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学校生活 怀念果洛卫校生活 2

我热 收藏 1 35
导读:草原孤独狼日记 学校生活 怀念果洛卫校生活 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一九九0年四月六日星期五晴转多云青海果洛大武


哎,今天的事说多也多,说无亦无,说忧愁也忧愁,说高兴也高兴。早上,无话可说。上午,事情亦多。上政治课时,花全朵老师提问,当问及岳任霞十四个沿海港口城市时,她一时高度紧张,说了几个,别人也给她暗示,当说“青岛”时,别人插嘴“青海”,她也就跟着答“青海”,当时全班无不捧腹大笑,笑声持续几分钟。又提问黄可辉(黄子)时,他也连答几个,别人也给他提示。当说到“大连”时,别人说“大武”,他可没再上当。别人又说“果洛”等他也未理,表现还算可以。但当答到“湛江”时,他答“SHEN(肾)江”,全班又一次大笑。政治课可谓上得来劲。


中午,2时,全校教职工学生开会,内容是选举,最后选举结果是桑杰66票,李新国40票,赵村河26票。其他外单位(卫生系统)不提。看来桑杰也许县人大代表当选定了。


下午,无话。李晓艳在上政治课时与我打赌,我说1990年是国际扫盲年,而她却说是国际扫黄年。找花全朵问,证明我对。这赌她输了。这无疑又成了开玩笑时的第三大笑料!


一九九0年四月七日星期六晴多风青海果洛大武


下午,全校打扫卫生,我们六号宿舍为了宿舍整齐方便,把炉具移到了门口。完后,又仔细打扫了宿舍卫生。最后,检查合格。汪西、刘小龙、贾守福等人回家拿了些大米及高压锅来校做饭。刘小龙当了厨师,饭为大米饭,菜为红烧猪蹄、鱼、午餐肉、牛肉及羊肉。晚八时吃完,很为满意。再又转了几个女生宿舍,就上床睡了。这几天身体有所不适,几日连拉肚子,可算整惨了。


一九九0年四月八日星期日晴青海果洛大武


白天一天无事,到7:00开周会时,灵感发生了。学校终于给了尕祁处理。他被留校察看一年,属甲类错误。校方还以从轻处理而论。假如不从轻处理,那就开除了。在社会上,就等于判了死刑。现在,给他判得是开除学籍,留校察看一年,相当于判处死刑,缓期一年执行。我很为他难过。虽然我们不算什么莫逆之交,但在小事上我却认为我俩还算可以,因此我对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常言道,兔死狐悲吗!我深深希望尕祁能重整威风,振作起来,恢复幽默的你!


在开班会时,又让盖强忠做了深刻检查。原因是他在星期五上晚自习时,胡老师顶撞,不服他。胡老师打他时,他好象又有还手的姿势,因此胡老师决定整他,说盖羞了胡二刚的面子。这件事又说明了对老师要好好尊重,你不能和老师一样,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老师学生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你冒犯了他,可就要倒霉,我也不是曾有这样的沉痛教训吗?希望以后我能在这方面注意。


又说到换座位的事。四月四日我已提到,与冯文清不和,与李晓艳合坐。但胡老师阻止未能如愿,与星期五晚自习换回原位。今天晚上又调座位,冯文清与林文珍换座,这是冯文清想与牛小丽坐一起,因此调换。胡老师调的宗旨,就是谁想和谁坐就坐,可他(她)们难道没有想到你二人想坐,难道第三四人也同意吗?纯是个人主义!今后,我与阿林又坐,谁知能搞好关系吗?这就很难说了,这就看以后的行动和一言一动吧!但愿好好!


一九九0年四月九日星期一晴转雪青海果洛大武


今天早上到礼堂打面条,看到墙角贴一张纸,上书名“求公平”,内容有“有人放鸡犯制度,他人打鸡挨巴掌…………无音上告州纪检”等。这又是一桩新闻,我们高兴的很。大家无不品头论足一番。据他人讲,教研室墙上也贴有此类毛笔书写的小字报。桑校长在内科课上来讲了一些话,问是谁写的,我们同说不是我们写的。桑校长说,提的内容是对的,要对这个老师严肃处理,但提的渠道不对,当时为何不向他汇报。一次提意见已把学生整得提心吊胆了,谁还敢再提意见呢。说要对郑武义处理,我们静听佳音。事件是这样的:前几天,华宝老师说为了环境卫生,要我们见鸡猪就打,捉了吃掉,还要罚鸡猪的主人钱。于是我们就行动了。汪西等人在一次打鸡时,把一只鸡的腿打断,郑武义见了他,就打了他一个耳光。当时汪西对胡老师、华宝老师说了,他们对他说,你去找一下桑校长,该罚多少钱就多少。汪西去找,桑未在。又因张东老师一次对我班说:你们把老师的鸡腿打掉,过几天就打老师的腿了。因此,他也未再坚持。谁知今日又贴出了这个纸笺,不知是谁所写。昨天刚处理完祁之云。今天就出现了此事,真是太热闹了。不知学校对这件事,咋处理,耐等音训。很可能郑武义老师(教务科科长)要在考试时对我们报复,还是小心为是!


一九九0年四月十日星期二晴青海果洛大武


今天早上6时半,起床铃已响,灯已亮,喇叭已响,但我们仍未起床,不一会儿,应佳琪来喊。我们答中煤毒了。很快,胡老师来到,已够着急的了。他让我们起来,让一些同学把我们扶到操场里去转一转。看着他们的样子,我们忍不住想笑。听我慢叙其由:昨天晚上,大家说叙一些事情,说来说去,说到了他们一个个对象上,也许是感情用事吧!越说越气愤,他们提议干脆来一个恶作剧吧!我们明天早上不跑操。放出煤烟,来做个煤烟假中毒,看看我班及他们的对象是一些什么人。于是,他们开始行动,把煤烟放了出来。当时,我迷迷糊糊听他们说话,我很想笑。其实一晚上发生的事我全知道。他们还以为我睡着了。他们当时也有些冲动,也怕死,说不要动真的,把我打死了我也不明不白。我笑了,也未出声,他们叫了我几次,我也未应声。后来,有拉肚子的感觉,便穿衣服出去了。出去后老实说有头晕、大,恶心、呕吐的感觉。回来后又装做睡了。据刘小龙后来说,他半夜还把煤烟往大里放了一下,达十五分钟,亏来他未睡着,否则就完了。我在五点半又出去拉肚子,因此今早我起来症状不明显。当时,胡老师进来后,我们全装着咳嗽,呕吐的样子。龙云新又流了鼻血,他让胡老师给他往包里取了个卫生纸(笑死了),胡问我是否吐了,我说我头痛,恶心,呕吐,就是吐不出来(笑掉大牙)。通过这件事,使我了解了许多人。佳琪还算丈而八劲不错。其他许多人只不过做样子罢了。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尕祁因李丽未来看很伤心,看到尚可雪来看赵德贤时,很酸。汪西有华敏、李晓艳来看,龙云新有张梅、张丽红来看,刘小龙有聂华、应佳琪来看。我不过是大家来时问一下罢了。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是复杂呀!胡老师对我们还算有一些动人之处!校方云里飘、蔡德拉早上来瞧了一下。在我接触的许多人中,有许多伪君子,越想越伤心。今日就到这吧!


2006-3-27-19:48行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