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二章:初回朝鲜 夜渡清川桥(一)

iji5000 收藏 24 68
导读:<<军魂>> 第二章:初回朝鲜 夜渡清川桥(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还要规定一些事儿”李成龙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让同志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别一到了志司乱嚷嚷,到时候不得被政治部弄去喝茶才怪。”

破事别问我!”刘飞脑袋冲外,外边的公路上已经隐约看到有朝鲜老百姓拖家带口的往北跑!战争的气氛“恩!这是肯定的!你说呢刘飞”谢志涛还是眼睛直忽忽的看着前边的路和头车。

“哎呀!别跟我扯政工!我可是战士出身!是靠军事素质提的黄牌儿!那些事就你们当参谋跟领导屁股后边儿才愿意折腾的越发强烈,每场战争的受害者都是老百姓。

“这样吧!一会到了大榆洞!见到志司前开个会!规定一下,第一,小分队是由各部队前线军官抽调组成,在开国大典后由苏联专家在东北秘密训练,朝鲜战争被派驻到朝鲜进行前出侦察。每个人用帽徽当臂章带到胳膊上,就说是苏联特意为中国部队铸造的。第二:严格保守我们身份的秘密,对于任何人员对我们分队的询问都要严肃、认真的对待。除了说自己的以前番号以外,不要和任何人谈论老部队的情况,免得让人较真起来肯定要传帮,对于实在不好解释的问题,例如参军时间等一律用保密抵挡。大炮你看看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

“我也不找道还缺少什么!但是总感觉这次到大榆洞没有那么简单的事情。”谢志涛转动方向盘拐过一个弯道“还有!见到彭总以后就算是相信我们了!那么我们会不会被打散被送回各自的老部队。如果不被打散我们会怎么样?被安排去什么任务?这些事情你想好了没有?”

“我也没有想好!这种情况确实很让人头疼,走一步算一步吧!最好不被打散,大家还是在一起安全的多。另外,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军衔和职务提高,就说苏联专家按照苏联红军的模式给我们设置了职务和军衔儿!这样一下子多了六十多个干部!谁也不好一下子安排出去。这下这群兵可集体提干了,呵呵”

“恩!既然是团级编制!我们就好好安排安排,反正不用和干部部的头头们商量”刘飞转过头来“我要求不高!给个大校吧!足够了!”

“首长!你咋不要个大将”李成龙和谢志涛都笑了!

“最高就是上校了!队长还是政委你先挑!”李成龙问刘飞

“最高就上校啊?队长肯定是你了!谁叫来的时候你就是三个豆儿!政委一天天的磨嘴皮子我还不习惯,这样吧!我就委屈点自己!便宜你们两个家伙了!我当参谋长。当个中校没有问题吧?”刘飞挠挠脑袋说。

“没有问题!刘参谋长,给你个上校干干!”李成龙就差拍胸脯同意了,反正官再大也什么用也没有,一分钱银子也不开,给个上校和中校都一样要打仗而且都“笑不起来”!

“谢志涛看样子得是政委了吧!你从一个豆儿直接升到两杠三,你小子简直是土鸡变凤凰了,你得请客啊。”刘飞歪着脑袋看谢志涛,笑的有点坏!

“去!去!升到将军怎么样?一分钱都没有!我拿什么请客?”

“那可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了你!你请客是请定了!”

“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刘参谋长刚才的屁就是很响嘛!好了好了!大家就当没闻到好了!”

“喂!你可不能不厚道!你……”

“好了好了!”李成龙在中间被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的夹在了中间。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刘飞!你提条件!条件不过分的!我是军事主管!我给你做主就是了!”

