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圣西罗


足球圣殿不老的传说


“流传在月夜那故事,将星光深处亦照亮,如神话活在这世上,为世间不朽的爱轻轻唱……”


圣西罗,米兰城的圣西罗、意大利的圣西罗、足球的圣西罗,它是一座永恒的圣殿,铭刻着珍贵的记忆、暗涌着激荡的年华、诉说着世纪的荣耀、守护着虔诚的信仰。


1926年9月19日——2006年9月19日,圣西罗已历经了八十个春秋,这是一座球场的寿辰,更是我们的纪念日,无论你是不是AC米兰或国际米兰的追随者,只要你是球迷,谁都不能否认圣西罗的神圣,谁都无法抹杀它作为建筑物所承载的足球精神。


贝鲁斯科尼说:“我从小就认为圣西罗是人类最伟大建筑幻想的作品,它虽然流淌着英国球场风格的血液,却是整个意大利最具激情和观赏价值的球场,同时还拥有两支最伟大的球队……”


“谁人亦会重拾逝去了的梦,在星辉闪闪午夜飘于晚空,日夜变换未能换却那季节,因那心中爱坚固永不转向……”去年此时,本刊推出的精品特刊《米兰帝国》在米兰两支球队的球迷中得到了很好的反响,值此圣西罗球场八十华诞之际,本刊再次精心策划这个主题奉献给所有球迷——我们想说:


“圣西罗,你是足球的圣殿,祝你生日快乐!”


梦想照进现实


——圣西罗缘起


八十年前的200万美元可以兴建一座圣西罗球场,八十年后,圣西罗满座时一场联赛的门票收入也远远不止这个数字了。


众所周知,AC米兰俱乐部成立于1899年12月16日,英国人阿尔弗雷德·爱德华兹当选为主席后,将总部设在米兰博切特的费亚斯奇特亚·托斯卡亚。1908年3月9日,AC米兰一分为二,部分会员组建了国际米兰队,从这之后两家俱乐部开始暗中较劲,然而他们却都没有一个像样的主场,从1908年到圣西罗建成的1926年之间,AC米兰经历了坎佩奥利和皮雷利两任主席,其中前者的在任时间不足9天,而国际米兰在此期间已经更换了9任主席。


佩特罗·皮雷利注定会成为米兰足球史上的传奇人物和赫赫功臣,他在1924年底萌发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为两支米兰城的球队兴建一座专用球场,皮雷利很有钱,他经常出入于米兰各种高级场所与各界名流交往,他时常听闻喜欢足球的达官贵人们抱怨米兰没有一座豪华的足球场……于是他开始了在米兰的一系列建设,在1909至1929年之间,这位意大利人尽皆知的“轮胎大王”帮助AC米兰队完成了质的飞跃和诸多硬件设施的奠基。当然,他提议建造新球场时也曾遭受过诸多质疑和劝阻,他的商业伙伴詹姆斯就对他说:“如果你想糟蹋钱也没必要去郊区建一座宫殿啊!”


圣西罗球场整个工程耗资5百万里拉,相当于现在的3亿5千万里拉(200万美元),这笔巨款对于当时的皮雷利而言也不是个小数目,但他的“投资动机”在今天看来却是公益性质的,皮雷利并不追求利润回报,他只是想让这座新球场能成为米兰足球的圣地,并为两支球队所长期使用,就连球迷呼吁将球场命名为“佩特罗·皮雷利大球场”也遭到了他的断然拒绝。皮雷利那商人逻辑的构想和实践也使AC米兰俱乐部成为欧洲最早萌发资本积累意识的球会之一,在上世纪20年代初期,AC米兰俱乐部就已经开始每年定期向会员征收会费,年费20里拉,学生凭学生证就可以16里拉的优惠价入会,从那时起,“以球养球”的宗旨已经被米兰球迷所接受,皮雷利在会员大会上慷慨激昂地说:“用你一周吃8个黄油面包的钱参与俱乐部一年的建设,这是荣誉,更是忠诚!”众所周知,圣西罗球场还有一个叫法是梅阿查球场,这是为了纪念当年为意大利国家队、国际米兰队和AC米兰队都踢过球的著名球星梅阿查而起的名字——1929/30赛季,国米在教练阿帕德·维茨的精心调教下,依靠年仅20岁的小将梅阿查的杰出表现和他的31粒入球夺得意甲冠军,梅阿查一共为国米效力224场比赛,进248球,是个典型的射门机器,这被当时的法西斯政权看作是一个非常好的宣传工具,他们对梅阿查进行了非常完美的评价和保护,梅阿查本人也是一个法西斯信徒,他为意大利夺取了2次世界杯,是意大利人心目中的大英雄,所以他的“劣迹”并没有被球迷过多批判,他所取得的荣誉却让他成为国际米兰史上最伟大的球星。在梅阿查快要退役的1940/41赛季,他加盟薃C米兰队,虽然当时的梅阿查已经过了职业生涯的巅峰期,但在为AC米兰效力的第三年中(1942/43赛季)他仍在27次出场中打进10个异常精彩的入球。


