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一章 人才

du4893525 收藏 3 54
导读: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一章 人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时间回到两个月前。

“参谋长,你看我们该怎么办?”史文宝拿起茶壶,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大口茶,嘴也不抹,任凭茶水从嘴角流下,滴到皱巴巴的军服上。

吉安驻军是朱培德第五方面军第六军第三师第七十四团,团长史文宝。此人五短身材,满面虬髯,性情暴躁。从云南讲武堂毕业后,凭借不怕死和结拜换贴的江湖手段,一步步从排长升到团长,最近他又拜了朱培德的七姨太为干娘(七姨太18岁,史文宝38岁),正在春风得意之际。朱培德命令他‘进剿’赤匪,他一听是南昌起义的败兵,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心里想的是:这倒是个向总指挥邀功的好机会,只要把赤匪消灭了,总指挥一高兴,再加上七姨太在枕边这么一吹风,说不定我就可以再升一级。不过史文宝毕竟不是草包,仗也是打过一些的。所以他还是带了全团一起出发。没想到的是,这次的对手实在无赖,根本就不跟他刀对刀枪对枪的摆开阵势,而是像一只黄蜂般的围着转来转去,时不时冷不防叮上一口,等他满腔怒火地派兵冲上山头时,对方又无影无踪。史文宝这个气啊,恨不得抓住对手咬上两口。好不容易在桐木岭对方主力出现了,却又满山遍野的陷阱、地雷,不仅丢了一个营的兵力和一个结拜弟兄,自己也差点被对方的射手给收拾了。最后,他不得不灰溜溜地逃了回来。

“团座,这次我们可吃了大亏了。”参谋长李耀文习惯性扶了扶金丝眼镜。李耀文,黄埔五期,与林浩是同学。李耀文为人城府极深,擅长官场登龙之术,深得史文宝的喜爱。史文宝的所有官场交际,都出于李耀文的策划。

“废话,就是因为亏大了才问你的。快说,有什么办法先过了总指挥这关?”史文宝丢掉手中的茶壶,焦急地问。

“团座,别急。这件事对我们说不定有好处。”李耀文摇了摇折扇,不急不慢地说。

“好处?!他娘的,我们被吃掉了一个整营,你还说是有好处?参谋长,你什么意思?”史文宝一派桌子站起来,瞪着李耀文吼道。

“团座,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李耀文说。

“好,快说。别他妈吞吞吐吐地有一句没一句的。哎,我说你不要摇你那扇子好么?都什么月份了你还扇风!”史文宝不耐烦地坐了下来。

李耀文苦笑一下,收起了折扇,“团座,我们这次损失虽大,但也是一个扩张的好机会。我们可以向朱总指挥报告,夸大我方的损失和敌人的数量、火力,就说赤匪有两万人以上,火力非常强大,最少有两个团的正规部队,要求增加编制和补给。同时,我们把吉安城的有钱人集中起来征集军饷,这不又有了发财的机会了吗?而且,我们还可借口赤匪闹事,对吉安城实行军管,把公安局的保安大队抓到手中,这不是掌握全城权力的好机会吗?”

“对,对呀!”史文宝兴奋地站起来,搓着双手,对李耀文说:“老李,还是你有办法。嗯,我们就这么办!不过,怎样才能让总指挥同意扩编呢?现在大家都在抢编制。”史文宝又皱起了眉头。

“团座,你怎么忘了七姨太呐?”李耀文适时提醒一句。

“是啊,我怎么一下子糊涂了,忘了我这位小干娘了!”史文宝拍了拍脑袋,与李耀文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会心地淫笑了起来。

事后,史文宝就带着大量金银珠宝赶到南昌,先行拜访了七姨太。在一番哭诉之后,七姨太摸着两只极品翡翠手镯答应了请求。果然,七姨太的枕边风非同凡响,朱培德不仅同意史文宝扩编两个营,成为一个加强团,而且还同意加拨军火。

史文宝回到吉安城之后,立刻四处抓壮丁,扩编部队,向各家各户摊派剿匪军粮、军饷,自然,各大商号是出了不少的血。经过两个月的鸡飞狗跳后,史文宝的腰包是鼓得他眉开眼笑,他的加强团的架子也基本上搭了起来。但是,两个新兵营的战斗力仅仅限于会开枪。而且,临近年关,新兵们思念家里的亲人,军心极度不稳。在此期间,我正在大抢地盘建根据地,双方相安无事。

就在史文宝一边继续疯狂扩军敛财,一边为进攻我根据地做准备时,七姨太的生日快到了。史文宝自是不敢怠慢,搜刮了大批银元、珠宝、古玩,去给七姨太祝寿。朱培德答应给他的两门大炮也已经到了南昌,史文宝为了贺礼和大炮的安全,带了一个主力营去南昌。吉安城现在由李耀文带领一个老兵营防守,两个新兵营都在城外驻扎、训练,与吉安城形成互为犄角之势。这个李耀文,还真不好对付。

“司令员,敌人在吉安城里只有一个营的兵力,城外的两个新兵营基本上没有战斗力,枪在他们手中和烧火棍没两样。我们现在可以动用2300人的主力,在人数上占优,战斗力更是没得比,加上这几个月连续打胜仗,战士们个个都嗷嗷叫,准备给敌人好看。”林浩站在沙盘边,兴奋地对我和大牛、黄天行说。国民党当时和德国靠得很近,军中和军校中有很多德国的军事顾问和军事教官。德国陆军做事一向严谨,一丝不苟,每次作战计划都在沙盘上推演到天衣无缝才执行。国民党严谨的作风没能学到,制作沙盘到是掌握得比较熟练。林浩在军校时就学过沙盘制作,后来他当了我的参谋长,我对他一提沙盘的事,他立刻就带领几个参谋,在训练和战斗间隙,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终于造了一个吉安地区的沙盘。

