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十二节 日本太监

吴德眯着眼睛看着蓝天,一道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

“班长,这是你的手枪。”王水根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吴德的手枪,来到了吴德的跟前。

吴德费力的坐起了身子,接过了黑星。对不住了,伙记,把你给当成石头样的扔出去了,吴德仔细的擦拭着枪身,乌黑的枪管在太阳下面散出黑色的质感,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损伤,就连道划痕都没有。

“呵呵。。。。你可比我强多了!”吴德咧嘴笑了笑,浑身上下感觉都是木木的。不过就变态的恢复力果然不一样,如此激战它都能自动收口结枷。

“卫生员!卫生员!”王金根大声呼喊起来。

吴德这才发现他们三个人全部站在旁边看着自己。浑身上下也染红了鲜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鬼子,看来这三个家伙还是耐不寂寞冲了下来。吴德慢慢站了起来,仔细的看了看三个新兵,还好,应该没有受伤,只是三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这眼神怎么就这么奇怪咧?!

“你们三个怎么下来了!不是说要你们留在后面吗,什么时候下来的。”

“班长,说出来你不要怪俺们!”

“不怪,说。”

“其实我们三个一直跟在你后面。”

“是啊,是啊,班长,你可真强啊!那可真的是没得说啊!杀的小鬼子屁滚尿流的,还有,”

吴德摆了摆手,对他们说道:“好了,别那么P话,这次的事就算了,饶你们一次,下次再不听招呼,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现在你们都滚吧,自己去战场上挑把好使点的枪!去晚了可没有。”

战斗并未结束,独立团还在阻击着援兵,为了加快速度,聂政委亲自指挥部队打扫战场。为了抓活口用作宣传,战前动员时聂政委还曾专门强调过捕俘的重要意义,本来还有不少躺着的日军伤兵,可是没有想到被吴德这么一打差,同志们都以为是上级改变了命令,没死的全给补了一刀,聂政委知道后大发脾气,但为时已晚,现在就是想找个完整的都不容易。没有抓住一个俘虏那在红军的历史上可真从来没有过,为此聂政委下令将战场给重新翻一遍,看看还有没有个把子漏掉的活口。

这事儿被吴德知道后,他吐了吐舌头,晃了晃脑袋也就没有在意,这个历史上不就是没有一个活口的吗,好不容易被旁边的老百姓抓到一个漏网之鱼,反抗中还给老百姓用锄头活活敲死,自己该死,那怪谁啊,要怪就怪你们倭国政府去。再说了,就算抓到了俘虏,也没啥子好处,你没看后世那么多小鬼子我们给好吃好喝供着,回到日本后也没见做过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好事,就算是战后回来陪礼倒歉的好象也只有一个叫啥东屎郎的家伙而已。嗯,如果有机会碰到这家伙,那就再好好交流交流,看能不能把这小子整成个日奸。

三个王氏叔侄离开后不久,卫生员赶了过来,伤员很多,有好多卫生员都是老兵客串的。不过这个卫生员到是团部卫生队的,卫生员扶着吴德坐了下来,拿出药箱开始给吴德清洗伤口并且包扎。吴德杀敌的疯狂精神343旅的哥们基本上都知道了,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像个没事的人一样满山沟追着鬼子砍,真不是一般人啊。

吴德眯着眼睛,脱掉了上衣,让卫生员在身上清洗包扎,满脸的血污用酒精擦去,已经麻木的吴德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痛,只有一种胀胀木木的感觉而已,希望没有破相吧,好歹哥们也是个帅锅,如果破相,那以后拿什么来泡小MM啊。唉,眼前这个卫生员咋滴就不是个小女兵咧,可惜师直属医院没有过来,也不知道这八路军的小女兵长滴是什么样子。女兵,拷!吴德突然间想起三个王看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这他妈的不就是哥们以前在部队看女兵的眼神吗!我日!吴德一阵恶寒。

七条刀口,说深不深说浅不浅,没伤在要害,但是各个部位都有,特别是加上脸上那一道,吴德就被包成了个木乃伊。他浑身缠着纱布,漫步在战场,把兄弟部队的一些战友惊呆了个半响,纷纷打听这猛男是谁,亏得团里面的哥们认识吴德那招牌“宝刀”,要不还真说不上名字。此一战后,吴德声名大鹊,虽说叫法不一样,什么疯子刀、棕子王、九命猫和后面的剃刀手,外号不尽相同,但人人都知道一个名字,那就是吴(无)德。

“这里有个活的!大家快来,这里有个活的!”