为了行文的方便与统一,也按意大利和欧洲媒体约定俗成的惯例(包括国际米兰官方网站和国际米兰官方队刊中的通称),本文使用较通用的“圣西罗球场”,这绝非“厚AC而薄国米”的偏心,其实中国的一部分米兰双雄球迷一直有一种认识上的误区和极端化,因为米兰双雄都非常敬仰“梅阿查 Giuseppe Meazza”这个名字,梅阿查的名字在米兰可以获得双方球迷的一致掌声,时至今日,也只有在极个别的场合才会刻意去区分这座球场的两种称呼,意大利的国米球迷并不反感“圣西罗”这个名字,也没有国米球迷认为“圣西罗”这个称谓只代表AC米兰;而AC米兰的球迷更是长期尊重“梅阿查球场”这个1980年被正式命名的名称,“圣西罗”这个球场的名字本身并没有任何倾向性,而倾向只是存在于立场不同的人们意识中罢了。


圣西罗8个第一次


第一场比赛:1926年9月19日,球场正式投入使用当天,AC米兰与国际米兰在此进行了一场庆典赛,这是圣西罗举办的首场比赛,结果国际米兰6∶3大胜AC米兰。比赛当天整个圣西罗球场人山人海,当时来了多少球迷虽没有准确数据,但赛后球场内的垃圾整整清扫了16天。


第一个进球者:AC米兰队的圣塔格斯蒂诺,在1926年9月19日AC米兰与国际米兰庆典赛上半时第16分钟,他率先用一记禁区外的劲射敲开国米的大门,这个球成为圣西罗的第一个进球,但令圣塔格斯蒂诺难以置信的是,在随后的比赛中AC米兰溃不成军,最终失利。


第一位在此指挥的教练:这个事情至今仍存争议,如果按首场正式比赛来算——1926年9月19日AC米兰与国际米兰庆典赛,当时双方的主帅分别是阿帕德·维兹和康尼格,但是据国米官方记载,1926年年初圣西罗球场已经大体建成后,国际米兰队曾受邀请到球场内进行了一场训练赛,当时国际米兰的主教练是保罗·施德勒。


第一张球票的归属者:一位名叫博南尼的球迷,他是米兰本地人,国际米兰的铁杆球迷,他生前一直收藏着被圣西罗球场票务机构认可的“第一张售出球票”,这张球票作为纪念品经常在圣西罗球场的博物厅中展出,估计拍卖价格可达到10万欧元以上。


第一场创纪录比赛:1933/34赛季国际米兰在圣西罗球场9∶0狂胜卡萨勒队,这是迄今为止国际米兰最大比分的主场胜利,比AC米兰联赛最大比分胜利1950/51赛季9∶0胜帕勒莫早了17年。


第一次球迷骚乱:据AC米兰官方队史记载,1928年3月14日AC米兰在与都灵队比赛结束后,圣西罗球场内双方球迷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事件”,导致28人受伤,其中导致1人事后残废。这是圣西罗球场有记载可查的第一次球迷骚乱事件。


第一场世界杯比赛:1934年5月28日,第2届世界杯瑞士队与荷兰队的比赛在圣西罗球场举行,这是世界杯历史上的第20场比赛,也是圣西罗球场承办的第一场世界杯赛,比赛结果为瑞士3∶2击败荷兰,第14分钟瑞士队球员凯尔霍茨打入了圣西罗球场的第一个世界杯入球。