“战士们嗷嗷叫,我看是你林浩和大牛、天行在嗷嗷叫吧。”我笑了笑。这几个月形式发展对我们非常有利,部队中很多人都觉得小打小闹不过瘾,想要打大仗的呼声越来越高。这其中尤以林浩、大牛和黄天行为典型,一天到晚在我耳边唠叨,想要攻打吉安城。

我这么一说,他们三人都嘿嘿笑了起来。

“司令员,吉安城的白狗子上次给咱们打得屁滚尿流,恐怕听到我们的名头就发抖。这回他的主力和团长都不在城里,这种好机会咱们不能错过了。司令员,让我带我的大队去,保证把吉安拿下!”大牛拍着胸部,一副吉安城已在手中的表情,嗓门大得连屋顶的瓦片都震掉了几块。

“凭什么又是你们一大队吃肉?上次桐木岭我们二大队就没吃上几口,你们还总说我们擅长的是偷鸡摸狗的事,打仗还得看你们的。司令员,我们二大队保证把吉安城完整地拿下来!”黄天行一看大牛又抢了先,立刻不敢示弱地抢了起来。

“这可不是我吹牛皮,我们一大队训练时就和你们二大队不一样。我们就是专门冲锋陷阵的,你们二大队就是收集收集情报,搞搞暗杀什么的。要不,司令员干吗平时在你们二大队的时候多,一打仗就到我们一大队来了!”大牛裂开大嘴,得意地笑了起来。

“那是不放心你们一大队!”黄天行反击道。

……

“够了!”我猛地一拍桌子,“你们干什么?啊,当这里是土匪窝,当自己是山大王吗?!才打了几个胜仗,就开始神气起来了。什么一个大队、什么完整拿下!你们当吉安城是纸糊的,当敌人的枪真是烧火棍吗?骄兵悍将!”

“行啊,大牛。你长进得蛮快的吗!现在也学会拉关系了。什么一打仗我就到你们一大队,我那是对你的指挥能力不放心。我靠!”其实是我想上战场去过当高手的瘾,不好意思,兄弟,这种场面下的话不能当面说,只好先委屈你了,谁叫你是我的结拜兄弟呢!

“我靠?是什么意思,司令员?”正在低着头、一副心服口服地听我训导的三人整齐划一地抬起头,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靠…我靠就是”我支支吾吾地说道,我靠,怎么把我在二十世纪时的口头禅给说了出来,“我靠就是混蛋的意思。”我总算找了个词语搪塞。

“哦,我靠就是混蛋的意思啊。这话念起来够劲,我靠!”大牛低声说道。这次黄天行、林浩倒是和大牛想法一致。结果我的部队自此就“我靠”成风。以至于后来,别的部队只要一听到“我靠”二字,就知道是我带出来的部队。

正当我储备了充足的口水,准备对他们三人滔滔不绝之时。

“司令员,你们这是……?”茨坪人民政府主席张河站在门口,一脸纳闷。

“张老爹!你怎么来了?”我回头看见是张河,立刻放过大牛三人,转身亲热地抱住张河。张河是我们纵队年纪最大的,有五十一了。他在军阀部队干了一辈子,无儿无女。由于他烧得一手好菜、管得一手好帐,所以历届长官都没把他赶走。这张河平常总叼着个旱烟袋,一脸笑呵呵的,对谁都像是自己的子女一样。每当谁有委屈或想家了,都会去找张河说。张河每次都会耐心地劝说,而且每次都能从口袋里翻出一个红薯或几颗花生之类的吃的,让那些新兵蛋子们顿时就忘了烦恼。所以,全纵队自我开始,所有人都叫他张老爹。这次,林浩他们把张河推出去当茨坪人民政府主席,离开了部队。结果,他们几人就时不时遇到吃饭吃出蜈蚣、穿衣穿出蜘蛛、睡觉睡出青蛇……

见我去招呼张河,大牛三人长嘘了一口气,“自从前两天在茨坪人民政府成立大会上发言引起轰动后,司令员就越来越能讲了。滔滔不绝地讲个3、4个小时可以不拿草稿、不喝水,连换气好像都很少。我对司令员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司令员,你前一阵要我找人去和王佐、袁文才联系,现在已经联系上了。他们听了我们打垮了吉安的敌人和‘打土豪、分田地’的事后,主动要求加入我们。”张河对我说。

“真的?那可太好了。”这两人可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山大王,比林东渠还早上井冈山坚持斗争的农民武装。只是后来,人民党的左倾主义者认为这两人是土匪,参加革命的动机不纯,才把他们给错杀了。他们俩可以说是肃反史上最早的牺牲品。这两个青史留名的人物要来投奔我,他们又是这一带的地头龙,这一带的哪个沟沟坎坎他们闭着眼睛都摸得清,这对我今后的反“进剿”可是太有利了。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强忍住心里的高兴,急冲冲地问道。

“他们刚刚到茨坪,现在正在镇外等着。我派人给他们送去了吃的。这会儿,他们应该正在吃饭。”张河看我焦急的样子,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走,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见他们。”我拉起张河的手,拖着就往外走。

“司令员,等等我们!”大牛三人边喊边追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