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一 第十三节 战前平静

fengzhuqingye 收藏 0 37
导读:中华龙飞 一 第十三节 战前平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报……吐蕃大王子讼赞云统帅十万大军兵分三路,从驼驼峰、列风口进军来犯,我族招云部两千骑兵与三千步兵,避其锋芒退守震高峰。”彩梦见赵飞龙听到地名不住的皱眉,暗暗吩咐侍卫取来地图一一为赵飞龙指出。


赵飞龙指着转令兵道:“好好安顿”然后盯着地图久久不语。“此时,柔然精兵不过五万,来犯之敌却有十五万,足足是柔然的三倍,而且分属两个不同的强大势力,战征是要消耗经济的,没有一个充实的物质基础再强大的军力,也无法打的胜仗,大唐歌舞升平,黩武厌战,以吐蕃强大的军力却几乎次次输给大唐,就是吐蕃根本没有可与大唐长久战争的物质基础。以柔然现在的游牧经济,打败他们其中任何一个都要倾全族之力,现在两个都要打,这仗却该如何打?次战不可久拖。”


“报……报,我军祁红部在天梦林战败”刚刚从震惊中清醒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到是冷静了下来。彩梦赶忙为赵飞龙赵飞龙指出天梦林的所在,赵飞龙看着地图急急地道:“仔仔细细的把经过讲来,我军伤亡如何?”


一脸疲惫的传令兵打起精神:“自祁红将军接到敌情,得知高礼之子高非凡统三万骑兵两万步兵来犯,急忙帅众赶往天幕山,希望凭天险阻敌。”


“胡涂”武兵长老怒骂一声“骑兵贵在速度,重在气势,开豁平原地带才是骑兵的战场,祁红贪功冒进,舍弃所长,意于敌在狭窄陡峭的地带与敌接战,实在是舍本逐末,糊涂透顶。我用他防守天幕山实在是瞎了眼。”


传令兵被武兵长老的怒骂惊的跪倒在地,口中却道:“长老明查,祁红将军绝对没有贪功冒进。”赵飞龙也是惊奇挥袖把他带起对武兵道:“长老息怒,此时着急于事无补,还是等他把话说完,再商议御敌之策,其余的容后再议吧!”接着转身对传令兵道:“那你刚才所讲为何?祁红后来又怎么会在天梦林败在敌手的呢?”


“禀告族长,祁红将军深知以我军些须兵力与敌人战斗,无疑于以卵击石,于是征的军中死士数到天幕凭借天险阻击敌人拖延时间,同时扰敌耳目,给其以我军倾步兵而出的错觉,其余将士再另找时机袭击敌人,同时保存实力等待族长及各位长老的决定。我族死士在天幕山成功奇袭高非凡缁重,烧毁其粮草箭矢等无数,祁红将军也在乌风林重创高非凡骑士军灭敌两千,因兵力不足无法扩大战果,但是祁红此后又数次对敌奇袭均取得胜利,我军共歼灭敌人五千余重,接连数次大战,士兵都吃不消,切又逢大雨,我军退到天梦林时已饥寒交迫才被敌人偷袭,并被敌人以少剩多。祁红将军拼死搏杀才帅五百余人突围。祁红将军绝无徇私,请族长与长老明查!”


赵飞龙一把扶起再次跪倒在地的士兵,见到新披衣服渗出红血,掀起他的衣服只见数十道大小伤口,多数已经结疤,有的还在渗着血水,赵飞龙心中一热,双手把他扶着他的肩膀道:“大哥你是条汉子,祁红将军的部下都是我柔然的英雄,你切去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们吧!”“属下还要上战场,我回回来是已经发誓还要回到兄弟中去。”患难见英雄,赵飞龙在此时做出拉一个决定。


赵飞龙环视了一下众人道:“我们在此地论兵无疑于纸上谈兵,根本无法掌控前方局势,彩梦在族中掌握大局,调运粮草,动员全族,征集战士,伦多辖制族内武士,无请我族不出现慌乱,保持本族平稳的后方。”见伦多要抗议,赵飞龙急忙道:“就如今形势看来我族此次根本就无后方,大武士长您的任务非常繁重。”


