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真的假的?”看着底下一大票人跪在地上高呼族长,赵飞龙不是傻子,相反他还非常聪明。饶是他机智过人此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站着的除自己外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应该叫的是自己吧!赵飞龙不肯定的在心中猜测道。“的,看他们喜极而悲高呼自己族长的原因,应该于今天发生的事有关吧!”赵飞龙隐隐约约猜到了事情的关键。


“都快起来呀!彩梦你们这是干什么?你快让他们起来呀!”赵飞龙从发愣中醒来,赶忙跳下闪电跑过来把前面几个老者扶起,这数万人中自己唯一认识的人就是柔然族的圣女彩梦。


被赵飞龙扶起的老者中的一位祖恭长老哈哈大笑道:“快快去准备,现在祭天,迎接我柔然族新主赵飞龙。”赵飞龙惊讶道:“老人家怎么认识我?”


祖恭长老呵呵笑道:“在场的估计差不多都认识族长呀。族长剑斩草原第一凶人歌德跋扈及手下第一猛将单条恶狼族数千勇士的消息早以传遍了整个草原。由于您的到来更是扭转战局使我柔然族在险恶的形势下大获全胜,是我柔然族大大的英雄,早已被我柔然民族所有人所熟知。”刚才还为赵飞龙运气而当上族长愤愤不平的人,此时却在考虑自己有没有赵飞龙那个能耐啦。才开始由于语言问题交流起来还非常困难,但是很快赵非龙就在生物芯片语言系统的分析帮助下很快掌握了柔然族语言的诀窍。


赵飞龙心中嘀咕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自己今后说不定会有多少麻烦,不会有像小说上描写的天天有脑子里面充油的人来找自己比武以打败自己显示他们的厉害吧。”当然赵飞龙不敢说出来的。


在祖恭长老等张罗着为赵飞龙举办祭天典礼时,赵飞龙悄悄把彩梦拉到一旁边看着身后迷惑地道:“彩梦那些人怎么那么古怪地看着我们?”彩梦回头顺着赵飞龙的目光,刚好看到柔然族青年暧昧的眼神,双脸一片羞红,忙别过了头。


赵飞龙没注意到彩梦的脸色,结结巴巴地趴在彩梦耳边小声道:“我说彩梦,你……你能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吗?”赵飞龙怪自己真不争气,见到彩梦他的心就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彩梦有点惊异地看着赵飞龙道:“你不知道我们柔然族的族训吗?不会呀!整个天原的人都知道的,就连你们远在中原的人也知道呀!大唐的皇帝就曾为此事为难我们。”说道这彩梦还一付狠狠的样子,看来大唐对柔然族没干什么好事。


大唐,现在竟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时期的大唐吗?这就是被后人用唐人来代替中国人名字的大唐吗?赵飞龙只觉血气上涌,多少次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个年代,多少个自己仰慕的人物,好不容易赵飞龙才止住自己的激荡心情。


赵飞龙心说我又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怎么会明白你们的什么族训,只是这话当然不能说明。结结巴巴的答道:“其实……其实我自从记事起就奉家父之命在山中跟一个奇人苦读对外面的世界了解不是太清,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吗?”


彩梦一副了然的样子,陷入了沉沉的回忆,良久语音凄凉的为赵飞龙讲述起柔然族的血泪史。赵飞龙仿佛在听一部充满悲剧色彩的童话,时而跟着彩梦兴奋,时而悲伤。讲到关于圣剑龙魄的故事最后赵飞龙悲痛切兴奋地点点头低声道:“我明白啦!我说当我拔出圣剑时怎么会有那么深的幽怨,几乎让我窒息原来都是那些美丽不甘的生命,我明白他们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们拉!嘿嘿……彩梦,你愿不愿嫁给我?”赵飞龙满脸期待地看着彩梦问道。


彩梦心中羞到了极点人反而平静,淡淡地道:“从你拔出圣剑的那一刻我便成为了你的妻子。”赵飞龙一颗火热的心顿时冷了下来,自己失望到了极点,冷静地道:“彩梦你可以有你的选择,我要的是出自你真心的爱,而不是凭什么族训的到你的身体,这件事我会和长老们禀明的,你有绝对的自由选择自己的幸福。”赵飞龙第一眼就喜欢上了纯洁美丽的彩梦,自己宁愿永远沉睡在这样美丽的彩色梦中,但是心中伤痕累累的赵飞龙根本就经受不起再一次的爱情背叛,所以转移话题道:“你说我们柔然族现在很危险,能给我讲讲情况吗?”


