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一 第十六节 神将祁红

fengzhuqingye 收藏 1 9
导读:中华龙飞 一 第十六节 神将祁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冲天的喊杀声从大营外围向里面冲入,高非凡看看妹妹被赵飞龙带走的方向,一掠马嚼高吼一声:“无论你是谁,只要你伤害我妹妹,我高非凡让你后悔一辈子。走跟我来……”后面一句话分明是向自己手下说的。火光冲天,喊杀声震耳,这次是真的敌袭了。


赵飞龙走在最前挥舞着手中的龙魄,任何兵刃只要一碰到它就立刻断为两开,所过只处没有一合之将。十几个武士护着两翼,风雨二使殿后,彩云神气活象的在中间压着怒目而视的高怡,毫不把重重围困的士兵放在眼里。十几人组成一个三角阵式,由里向外突围而出,像一把楔子似的,钉在敌人的心脏,给向外而出抵抗柔然族袭击的敌兵造成了很大的混乱。一时间造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兄弟们坚持住,武兵武练长老的大军已经到来拉!我们从内接应,一定要杀敌人个片甲不留。”


鲜血与死亡,激起了双方士兵的凶性,赵飞龙知道对方在内外的联合打击下,对方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样一支士气低到了极点的军队,还能支持到现在,真实奇迹了。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此时敌我双方就是这种情况,因此此时千万松懈不得。“冲呀兄弟们,砍他妈的,后退就是死亡,以死报族,为我柔然族兄弟姐妹们报仇”“柔然男儿都是好样的,这里不会有孬种。”“正义必胜”十数条汉子跟着赵飞龙从心地吼出的声音,震撼着敌胆,己方士气立刻提到一个新高,疲惫之色一扫而光,仿佛身上顿时生出无穷的力量,连一直咒骂赵飞龙卑鄙的高怡也不得不承认赵飞龙很会激励士气。


“柔然族长在这里,兄弟们给我杀呀!杀了他就升官发财了!”一个地方裨将打气道。无奈人人都知道柔然没有族长,因此无人信他,连高非凡听到风雨双使,呼赵飞龙族长尚且以为对方想打击自己士气,不把这话放在心上,更何况这些士兵。


力量从身上一丝丝的流失,每挥一下刀的重约千斤,一不留神,一把长矛,一下子扎大了赵飞龙腹部,入腹半寸。腹部立刻仿佛织起一道网,阻止长矛的深入。钻心的疼痛让赵飞龙麻木的神经顿时为之一阵清醒,忍着巨通赵飞龙挥刀砍断了长矛,龙魄幻化成利剑,刺死前面冲上来的两人。


“族长……誓死护卫着族长。”风雨二使在后面向前面吼道。剑光顿时大盛,剑光一挥,剑气所过之处人幸免。


站在中央的彩云也收拾起了轻松的心境,看着护在自己身前全身流着血的赵飞龙,虽然看不到他的脸色但从他脸颊上流下的豆大的汗滴可以想象他忍受的痛苦。虽无半点真气,赵飞龙每砍一刀都非常实用,每一刀都必有死伤,彩云收次收起,男人无武,便无能的想法,这个男人真奇怪。同时拔出兵刃游斗在四方,策应着两周。


赵飞龙的受伤,再次激起了柔然族战士的气势,个个只攻不收,悍不畏死地攻向敌人。也只有像高礼这样的将军带的兵,常年的同吐蕃的作战锤炼出来的精锐之师,才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崩溃。


然而在十八个人,杀了近三千人时,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再望着眼前十八个血人般舞着刀、从未有任何人能少阻一下他们前进的步伐,一股寒气从敌军士兵心中升起。十八杀神的威名立刻传便了整个战场,高非凡的士兵开始胆泄了。高非凡此时才知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柔然族真有组长了。一股寒气从心中升起,他想到了那个传说。


冲杀了半个多时辰,赵飞龙感觉自己的神志已经开始模糊,“身体受伤指数百分之五……百分之十五……百分之二十”不知为何头脑中的智能芯片在何时有了这项功能,“身体受伤指数超过百分之三十,流血过多,危险中,警告!危险中!建议休眠,重复建议休眠!”赵飞龙知觉大脑越来越迷糊。