第一场欧洲杯比赛:1968年5月27日,法国队在圣西罗球场击败比利时队,这是圣西罗球场举办的首场欧洲杯比赛。


八次变迁 风雨几度


1925年:破土动工


[时代语录:“我想让100年后的人们谈论起米兰足球的时候都以这座球场作为自豪的开端。”——佩特罗·皮雷利]


1925年春天,在皮雷利的倾囊赞助下,圣西罗球场开始破土动工,整个球场的施工时间只有短短的13个月,最初的设计方案是一个简单的矩形场地,设四个主看台,可容纳10000人观看比赛。值得注意的是,圣西罗球场从最初设计开始就是按标准足球场来设计的,而不是综合型体育场。


1926年:乐并痛苦着


[时代语录:“太吵了,我经常会为球场外的汽车喇叭声而分神。”——圣塔格斯蒂诺]


1926年9月19日当圣西罗球场交付使用后,米兰双方球员和球迷都陷入了一种亢奋状态,但也从第一场比赛开始,这座球场的“缺陷”令所有亢奋者感到痛苦和遗憾。由于当时建设球场所用的设备和材料都非常简陋,球场周围只能用墙面包围,这使得整个球场的隔音条件非常糟糕,球场内的嘈杂和球场外的汽车、工厂噪音常常影响比赛中的球员,并且由于设计的看台过道过于狭窄和平面,每场比赛后的垃圾很难清扫,雨天的积水现象也比较严重。


1939年:55000人和斜梯


[时代语录:“我们为什么不能将圣西罗改造成一座可以容纳150000人的大剧场?就像古罗马时代一样壮观!”——墨索里尼]


1939年,也就是圣西罗球场建成后13年,球场进行了历史上首次局部改造工程,虽然这只是一次小范围的改造,但整个体育场的周长延伸到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球场长度。最重要的改造还包括让座席增加到55000个,圣西罗球场最著名的斜梯风格布局也在这时形成,这成为圣西罗球场永恒的标志。一个颇具黑色幽默意味的插曲是,在这次改造之前,经常光临圣西罗的“纳粹魁首”墨索里尼曾提议建设一个可以容纳150000人的“国家大剧场”,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讨论议程,但在真正的预算过程中,纳粹党人和工程设计师才发现手上的资金根本无力支撑这个计划,提议最终搁浅。


1956年:粉饰一新


[时代语录:“米兰不需要一座可容纳10万人的大球场。”——老马尔蒂尼]


在1952年3月,有人再次提出了讨论圣西罗球场提高容量的可行性报告,结果在场所有人均认为在人口并不密集的意大利北部建设一个容量超过10万人的球场“是一种不可原谅的奢侈”,最终圣西罗球场的观众容量维持在6万人左右。1956年,圣西罗球场整体第二次全面改造和检修,所有的球场设施都进行了更新。


1989年:5000万英镑大修


[时代语录:“圣西罗比罗马的球场更出色。”——贝肯鲍尔]


1989年,圣西罗球场已经走过63年的风雨历程,即将迎来又一届世界杯,准备举办开幕式的圣西罗受到意大利和米兰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于是在政府的提议下,球场得到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项目最多、时间最长、好评如潮的一次翻新和重建。新的改造工程不但将球场原有建筑进行了重新改造,还建设了三个上层球迷包厢看台,在四个主看台里的其中三个看台建设了11层阶梯的塔式俯瞰灯楼!这一年的创造性建设还包括在球场最顶层建设玻璃纤维的透明屋顶,屋顶面积正好可以为坐席遮蔽雨雪,这个设施受到了两队球迷一致的赞誉。据米兰市政府公布的财政数据,1989年“大修”圣西罗球场一共耗费了5000万英镑。


1995年:呵护草皮


[时代语录:“没有一流的草皮,圣西罗就不是一流的球场。”——贝鲁斯科尼]


1995年,AC米兰俱乐部在贝鲁斯科尼的授意下动用50万英镑改善球场的排水和灌溉工程,这微不足道的一笔花费直接让圣西罗球场的草皮得到了健康维护,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圣西罗球场在雨雪气候下的“综合素质”无疑是欧洲一流的。圣西罗球场整体的布局也在此时达到我们今日看到的格局:整个球场看上去好似两个牛角,球场以梯田的方式以金字塔的倾斜方式向顶部扩张,四个角落的塔楼成为球场的主梁,支撑着整个球场,整个球场都是用钢筋混凝土和透明聚碳酸酩等材料建成。