“闪静即征步兵三万骑士两万即时连统圣骑士一个团,为平西大将军东进抗击吐蕃,武兵长老、武练长、司马长风统剩余两个圣骑士团立即东进与祁红汇合,以祁红为进东大将进击高非凡。为我挑出一百名绝顶猎手,我有他用。”


“族长以步兵击骑兵,以骑兵退步兵,此种布置不觉有点扬短逼长吗?”文诗长老听完赵飞龙奇怪的布置,不放心的问起。


赵飞龙微微一笑:“综观天下,不知长老认为天下骑兵谁最强大谁最弱小?天下步兵又是谁最强大谁最不足?。”


武兵长老略一沉思,答道:“论起骑兵游牧民族自是最强,我柔然数百年惨遇,修兵备武,为了适应马性,孩子自幼儿起就是被绑在马背上长大的,童年开始劈射,年年考核奖惩,十六岁天原天马群寻马,获者方才有入骑士团的资格,然后又是艰苦卓绝的修炼,数千场战争我柔然骑士无不被推崇为天下最强,大唐马匹到是养的膘悍,正所谓马肥则蹄轻,再加上大唐的马匹都用来玩蹴鞫与游玩,公认的天下最弱,但说到步兵可能就刚刚相反拉。”说完疑惑地盯着赵飞龙。


赵飞龙看着众人缓缓地问道:“不知家有没有听过天忌赛马的故事?故事讲的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大将田忌,他很喜欢赛马,有一回,他和齐威王约定,要进行一场比赛。


他们商量好,把各自的马分成上,中,下三等。比赛的时候,要上马对上马,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由于齐威王每个等级的马都比田忌的马强得多,所以比赛了几次,田忌都失败了。


田忌觉得很扫兴,比赛还没有结束,就垂头丧气地离开赛马场,这时,田忌抬头一看,人群中有个人,原来是自己的好朋友孙膑。孙膑招呼田忌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


“我刚才看了赛马,威王的马比你的马快不了多少呀。”


孙膑还没有说完,田忌瞪了他一眼:


“想不到你也来挖苦我!”


孙膑说:“我不是挖苦你,我是说你再同他赛一次,我有办法准能让你赢了他。”


田忌疑惑地看着孙膑:


“你是说另换一匹马来?”


孙膑摇摇头说:


“连一匹马也不需要更换。”


田忌毫无信心地说:


“那还不是照样得输!”孙膑胸有成竹地说:


“你就按照我的安排办事吧。”


齐威王屡战屡胜,正在得意洋洋地夸耀自己马匹的时候,看见田忌陪着孙膑迎面走来,便站起来讥讽地说:


“怎么,莫非你还不服气?”


田忌说:“当然不服气,咱们再赛一次!”说着,“哗啦”一声,把一大堆银钱倒在桌子上,作为他下的赌钱。


齐威王一看,心里暗暗好笑,于是吩咐手下,把前几次赢得的银钱全部抬来,另外又加了一千两黄金,也放在桌子上。齐威王轻蔑地说:


“那就开始吧!”


一声锣响,比赛开始了。


孙膑先以下等马对齐威王的上等马,第一局输了。齐威王站起来说:


“想不到赫赫有名的孙膑先生,竟然想出这样拙劣的对策。”


孙膑不去理他。接着进行第二场比赛。孙膑拿上等马对齐威王的中等马,获胜了一局。齐威王有点心慌意乱了。


第三局比赛,孙膑拿中等马对齐威王的下等马,又战胜了一局。这下,齐威王目瞪口呆了。


比赛的结果是三局两胜,当然是田忌赢了齐威王。


还是同样的马匹,由于调换一下比赛的出场顺序,就得到转败为胜的结果。”


说道到这里,闪静道:“族长的策略应该正是用的这种方法,大唐骑兵运不及我,我以优势骑兵胜他,胜算自是很大,我军骑兵最强,在战争中自是也发现了很多骑兵的不足,用步兵对付骑兵的弱点确实很好,我有信心完成族长的战略部署,待击退高非凡再合以全族之力读对付吐蕃。自我组必胜!”闪静本不肯定,但越说越觉可能,最后不由兴奋的叫拉起来。


彩梦站出来担忧的看着赵飞龙道:“我也赞同族长的布置,而且族长并未亲自统兵,必是另有布置?”接着幽幽地道:“大家认为他会躲在安全的地方等待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