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一 第九节 战略部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三天后繁多的祭祀活动终于结束,毕竟数百年没有出现族长了,所以这次祭祀史无前例的盛大,不管远近几乎所有柔然民族子民都膜拜了赵飞龙这新任族长,这使赵飞龙在柔然尊主的地位几乎无人能够撼动。


两百来年的磨难几乎完全消磨了柔然民族的排外性,连是否黄道吉日也顾不得,直接把赵飞龙推上族长宝座。“开什么玩笑?等了两百多年老天才好不容易赐给自己一个族长,不立刻让他即位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如何是好?”这是大部分柔然民族族众的心态。当然也有人怀疑赵飞龙的能力,但天原一战及随后召开的被后世史学家称为‘帝国之春’的会议,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


公元758年九月,在无知的安庆绪杀死其父安禄山夺权的一年后,他的政治生涯似乎也要走到尽头,唐官军在郭子仪的率领下在安禄山死后势如破竹,一路扫来叛军被击毙无数。然而唐肃宗李享很快改变策略削郭子仪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命朔方郭子仪,淮西鲁炅,河东李光弼等九节度使共讨伐安庆绪,强寇尚未扫除,肃宗就已经开始疑忌大将,使得刚有好转的平叛局势顿时又紧张起来,军中无二主,肃宗上来就任命拉九位节度使共管军事加上他自己指手画脚,上来就犯了兵家大忌,注定了这场军事行动要失败的。当然朝臣也有人看出这一点,无奈急功近利的肃宗根本听不进去。


由于中原兵力不足,朝廷大量从边关及附属民族调兵入中原平叛。这使得从玄宗起平静下来的边僵局势顿时再次紧张起来,吐蕃、突厥,南召的屯兵边野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出兵分得叛军的一杯残羹,同时大量番军内调也为大唐内部埋下了一个乱根,因为番军和内军各兵种的待遇完全不相同。在平叛过程中,大唐将领对叛军占领区百姓当作敌人,大肆屠杀掠夺,富饶的江南竟然出现了易子而食的情况,官逼民反,大唐王朝巍巍可及!


由于天原各部都在关注着强极一时的大唐叛乱,随时准备南下中原掠夺财富,柔然族所受的压力也就相对较小些。


公元758年九月二十八日,在赵飞龙即位柔然民族的第二天,被认为对中华帝国诞生最重要的会议——“帝国之春”的会议,在柔然族高手严密的守卫下召开啦。


参加会议的包括柔然族圣女彩梦、七长老、武士首领伦多及分管各部族的首领共计三十九人,彩梦娓娓动听地嗓音,充忧虑的叙说了当前柔然民族所面对的严峻的形势,终了问道:“大家对四大势力和我们内部的所缺有什么看法吗?”众人听了均是眉头一皱低头沉思起来。


赵飞龙心中好笑“这小妮子分明在问自己,如果其他人能够解决还会拖到现在还未解决吗?”


“不知族长有什么意见?”天恩长老满怀希望地看着沉思中的赵飞龙问道。


赵飞龙见所有目光不约而同的聚集到自己身上,请咳一声,站起身子,也不回答天恩长老的问题,围着众人转了一圈,走回彩梦身后伸手按着她的香肩懒洋洋地扫了众人一眼:“四大势力可能联合同时攻击我们吗?”彩梦香肩一颤。武练长老及一青年眼睛同时一亮,这一切赵飞龙尽收眼底,心中暗暗叹口气。


大部分人不知他为何莫名其妙的一问,本就对他没有完全敬服的伦多不耐烦地道:“各自之间都是怀着狼子野心自是不可能,族长还未回答长老问题。”


赵飞龙微微一笑并不介意地看着伦多:“不知伦多大哥何以如此肯定?”


伦多不满地道:“这不明摆着的嘛,四大势力互不统属,匈奴此次东还无非不甘先前战败,眷恋我大唐富饶河山,既然如此,天原各部岂会把自己的底盘拱手让给他人?高礼乃唐军旧部,原乃戍守天原边疆,与匈奴、吐蕃大小征战数百会,双方将领的功勋都是无数将士们尸骨堆积而成的,跟本没有和解的希望,现在征战还是时有发生,突厥与吐蕃分属南北,中间有北庭于安西两大都护府阻隔,想要联合是比登天。”


赵飞龙啪啪鼓掌喝道:“好!伦多大哥不愧为我柔然族武士首领,个中形势看的如此透彻,既不统属又无联合,何来四大势力?在我眼中始终为一,匈奴东归,我们知道,吐蕃知道、突厥也会知晓,匈奴东归首当其冲损失最大的不是我们,而是吐蕃、突厥和大唐,就如伦多大哥说讲,各部岂容他在荼毒天原?对于匈奴我们所要做的是联合天原各部痛打落水狗。”众人都为赵飞龙形容惹的哈哈大笑,刚才紧张的气愤顿消于无形。


文诗长老捋着长长的胡须呵呵笑道:“族长的话让我们豁然开朗,那族长对天原最大势力吐蕃怎么看?”