2005年:德比骚乱改进安检


[时代语录:“说实话,圣西罗已经越来越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明年是它建成80周年,但球场的建筑结构和球迷看球条件近十年来却没有本质性的改善”—— 加利亚尼]


2005年4月冠军联赛“米兰德比”第二回合出现严重的球迷骚乱事件,事后欧足联对意大利的球场安全问题提出严重警告,亚平宁半岛上至总理下到足协对这一问题都很重视,除了加强圣西罗球场对球迷携带物品的检查,电子仪器检测球票,欧足联和警方也要求在圣西罗入口处安装旋转大门以便对球迷出场秩序进行管理。此外,圣西罗还在扩大球场外围栏的面积,这必须要迁移球场外的停车场和一座办公楼,由于牵扯面太广,这项工程迄今为止都进度缓慢。


2006年:计划中的圣殿


[时代语录:“未来100年,圣西罗会比过去80年更好!”——米兰市长阿尔贝蒂尼]


据《米兰体育报》最新消息,米兰市议会已经通过新的市区改建计划,圣西罗球场所在区的官员扎乌皮尼提出一项重要议题,即由于圣西罗球场的高度、面积和历史,最好的改建是将其建成一座多功能综合体育场区,让现在的主球场成为该区的核心建筑,这个提议已经得到20位欧洲知名建筑师的鼎力支持,市议会也以多数票通过了这个方案。米兰市长阿尔贝蒂尼本打算改建计划由市政府承担,并将所有权由2支球队手中回收,但考虑到2001年曾有球迷游行抗议收回球场的决定,因此最后改为竞标,由两家球队参加竞标,竞标成功的球队将享有改造和99年球场的使用权,从目前发展看,国际米兰可能是最终的赢家,而AC米兰则有可能在未来5年内搬出圣西罗,另起炉灶。


圣西罗地方志[2006祝寿版]


圣西罗地理:圣西罗球场的位置在米兰城的西部,距离市中心较远,也就是在米兰城的“三环”以外,这里是圣西罗区的核心位置,如果从米兰市中心的斯卡拉歌剧院出发前往圣西罗,那么必经之路包括卡斯泰诺广场、北站、国家剧院、皮埃蒙特广场、扎瓦塔里广场、塞杰斯塔广场等等,如果是乘坐M1地铁线路,那么位于圣西罗球场东北方向的洛托广场就是球迷集散地。熟悉米兰的人都知道这座意大利北方名城的核心位置在中部和东南方向,近年来东北方向的发展也很快,只有西南和西北方向相对“冷清”,圣西罗球场所处的位置是米兰城人口密度较小的一块,但这里商业发达、富人云集、自然环境优良,未来20年,西部将成为这座城市的焦点。


圣西罗环境及配套:圣西罗球场周围是名副其实的足球文化中心,这里的球迷酒吧不仅数量多,而且是很纯粹的足球酒吧,其中又以一家名为诺维奥伏斯特的球迷酒吧最为著名,这家酒吧专门是为那些没有买到球票无法去现场观球的球迷准备的,外号“小圣西罗”,酒吧的菜单设计得非常有趣,一款名叫“马尔蒂尼浓香咖啡”的味道其实就和意大利久负盛名的卡布基诺咖啡雷同。圣西罗周边的球迷吧一般都设有双方球迷的“辩论沙龙”,凡参与论战获胜的一方可享受“免费续杯”的待遇,而沙龙的惟一规则是“君子动口不动手”,谁要是挑起拳脚争斗,113(类似中国的110巡警)不到2分钟就可以把滋事人带走……白天漫步圣西罗周围会给人愉悦、闲适的感觉,通常10分钟就可以溜达一圈,但夜幕下的圣西罗也比较“混乱”,这里是米兰城郊比较著名的“红灯区”。圣西罗球场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非常健全,有车位、医院、快餐、纪念品商店、书店和超市等。


圣西罗交通:去圣西罗球场的交通条件非常便捷,但可选择余地并不大,最佳选择无疑是搭乘米兰的M1线地铁从莫里诺·多里诺站到洛托站下车,然后在这里乘AC米兰或国际米兰俱乐部为球迷准备的专用巴士直达球场,当然,巴士车并不会去“划分阵营”,遇到米兰德比时两队球迷同乘一辆巴士的情况屡见不鲜。需要留心的是凡遇米兰德比或AC米兰VS罗马、国际米兰VS尤文图斯这种类似“国家德比”的大战时,圣西罗的交通就比较拥堵和紧张,提前两小时出发是比较明智的。


