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一 第十七节 调情美女

fengzhuqingye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你们最好放我出去,你们这样对我我不会饶过你们的,赵飞龙我要把你碎尸万断。”还没进帐,老远就听到高怡的咒骂声。


“族长!”看到赵飞龙到来,守着营帐大门的八个“精鹰之鹰”特种团的队员慌忙恭敬地行礼,眼神中满是崇拜,如果斩杀歌德跋扈是一个传说,前天晚上却是他们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事实奇迹。赵飞龙伸手在前面一个队员身上轻轻一拍,和吴起一起挑帘进入营帐,那队员顿时激动无比。


“呀!”刚一挑帘,高怡就施展兰花拂柳手,点向赵飞龙的胸膛,然而吴起早有防备,赵飞龙未动,施展游龙身法,轻轻巧巧地就制服了内力被制住的高怡。


“放开我你着混蛋”高怡像一个蜡雕美女,左臂曲伸,右手挽着拂柳指,一动不能动地站着。


赵飞龙第一次见人施展点穴的功夫,却是充满好奇的围着高怡仔细的研究起来,拍拍这打打那的。


“你要干什么?你这大色狼,不要碰我呀!”看着惊的要哭的高怡,赵飞龙老脸一红:自己好奇的下意识的举动确实不雅。


“嘿嘿……碰碰你又怎么着?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依规矩你就是我的奴隶,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谁能乃我如何?”接着背地里眨眼向吴起道:“吴起,你去给我看着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对拉!多找些兄弟在外面听着,恩!让受罚的兄弟也来!我这人喜欢热闹,办事时人多拉安全,记着不要让人打搅我们的好事!嘿嘿……”赵飞龙的阴笑让人毛骨悚然,吴起会心一笑点点头,大声的对高怡:“好好的伺候者我们族长,否则把你仍给外面如狼似虎的兄弟们!”


见吴起真的走出去并在外面叫人,高怡顿时惊慌起来,带着哭腔道:“赵飞龙,你敢动你姑奶奶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赵飞龙嘿嘿淫笑道:“就我目前看来,你现在唯一不放过我的机会就是在床上,很很的惩罚我。”说着用手轻轻的抚摩着高怡比婴儿还要稚嫩的俏脸。


“放手呀你这大色狼!救命呀!”“哈哈……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来听听我兄弟的声音。:“兄弟们!大美女在向你们求救,不说点什么吗?”


“干死她族长,让我们看到你一切都是最棒的!”鬼一般的吼叫。“妈的也不说点好听的,真他们的粗鲁,没情调!”赵飞龙和柔然族的兄弟代久了,不知不觉也沾染了许多北方汉子的豪气。


“我哥哥不会放过你们的……”高怡流着泪威胁赵飞龙道。


赵飞龙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我玩自己的奴隶,别人无权干涉,更何况你以为你大哥到现在为什么还不来救你?”


“为什么?”看来高怡一直期待着高非凡来救她,所以听到赵飞龙的话下意识的就问拉出来。


“哈哈……因为你哥哥自身难保,他在我族武兵武练两位长老的追击下,犹如丧家之犬到处躲藏,你哥哥的部队就快全军覆没他又怎么会来救你?”


“不你在说谎!我哥哥的五万大军战无不胜,连吐蕃、突厥人都打不过,你们小小的柔然族怎么能胜的了他,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你在骗我。”


“信不信由你,我回答了你的问题,总的有点补偿吧!”说完在高怡娥眉上轻轻一吻!


“呀!你这色狼,我爹爹的六万大军今晚就能到达,到时你们一个二个都好死,我爹爹倾全部势力就是为要征服你们柔然!我到时一定要灭你们柔然的族!”


“我柔然和你们无怨无仇,你们却来侵略我们,真实大言不惭,你们的帐我会一点一点为你们算。今天我先从你身上讨回一点公道。”呲啦,一声撕衣服的巨响及高怡的尖叫声。


“放开我……你们勾结安禄山逆贼叛乱,祸及中原,使无数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但我们吐蕃、和突厥都奉旨征讨你们。你快放了我也许本姑娘可以报你不死。”


怕!赵飞龙在高怡美丽的臀部重重的怕拉一下。:“你们在干什么?谁在里面?让开让我进去。”外面传来彩云的声音。


“彩云妹妹,族长有吩咐谁也不准进去,你干什么,快住手彩云!”外面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是不是他在里面奸淫妇女?哼!你们快让开,要不然你们也不是好人,我就不客气了!”唰的一声门帘被剑气割破掉了下来。


