头,低声到:“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你只需要对我负责,你的任务就是找出并监视那些反对叛变我得人,关键时刻可以先斩后奏。但你一定要为我准备好充分的证据,记住,我会给你提供一切掩饰手段,但当你暴露自己的目标时连我也救不了你。”


“好好干……”这是赵飞龙对那留下的十八人说的。


“准备出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