圣西罗球票:圣西罗球场有两个球票专卖点,一个是球场36、37号入口的比格雷特拉·诺德大门,地点就在洛托车站附近,另一个则是比格雷特拉·苏布大门,地点位于球场26、27号入口的正对面,所在地点最有名的场所是奥克斯姆广场。圣西罗的球票种类繁多,价格因座席位置、年龄身份(学生票/儿童票)几十至两百欧元左右不等,而在冠军联赛、米兰德比和“国家德比”的时候,球票价格一般是统一价格而且更昂贵一些。这种性质的比赛中统一球票价格的原因还包括避免造成双方球迷“混座”对治安造成的隐患。圣西罗的球票有4种颜色标记,红色代表最好的席位,贵宾席和记者席就是红色球票,黄色则代表比赛对手(客队)的座席、蓝色球票是球门后面的座席,很多铁杆的米兰球迷都喜欢买蓝色球票,因为这里的气氛最狂热、欣赏射门的角度最佳;还有一种绿色球票则是国米球迷北看台的“专用球票”,没有国米比赛的时候就没有绿色球票。


八星祝寿


圣西罗80年之八仙传奇


除了皮雷利,圣西罗的80年岁月中还有以下“八仙”将永远留在这座足球圣殿的铭文中——


乌利希·斯塔奇尼


他对于今天的球迷而言无疑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在米兰城他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中央火车站的总设计师,他被皮雷利选中成为圣西罗球场的工程总设计师,他的助手库吉尼也是上世纪20年代意大利最优秀的建筑工程师。斯塔奇尼在球场建成后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对足球一窍不通,设计球场完全是凭借一种建筑师的灵感和天赋。”圣西罗简单的矩形界面被斯塔奇尼阐述为“一种可以延续的足球想像空间”。


梅阿查


上文已经说过,圣西罗球场又被称为“梅阿查球场”,作为历史上罕见在国际米兰和AC米兰均有优异表现的一代天骄,梅阿查早已是上世纪50年代之前意大利足球的象征,虽然他是个法西斯信徒,每次进球后都会向墨索里尼致敬,但当有人提议将他的名字作为圣西罗球场的又一个名字时,全意大利没有人反对。


因维尼奇


作为AC米兰的第十任主席,因维尼奇在位时间只有短暂的一年,并且他在位时正值二战硝烟腾涌之初,在墨索里尼独裁高压统治之下,他做出的惟一功绩即是首次发起扩建圣西罗球场的倡议,坐席从1939年底开始增至55000个,最著名的斜梯风格的布局也在此时形成。墨索里尼虽然一度异想天开要将圣西罗的容量增至150000人之巨,但终因经费难以筹措而作罢。因维尼奇的“政治倾向”虽被后人多有诟病,但他对圣西罗的“功绩”却不容抹杀。


里佐利


熟知AC米兰历史的球迷都知道上世纪50年代是俱乐部发展的“黄金年代”,主宰那个时代的俱乐部主席就是当时意大利全国闻名的出版大亨里佐利!这位每天平均要阅读17份意大利报刊的“知识份子”在1954年至1963年期间执掌AC米兰俱乐部,在那一时期内,球迷看到了大量的巨星被买入,竞技成绩也是如日中天。也是从里佐利时代开始,AC米兰的历任主席明确了在竞技和商业运作之间如何保持平衡的技巧,这也开启了意大利足球飞黄腾达的60年代,在他卸任前,罗科成为了AC米兰主帅——“第二个米兰时代”在里佐利的铺垫下正式开始……


安杰洛·莫拉蒂


在国际米兰近百年历史上,一共有19位俱乐部主席,其中“莫拉蒂”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个姓氏,尤其是安杰洛·莫拉蒂创造了国际米兰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大国际米兰”时代,诚如《20世纪意大利足球大历史》的著者博蒂尔莱所言:“如果没有老莫拉蒂和他的大时代,球场在上世纪50至60年代的光芒将完全被AC米兰遮盖。”


法切蒂


如果说巴雷西和小马尔蒂尼是AC米兰的两大“忠魂”,那么在他们之前,效力国际米兰18个赛季、参加过634场比赛、打进75个球的法切蒂则是圣西罗球场的“第一忠魂”!从1960年开始直到他选择退役的1978年,在圣西罗球场中连AC米兰的球迷都在为他鼓掌,他的名言“梅阿查是我终生的家”更是家喻户晓。2004年1月20日,法切蒂接替辞职的小莫拉蒂成为国际米兰历史上第19任主席,在加利亚尼近两年频繁流露出“AC米兰将告别圣西罗球场”之时,法切蒂坚定地表示:“国际米兰永远是这座球场的主人!”