只见营帐内赵飞龙左手环着上衣被撕破一半漏着肚兜、满脸泪痕的高怡右手放在她的俏脸上。彩云一看气的要疯:“剑尖上挑,挺身向赵飞龙刺拉过来。


“够拉!”赵飞龙虎着脸大声吼到。彩云被赵飞龙吼的不由自主的停手,剑尖刚好指着赵飞龙的喉咙。


“彩云收剑!”风雨二使阴沉沉的声音道。彩云从没有听过风雨二使用这种生硬的声音同自己说话,哪怕自己再顽皮,不由委屈地道:“这样青红不分,荒淫无道,在我族面临危险还在这里寻欢作乐的族长要他干什么?我今天就要杀拉他。”


风雨二使不再理她,同护卫团一起跪在地上道:“闪风闪雨,知道错拉!望组长原谅!”接着站起来道:“彩云你再不放下手中的剑,我们将视你为叛族。”闪风闪雨认真地道。


彩云手一抖,赵飞龙喉咙冒出血来,“锵锵……”附近护卫都抽出武器,“罚你们非我本意,既然你们能悟出原因,尚且堪用,记着我赵飞龙身边只留精鹰,不要脓包,我营帐中有祁红将军准备的上好金疮药,你们取来为兄弟们用上,我们要立即起程。”毫不理会彩云发着寒气的利剑,赵飞龙在高怡脸上一拧,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摆脱彩云的剑,吴起等“精鹰之鹰”队员立刻上前控制住彩云。


“你们快放开我。飞灵天、高云郭略、你们死定拉,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彩云挣扎道。


赵飞龙挥手让人放开她,叹口气道:“彩梦,温柔而识大局,怎么会有你这样总爱动刀动枪的妹妹?你要是不想让武兵武练两为长老、司马长风团长及其数万兄弟陷入危机,就不要闹拉!”


彩云杏眼一瞪:“不要拿那么大的罪名来压我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的事还要不了你管,谁也没说我非的和姐姐一样!”虽然很凶地气却没有刚才硬了。


赵飞龙自然知道不能使彩云太过下不了台,趁现在人气都在自己这边见好就收。看着高怡道:“高怡小姐确实美丽动人,让人不能自己,但往往是像高怡小姐这样的纯洁、清纯的美女更应该像汉武帝那样来个金屋藏娇自己欣赏,以防出来招展被人强走,更况且我还没变态到做爱要叫一大帮人来听的程度,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说道金屋藏娇典故虽好,能捧场的人却不多,幸好两为久在中原的姑娘能听懂。草原的人生性开放对赵飞龙说的超后词‘做爱’也明白个七七八八,不觉怎样。高怡仔细想半天明白后,却搞了一个俏脸羞红,却也觉这词意境高超,比说行房事更加有爱意。


这些人心理变化赵飞龙怎么知道,只知道众人表情各不一样。接着道:“我做此种种,为了快点从高怡小姐口中知道我想要的信息,其实主要是因为高怡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如果冷静一点我就很难得逞,我之所以浪费口舌说这些,不是因为我想像什么人解释,而是因为你们都是青年人,都有可能遇到这样的机会,遇事不够冷静。记着成大事者,必须遇事冷静思考,否则徒增遗憾,为别人所用。你们都是我族栋梁之才,我不希望我族今后再有遇事冒冒失失不加思考着!”


众人都是认真的思考,高怡脸色惨白,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管不住的往下掉,“知道自己不经意泄露了父亲的行军机密,看此刻赵飞龙成竹在胸得样子,只怕父亲难以全身而退。”


彩云却是眼睛侵着泪水,但又不敢在发火,“心中恨死了赵飞龙,拿自己当反面教材,自己步步被他吃死,连一向宠着自己的风雨二使也不和自己一势了。”


“穷寇莫追,任何时候也轻视不得你的敌人,就是一条狗把它逼急了临死前的反吞也要让你痛苦一时。你们太大意了,就不说高礼,东南还有吐蕃十万大军压境,现在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生命,我们应以全部精锐尽快战胜一方而再全力对付另一方。我一人安危是小,全族安危是大呀!若为我一人而误了全族,岂非舍本逐末,赵飞龙虽死也不足以卸全族。”


