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八章 毒日如火 第八章 毒日如火 第三节

帝俊缔结 收藏 0 5
导读:《苍狼》 第八章 毒日如火 第八章 毒日如火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夕阳沿着西边的地平线缓缓坠落,然其余光和热气仍在空气中畅行无阻,将天地弄得更加炽热。这是一片辽阔的土地,人迹罕至,早上还水灵灵的那些草草树树,经过烈日的调教,现下全被烤蔫了。在这片土地上栖息的鸟类和走兽还躲在浓荫深处,尽力避开炽热的空气,想在清凉里小憩片刻。这时,远处响起沉闷浑厚的杂踏声,这声音把动物们惊醒了,它们惶惑的转动小脑瓜子,警惕的打量来者。


一支队伍正在夕阳的余光里奔驰。这群人,轻甲薄衫,人人头上汗珠滚滚,其胸前背后,臂膀胯腿,无一处不被汗水浸湿。然他们丝毫没有休憩的意思,那急进的速度,仿佛如骤风掠过,直朝着西面的贺兰山奔去。这队人马,便是汉军四路大军中的骠骑将军部。


本来此次行动,为保证骑兵的体力和速度不会因炎热而打折扣,霍去病曾想把行军的主要时段定在清凉的晚上;但为配合另一路公孙敖部的进度,只好白天也用上。原来,公孙敖和骠骑将军出了北地,便异道而行。公孙敖走河西走廊的南端,沿霍去病第一次河西之战的老路进发,负责从左面牵制匈奴大军;霍去病则开拓新路,涉钧耆河之后,迂回北上,负责包抄匈奴人的右翼。这种左右夹击的战术,可以最大限度的击溃匈奴人的心理防线,便于在肉体上更多的歼灭他们。然霍去病西进的路线长度是公孙敖部的一倍有余,其中的艰险更非公孙敖部可比。按预定计划,骠骑将军部在绕过贺兰山之后,再经腾格里沙漠边缘穿过,涉休屠泽(湖泊名),再在合仅山南面,祁连山东面的张液地区与匈奴大军鏖战。现下,望着寂静绵亘的贺兰山,霍去病勒住“骝紫”的缰绳,停止前进。赵破奴约略知晓骠骑将军的用意,便道:“将军,我们是不是歇息片刻?”


霍去病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视线正在贺兰山下的地形中游走。目前,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片平坦的草原,此处水草肥美,视野开阔,若是放牧,倒是个极好的去处;但若是安营扎寨,却是一个再坏不过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背靠高山,在平坦辽阔的大草原上是最显眼的坐标,两万大军若是驻扎于此,很容易被前来侦察军情的匈奴兵发现。一但被匈奴人夹击,汉军就很难突围。霍去病本来想换个地方的,但考虑到整个白天的急行军,士兵已疲惫不堪,不宜再强行赶路,便道:“先在这休憩半个晚上,鸡鸣(古代十二时辰之一,相当于现代时间的夜一点至三点)时分出发。”


士兵们巴不得骠骑将军这么说,一听命令,便忙忙下马。因为没有辎重粮草追随,骠骑将军部的士兵们自来不用安营扎寨,只席地休憩。这种事,在那些参加过第一次河西之战的老兵来看,不过是家常便饭,因而他们安之若素;而那些新兵,在老兵的带动下,再经过两天来的急行军,也基本适应了这种行军方式。现在,他们有的舒展筋骨,有的放马觅食,有的闭上眼小憩,反正是谁也没闲着。


霍去病翻身下马,独自一人随意走走,忽然身后有嘈杂声。他恰巧站在一个位置稍高的地方,回望身后,他一眼就看见那王抉正挥动着马鞭追打一个士兵。被打的士兵哀嚎惨叫,四下闪躲。围在边上观看的众人虽不敢阻拦,但人人都忿恨不已的怒视王抉。这其中原因很简单,骠骑将军固然治军严厉,素来也不曾爱兵如子,但他不怒自威,从不鞭打士兵以显示将军的尊严。这王抉来军中还不过三四日,便这般耍派作样,实在是惹人生厌!霍去病皱起眉头:他知道,这军营里,除了他,还真没人敢管那王抉。原来,王抉一被编入霍去病的军队,刘彻马上封他为步越大校(比校尉高一个官衔):先是送来宝剑,次后又送来骏马,最后还当着全军将士的面,再一次郑重的将其托付给霍去病。刘彻这种超乎寻常的关爱,一下子就扯带出王抉和王夫人的关系,最大限度的张显出他皇亲国戚的身份。于是,骠骑将军部的将士们便存着小心,不敢招惹王抉。那王抉开头还不怎么生事,自有亲随侍卫将其服侍得妥妥贴贴——除了时常抱怨行军辛苦,没有好食饭菜之外,倒也不曾冲撞霍去病。因之,从长安到贺兰山这段路程,霍去病对王抉身上的公子哥味视而不见。但今天王抉如此大闹,霍去病可再不能姑息了事;因此,他非得要赶过去看看究竟。


然不知是什么缘故,徐自为和卫山抢在霍去病之前插手此事,只见他俩分开人丛,挤了进去。因为还有一段距离,霍去病听不清他俩说了些什么,只能从语调上判断二人是在低声下气的恳求王抉。霍去病最痛恨自己的部将在外人面前服软,他快赶几步,待要进去,便听到王抉破口大骂:“狗奴才,你们也配来和我说话!”紧接着,两声脆响——那是马鞭鞭打皮肉的声音!霍去病心头一沉,知道是徐自为和卫山吃了亏。他还不及出声,士兵就发现骠骑将军来了,忙分往两边,让出一条路来。


霍去病由空隙处往里一张望,立刻就看到徐自为和卫山的脸上各有一道血红的鞭伤——尽管受到这种侮辱,他俩还在努力的克制着。那王抉却道两人是惧怕他,便兀自狂傲的曰:“本大爷就是打死他,看你们这群狗仗人势的乡巴佬能把大爷怎样!便是叫霍去病来,他也得看本大爷的脸色!”