注:法切蒂主席已于意大利当地时间2006年9月4日因病去世,在他身后,我们为其光辉的一生致敬!走好,法切蒂!


巴雷西


巴雷西是布雷西亚人,但这个伦巴第大区内仅次于米兰的城市没有吸引巴雷西的目光,1974年,巴雷西选择加盟AC米兰队时仅有14岁,而直到1997年秋天他正式退役时也从未转会过任何球队,与今日仍在米兰踢球的小马尔蒂尼一样堪称AC米兰的“两大忠魂”。1999年AC米兰俱乐部百岁华诞之日,巴雷西被评选为“米兰100年最伟大球星”第一名,超过前辈里维拉和同辈的荷兰三剑客等诸多球星,以后卫的身份获得如此殊荣实在是伟大。 巴雷西一共为AC米兰队出战716场正式比赛,其中470场为意甲联赛,还包括50场欧洲冠军杯赛和4场丰田杯赛,此外他还为意大利国家队出战81次,其中31次是以队长身份出战,1982年他以替补身份成为了世界杯冠军队的成员。巴雷西今日已在AC米兰高层任职,主管青少年培训工作,也是未来总经理的热门候选人。


贝鲁斯科尼


1个人、18年、23个冠军头衔!贝鲁斯科尼无疑是米兰王朝和“圣殿”最具传奇效应的伟人。2004年12月28日,从1986年3月24日开始就一直是AC米兰俱乐部主席、曾当选过意大利总理的贝鲁斯科尼正式辞去了与足球事业关联的职务,原因是为了遵守意大利2004/215号法令以及市场竞争委员会的反托拉斯规定。谁都知道AC米兰的发展史是从贝氏上台后开始发生“剧变”的,在他之前AC米兰虽与国际米兰一样是米兰城的标志,但从实力和背景上讲则远不如国际米兰、尤文图斯、都灵这些俱乐部;贝氏上台后,AC米兰经过连续的耕耘和谋划才跻身世界一流球会行列,圣西罗最近两次大修(1989和1995年)都是在贝鲁斯科尼的极力敦促下完成的。


圣西罗权威数据[2006祝寿版]


生日:1926年9月19日


改造时间:1939年、1956年、1989年


观众容量:85700人


VIP座位:5200个


媒体座位:200个


球场规格:68×105 米


照明灯:3600盏


十字转门:51间


出口通道:51个


订票电话:+39 0240092175


地址:Via Piccolomini 5, 20151 Milano.Italy


行政管理部电话:+39 02 62281


行政管理部传真:+39 02 6598876


电子邮箱:sermilan@athena2000.it


世界八大传奇圣殿备忘


百年纪念球场(乌拉圭/93000人)


乌拉圭足球史上所有重大事件几乎都与这座位于首都蒙得维的亚的球场有关,最值得纪念的当然是该球场是首届世界杯赛的主体育场,它是为纪念乌拉圭独立自由100周年(1825年建国)而建,国际足联已经建议在世界杯赛诞生100周年之际,将2030年世界杯安排在这座体育场进行。


(经典记忆:1930年世界杯决赛乌拉圭 4∶2 阿根廷)


温布利球场(英格兰/96924人)


自1923年落成以来,位于伦敦的温布利球场就成为英国足球的象征,它标志性的双塔仿佛就是指引英格兰足球的明灯;1966年英格兰队在此球场以4∶2击败联邦德国,夺得英格兰足球史上惟一一座世界杯。2000年温布利被推倒重建,新温布利大球场的建设从一开始就颇为不顺,先是预算资金严重超标,然后是建筑工期一拖再拖,俄罗斯黑手党甚至参与其中,竣工前又发生了顶棚坍塌事故。


