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修改版 第一卷 1927 第一章1927年

du4893525 收藏 1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公元2000年3月,春天的长沙仍然处在倒春寒的肆虐之中,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如丝般的细雨,一阵接一阵地呼啸而至,将刚刚发出新芽的樟树枝吹得有如金蛇狂舞。独具南方特色的风中细雨浸湿了它所遇到的一切,它将地面的灰尘揉成泥浆,将窗上的玻璃画成模糊一片,将地里的菜叶挂满水珠,如果它遇到衣物,它就会施展“润物细无声”的功夫,在不知不觉间将其变成微湿的状态,迅速带走衣物内人体的热量,让人们充分感受到长沙“湿冷”的威力。

在这种天气的早上,人们习惯于蜷缩在微潮的被子里咒骂着鬼天气,等待天明。但还是有许多晨练者不惧这寒风细雨,坚持不懈地做着各种体育活动。我——张文龙,就是其中的一员。此刻,我结束了从没间断过的晨起长跑,正在调整呼吸,准备回宿舍。张文龙,男,22岁,身高1.77米,虽算不上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也称不上是高大威猛、器宇轩昂,但总还轮得上身材修长、面目清秀,湖南人,湖南师大文学院96级学生,即将毕业。爱好体育运动,尤其擅长中长跑,人称“跑不死”,是长沙市连续两届的马拉松冠军。虽然是中文系的,但是张文龙很喜欢历史,尤其是战争方面,一部《中国历代战争史》被他翻得油光发亮、缺页少章,就算是世界上最好的考古学家也无法分辨出是哪个朝代的产品。

“张文龙”,一个美丽的女中音在左边岔道上响起。

“啊,哪位?”,一向对美女“胆小、心粗、脸皮薄”的我惊愕的问道。

“是我”,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女优雅地走了过来。

“王倩”,我不禁又是一愕。这个王倩是我们班的班花,以其温柔典雅而赢得了全班男生的一致倾慕。为此,全班男生成立了追求王倩爱情大联盟,按照排名先后决定王倩的资格。在前一号失败后,下一位立刻迎头出击,前仆后继,慷慨落马,四年来不知上演了多少悲情恋歌。每晚都能在男生宿舍看见有人高喊“王倩”之名,以头撞墙。更多人是挥泪狂写各种文体的情书。而具有嗓音优势的人则是每晚大呼一百声“王倩”之后,才勉强同意睡觉。四年下来,倒成就了一大批铁头功高手和男高音,全年级的写作水平更是远远高于往届,使得写作学教授大感欣慰云云。由于其他几个班的男生也纷纷加入竞争行列,所以虽然联盟内每天都在举办自由搏击大赛,但在“一致对外”和“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口号之下,所有行动都在联盟的操纵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这也成为班史上男生最大的遗憾和坚定的目标。

“是她”,我心中惴惴然。我曾经以全班25名男生的第23号的资格去追求王倩,在联盟刻意营造的机会面前坚持了11秒和说了7个“我”字后就结束了这场资格赛。从此,我就钟情于长跑,结果,我就拿了两届长沙市马拉松冠军。

“张文龙,你的毕业论文写完了吗?”,王倩问道。

“刚刚修改完了,昨天导师看了后说我可以交了,给我打了优。”我回答说。废话,我也连续写了四年的情书,虽然没有一封到王倩的手中,但写作水平可不是盖的!

“太好了,我的论文也打了优”,王倩一听,欢呼雀跃,“明天我和雪梅一起去衡山放松一下,男生中眼镜也答应去,我想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好吗?”

