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十七章 第一节

泳群 收藏 3 9
导读: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十七章 第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7/


其时我与肖东琳一南一北,这命中注定的万里相聚,使两个男士的身份都从主角沦为配角。高煜反应尤甚,他先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战友间京城喜相逢的一幕,醒悟过来就连连称奇,自言今天促成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他在桌上好奇地看看我又看看肖东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因为他当时正处心积虑想签下东辰集团在东北地区的法律代理权,只以为能从我与肖东琳的战友关系上见到一线曙光。事实上,这次相逢给他人生带来的福祸倚潜,到他终老那一天也未必看得透彻明了。

那一天郑子良自觉地叨陪末座,彻底变成一个端茶倒水的下属,我们这一下午都在一起,发现有种情形屡试不爽,那就是他对董事长指示的条件反射:肖东琳只要勾勾手指,他马上就知道是应该拿手机或是拿香烟,当肖东琳态度优雅地举起细长的女士香烟时,他的火机总能恰到好处地举至烟头处。事后高煜笑话他,说他活像一个港片里出来的马仔。等一切恩怨纠葛都尘埃落定,每当我回忆这次相逢,回味那个奇怪的“忠王厅”,总觉得是对郑子良最后结局的暗喻。

那天的山珍野味摆了一桌子,只可惜没人吃上几口。从肖东琳复员我们已经整整七年不见,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话匣子一旦打开,都像放机关枪一样再也歇不下来,我们先是一番不停气地提问,又来一轮快速抢答,再来一番提问,再一轮抢答,如此几个轮次下来,高煜和郑子良都在一边看得瞠目结舌。高煜可能是第一次见我这样放肆地与人拍拍打打吆喝连声,而郑子良则大概是从未见过自己的董事长这般放下身段与人勾肩搭膊推心置腹。

他们在那儿大开眼界,我们这是相见时难谈兴甚佳。我还好,这些年的经历乏善可陈,基本三言五语就清水见底,而肖东琳的变化就太大了,无论是身份还是做派都让我有陌生感,从她口中我得知她的父亲,四川一个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已经去世三年有余,几乎与我转业同时,退伍女兵肖东琳做为肖家的独生女儿,在二十七岁的年纪就接手家族产业,独立撑起一家上市公司。现在,她是东辰集团的董事长兼东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肖东琳比我大两岁,这年已及而立,从彼此交流获知,我们俩惟一的相同点是都没有走入婚姻的殿堂。对此,肖东琳有个狂放的解注,就是有一个加强连追她可她一个也看不上,这一点我绝对相信。在部队时肖东琳就是一个军中丽人,经年打磨更显美艳,加上深厚的家世和时尚的装扮,气质风度都非当日可比。一个家财万贯又美貌若斯的女人,选择起丈夫来怕她自己就是一座让人仰止的高山,实难找到相匹配的郎君。而我只能调侃自己是高不成低不就,空守闺中误韶华了。

说到这里,肖东琳不相信地摇摇头,斜视着高煜直率发问:“施慧,你和这位高总啥子关系吗?”

高煜立刻兴奋起来,刚要回答,郑子良插了一句,一下就把他堵了回去:“施小姐说是高总的秘书!”

肖东琳哈哈大笑:“这也太离谱了吧,你不是转业分到司法厅了吗,哪会兼职当秘书?”

讲到这里,我们分别七年的脉络差不多理清,我再迟钝,也多少有点醒悟高煜今天把我拖来的原因,和老战友再不想隐瞒什么,就指了高煜笑道:“我到北京出差,被他临时抓差!”

揭穿了高煜的谎言,他非但不生气,还幽默地加了一句:“我是抓壮丁!”

肖东琳看高煜的表情一直有些奇怪:“我说呢,与其给他当秘书不如来我们东辰,我给你个好职位。”

我笑道:“不敢不敢,方才看郑先生的派头,就知道东辰公司是藏龙卧虎之地,哪里看得上我这样小小的转业干部。”

肖东琳突然来了意气:“龟儿子!国家对咱们这些复转军人就是不公平,像我们在战斗部队,真是出生入死保卫人民群众财产生命安全,有多少像你立功受奖落残疾的,到头来只是给个小公务员当当了事。对了,我还没说我当年分配到哪了呢,你猜猜!猜不出来吧?镇派出所呀!我还真去干了几天,户籍警,真受不了那个穷呀,工资都发不出来,枪都不给配!我爸当时就安慰我说别生气,咱到东辰来,再把派出所的所长弄来,你给他当老板!”