(经典记忆:1966年世界杯决赛英格兰4∶2联邦德国)


马拉卡纳球场(巴西/199458人)


马拉卡纳球场就是“世界之最”的代名词。这座能容纳近20万人的巨型球场长110米、宽75米,在球场入口处有巴西著名球星留下的脚印。1969年11月19日贝利在此球场打入了职业生涯第1000个进球;2000年,也就是马拉卡纳50周岁生日时,巴西体育记者选出了“马拉卡纳40大球星”,这其中包括贝利、济科、罗马里奥、贝贝托和扎加洛等;与世界其他球场看台不同,马拉卡纳球场的站台位于草坪四周的深沟里,其高度比草皮还要低许多,这就是该球场最独特的“Geral”站台,站在Geral站台里球迷最多只能看到场上球员腰部以上,但因为票价低廉,这里是大多数巴西下层人民的最爱。


(经典记忆:1969年11月19日贝利第1000球)


阿兹特克球场(墨西哥/107000人)


墨西哥人把阿兹特克球场称为“神殿”,而这座“神殿”是世界上惟一一个举办了两届世界杯决赛的球场。单从建筑学和人性化角度看,阿兹特克球场是完美无缺的,一座可容纳观众达10万人左右的巨型球场可以在不到10分钟内疏散全部观众,此外球场内还设立了两个巨大显示屏,并且有专门为残疾人设置的“公益区”,在30多年前的球场设计就有如此规模堪称现代球场建筑的伟大奇迹,国际足联为此给主设计师巴斯克斯颁发了金质奖章。


(经典记忆:1986年世界杯1/4决赛阿根廷2∶1英格兰,马拉多纳上帝之手)


伯纳乌球场(西班牙/75000人)


伯纳乌先生在1943年做了一件对皇马发展至关重要的事——集巨资兴建伯纳乌球场,这座球场的落成正好是皇马称霸欧洲的开端,1955年俱乐部特别将球场命名为“伯纳乌球场”。西班牙人也将1982年世界杯决赛安排在这里,因为它至今仍是欧洲“五星级”球场之一!


(经典记忆:1982年世界杯决赛意大利3∶1联邦德国)


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意大利/80500人)


罗马奥林匹克与圣西罗一样也是由两支球队共用:罗马和拉齐奥是这里的主人!这座体育场兴建于上世纪30年代,最初独裁者墨索里尼也曾异想天开将球场建成能容纳10万名观众的大剧场,后来为了举办1960年奥运会建成了今天这个“更实际”的体育场;经过几十年的不断改建和扩容,奥林匹克体育场目前已经成为罗马标志性建筑之一,也是世界最为著名的球场之一。当然,这座体育场存在的问题也很多,由于最初是为综合性比赛设计的,四周有田径跑道,所以看足球比赛就会视觉效果不佳,下雨时又没有任何顶棚可以遮避,附近还没有地铁站,泊车更是困难……


(经典记忆:1990年世界杯决赛阿根廷0∶1联邦德国)


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德国/63000人)


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最初是为了迎接1972年奥运会而兴建的,在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中期,它一直是全欧照明最好的体育场之一!球场下面还有地热暖气设备;贝肯鲍尔对该球场的评价是:“直到今天,它仍然是艺术品,但由于田径跑道的存在,球迷只能远距离观看比赛,所以说它有些过时了。”这座球场见证了德甲王者拜仁和德国队无数辉煌的瞬间,拜仁在参加的304场欧洲赛事中,有127场是在该球场完成的,成绩为94胜22平11负。2005年5月13日,球迷挥手作别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安联球场成为拜仁的新家。


(经典记忆:1974年世界杯决赛 西德2∶1荷兰)


纪念碑球场(阿根廷/77260人)


博卡青年队的球迷会把这座球场说得一钱不值,但这并不能否定这座体育场是阿根廷足球中心的事实。1957年河床俱乐部用意大利尤文图斯队从他们手中购买球星西沃里的10万英镑建成了这座日后举世闻名的体育场,球场以在比赛中漫天飞舞的纸条而闻名于世,1978年世界杯决赛阿根廷队随着布宜诺斯艾利斯天空中飞舞的纸条庆祝夺冠的情景永远铭记在球迷心中。


(经典记忆:1978年世界杯决赛阿根廷3∶1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