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十八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7/


那天晚上,我在四川饭店门口看到了于晓梅,她一身戎装匆匆从白色丰田面包车上下来,身后还跟下两个警察,于晓梅转身向他们说了两句话,他们又都退回去坐回车内。

于晓梅一路大步走来,白色衬衣铁灰色领带,黑色警服黑色警帽,肩扛一颗四角星花,她首长接见般同我们一一握手,我向她介绍了高煜,肖东琳介绍了郑子良,她都只点头没说什么,最后对我说了一句:“施慧你好,三年不见!”

从肩章上我已经知晓她成为三级警监,正在暗中咋舌,又看她战友相逢居然波澜不惊,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心中的惊讶已经不是语言能形容的了。

她今天的样子和我印象中的那个战友于晓梅截然不同。

这时郑子良插问了一句:“于姐,叫那几位警察和司机先生也下来吧,我们给男士单设了一桌!”

于晓梅扫了他一眼,肯定地说不用了,然后大步向里走。肖东琳愣了一下,只好跟上去带路,她这个直肠子显然看不惯于晓梅的样子,一边上楼一边大咧咧地连讽刺带挖苦:“我说你们公安部能不能长点中国人的志气?用国货懂不懂!我建议从明个儿起,首长座驶全换成国产红旗!”

于晓梅停下来,目光犀利地盯着她:“车有什么问题吗?”

肖东琳昂首带路,再不说话。

郑子良他们打的前站,把菜都提前订好了,我们进了包间就见红红亮亮已经摆了四样精致川菜,还有一瓶开启的红酒。连同高煜在内,男士们果然都留在下面,偌大的包间只有我们战友三人。肖东琳内行地介绍了家乡菜,分别是水煮牛柳、网油灯笼鸡、樟茶鸭和麻婆豆腐。我出城进城折腾整整一天了,中饭就没吃好,此刻见了美食肚子鸣鼓,坐下来见大家也都没什么话,就一埋头真抓实干地吃起来,肖东琳跟着动筷,吃得好像比我还香,我们俩比着吃了一会儿,才觉出于晓梅很少下箸。

我问她:“晓梅你不饿呀?”

于晓梅拿了筷子正在看我,突然说了句很有感情的话:“施慧,你比在部队时候瘦了!”

真的,她一直不说话也不笑,我觉得别扭极了,突然听到这样一句,我的眼睛就立刻湿了,在部队日夜相处的感情仿佛一下子又拉近了,我马上笑着回敬了一句:“你都调到北京来了,怎么还那么黑呀?”

这话中的含意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在警队的时候,天天除了执行任务就是无休止的训练,无论你怎样天生丽质娇颜嫩肤,风吹日晒之下一水水变成黑脸蛋儿。现在我们在座三人中,只有于晓梅仍保持着肤色黝黑的军中女儿本色。

肖东琳跟着调侃:“施慧你不知道,现在这肤色时髦!港台明星全都弄架太阳灯自个儿晒,看我们小郑没有,那就是这么晒出来的。”

我回味了一下那个郑子良黑皮肤打耳洞的酷模样,想不到男士装扮起自己还这么刻意,不免觉得可笑。于晓梅仍然在看我,灯光下我也望着她,觉得她不光神情陌生,模样也有些显老,前额和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她又问我:“你现在还在司法厅工作吗?”

我点点头,我的转业去向她是知道的,我们头一年还有过联系,以后就中断了。

“待遇怎么样?”

“还行,死工资。比不上你和东琳,我今天看了东琳特别惊讶,人家现在都是大款了!”

于晓梅点头道:“我和你一样,也是死工资。”

我笑着摇头:“那可不一样,你现在国家部委工作,又是三级警监!这么年轻就做到团职一般人哪比得了!对了,你什么时候调过来的?”

“去年!”

于晓梅答得非常简截,显然不愿意对她的调动和职务多说半句,我也识趣地止住了这个话题,肖东琳跟着起身张罗,拿起红酒:“难得老战友见面,咱们喝酒!”

于晓梅进屋后,好像一直没和她说话,此刻看看她,淡淡吐出一句:“不用了,我晚上还有事,坐坐就走!”