肖东琳笑着一指郑子良,说:“他现在是我们华辰集团董事,原来就是我们镇派出所的副所长。”

郑子良随之起身和我握手,还递过来一张烫金的名片,虽然还是一副酷酷的模样,对我的态度却明显前倨后恭。

肖东琳意态豪爽地笑道:“刚才小郑给我打电话,说给我找了一个玩枪的对手,还是个女的。我还不相信,谁想到居然碰上了你,哈哈!”她用手指着向郑子良:“你施姐可是高手,武术冠军出身,不光枪法比我强,论身手你两个都不是她对手!”

郑子良上下打量我一回,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意,我这才发现他牙很白,神情似曾相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听他说了句场面上的客套话:“有机会一定向施姐请教!”

我听到自己已经从施小姐升格为施姐,连忙谦虚道:“不行了,受伤以后功夫全废,现在太剧烈的动作都不敢做了。”

高煜也为我解释:“我亲眼所见,施慧一个月前见义勇为协助公安机关制服了两个劫匪,事后整整在家躺了半个月呢!”

肖东琳嗔笑指着我说:“见义勇为?我看你是旧习不改,匪气十足!说,你是不是把人家高煜都给吓坏了?你老这样真嫁不出去的!”

高煜灵巧替我接过话来:“可不!你们这些特警出身的女生平时不露相,偶尔露峥嵘,真是羡慕死人!肖董也一定是位女侠吧?”

肖东琳和郑子良相视默契一笑。

我感慨道:“咱们四个里,你离开部队最早,我和程垦也都转业了,就是不知晓梅现在在做什么,我们都好久不联系了!”

肖东琳定定地瞅我一眼,突然拿起手机一通乱拨,接通后旁若无人地笑叫:“我好容易来北京,两次请你都不到场,我知道我面子不够,今天我给你找个面子大的,你和她聊聊!”

我狐疑地接过手机放在耳边,不知肖东琳在卖什么关子,手机信号不太好,声音有些嘶嘶,有个声音在里面喂了一下,就断线了。

我奇怪地看了看肖东琳:“是谁呀?”

肖东琳沉下脸抢过去再次拨号,通了以后大喊大叫起来:“喂,首长别挂,东城有情况!”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也一把夺过手机,大声问:“你是谁?”

层层杂音中传来一个女声,音调沉稳之至:“我是于晓梅!你是谁?”

我乐晕了,咻咻地拎了电话直喘气,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肖东琳再次夺过手机,向里边嘎嘎笑道:“施慧,是施慧呀!她听见于晓梅的声音已经昏迷不醒,正在抢救,你从你们部里弄辆救护车到北方射击场吧!”

里边好像在说着什么,我想抢电话,肖东琳笑躲着坚决不给我,我只好急切地看着她说话的表情,心中已经明白此时于晓梅就在北京。

肖东琳听了一会儿,果断地确定道:“好,就晚上七点,上西单四川饭店吧,我有会员证。”

郑子良马上捅了肖东琳一下,指着我和高煜向她示意,肖东琳扫了一眼我们的衣着,马上又说:“不行,施慧不方便!去王府井新开的那家四川饭店吧!施慧呀,她现在已经不会讲话了,等我用凉水把她浇醒再说。你快把工作交待清楚了,晚上不许接听工作电话!”

她义正辞严地叮嘱着,我却莫名其妙,高煜在一旁向我低声解释:“她说的西单那家饭店是会员制,像你我这样穿牛仔裤的根本进不去!”

我到现在为止,对京城豪华消费场所的排场浪费已经叹为观止,却也想不到在新社会还会有以衣冠取人的地方,一条近千元人民币的裤子居然也登不上所谓会所那类的大雅之堂,我感慨地看着神采飞扬的肖东琳,深深感到时隔七年,我们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已经是天壤之别!

我没想到,还有更加让我吃惊的变故在等着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