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马褂,龙哥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没有?”华中问听得稀里糊涂的大马褂道。

“什么……哦,”大马褂甩了一下手,“没有。人家是抗日的队伍,自己的枪还缺着呢,能给咱们?”

“不是上次说好咱们提供布匹,他们提供枪吗?”

“那是以前,现在人家变卦啦,人家说了,要打鬼子,枪才是首要的。”

“我操,哪有这么做买卖的?”华中恼了,忿忿地拍了一下炕沿,“以后咱们不‘尿’他了。”

“是啊,这几天我就想回去呢,又怕巴老大恼火……对了,我见过熊定山了。”


卫澄海一怔:“在哪里见的?”大马褂的口气有些紧张:“在城阳……就是我从武工队出来的那天半夜。当时我心里憋屈,就顺道去了火车站旁边的一家酒馆,以前我跟茂香哥去过那里。刚坐下点了两个菜,就看见门口有个人影一晃,我觉得这个人影很面熟,年前我在龙哥那里见过他,是熊定山。当时我很纳闷,半夜三更的,他跑到这里干什么来了?怕他认出我来,我就把脸别到了一边。熊定山进来也不说话,掏出枪就打,掌柜的当场就被他打‘黏糊’了脑袋。他从柜台里拿了钱,接着上了里间,从里面拖出一个人来,二话不说,顶着脑袋就开了三枪……他倒退着出了门,一眨眼就不见了。时间不长,火车站里又响起了枪声,噼里啪啦像炒豆子。过了一会儿,有人在大街上喊,八路来啦,打死了好几个日本兵……我没敢逗留,趁乱跑了。后来我听说,熊定山这几天一直在这一带晃荡,有钱人几乎让他给‘过’遍了,谁阻拦杀谁,连日本人也不放过。不过大伙儿挺过瘾的,听说酒馆老板和从屋里揪出来的那个人是汉奸……这小子是条汉子,办事儿没有遮拦。”


看来定山说要自己拉“杆子”是假的,卫澄海闷闷地想,这个混蛋是在学我当年呢,想当“独行侠”。

脑子里一下子想起了郑沂,郑沂是从熊定山那里回到我身边的,也不知道他现在回家了没有?

卫澄海坐不住了,扒拉了两下直打瞌睡的彭福一把:“打起精神来,稍微休息一下咱们就去朱家营。”

大马褂歪着脑袋看卫澄海:“卫哥,能不能带上兄弟?”

卫澄海刚点了一下头,那伙计就站了起来:“卫哥,也带上我吧。”


“你不是还要出脱了家产再走吗?”

“那么随便说说就是了,你看看我这个破家,还有什么可出脱的?”

“你没有地?”

“我打小就给人扛活,哪来的什么地?”

“房子也不要了?”

“不要了。这年头谁要这玩意儿?不定哪天就让鬼子给烧了。”


彭福使劲搓了一把脸,哆嗦几下肩膀,扑通跳下炕来:“算了,我不睡了,走着。”卫澄海站在门口稍一迟疑,来回指了指屋里的东西:“兄弟,这全都不要了?”那伙计有些不舍地在屋里扫了两眼,把心一横:“不值几个钱,往后‘吃打饭’(当土匪)了,用不上这些了。”华中横了他一眼:“吃什么打饭?跟着卫哥混不是当胡子……哎,咱们到底应该算是谁的人?龙虎会还是卫大哥?操,一本糊涂帐。”卫澄海微微一笑:“巴老大说过,将来我跟他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过话说回来了,这次你们跟着我去办这事儿,无论成功与否,完事儿以后自己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卫澄海不限制人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