“如今还要在这些小问题上纠缠不休,岂不仇着快亲着痛吗?彩云你还不明白吗?”赵飞龙真感到有点经疲力尽的感觉,现代人和古代人外貌或许差异不大,但是思想的差异太大了,想法很多不对口。看来人类心理的排外性真的不是可以控制的,就如柔然族很多人都是真的想接受赵飞龙,但对有来历不名的赵飞龙。这种排外性时时在遇事时不自觉的显现出。就像刚才彩云能在,高手如云的情况下还能在没有自己命令下轻易进入自己禁进的营帐。


不再理彩云,赵飞龙拉着祁红走出营帐,到一边无人处,充满期望地对祁红道:“祁红大哥也听到突厥也要对我族用兵了,估计兵力不会低与两万,现在我族实在分不出兵防御突厥的进攻,现在只有祁红大哥所属八百及飞龙这两千护卫团拉,今天我把他们这支护卫团,命名为“闪电之手”。我希望你能带领他们就如对付高非凡一样,注意隐蔽,不出则罢,出即快如闪电,不攻则已,攻击九天玄雷类给对方致命一击。不要和敌人恋战,战之即走,总之让敌人不知你们何时出要攻他哪里?拜托拉祁红大哥。”


自己族长对自己这以前无名之将如此推心置腹信任有加,所谓士为知己者死,祁红跪地抱拳道:“祁红誓死完成族长所交任务,定不虚了族长护卫团“闪电之手”的称呼。”


赵飞龙赶忙把他扶起,拉着他得手,重走道众人面前:“护卫团听令”。一声令下远近赵飞龙护卫团迅速集合完毕,:“我今天就为你们命名,你们的名字叫“闪电之手”像我们伟大闪电大神的手一样,迅速除掉世间的邪恶,铲除所有不公。你们今后就代表着我,我为你们的荣誉而荣誉为你们的耻辱而具耻。今天你们将随祁红将军办一件大事,我不想说什么不听号令者斩首一类的话,因为我信任你们就像信任自己一样,你们有信心在祁红将军的带领下完成这项异常艰难的任务吗?”


“有……有……”巨大的喉叫回应着赵飞龙,机会要震破人们的耳膜。赵飞龙很满意没人再纠缠在要保护自几还是保护本族的问题上。


赵飞龙真切地看着祁红将军道:“我将他们交给将军啦!望将军旗开得胜。”


祁红抱拳行礼道:“族长放心,末将一定会拼死以往不负族长重托,族长若为他事,末将想下去准备一下行程。”


赵飞龙点点头:“此去,我们唯一的利处是地理熟悉及进行的是民心所向的正义的抵御战争,望将军善用之,将军保重。”赵飞龙又回身同前面的“闪电之手”队员道:“我希望在祁红得胜归来时,你们都带着战功一同归来,我不希望少见任何人。去吧!”虽然赵飞龙表情严肃,但是关切之情流与言表,众将士都是觉得心中暖烘烘的。


送走祁红将军,让赵飞龙更头痛得事随之而来,究竟该怎么处置高怡,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让赵飞龙杀了她实在于心不忍。然而自己即将出发,送走她或回看着她吧?人手又少。带着她吧?自己又是要去对付她老爹,一旦不小心让她泄露出行踪,就是要损失包括自己在内百十条性命。


“喂!你要怎么处置这老妖婆?”刚一进入营帐,赵飞龙就感觉到了明显的火药味。怒目视着高怡的彩云,见赵飞龙进来不耐烦地问道。高怡见赵飞龙进来却是神情黯然。


赵飞龙感觉奇怪:“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刚一问出赵飞龙就后悔了。


果然彩云一副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的样子,笑嘻嘻上前抓着赵飞龙的胳膊摇着撒娇地道:“姐夫,你把她赏赐给我大奴隶好不好?求你了,我彩云可是从不求人的。”


“你要是让我给这小妖女当奴隶,我立刻死给你看。”还没等赵飞龙表态,高怡已经情绪激烈的反对。


左右为难,真实头痛,两个人都是神色紧张地看着赵飞龙。赵飞龙哈哈一笑道:“对啦!彩云我有一件重要任务交给你,等你完成后我一定论功行赏,到时你再提出要求我一定会考虑的。在这之前高怡就交由你看着了,千万要看紧着,不要让任何人碰她,当然她要是逃跑,你可以任意处置。但是如果她不逃你一定不可以动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