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三章 修兰若彤

suiya621 收藏 0 17
导读: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三章 修兰若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7/


我用螟蛉通过用神识传给我的《不死神诀》调息了一下体内新得到的力量,身体中的死神气息瞬间爆发出来,以我身体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死神气息再度徘徊于我的经脉之中,双眼也在同时变成了红色,我的心再一次充满了杀戮,眼前似乎也出现了血色的天空,有股汹涌澎湃的杀气充斥着我的内心,就在我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体内又出现了另一股真气,它牵制住了死神气息,我仔细的一探,尽然是老头传授给我的天虚真气,我不禁对老头的来头又产生了好奇。

用内息带动天虚真气,化解着死神气息带给我的暴戾,我自己也不知道调息了多长时间,等我醒来的时候,冥麒已经卧在我的身边睡着了,通过刚才的调息我知道自己进入五元天的阶段,我现在真的想放声狂笑,依我现在的武学进程,很快就能进入到玄天境界。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肚子现在已是空虚状态,由于先前没有时间想食物的问题,现在终于想到了,发现肚子现在真的很饿,看来我要快点出去,不然会被饿死在这里,难道让我把冥麒烤了吃掉,那我可不敢,凭它这神兽的头衔,很有可能最后被吃的是我。

本来想从掉下的洞穴飞上去,冥麒却在这时醒了过来,又将我带向洞穴的更深处,用意识告诉我说拿一件属于我的兵器,但我知道那肯定是螟蛉用过的兵器。

跟着冥麒在洞穴中穿来穿去,一会向左一会向右,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我意识中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像我生体上某处的血肉一样亲切,我看到了,一把漆血红色的奇异兵器悬浮在一个洞穴之中,它放出黑色的光芒,掩住了洞穴中微弱的亮光,散发着十分可怕的死神气息,但对我来说就像多年未见面的老友,黑色的气流缠绕在它的周围,不停的旋转着,就像在对我欢呼,而冥麒也很欢快的绕着它乱转,并发出“啾呱,啾呱”的叫声。

“血藏!”我脱口叫出了对我来说很陌生,却在意识中很熟悉的一个名字。

我的声音刚从口中发出,那把兵器就向我飞了过来,我急忙接住它,从兵器中传过一股狂热的力量,血脉相同的感觉传遍全身每一个地方,我体内的死神气息就像找到了它的另一半,开始在我体内跳跃,内心再一次被暴戾与杀戮所侵占,突然一股冰凉的气息压下了我的冲动,天虚真气又一次把我拉出血色的内心世界。

我真不知道继承死神气息,是不是一件好事,我可不想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但愿以后我能慢慢学会很好的控制它。

仔细看我手中的兵器,它仍然散发着强烈的杀气,我连忙运起天虚真气,它才平静了下来,这把兵器比厥戽剑长了许多,不象刀也不象剑,兵刃从上到下成流线形,而且由窄变宽,又由宽变窄,上面刻着一些极为怪异的花纹,刃背上有空心花纹,样子就像扇动翅膀的冥麒,刃上有几个很有规律的缺口,而兵器握手处的柄端也有一只动物,从兵器的整体来看,它分明就是和冥麒一个样子,只不过被拉长了而已。

冥麒飞过来落在我肩头,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脸,我无奈的看着它说:“伙计,我是人啊,麻烦你以后不要用这种动物间亲热的方式对我好吗?”冥麒撒娇似的“啾呱,啾呱”叫个不停,似乎对我的话很不满,通过螟蛉将我知道这个小家伙以后要跟着我了,谁叫拥有死神气息的人就是它的主人呢。

“好了,我们出去吧!”我苦笑着拍了拍它的头,把血藏背在身上,拿起厥戽剑,虽说我现在有了把新的神兵利器……好象应该说是魔兵利器啊,但我不会丢下同生共患难的厥戽剑,因为它也算是我“老友”了。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洞穴中待了多长时间,等我出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我看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就让冥麒去抓几只野兔,谁叫是它把我从另一个出口带出来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目前还光着身子,得先要把这身行头解决一下,不过在这林子里也不需要,反正也没人看。

冥麒似乎也没什么不乐意,就向远处的地方飞走,它刚飞走不长时间,我就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不是怕它走丢了,也不是怕它被野兽伤害,因为我和它可以用精神波动交流和感应,只要它不伤害其它的野兽,那些家伙就应该烧高香了,我怕的是它根本没有见过野兔,谁知道它会给我弄回来一个什么东西,真后悔应我自己没有亲自去。