赵飞龙喝拉口彩梦递过的茶,问言答道:“只看吐蕃二十万大军都驻扎在葱岭地区,就可以看出他们志不在我而在大唐,吐蕃与大唐打了七八十数次大仗,次次以吐蕃最终败北而告终,吐蕃与大唐集怨不可喂不深,现在大唐一片战乱,而吐蕃已休养生息十数年,兵强马壮他现在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他如主中原的机会,现在机会难得他们会放弃吗?所以吐蕃我们重点防御他的高手,大批的高手。”


一个青年起身奇怪地问道:“族长,闪静有个疑问,难道现在还不是个好机会吗?中原叛乱一片混乱之中,边兵内调,边境空虚。”


赵飞龙见是刚才自己说话时,最早领悟自己意思的那位青年,看着他微微点头为他解说道:“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吐蕃再强大终远远不及大唐,大唐经开元之治,国富民强,所谓盛极思安,安禄山叛乱乃是中原百姓及统治者重文轻武,重外轻内的苦果。但是叛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并不得民心,百姓终会觉醒抵抗,战争起始安禄山一路南下那是因为他打唐军了一个措手不及。朝廷手中还有五六十万大军,随着朝庭组织抵抗,平叛叛军是早晚的事,安庆绪杀父夺权有违天道,不出明年他必兵败身亡,只是这场战争不是一时能结束的,大唐的宵小之辈太多啦,在这次战争中会暴露出很多奸妄之背,如果等到大唐成功平叛,那么拥有在战场上磨练的百万雄师的大唐是不容任何人小窥的,如果政策得当经过战争的洗淘,完全有可能像大汉一样出现一次“光武中兴”,所以吐蕃一定会出军南下的。”赵飞龙看众人的忧虑,不由又沉痛的加了一句。众人知道族长是中原人,虽不知他如何说的那么肯定,但又都坚信也就不再问了。


赵飞龙很快从低沉中恢复过来:“其实突厥不足为虑,中隔大唐陇右道,除非突厥决定背叛大唐,否则完全阻隔了突厥大军南出的机会,防的只是些偷窃打劫的便可,我所看重的乃是高礼,高礼虽乃大唐叛将,仅官其叛逃时手下十万精兵无一人离去,所治二十余万百姓更是拖家带口的跟从,便知他是个仁将,所谓仁者无敌,别的势力内部均有罅隙,惟有他如铁板一块呀!我柔然民族要强大,要逐鹿中原争霸天下就必须以最小的损失收复高礼,师出无名必败无疑!”


众人心中均是一震,族长好气魄,好大的目标呀!同时的激动无比,因为他们相信赵飞龙有这个才能。


赵飞龙接着道:“我们军事上要做到:南征做好一个‘威’字不战而屈人之兵,北战做好一个‘度势’消匈奴与无形而我又不自损。对于吐蕃做到一个‘拖’字,而突厥则是一个‘间’字,离而间之突厥快走到尽头啦!以一敌四,我们自是不敌,以一敌一,我们柔然热血儿女怕他不成?”


“字字珠玑,字字珠玑呀!我的血液都快被族长给点燃啦,听了飞龙的话我这老头子终于可以睡个好觉。”武兵长老哈哈大笑道。


天智长老也是一脸微笑:“不知族长对我们现在粮食短缺问题是什么解决的?”


赵飞龙呵呵一笑:“长老们真实太高抬我啦,其实我们收成不好别人也收成不好吗?”


“族长是说去抢吗?”一个铁塔般的壮汉惊讶地问道。


赵飞龙哈哈笑道:“让我柔然第一勇士,占上为王去打劫做个蟊贼未免太大才小用啦!”


一个潇洒英俊的青年起身道:“族长的意思可是交换做买卖吗?”


赵飞龙眼睛一亮:“老天真对我柔然不薄,如次多人才何惧我柔然不兴不盛?不错是要做生意,而且是大生意,要做到世界的各个角落里,不但要做生意我还要它为我带来最精确的情报!拓拔新军你可有种挑起这副重任?如果有这个胆量晚上来找我,我必使你扬名天下!”赵飞龙看着站着的青年高喝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