“那个……,好”,我在刷新了11秒脑袋空白的记录之后,给了王倩正面的答复。

“那好,明早8点动身,谢谢”王倩说完,转身和站在旁边的雪梅一起跑开了。远远地从风中传来嬉笑声“哈哈,这下有劳动力了”……

次日7:50,两个男生兴高采烈地来到女生宿舍门口。在眼镜第18次擦掉清鼻涕和安抚冻得通红的鼻子后,8:30,王倩和雪梅的身影终于姗姗出现。“还好,今天只等了40分钟”眼镜庆幸地说道。

11点,我们一行四人来到衡山。吃完中饭,我们参观了衡山大庙和衡山市容,然后找了家小旅馆休息。晚上10:30,老板把我们喊醒,我们吃了点东西,租了四件大衣,开始向山上进发,准备在日出之前赶到顶峰,欣赏著名的衡山日出。

今晚衡山的雾很大,视线很差,3米之外就看不清东西。我们四人顺着上山的人群往前走去。大约3个多小时后,山势突然转陡,悬崖峭壁随处可见。这时候,他们三人缺乏锻炼的劣势就体现出来了。一个个空着手还在喊累死了。尤其是眼镜,堂堂大男人,就挎了个500克的傻瓜照相机,居然还要背着4个人全部行李的我拉着他走。我呸,小样,我要拉也得拉王倩的小手,你小子,靠边站。

在这气喘如牛中,我们来到了一个弯道。这时,眼镜说什么也不肯走了。我们就在路边休息。

“好漂亮啊!”王倩突然说。

“什么?”我们三人异口同声地痴呆。

“那边,悬崖边那朵花”王倩一指她右边的方向。

在她右边时一个突出的山崖,下边深不见底。一朵朵乳白色的云雾从它身边缓缓飘过,山崖若隐若现。山崖的石缝中顽强地生长着一朵不知名的山花,在云雾的沐浴中卓尔怒放。

“我去摘”我腾声站起,向山崖走去。

“太危险了,别去”王倩担心道。

“没事,我会小心的”这时候,我全部的身心只有一个想法:采花,献花。

一只手抠进石缝中,一只手探身采花。当我慢慢站起来时,灿烂的山花就在我手中。

“好啊,张文龙好样的”眼镜大声赞道。王倩也拍着小手,高兴地蹦蹦跳跳,显现出活泼可爱的神情。看着王倩如花般的笑容,我不由得心头一热,快步向她走去,准备把花献上。

“哎呀”我一脚踩到了路边的碎石,一个站不稳,顿时向山谷中跌去。“张文龙……”在王倩三人悲怆的呼喊声中,我只有一个念头:妈的,人生第一次献花就这么夭折了。

“嘿,醒醒”一个粗豪的声音把我叫醒。

“啊,这是哪儿,你是谁?”我迷迷糊糊地问道。

“这是南昌城外,我是大牛。”

我抬头一看,嘿,好一条汉子!身高最少1.82米,虎背狼腰,两只手臂虽说没有比我的大腿还粗那么夸张,但起码比我的小腿要大了一圈。整个人如同一座铁塔般站在我面前。

“南昌!”我倏地惊醒,坠崖事件闪电般在脑海中回放。南昌,不可能,难道我在做梦?

“你看,那就是南昌城。”大牛指着前方。

我扭头望去,心头一阵狂震。一座只在电影里看过的青灰色的高门大城耸立在十里之外。“南昌城”我低头想“现在怎么会有城,早几十年就没有城墙了,难道南昌开发了什么复古城墙的旅游项目?不管它,先搞清日期再说”

“大牛,今天几号?”

“今天是7月2号。”

“什么!”我不禁惊呼出口,我这一摔就摔了近四个月的时间,天下有这么高的山吗?!

“那今年是哪一年?”我急忙又问道。

“民国十六年。”

“民国十六年,1927年!”我的上帝、圣母玛利亚、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音菩萨,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发疯似的望望天空,再看看四周,发现天空如水洗过般蔚蓝清新,四周的树木多是水桶般粗的大树,通往南昌城的大路也是土路一条,一丁点的什么沥青、水泥的影子都没看到。“天啊”我呻吟道“我一定是《寻秦记》看得太多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