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修改版 第一卷 1927 第二章 参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大牛,你去南昌城干嘛?” 在通往南昌的路上,我无精打采地问道。

“听说南昌城有部队在招新兵,我想去试试。”大牛回头对我说“在路上我看见你躺在草丛中,怕你被野兽咬,就把你叫醒了。”

“哦,谢谢你大牛。”征兵,1927年7月,对了,8月1日就是南昌起义了。征兵的极有可能使叶挺或者贺龙的部队。

“咕……”肚子向我发出警告:库存已消耗干净,尽快进货。NND,我也想吃饭啊,问题是这个年代的人会收我的人民币吗?我要是在街上大声宣布自己来自未来的身份,期待能混碗饭吃。估计是饭没吃到,不是先被不识货的人送进精神病院了,就是被识货的人送到实验室给解剖了。

怎么办?要吃饭,找活干。多年党的教育第一时间明确告诉我,加入叶挺、贺龙的部队,参加南昌起义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嗯,这个主意不错。我虽然军事知识不怎么样,但我有超过他们七十三年的知识,知道历史的走向,而且我体力好,跑得快,关键时候,这可是保命的法宝。凭这些,我在开国的时候混个大将当当,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大牛,我和你一起去参军。”我说。

“真的,那太好了”大牛惊喜地说“我怎么看都觉得你好象是读书人,我爹活着时常对我讲,先生是有学问的人,我们要听他们的。你懂得比我多,以后我就听你的。”

“那我们结拜兄弟,如何?我今年22岁,你呢?”我一听乐了,有这么个本地、本时代的向导兼劳动力,千万不能错过。

“我18,往后我就喊你龙哥。”大牛憨憨地对我说。

“好,大牛,以后不管有多苦多难,我们都在一起。相信我,你以后一定能当大官的,最起码是少将。”笑话,凭我对历史的了解,只要大牛不霉运到找子弹亲热,少将肯定跑不掉。我飘飘然起来。

“龙哥,少将是什么官?比我们的保长大么?”

“啊……”

南昌城,国民革命军第20军招兵点。

“同……老总,请问你们是叶挺将军的部队吗?”虽然我知道20军是叶挺的部队,还是证实一下好。不过好险,差点就喊出了同志。

“是啊,你们认识叶挺军长?”征兵官奇怪地看着我。

“哦,我…我在你们入城时看到了叶挺将军,不愧是北伐名将,气宇非凡。我就是敬慕叶挺将军的威名,才来报名参军的。”我迅速送出一顶高帽。

“是这样啊,好,看你们俩好象身体都不错,我们收了。”征兵官欣然地说:“你叫什么名字?”

“张文龙。”

“年龄、何方人氏、读过书没有?”

“22,湖南人,大学本科。”我脱口而出。

“什么,大学?!”征兵官惊讶地问道:“哪所大学?”

坏了,我怎么忘了这个时代高小毕业就被称作秀才。大学,这个年代什么大学我比较熟一点?干脆就蒙个燕京大学吧,哈哈,1996年时我没能考上北大,1927年先借你的威名用一用。

“燕京大学,快毕业了,家里没钱就回来了。”我从容回答道。

“你是大学生,好,太好了”征兵官如获至宝的神情让我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与此同时,贺龙、朱德、叶挺正在大伤脑筋。

“贺军长、叶军长,自打周先生的秘书在来南昌的路上牺牲后,周先生是越来越忙不过来了。”朱德说。

“是啊,我们是要快点给周先生找个合适的秘书。而且我们行动在即。这个秘书不仅要有文化,还要年轻、体力好,能文能武,最主要的是要靠得住。”叶挺说。

“这种人现在哪儿去找,我们这些大老粗会打仗的一抓一大把,会舞笔杆子的机关枪都扫不到一个。叶军长那儿虽有,但不是战斗主官不能离开,就是不能完全靠得住。不知我们各部队的招兵中能不能碰到稍微合适一点的。不过,我看希望太小。”贺龙摸了摸自己大名鼎鼎的胡子,苦笑道。

“报告。”

“进来。”

“报告军长,我找到了。”征兵官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闪到叶挺的面前。

“你找到了什么?”叶挺没有回过神来。

“您要的人呐,还是个大学生,燕京大学的,身体也很壮实。”

“真的,人在哪里?马上带给我看。”

“就在外面。”

“张文龙,这是叶军长、贺军长,这是朱团长。”征兵官向我介绍。

用得着你介绍吗!我不知看过多少两位元帅和叶挺将军的小说、电影、电视剧,他们的底细我熟得很。

“叶军长、贺军长、朱团长。”我来了个标准的立正,没敢敬军礼。终于见到了开国元帅,热血顿时不由自主的沸腾。虽然初到这个时代的震撼已经过去,也作好了迎接与各种伟人见面的准备。但当他们真正出现在面前时,我仍旧难以自禁。

“不错,行如风、立如松。你当过兵?”贺龙问。

“没有,只是有几个当兵的朋友,和他们交往多了,受了些影响。”我不紧不慢地回答。

“你的情况征兵官已经对我讲了。我们现在想问你一个问题”叶挺说:“既然你是燕京大学的学生,那你一定知道李大钊教授,也应该知道三民主义。我想知道,你对李教授的说法和三民主义各有什么看法。”

“三民主义的主张实际上是借鉴于西方大革命时代的主张,主张民生、民权,同时结合中国多民族的特点,提出民族的主张。其理论本身无疑是先进的。可惜的是,它的信仰者是以地主、资产阶级和军阀为主体。由于这些人自身都处在统治者和剥削者的地位,在既得利益和个人利益面前,他们不可能去真正实现三民主义的主张。因为如果真的实现三民主义,那岂不是首先就从这些信仰者自身开始革命?这是他们万万不能同意的。您刚才说的李教授的主张实际上就是共产主义理论。在当前的中国,最主要的矛盾就是统治阶级——大地主、大资本家、大军阀和被统治阶级——工人、农民、城市贫民等无产阶级的矛盾。这种矛盾目前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四一二事变、马日事变等等,就是统治阶级向被统治阶级进行的残酷镇压和屠杀。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就是要领导人民去打破这个旧世界,创建一个人人平等、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至于我,信仰的是共产主义。”当着两位老帅的话,我什么大义凛然的话不敢讲。而且,这明显是在考察我是否可信。

“好,说得非常好!”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周先生”贺龙喊道。

周先生,肯定是周恩来。看来我又要见到一位世界伟人了。

“小伙子,说得不错,看来你对两种理论都认真研究过。不过下次不要轻易地对别人说出你的信仰。要知道现在各地都在大肆捕杀共产党。”

“谢谢周先生,我知道了。”

“很好,叶军长、贺军长、朱团长,这是你们给我准备的秘书吧。不错,我收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