“去你妈的,不会那么倒霉吧!这亿亿万分之一才出现的生物芯片故障,不会就出在了自己头上吧!”就在这发愣的一瞬间,赵飞龙胸口又被重重的砍了一刀。


“杀了你们这些兔崽子!”见赵飞龙再次受重伤,风雨双使身形一顿,也都受了伤。风雨双使双目尽赤,发了狂似的冲杀向前去。


“风雨双使,我赵飞龙以柔然族长的身份命令你们,护卫住后卫!”虽然然有回头赵飞龙仍然知道,风雨双使想抛下别人带自己逃离出去。“今天我赵飞龙把你们带来,就都会把兄弟们带出去!无论和时都会如此!”原本拄剑弯着腰的赵飞龙,突然直起腰坚定地道。稍微的停顿,敌人又团团的把他们围起来,却是相互推拥着无人敢向前去,赵飞龙一起身,都是吓得不住后退一步。


“咳……咳……”赵飞龙以龙魄拄地又吐了口血。“难道老子今天要丧命与此,老子英明神武怎么会挂在这里?”“阳动而行,阴止而藏,阳动而出,阴随而入,阳还终始,阴极反阳,以阴动者,神相生也,以阴静者,形相成也,以阳求阴庖,以神也,以阴结阳,施以力也,阴阳相求……”《混沌天书》上武学篇的内功心法不住闪现在赵飞龙的脑海中涌出。


敌军见赵飞龙长久没有动作以为他受了重伤将死,不由恶胆中生,挥舞着兵器向赵飞龙冲来。


生死之间,一股淡淡的紫光,从赵飞龙身上散发出来,越来越浓,形成一个大紫色光球,上面流转着七彩之光把赵飞龙一行十八人笼罩在内。


“重复,危险中,建议大脑休眠……建议大脑休眠……”赵飞龙强压着眩晕的感觉,‘噗……’的又吐了口血。赵飞龙再挥刀砍掉几个人。倒在低上。


“族长……上呀!”外围终于传来吴起的惊叫声,“杀呀!”敌军终于崩溃了,纷纷人仍手中的武器,四散而逃。


"呀!族长你醒拉!"赵飞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正是彩云那精灵一般的俏脸,赵飞龙眼神往四周一扫,自己现在真置身与一个大帐篷之中,四周早已没有了喊杀之声。除了吴起,大帐内还有一个身材魁梧,脸庞棱角分明,满脸的疲惫,却掩饰不住眼神的刚毅的大将,


及几位神勇的副将。所有人眼神中均充满了关切之情,感动之余,赵飞龙也有点羞愧,自己回到这古代后仿佛就变成了一个瓷器,只看的却摸不得。


不见风雨双使,想起当时的险情,赵飞龙焦急的问道:"吴起风雨双使及其他兄弟,他们可曾脱险?他们在哪里?"


吴起在赵飞龙身陷境之中尚未见到他如此着急,为了部下竟使一向沉静的赵飞龙如此慌乱,吴起不由对赵飞龙更加敬服,恭敬地道:"双使他们也一同我们一起出来,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你到是说呀!是不是受重伤了?"赵飞龙见吴起吞吞吐吐,少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彩云不等吴起回答,嘟起可爱的小嘴:"他们这两个老顽固,族长哥哥不要理他们了,他们说什么保护哥哥不力,自甘惩罚,正跪在帐外,害的从拢右回来的哥哥的护卫团,和他一起跪在外面一天一夜拉,真实一点也不好玩!"


"胡闹!真实胡闹!"赵飞龙听完彩云的话火气腾的升了起来,火冒三丈,不顾身上伤痛从床上走了下来,挑开帐帘,铁青着脸看着在帐外跪着一身狼籍疲惫不堪的风雨二使及其身后五百多人,两人分明也听到赵飞龙的对话。


"军法官何在?"赵飞龙铁青着脸问道。


一人问声而出"末将,李德正是。"赵飞龙微一点头:"轻缓不分,不听将令,每人拖出去重打五十军棍。如有再违这两条者,定斩不饶。"


"末将尊命。"军法官双手一挥,立刻涌上来一队人马,吆喝着带起跪在地上的人向营外面拉。


不再理会这边所有人的惊诧,赵飞龙双手挽着那魁梧身材的大将往大仗中走去,边走边愉悦地道:"将军定是祁红将军,我与将军神交已久。"


祁红将军恭敬地答道:"末将正是祁红,族长一刀劈死歌德跋扈手下第一勇将,又株杀我族劲敌歌德跋扈,威名早已传便了整个天原。只是祁红戍守在外,未能参加族长大典及婚礼,实感不敬。"


"唉!飞龙实在是侥幸,我闻将军火烧高非凡,以少量兵力突袭敌军,为我族调兵谴将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使我族不止与太过被动,这才是对我族的大功劳。"赵飞龙认真地道。两人不知为何却在这里谦虚起来。