有个战士蹲在一个鬼子身边大喊大叫着。

“看看,来,让我看看。”一大群战友围了过去,吴德也晃了过去。

“呀!这不是咱班长用手枪砸晕的那个吗!”说话的是王叶生。

“呸,你班长谁啊,还用的上手枪,吹牛也得说对路。”一个老八路不相信的看着还穿着老百姓衣服的王叶生。

“你说什么呢,我叔可能会骗人吗,这就是我们班长用手枪砸晕的那个,我们都跟在后面还会不知道啊,那手枪还是我亲手还给我班长的。”王水根忍不住跳了出来。

“你个小新兵蛋子,你懂什么,哪里有班长能用手枪的,你以为你班长是个大干部啊。”

“那我这不是枪,那是什么啊!”吴德掏出了自己的92式黑星,在手上把玩的花势。

那老八路咋一看到个包裹的严严实实,似乎就要伤重不治的战士拎着把从来没有见过的手枪在那里把玩,愣是没看出来这位爷们是谁,不过那手枪还真不是一般的漂亮,不像是配发的,老八路没有说话了。

“大家挪挪,让哥们瞅瞅是哪个小子。”

那个被吴德手枪砸花脸的鬼子比较幸运,吴德那一家伙只是把他给砸晕了,头一回打扫战场,还晕着趴那不动被同志们忽略了。再后来被一个战士看到身体似乎还有点起伏,伸手一探还有气,那位爷们一高兴就为找到个活口大呼小叫起来,也没有想到给小鬼子来点什么救护措施,现在还晕在那里。吴德走了上前,先解除了鬼子的武装,然后上去左一个巴掌右一个巴掌抡醒了那鬼子兵。

“八格牙鲁!”清醒过来的小鬼子看到旁边围了一群土八路军,下意识去摸枪,摸了个空后嘴里就骂了起来。

“八你妈个鲁!”吴德接着再是一个巴掌。鬼子兵先后愣住了,然后死命的挣扎起来,跌跌撞撞的就朝吴德扑过来,吴德就是一个前踹,将鬼子兵踢倒在地。别看裹这么严实,这精气神可还不错。

“啪”从鬼子身上掉下个口袋,吴德抽出来一看,原来是照片,好象是家人的合影。在一张张的看下去,吴德火气腾的一声上来了。上去拉开要制服鬼子的几个同志,又是一脚,正中鬼子兵的下巴,小鬼子摔在地上蒙了,吴德抽出了自己的刀子,就要上前。

“吴德,吴德,聂政委说过要活的,现在已经有人去通知他了。”几个战友冲上来抱住了吴德,这孩子可疯了,别一小心这小子头脑发热把这剩下的一个“宝贝”给卡嚓了。

“活个P!你们都让开,他妈的,你们自己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吴德语气相当不善,把左手的照片扔给了挡他的战友。

照片在空中飞舞,有用活人练刺刀的,有将小孩挑刺刀上的,有拎着中国人脑袋的,有逼着女人脱光的相片等等,这个小鬼子就在这照片上狞笑。战友们看完了照片,就放开了吴德,一个个都愤怒的瞪着小鬼子。

“呵呵。。。”吴德干笑了一声,包着脑袋也看不到表情,只是笑的有点冷。吴德拎着刀走到了鬼子面前,“哟,没有发现啊,你小子还是个伍长,”

“吴德,这小鬼子是可恶,但师聂政委说了要活口。”一个看起来有点老成的同志说话了。

“嘿嘿,活口是吧,那我就留他活口好了。呵呵。。。能听懂中国话不?知道自己姓啥不?”

“我的,小犬鸡二郎,你,你的杀我的有,大倭国蝗军死的不怕!你的有种把我的死了死了的。”小鬼子还是能听懂中国话,看到这个浑身纱布还能活蹦乱跳的中国军人拎着把刀过来,不怀好意的不知会干些啥,小鬼子身上就起毛了,眼神有点闪烁,武士道的精神激的他还能勉强应承着。

“我知道你滴死的不怕,但我滴死的不让你的。”吴德慢慢的走到小鬼子面前。看着那柄快刀,小鬼子似乎也觉悟了,嘴里嘀咕了一句啥妈上还是上他妈啥子的鬼话后,就把脖子伸的老长,闭目待死。我亲爱的小犬花子,你哥哥我看来是没法教你啥叫性了,看来要便宜小犬鸡三郎了,唉,死就死吧,小鬼子如是想到。

刀光挥过。

“啊!”小鬼子惨叫起来,那叫声可以比的上那个男高音啥帕什么来着,叫做一个响亮,把那来收魂的天照大婶都吓的浑身颤了几颤。

角度应该是正确的,吴德蹲了下来,瞅着双手捂着要害的鬼子,血流如柱,嗯,力道好象大了点,不过位置还是对的,应该是齐根而断!

“吴德,你在做什么!”聂政委听到这刺心的惨叫声加速赶了过来,老远就用手指着吴德大喊,别以为你小子包着个脑袋我就不认识你。

“政委,没啥,就跟这小子做了个手术,让他好为他们的天蝗尽忠,没事还可以客串客串内侍玩玩。”吴德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让旁边的战友们一阵发寒,内侍,这不就是个日本太监吗!

“赶快抢救,卫生员呢,喊个卫生员过来。你,你,你真是太不像话了!”聂政委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来人,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回去后关他禁闭,等待处理!”

————————————————

历史开始偏离方向,在吴德的影响下,此战全歼日军,比历史多出了四百余达一千四百人,历史上没有俘虏一个,此战俘虏一人(如果太监也算人的话),我军伤亡六百,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物资弹药,光大衣一项就全师人手一件还有多。

平型关战斗结束,平型关战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