我意外地放下筷子,看看她又看看肖东琳,肖东琳重重地放下酒瓶,一屁股地坐回去,向我发泄道:“人家首长早都准备好了,没见那日本车里还带着警卫员吗!”

场面尴尬起来,我左右看看,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晓梅已经起身,戴上帽子: “我真有事,等我办完事再联系。”

她说走就走,我们送都没来得及。我和肖东琳站起又坐下,面面相觑,肖东琳先骂了一句:“龟儿子,真能装!”

我也是一肚子气,没好气地问:“她怎么一下子干到正团了,三年前还是营职呢!”

肖东琳撇撇嘴:“她们老于家一家子部队高干!你忘了,她大伯还是军区司令呢!我早就看不惯她,整个警队就显她一个人儿,明明是只乌龟,提拔得比哪只兔子都快!我复员时候她都副连了,那时候就拉个脸天天政治军事的不离嘴,最能整事儿!”

一句话勾起我对许多往事的回忆,我和于晓梅相处的时间要比她长,她给了我许多的鼓励和帮助,陪我一起渡过了最难的人生关口。三年不见,她今天竟然会如此冷淡,真的令我很难过。我不由沉默,继而眼圈都红了。

肖东琳看出我情绪低落,拎瓶子坐过来拉了我一把:“不管她,难得咱们姐妹儿天南地北地见上一面,她走了咱俩喝!”

我强颜欢笑,和肖东琳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来。肖东琳显然是场面上过来的,四川妹子豪气一上来,喝酒基本都是一饮而尽,我勉强才跟得上。

她先逼问我:“你实话实说,那个高煜是不是你朋友?”

我把我们的关系如实相告,我说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今天完全是巧遇,她付之一笑:“那样就好,你和他感觉不是一回事儿!”

她又说起自己的生意,说支撑这个企业很难,最初的一年,集团几个和她父亲一起打拼天下的元老,都很排挤她们孤儿寡母,一度想削弱她的权力,幸亏她及时扶植启用了一批新生力量,才初步稳定江山基业。

我笑着问她:“下面那个郑副总经理算是一个中坚吧?”

她却不以为然:“小郑做生意不行,他没有生意头脑!不过,他算是我的心腹,对我忠心耿耿,我很放心他。对了,现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你们那里政策很好,东辰集团正在北上,郑子良负责整个集团在东北地区的生意。现在总部地址还没最后定,就看哪个省给的优惠条件多了。如果定在你们省会,我们以后见面机会就多了,我叫小郑常和你联系!”

我奇怪地问:“你不是说他生意头脑不行吗?”

肖东琳微微一笑只说了一句他有他的优势,就不再说下去了。我也不想多问,我对生意更不在行,只是听她说得惊心动魄,知道商场如战场,也是一般险恶。

她又上下打量我:“施慧,你那个公务员薪水很低吧?”

我无所谓地说:“还行吧。看和谁比,比你是比不起,比下岗工人就强多了。”

“有升职的希望吗?”

我苦笑:“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我和领导来不上,好在我也不在这方面上心,随遇而安吧。”

肖东琳摇摇头:“这样吧,如果你觉得做得不开心,就来我们东辰公司。施慧我说真的!”

我很感动,向她举杯:“谢谢了,东琳!”

我们边说边聊,最后不知怎么竟然把那瓶红酒全给喝光了。等我们相扶着下楼,高煜和郑子良已经在楼下等候多时。我有些闪脚,肖东琳的舌头也有些大,大喊大叫道:“小郑你把车开过来,你去送施慧!”

我突然发现,高煜和郑子良身边还站了一位眼熟的男士,迎上来热情地握住了我的手:“小施、小肖你们好!还认识我吗?”

肖东琳还在琢磨,我已经叫了出来:“蛮子!”

他开心地笑起来,转而去握肖东琳的手:“还是施慧眼力好,小肖是把老战友给忘了!”

肖东琳也呀地一声拽住他的手:“湖南蛮子!”

蛮子连连点头:“还行还行,都没忘本。知道你们吃完饭了,我尽尽地主之谊,咱们去钱柜卡拉OK吧!”

肖东琳眯起眼睛,瞬间又恢复了高傲:“你从哪冒出来的?啊?你算啥子地主吗?”

蛮子一直在笑却语出惊人:“于晓梅同志奉调北京,我是随军家属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