赵飞龙详细地询问起祁红的做战经过,及人员状况,又问及昨晚情况,原来天朗稀云感到族中正经历战征,自己打入敌人内部,人多了反而易暴露目标,赵飞龙的护卫团又是全族的精锐,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因此让赵飞龙的三千的两千回族,自己只带了一千人,而这两千人赶上祁红在天梦林偷袭高非凡,两部只间发生了大水冲了龙王庙式的误会,两军起了冲突,虽然及时澄清真相,未造成什么损失,但结果被高非凡发现,才造成天梦林大败。


其后,两部和为一部,尾随高非凡,一直在寻求战绩,昨晚去袭营刚好赶上赵飞龙等去打探消息,及彩云这调皮鬼去捣蛋。战绩难寻,趁机而入,昨晚一战,斩首敌军六千余众,俘虏一万多人,可谓战功卓著。所有人都焦急的看着两人交谈。


祁红终于忍不住,打断赵飞龙的问话,扬声问道:"族长,恕抹将直言风雨二使等护卫团兄弟一心守护族长,因族长受伤而受尽自责,族长怎忍心再惩罚他们?"


彩云文言嘟着小嘴复合道:"就是嘛!两位伯伯因为你受那么重的伤,一直担心你而未有时间运功疗伤,你还这么重的惩罚他们,真实太青红不分,太过分啦!"


"吴起,武兵武练两位长老,现在何处?"赵飞龙不理众人的埋怨,会身问起吴起一个根本不沾边的问题。吴起小心地看一眼双目几乎喷火的彩云。嘴巴蠕动了两下答道:"两位长老与司马长风将军追击高非凡残部,尚未回来。"


赵飞龙一点头,走出帐。开什么玩笑,忽然想气,闪雨对彩云的评语"小魔女",此时彩云气的几乎就要暴走,自己没必要和她起冲突。此时不躲更待何时?像她这种从小娇惯,自认为自己漂亮的高傲女孩,对付她的办法是你比她更高傲,让她知道你不甩她的高傲。"祁红将军,请烦劳您为我找一点上好的金疮药。"对于得力干将是不能得罪的。


赵飞龙行步匆匆,吴起一路小跑地跟着。"高怡在哪里关着,快点带我去见她!"


吴起疑惑地小声嘀咕道:"您那么急着见她干什么?她就真比双使他们更重要吗?"看来赵飞龙仗责风雨双使护卫团,确实引起了很多人不满。连自己感觉作风严禁的吴起,此时也是充满孩子气。"太年轻,还是不太不成熟,难独当一面呀!"赵飞龙感叹道。


赵飞龙微一皱眉,吴起连忙识相的不再插话,但是突然停下来:"错了族长,见高怡应该往北走,而不是往南,您方向走的不对。"


赵飞龙真想踢吴起一下子,废话说了大半天,到现在才纠正自己方向:"那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带路。我告诉你,现在都给我严肃点,想象我族现在所处的环境。"


吴起脸色一暗,转身快速走在前为赵飞龙带路。赵飞龙感觉自己话说的有点重,那么多族人在场,自己的话有点让他下不了台,自己可不想让这个大有前途的年轻部下在心中留下什么阴影,话语稍微平缓一点,赵飞龙道:"吴起,我知道你们对我惩罚风雨二使很不理解,我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假如是我胡乱惩罚下属,到时你们可以同样的惩罚十倍的加身与我。"


"族长,吴起不是怀疑您惩罚理由,也不是都为风雨双使担心,而是担心您。"吴起恢复了一向的严肃,边走边向赵飞龙解释道:"您无内功,您现在一切有为我们常识的本领,都是靠能的超长本能,此次风雨二位护族使者熬不过您,让您只身陷入险境,本身已烦了族规,理当受罚,只是您借轻缓不分,不听号令而施罚,您也明白,护卫团长跪在外除了却是自责,同样还有觐见您以后不要以身涉险。您这一罚,却阻止了护卫团对您的觐见。下次您注定要再冲险境,您的安全是千万出不得错的。您现在不但是我柔然的族长,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离了您,柔然也要走道尽头拉。"


赵飞龙没想到吴起想的有那么远想的那么深。吴起接着道:"我族二百年来一直生活在强强势力的夹缝中,这种险象众生的环境一直不断,如果不调节好自己的心境,神经早晚会崩断的。族长您不要太过担心啦。中原不是有句话说是欲速则不达吗?"


赵飞龙脚步不由缓慢下来,是呀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自己是有点太过着急拉。


"族长,前面就是关押高怡的大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