我只好坐下来等它,预先点燃了一堆火,要是冥麒弄个能吃的回来,直接就能烤。

冥麒飞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我看到了它爪下的猎物,让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相隔很远的距离,但照我现在的修为,看的十分清楚的,不过从猎物的体态上看,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女人,真搞不明白这家伙是从哪里抓了个女人回来,难道女人长的像野兔吗?要是每个女人都像是野兔的话,大陆上所有的男人也许会兴奋的哭泣,可她们是吗?我的回答:不是,她们刚好相反,而是像一只专吃野兔的“母老虎”。

冥麒又飞到我的肩膀上,它没有再用舌头舔我的脸,而是用头摩擦我的脸夹,看来这家伙的记性不错,它这个样子明显的是在向我邀功。突然,冥麒快速从肩膀上飞了出去,远远的在半空谨慎的看着我。

我用很阴险的表情看着冥麒,很是气愤且无奈的说道:“算你跑的快,不然我非把你烤了!还说自己是神兽,难道神兽连野兔和女人也分不清吗?再说了,给你找个头小的野兔你不抓,你偏要抓比你重几倍的女人,你是在我面前显露你的力量吗?”

冥麒这才知道自己是抓错猎物了,委屈的向我叫了几声,不停的在空中扇动翅膀,说自己没有在外面待过,那知道野兔和女人的区别,动物之间总是吃与自己形态相似的动物,它以为我也一样,而我口中的“野兔”只是食物的特殊称谓,它刚到林边就看到有个生物,便把她抓回来了。

我白了它一眼,让你给我狡辩,如果这个女人有个三长两短,我再和你算帐,感觉到我内心想法的冥麒欢快的叫了一声,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只是吓晕了,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把女人翻过身来一看,准备检查一下,可看到她的长相,把我吓的不清,尽然是与我有“摸臀之仇”的母老虎,我把她往地下一扔转身就跑。

冥麒却很奇怪的看着我的行动,它飞到那猎物的上空,仔细端量抓来的猎物,虽然与自己比起来,她长的似乎很丑,但主人也没有必要害怕的逃跑吧,冥麒很不解的摇摇头,看着依旧逃跑的主人,又看看下方的猎物,样子彼有些可爱。

“好了,臭小子,立刻去给我抓一只野兔,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你难道真想吃这个女人!”冥麒正在发愣,听到我的声音突然在它耳边响起,差点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其实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凭我现在的武学修为我会怕一个女人吗,再说那也是几年前的事了,她说不定早就把我给忘了。

我站在冥麒的后面,故意装出很不满的样子看着它,冥麒也装出很可怜的样子看着我,我将野兔的样子利用精神波动传到它的脑海中,冥麒很抱怨的说我刚才为什么不把野兔的样子给它,我一想也对啊,刚才我怎么忘了呢,冥麒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向我吐出猩红的舌头,它刚准备要飞走,我突然想起一件应该也算很重要的事情,就出声问道:“冥麒,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冥麒听到我问它的话,停飞在半空,歪着头似乎在想我问它的话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它似乎想明白了,就在半空中成仰卧的样子,并插开自己的下肢,然后发出“啾呱”一声快活的叫声,向远出飞去,而我差一点晕倒在原地,不过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冥麒是一只公的神兽。

被吓晕的女人是很难清醒的吗?我坐在远处,一边吃着野兔腿,一边看着还处在昏睡状态的“母老虎”,长的还真不赖,不算超级美女也算女人中的美女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离玄烨城很远的。

她现在的样子与我先前所见的也有很大的不同,“母老虎”家里是很有钱也很有权的,而她的家也就是玄烨城的将军府,她的老爹就是守卫丰州边界的振远大将军修兰逊,她的名字我也知道,叫修兰若彤,整天吃的好穿的好,成天摆着大小姐的架子,可今天的大小姐却变成了一副平民样,脸上没有以前该有的傲气,从脸上残留的泪痕来看是刚才哭过,不知是被吓哭的还是其它的原因。

“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大小姐终于醒了,通常被缚的女人在醒来后都会四处查看,首先检查的都是自己的衣物有没有什么变化,看一看周围还有没有潜在的危险,这位大小姐也不例外,她在发现没有危险后,大胆的向我出声问道。

我吃了一口野兔肉,又从火上撕下一块兔肉,起身走到她的面前递给她,然后坐在她的旁边,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又不好意思询问一个女人,只能这样套着问她了,即能知道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又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修兰若彤吃了一口兔肉,轻声说道:“我是丰州玄烨人,因为家中发生变故,我是一路逃到雷州太虚森林这一带的,打算去雷州找一个朋友。”

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惊讶中有些发愣的看着手中的兔肉,我真的没有想到,从“老鼠”洞里出来后就在凡风帝国的雷州了,我极为不爽的抬头看着在远出树杆上,抱着一只野兔吃着正香的冥麒,心里想着等会再找你算帐。