说罢,王抉趾高气扬的斜视卫山和徐自为,其手高高扬起,欲想再打。此刻,不止是徐自为和卫山两人气得两眼冒火,就是围观的士兵亦撸袖擦掌,恨不能揍死眼前这不知死活的混账东西——他竟敢对骠骑将军出言不驯!然谁也没有机会了,一只修长的手一把捏住王抉的手腕,王抉手里的鞭子立时掉在地上,他痛得歪嘴咧牙,哇哇惨叫起来。他勉强有力气回头,蓦然看到霍去病杀气甚浓的脸,顿时惊骇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霍去病厌恶的一摔手,王抉立刻跌到在地。他的亲随卫兵本想上前搀扶,但看到霍去病的眼神冰冷似刀,便畏惧的缩到人丛之后,再不敢吱声。霍去病的目光定格在先头被打的那个士兵的身上。那士兵年纪不大,身量单薄,仿佛还不到二十岁;除了有盔甲遮护的前胸后背,他露在外边的衣衫尽被抽烂,鲜血皆浸透出来;再看他的脸和手,鞭痕触目惊心。霍去病强压下怒火,冷静的道:“说,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那士兵抬起头来,眼里满满两包泪水,然他飞瞟王抉一眼,见王抉已恢复到平常模样,摆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派头,正一脸骄横的瞪着他。那士兵便胆怯的底下头,诺诺无语。霍去病怒道:“我叫你说,你敢不说么!”


那士兵见将军动怒了,心头更怕几分,忙抹一把泪,吞吞吐吐的道:“是,是……方才中垒校尉(徐自为)和屯骑校尉(卫山)打了一只兔子,叫小的拿去弄道菜给将军补补身子。恰好王……步越大校看见了,他,他说他要。小的糊涂,言语不敬,冲撞了步越大校,所以就,就……”


霍去病朝徐自为和卫山瞧去,那两人却避开骠骑将军的目光,深深的低下头。看着他们脸上血红的疤痕,霍去病心头一热,这才明白他俩的初衷。原来汉军每次出征,不管有无辎重粮草随后,士兵们为活命,必需要自带干粮。所谓干粮者,即是用锅子爆抄白米,为防止在路途中变质发霉,因而不放油盐,不沾浑腥,只能干抄。这种干粮,嚼在口里,自然干辣苦涩,难以下咽;即便咽到肚里,亦要大大的损伤脾胃。但为填饱肚子,有力气打仗,士兵们咽不下也要硬吞下去。以往出征,霍去病虽然免不了会吃苦头,但他嘴里自然少不了肉味;不过这一回,因天气太过炎热,带出来的肉,一天内便臭恶难闻,甚至腐烂变质。没计何奈,霍去病不得不在饮食上和士兵们同甘共苦,都吃一样的干粮。看着骠骑将军起泡的嘴唇,迅速消瘦的脸颊,徐自为和卫山大不忍心,便打了一只兔子,想给他换换口味。殊不料被王抉看见,不但夺了去,见他俩来求情,还要不依不挠的抖皇亲国戚的威风,闹大事情。两人愈想愈觉得是自己弄巧成拙,给将军出了难题——都是皇亲国戚,骠骑将军就算是百般不情愿,但能不给那王抉一丝脸面么?于是,他们愧不敢正视将军的脸,就等着将军斥责。当时围观的士兵也存有一样的心思,都有些悲哀的望着中垒校尉和屯骑校尉。却不料,骠骑将军一言不发,倒直朝那王抉走去。王抉已经自己爬了起来,他先头着实是威风凛凛,目空一切,但现下见霍去病阴沉着脸,目光刺人,不由得身子哆嗦。然他想到:你霍去病仗的不就是卫皇后的势么,我妹子才是陛下的心头肉呢!于是,他壮起胆来,挺着腰板,神气活现的道:“军中饭食不堪下咽,有好东西,自然是大家分享。这小子,还有那两人,都是目无尊长,我替将军教训教训他们,也好让他们识些礼数。”


霍去病并未接口,他只是一步一步的逼进王抉。王抉看着霍去病那能杀人的眼神,气焰顿时矮了下去。他不自觉的往后退,也不知是被什么拌了一下,就此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他待想爬起,霍去病的左脚却踏在他的胸口处,王抉挣扎了一下,如被巨石压身,哪里又动弹得了。王抉想求饶的,然气息全憋在咽喉处,半点声音都发不出。就在艰难的呼吸中,他听到霍去病声音不高,却如利剑般穿破他的耳膜:“你听好了,在本将的军队里,处罚士兵的事,只有本将能做!”


这个时候,就是要他王抉跪地求饶,叫霍去病一声“爷爷”,他都干了。奈何,他发不出音来,只能是拼命点了点头。霍去病这才提起脚来,蔑视他一眼,再扔下一句话儿:“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本将便拿你的人头祭旗!”末了,他示意徐自为、卫山,还有那挨打的士兵与他一同离开,找军医上药包扎。


这样的结局是有点出乎众人的意料,然士兵们这几日受够了王抉的窝囊气,现下见他威风被折杀,心头便十分舒畅。但看看骠骑将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士兵们心有忌惮,亦不敢大声喝彩,只是心中无限快慰的散去。且看霍去病去的远了,王抉的亲随卫兵这才敢聚拢来,服侍主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