彩梦听着赵飞龙说话心中不住的说不是的,但听赵飞龙最后的话也只有暂时压下两人的私事,心理烦躁地道:“由于再有两个月就是我们柔然民族传统的选取族长的日子,得圣剑者得天下的传说,以及圣剑本身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其中蕴藏着无上绝学,对很多人都充满了很大的吸引力,现在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有三股势力,南方的高礼,北方的匈奴后裔以及突厥后部。”


彩梦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刘海,有点憔悴地接着为赵飞龙讲解道:“高礼是势力最大的一部,他是受大唐宦官迫害的戌边大将,战功卓著,声名显赫,手下十万部将训练有素对他忠心耿耿。又由于安禄山叛乱大批中原人口外牵,作为汉人他这里接受了很多流民,所以他现在势力非常强盛。北……”


赵飞龙打断彩梦急急地问道:“安禄山叛乱!发生几年啦?”彩梦更惊奇地看着赵飞龙下意识地答道:“三年啦,赵公子你……”


赵飞龙看到彩梦疑惑的样子忙道:“我这次是才出山来历练还未回到中原,以前和先生专心求学问道久未与外界联系,因此不知这些,彩梦你继续说吧!”


彩梦压下心中的疑问,点了点头继续道:“北方的匈奴并非原先的匈奴。”赵飞龙心中奇道:“梦儿,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原先的匈奴?”赵飞龙早从彩梦的表情读懂了她的心思,知道她也许并非不爱自己,只是不懂表达罢啦。当下赶忙换了称呼急急补救。本来依赵飞龙这情场老手的经验应该不会犯刚才的错误,只因为刘柳的事对他打击太重啦。


彩梦委屈地看了赵飞龙一眼,赵飞龙赶忙握着拉她柔嫩的小手,彩梦挣扎了几下没挣扎掉,稍微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只得任由他拉着,开玩笑赵飞龙心说:“死也不会放手的。”彩梦不去想他红着脸答道:“他们自从被大汉朝打败除降部外,其他的头迁徙到了不知何处。近次突然出现队伍里有许多没见过的人,那些人及装备很奇怪,不是我们这里所听说过的,他们的骑兵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手持很重的剑,速度异常缓慢。看他们笨重的样子,只要把他们战马砍倒,他们就没丝毫用啦。而且他们还有那样的步兵,方队像成墙似的,还有很多奇怪的地方等你见就自己明白,他们有一万多人,他们已经派大使对我们劝降啦。”赵飞龙心道这不是欧洲士兵的打扮么,他们怎么可能万里迢迢来到这里。又听到彩梦对欧洲重骑的破解方法,心中赞叹,成吉思汗已经证明这确实是可行的。也不打断彩梦。


彩梦看赵飞龙听的入神,心中一甜道:“突厥族自分裂,南突厥约十万户降拉大唐,北突厥约二十户越50万人继续北牵,经过大唐几次打击,现在人口约八九万户八十万人,但是个个能骑善射,均可作战。而且还要时刻提防着南边的吐蕃,虽然他们和唐军土石堡一战,元气大伤短期无法动作,但实力还是不容小窥!我柔然族战士自是不弱他们他们任一方,只是人数却大大不足,但要同时面对三方的挑战。而且去年收成不好。现在可以说内忧外患。


赵飞龙颇感沉重的点点头,这付担子还真不轻呀!看来这个族长还真不是好当的。


彩梦想起了什么似的道:“飞龙,我们上次一战总共俘虏了三千六百一十二个人,根据草原上的规矩其中一千八百个归你处理,你拥有对他们生杀大权在内的所有权利,你准备怎么处理?”


赵飞龙脑子飞快转着,在这个以势力生存的时代自己手中必须有一直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才能生存,柔然族怎么说都是一个巧合,如果明天这什么圣剑万一自己又拔不出来是不是一文就不值了?现在这些人陷入危境,自己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应该能成为自己的忠诚部下。想到这里赵飞龙问道:“如果杀了他们官府不管吗?”


彩梦摇了摇头道:“他们都是你的奴隶呀!对于这些奴隶主人要怎么处理官府根本不管。”


赵飞龙点点头对彩梦道:“你帮我找些人先让这些人吃些苦头,但千万别真伤了他们,等忙完这阵子再决定怎么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