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一部 南洋经略 第六章 黑夜幽灵(下)

天际无痕 收藏 11 10
导读:中华外史 第一部 南洋经略 第六章 黑夜幽灵(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黑夜再次来临,但巴达维亚西南郊一个院子里却灯火通明,看院子的规模和样式,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座富裕的华人家院,大厅外面的院子里几十个火把正熊熊燃烧,把整个院子照得通明,院子的中央站着两个身穿古怪紧身蓝色衣服的年轻人,他们的周围却是几十个手拿火把的华人,如临大敌一样。与此同时,一个看上去50岁左右的老者正缓缓从大厅里走出来。

“老爷,这两个人硬要闯进来见你,我已经把他们拿下了,从他们身上还搜出了两个东西,请老爷处置,”一个管家摸样的驼背老头恭恭敬敬的来到老者的身前,并把两把火枪摸样的短枪递了上去。


“把他们都放开,看他们的样子也应该是中国人了,”老者没有去接东西,只是挥挥手,坐在早就摆好的太师椅上。


“是老爷。给他们松绑!”管家直了直他那永远也不可能直起来的驼背转身命令。


“你们是何人?为何深夜私闯本府?”老者说的是粤语,虽然并不严厉,但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气势。


“老伯,我们是中国人,来这里有重要事情要找老伯商量,还麻烦老伯禀退左右”,一个白净的年轻人走上前鞠躬回答到。


“有什么事情就这里说吧,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老者的警惕心并没有放松。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巴达维亚港口中的24艘荷兰战舰都不见了,”年轻人决定堵一把。


“尔等把这个告诉我,这件事情与我何干?莫非是尔等所为!”老者在迟疑了几秒钟后站起来大声呵斥道。


“老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老伯商量,还麻烦老伯给个方便,”年轻人的语气并没有软下来。


“好吧,就你一个人,跟我来,张越,你也来!”老者对一个拿着火把的年轻汉子说。


“晚生朱涛拜见张老伯”!一进老者的书房,朱涛就行了见面大礼。


“快快起来,听你的口音,好象不是广东人士,不过粤语说得不错。不过,你怎么知道本人姓张?”老者找个椅子坐下。


“晚生不仅知道老伯姓张,更知道老伯是整个印泥最富裕的华人。所以特地来找老伯共某大事,”朱涛故意把大事两个字说得很重。


“哦?那你就把你们的来历和目的给老夫说说吧,看看老夫能不能帮上你们的忙,”老者并不着急。


“是这样的,我们本来是中国人的后裔,自从清兵入关后,受不了清兵的压迫,整个家族一起流亡海外,但路上遇到了大风,把我们吹到东边大洋的一个小岛上,船也坏了,没办法,我们只有在那里苦苦生存下来。但一年前,我们那里发生了大地震,使整个小岛都沉入海底,只有我们100人幸免,几天前,我们才乘坐唯一的一条船逃命到这里”,朱涛边说边低下头,语气也变得凄凉起来。以至于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演技会这么好。


“小兄弟不必悲伤,大丈夫应该节哀。不过,这和你告诉我港口里发生大事情又有什么关系,”老者对朱涛的话还是半信半疑。


“是这样的,港口里的24艘荷兰战船现在已经在我们的手中,我们需要老伯帮忙,打败荷兰人,以报红溪之仇!”说到这里,朱涛忽然抬起头来,狠狠的说。


“哎,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了,没有必要去计较了。何况,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根本不是荷兰人的对手,就是在他们损失了全部战舰又如何,况且苏丹也拿他们没办法”?老者的语气变得软弱无力。


“张老伯,只要你愿意帮我们,我们可以提供武器给你们,只要我们合作,那么拿下巴达维亚就指日可待!老伯,你想想,如果我们没有实力的话,又怎么可能把24艘荷兰战船全部弄到手里,”朱涛把握住机会继续说。


“小兄弟,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实在是风险太大。你要想想,荷兰人现在在巴达维亚有1万多人,还有2000多士兵和几十门大炮,而你们只有100人,这还是在排除苏丹不帮忙的基础上的,”老者并没有动摇。