“是你!怎么是你这个淫贼,这次尽然还光着身子,你又想对我怎么样?”身旁的修兰若彤突然疯狂的叫了起来,语气中有吃惊也有兴奋,看来她还是把我给认出来了,暗叹了口冤枉气,她刚才没有认出我的时候,也没管我穿没穿衣服,现在认出我了,又开始无理取闹了,变成了一只纯粹的“母老虎”了,无奈的扔掉吃剩的野兔骨头,对已经闪开我几丈远的修兰若彤“嘿嘿”一笑。

“果然是你,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给拆了!”修兰若彤一双在我看来柔弱的拳头,瞬间就带着拳风冲到我的眼前,我微微一笑,伸手抓住那只对我没有任何威胁力的细嫩玉手,她的拳头上的内力在我天虚真气下化解下消失匿迹。

“美女,你是伤害不了我的!我问你,过了近三年的时间,我的样子连我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你为什么还认出了我?”我仍然紧抓住她的手,把她放开的话,她会再偷袭我,不是怕自己受伤,是怕她被我的护体真气所伤,不过对于她能认出我的这件事,还是很好奇的。

“你这个淫贼,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你!”修兰若彤脸上微微一红,很快恢复过来,狠声说道。

“美女,我不就是摸了一下你的屁股……应该说你的美臀一下,至于记恨我三年吗?再说,我可是在没有还手的状态下,让你和你的手下追着打啊,你也该解恨了吧!”我真有种想哭的感觉,用很无辜的语气的向她解释道。

修兰若彤听到我说的这么露骨,又想到几年前我摸到她臀部的那一幕,面上映满了红霞,这时才发现我仍然抓着她的手,使劲挣脱起来,我怎能如她的愿呢,看到她通红的脸蛋,我调笑道:“是不是当年我给你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你对我念念不忘啊!”

“你……你这个淫贼,不要胡说,谁对你念念不忘了?”对方又羞又怒的向我喊道。

“不是吗?那你也没必要这样激动,会让我误会的哦!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就把你放开。”我又开了一句玩笑,很正经的说道。

“淫贼,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不是知道我家里的事,看我现在落魄了,故意在这里等我,想对我……对我……”这个爱猜疑的美女又在猜疑我对她是不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一对美丽的大眼睛,还谨慎的看着我。

“你最好不要再叫我淫贼,否则我真的让你成为我这个所谓的‘淫贼’牺牲品,嘿嘿……”我真的很不喜欢淫贼这个称呼,我一定要叫这个女人改掉这个称呼,不过看对方的表情,我知道自己的恐吓还是成功了。

我拉着修兰若彤的手坐了下来,如果在不知道情形人的眼中,还以为我俩是一对在野外偷情的情侣,而被我所牵的女性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场面,红晕成功的占据了她那白嫩的脖子,头似乎也要躲入她的丰胸之中。我就是很纳闷,这个平时像“母老虎”一样的女人,也会有少女该有的表现,也许这就做矜持。

“你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把自己弄的跟一个逃荒的人一样。”一边说着话,我就松开了的手,我可不想真的挂上淫贼或者色狼的称号。

修兰若彤的表情微微有些失落,她使劲摇了摇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她很快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向我道出了家中的变故:“就在半个月之前,帝都突然传来皇令,说我父亲遇与凡风帝国勾结,在帝都实施政治内变,还暗中雇佣无夜楼杀手刺杀钦差荒伯羽,原因是荒伯羽手中有我父亲收取民脂民膏的证据,还说……还说……”

我现在才知道人们为什么说“女人都是水做的”,修兰若彤还没有说完,就伤心的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唰唰的从脸上划落到地面,她这个样子本人是相当理解的,不过她口中的那个“荒伯羽”,我怎么听的这么耳熟,我一定知道知道他或者见过他才对,只听修兰若彤缓解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还说我爹雇佣杀手刺杀有着‘铁雪之柱’称号的保山王,可是没有成功,因此要把我修兰家族株连全族,可是我父亲没有做过这些,他真的没有做过这些啊……都死了,一夜之间修兰家族的人都死了,我因为父亲生死相护,逃出升天,呜……呜……”说着又抱头悲伤的哭了起来。

“你老爹挂了?哦……对不起,不过这个荒伯羽?我想起来了,原来他是钦差,难怪无夜楼的人死追着我不放,原来是这样。”听到她说修兰逊死了,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修兰逊根据我所知可是个大好人,死掉太可惜了,我这时也才想了起来,无夜楼追杀我的原因就是我看到了他们刺杀荒伯羽的全过程,而且雇佣杀手的雇主当时也在场,看来是因为某件事情使修兰逊全家成了一个牺牲品,不过这个牺牲品的价值有点太大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