“半盒红河!两个牛肉罐头!没有了!”刘飞添添舌头说。

“你小子还有红河!刚才临上车的时候你怎么说你的抽没了?赶紧拿出来!”李成龙瞪着眼睛瞅着谢志涛

“那是老子最后的存货了!是留着给你压箱子底儿的,我给你五块钱你自己去买好不好!罐头可是大家都配了的!我也不多了!你得给我留点口粮吧!”谢志涛摸索着从兜里掏出五块前扔在驾驶楼的前台上。

“滚蛋吧!有钱现在也买不到!你把屁股抬起来点”李成龙知道谢志涛有个习惯!烟都往后屁股兜儿里揣,在大学时一抢烟就大喊非礼!骂抢烟的人是变态。一般都能把抢烟人的想法扼杀在行动初始阶段。

半盒皱皱巴巴的软红河被掏了出来,十几根烟很委屈的挤在一起,歪歪扭扭!。

车里的烟雾又升了起来。

突然!前车一个急杀车后停了下来,而且关闭了车上所有的灯。

刘汉卿从前车跳下来回来咣咣的拍车门。

“刘汉卿!怎么了!”谢志涛摇下车窗玻璃。

“敌人的飞机!向导说了!再开一会就到清川江了!敌人的飞机轰炸的很频繁!刚才我隐约听到有飞机轰鸣的声音。

正说着,天上已经响起了飞机的轰鸣声。几架飞机大遥大摆的飞过他们头顶,因为天已经黑下来的缘故,并没有发现他们。

“好大的家伙啊!怎么和我们白天看见的不一样呢”李成龙抬头看看这些大家伙从头上飞过去。

“不会是美国的B25吧?”刘汉卿也望天似的扭动自己的脖子。

飞机从头上飞过后,北面隐约传来炸弹爆炸的声音,火光也隐约的映上天空了!

“那边应该是清川江的大桥了,看来敌机是想把我们的政府机关和人民军完全隔绝在这!”安金刚说。

“那我们赶紧过江!”谢志涛不想被扔在河这边!

“恩!我带路!车辆跟上,弹坑很多!注意安全!安金刚返回头车的驾驶楼里。

刘汉卿也要走,被谢志涛一把拉住“你在车上那个朝鲜人没问你什么吧?”

“没有啊!就是一直带路!他的中文也就一般!那嘴笨的跟刚到部队的新兵一样,我跟他能聊什么?”

“给我看住嘴!别乱嚎嚎!要是胡说八道就把舌头割下来给大家喝酒!”谢志涛挥手让刘汉卿上车。

“天!我这舌头能够几个人吃的!?”刘汉卿吐吐舌头,跑回头车。

车辆又启动出发了,这次更慢!陆续发现有更多的老百姓在奔向大桥方向,拖儿带女!拉牛拽羊的!车辆的速度实在快不起来。

慢慢的车辆开始接近大桥了!桥头上还有木头着着火!李成龙他们跳下车,人群中有人民军的溃兵突然发现身穿南朝鲜军队服装的这群人,大喊了起来。一时间围拢上来大批服装褴褛的人民军战士。

李成龙和刘飞打开冲锋枪的保险,背靠背的站着,汗珠从脸上直淌。这个时候来个打黑枪的!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李成龙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跳下车来,猫在驾驶楼里不是挺安全的么。

“大家不要误会!他们是志愿军的侦察兵!是返回部队的!大家千万不要开枪!“安金刚跑下车!

一个带着中尉军衔的人分开众人走了过来,和安金刚哇啦哇啦了几分钟后。围拢的人群开始散开。

“您好!上校同志!我是守卫这个大桥的副连长。”中尉主动伸出手热情的说!

“您好!首相的车队什么时间通过的!”李成龙不想在大桥上耽误太多的工夫。

“大概2个小时吧!”

“好!请赶紧安排我们过江!”

“您只能排号了!为了掩护首相车队!大桥前边积压了太多的群众和士兵战士。”

听了安金刚的翻译后,李成龙和谢志涛不由得抬头看看前边的大桥!

说是大桥,本身清川江也不是很宽!就是一座钢铁和木头一起搭成的混合机构的桥梁而已。老百姓和后退的士兵慢慢吞吞的从桥上走过。几根还在燃烧着的木头桩子在桥头劈劈勃勃的响着。

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先挤一挤吧!李成龙挥挥手示意丁建伟把车先开过去!刘飞代替谢志涛也把车辆打着,两辆车几乎和乌龟爬一样混进人群里。人民军的战士问车上的人,你们有大炮么?有飞机么?