“老伯,只要您肯帮忙,我们可以让荷兰人的军队和大炮顷刻间去见上帝!我只需要你帮忙召集一支200人的队伍,”朱涛走上前盯着老者的眼睛。


“来人!把这个家伙捆起来,明天交给荷兰总督!”老者豁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吼到,随着他的命令,四个家丁冲进书房,和张越一起把朱涛按住。


“老伯,我不是来陷害你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想想,我把我们偷运荷兰战舰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怀疑的!”朱涛一看自己被按住,心里一急,叫了起来。


“放开他,你们几个出去,”老者微微笑着又坐了回去。


“张老伯,荷兰人杀害我同胞近万人,现在正是我们报仇的好时机。只要我们努力,加上爪瓦岛上十五万华人的帮忙,别说是控制巴达维亚,就是赶走荷兰人,消灭苏丹,掌握整个印泥都是完全可能的!”朱涛活动下有点疼的手臂镇静下来,继续诱惑。朱涛知道,只要风险足够低,机会足够大,那么作为商人的张老伯是有可能合作的。


“只要我帮你们找200人就可以了?”老者不紧不慢的说。


“是的,我们提供武器,不过这200人行动的时候要我们的人来指挥。当然,事情一旦成功,老伯就是巴达维亚的最高行政长官!如果万一失败,这所有的一切都没发生过。”朱涛开出具体条件。


“好!朱涛小兄弟!说实在话,我张炎民在这个地方也受够了,我们中国人不仅受荷兰人的屠杀和羞辱,还要受苏丹和那些土著的欺负,当年的红溪惨案就是很好的例子。现在我们有机会为我们死区的同胞讨回来,我张炎民就豁出去了!我虽然是一个商人,但我起码还是一个中国人!刚才多有得罪,没办法,鱼龙混杂啊!”张炎民站起来握住朱涛的手感慨的说。


“老伯,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我带来一个盒子,放在院子里的,不如老伯和我一起去看看?”朱涛赶忙转移话题。


“好的,你请。张越,前面带路,”张炎民松开朱涛的手。


三人走出书房,穿过一条走廊,横过大厅,来到院子里。这时院子里还是和刚才一样,几十个拿着火把的华人警惕的站在王柯的周围。


“王柯,把盒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给我。张老伯,麻烦你在对面摆上几块门板可好”?朱涛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兴奋。


王柯看见朱涛出来,还叫自己取枪,知道已经成功,现在正是给他们建立信心的时候。想到这里,跑过去,打开盒子,麻利的套上消声器把一把05式步枪递到朱涛手里。


朱涛拿好枪,对准摆在30米开外的五块门板瞄了瞄,也不顾各人的脸色,一口气打完了30发子弹,才回过头来看。


除了王柯外,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惊愕。他们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一切,能打穿五块放在一起的门板也就算了,但速度却这么快,而且声音如此之小,最多比蚊子的声音大一点,这也太恐怖了!哪个叫张越的家人甚至从张大的嘴巴里流出了口水,就是张炎民也过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贤侄,你这是火枪吗?怎么一下子能射出了这么多子弹,而且声音还这么小?”张炎民从惊讶中缓过神来注视着朱涛手中的火枪。


“是的,老伯,我可以提供200支这样的火枪和子弹给你”,朱涛扬扬手中的步枪,然后压低声音说:“三天后行动!”


“那样来得及吗?贤侄,你就叫我伯父吧,叫老伯有点见外了,”张炎民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改变了态度。


“放心吧,伯父,我会把王柯给你留下,他会教他们的,只要伯父有人就成”。


“人不是问题,这个贤侄也可以放心的”。


“伯父,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回去安排事情,王柯留下来配合你,他会告诉你一些细节的,我们三天后再见!”朱涛转过身就要走。


“贤侄,我找几个人送送你吧”,张炎民觉得有点奇怪,怎么这个人来去都这么直接呢?


“哦,不用了,我认识路的,伯父保重!”朱涛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张家院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