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人民军的战士摇着头!拥挤着向北撤退。早就被美国人的大炮给吓怕了,可是他们就没有想过!他们曾经同样用先进的装备打的李承晚找不到南!先进的T34连中国都没有!老毛子一挥手就给了高丽棒子们了!还打成这样!

“呜、呜、呜、呜、呜、呜、呜”几个人哭的声音穿来过来,而且是几个男的声音。

“怎么回事儿!大炮!走!去看看!”李成龙和谢志涛背上枪走了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朝鲜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女孩儿在哭,死去的孩子大概有8、9岁的样子,胸前的白色朝鲜服装已经被鲜血和灰尘弄的破烂不勘。男人不停的哭着、摇晃着女孩儿!仿佛能摇醒她一般,谢志涛看看女孩已经冰冷下来的脸。又看看身上的血然后的衣服。摇了摇头!“早就没气儿了!”

旁边是一座反坦克炮,牵引的汽车早就没有了!几个衣服破旧的不能在破旧的人民军在旁边激动着跟那个中尉争论着什么,安金刚和朴栋勋都在车上,身边没有翻译!李成龙和谢志涛也不知道他们在争论什么。

中尉拔啦开一个战士后,身后他的人冲上来把一箱炸药要往炮上捆。那个战士大喊着冲上去抢炸药。被其他人狠狠按住。他拼命挣扎着,一边大声的喊着“东木呀(同志啊)!东木呀(同志啊)!”

看样子是要扎掉这门炮了,而那个兵不让。李成龙和谢志涛也不好说什么但是还是很感动。

那个兵还是在挣扎,喊叫着,又指了指那个报着死去女孩的中年人说着什么。然后蹲着哭了起来。

中尉的眼睛中同样有着泪花儿!只是强忍着不淌下来而已,他也知道一门反坦克炮对于一个人民军队意味着什么,但是没有牵引力!怎么带着它转移。总不能留给敌人吧!

人群被赶到很远,轰的一声巨响,反坦克炮倒下去了。同时倒下去的还有哭着的那个人民军战士。被唤醒后就没有人去管他了,需要更多的人手维持秩序。

那个兵很居丧的坐在大桥的桥头一块石头上,嘴里不听的嘟囔着。一边嘟囔还一边哭。

“走吧!我们也该过江了!”李成龙督促发愣的谢志涛。

“恩”谢志涛点点头!那个战士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许只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才能真正的理解到武器的作用,才能和武器产生真正的感情。

李成龙和谢志涛在黑夜里,混在北逃的人群中慢慢的踏上大桥,脚下是流淌着的清川江……

兵败真的如山倒!看着撤退的人群,两个人几乎同时感慨到!

人群走的很慢!李成龙和谢志涛也混在人群里没有任何办法。前边的车辆依稀可以看见马上就要下了大桥了,李成龙吐了口气!大桥过了就安全多了,要是这个时候来个飞机。乖乖!

怕什么来什么!这时候天上传来飞机的轰鸣,谢志涛大骂美国人为什么到点儿下班还他娘的出来加班收拾人,然后又大骂李成龙的乌鸦嘴!说点什么不好!

谢志涛的大骂显然对美国人飞机没有什么影响,飞过来的那架战斗机开始对大桥扫射、俯冲

“啾啾啾啾啾”航炮弹破空是声音让人心里发紧。

几个人民军的战士跳上大桥的围栏,用冲锋枪向敌机扫射。但是无济于事,飞机一个往返,一阵航炮后,两三个人民军战士中弹掉下大桥。

李成龙和谢志涛猫着腰,跟着混乱却又突然加快速度的人群往北冲。突然李成龙一个踉跄,几乎要被混乱的人群挤倒!谢志涛手疾眼快把李成龙给拉了起来!要不然李成龙还不得被踩死!

“谢谢你!”李成龙一边被挤着走一边说!

“谢啥!半包红河还我!”谢志涛突然笑了起来。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