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十五章 熊定山的消息 第十五章 第一节

潮吧 收藏 0 13
导读:虎狼行 第十五章 熊定山的消息 第十五章 第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三个人挤在一起,仰面躺下了,满眼都是星星。火车慢了下来。华中抬起身子往外瞅了两眼,拐拐卫澄海道:“蓝村快要到了,车停下的话保不齐有麻烦。不如咱们就在这里下车,巴光龙的一个哥们儿就住在前面不远的李家洼村里,咱们先去他家歇息歇息,明天睡足了觉再去找朱七……正好大马褂也在那里,顺便问问我们那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大马褂是谁?”卫澄海问。

“卫哥真好脑子,”华中笑了,“有一次你不是见过他的嘛,就在光龙店里。”

“没有印象了……”卫澄海皱了皱眉头。

“那伙计很妥实,跟了龙哥好多年了,”华中冲彭福做了个鬼脸,“就是有点儿好色,跟咱福子兄弟像亲哥儿俩。”

“就他?”彭福打了个哈欠,“我什么长相,他什么长相?好色也得分个三六九等,你看人家西门庆……”


卫澄海挥了挥手:“就这样。”翻身跃出了车厢。华中瞪了彭福一眼:“你娘个蛋蛋,话多,话多老卫噎死你!”一翻身也跃出了车厢。彭福怔了一下,一吭鼻子,“梆”地冲天吐了一口浓痰:“去你娘的!这套把戏谁都会玩儿,老子是干什么的你们谁都不知道。”站起来摇晃两下,扒着车厢跳了出去。下面是一丛棉槐树,彭福掌握不住身子,一脑袋扎了进去——嗷!


火车铿铿远去。卫澄海掸掸裤腿,左右看了看,天边的微光中依稀可辩东面有一个朦胧的村庄。卫澄海冲跟上来的华中一歪头:“这个村就是李家洼?”华中点点头,四处找彭福。卫澄海将两根手指插到嘴里,冲棉槐堆打了一个口哨。彭福呲牙咧嘴地从树丛中冒了出来,脸上猫抓过似的满是杠子:“弟兄们见笑,失手了失手了。”华中憋不住了,仰天大笑:“哈哈哈,还有这样给自己找台阶下的。”彭福狗咬尾巴似的转着圈扯插在屁股后面的一根树枝:“关公还有走麦城的时候呢……”


卫澄海已经走远了,朦胧的晨雾中,他像一头疾奔的狮子。华中拉一把彭福,快步撵了上去。

那位兄弟的家在村西一个大湾的北侧,门口卧着一个落满积雪的碾子,碾子上插着一面脏兮兮的膏药旗。

彭福抽出一把匕首,嗖地甩过去,旗杆拦腰折断,旗帜落叶似的斜飞到碾子下面的泥浆里。


卫澄海探身拣起匕首,回头横了彭福一眼:“手别那么勤快。”彭福接过匕首,插回后腰:“看见这玩意儿我就生气,这肯定又是维持会那帮杂碎插在这里的,我不勤快他们以后连他亲娘的屁股也亮在这里了。”华中抬手一指那伙计的家:“到了,”猛推了彭福一把,“说你还犟嘴,咱们不是找麻烦来了。”说完,跃上墙头,无声无息地跳进天井,街门随即被打开了。


卫澄海回头望了望,闪身进了天井,彭福随手关了街门。

华中提口气,蹑手蹑脚地靠近一个窗户,声音低得像喘气:“强子,马褂,我是华中。”

里面的灯亮了,窗户上人影一闪,窗扇直接被掀了上去,一个脑袋往外一探,接着缩了回去:“快进来。”


屋子的大炕上坐着一个像是一根烂布条似的瘦骨伶仃的汉子,他似乎还没睡醒,直愣愣地盯着进来的三个人:“谁呀?半夜三更的……”站在炕下的一个光头汉子从炕角将衣裳丢给他:“还半夜三更呢,天快要亮啦,”转身冲华中一抱拳,“华哥怎么这时候来?”华中指了指卫澄海:“这位是卫澄海卫大哥,要去朱家营见一个兄弟,走累了来你这里歇歇。”炕上的那个瘦弱汉子边穿衣服边嘟囔:“早不来晚不来,老子正做梦呢,你们就来了,耽误了我的大好事儿。”彭福朝脖颈子扇了他一巴掌:“马褂,又做什么好梦了?摸奶子?”“原来这位就是马褂兄弟,”卫澄海笑道,“刚才在路上哥儿几个还谈起过你呢。”


“我见过你,”大马褂穿好衣服,冲卫澄海一呲牙,“是在龙哥那里见的,当初你好大的架子。”

“是吗?”卫澄海笑了笑,“那是因为咱俩不熟悉,我话少。”

“我还以为我得罪过你呢……”大马褂把脸转向了彭福,“你还别说,刚才我真的梦见摸奶子了,你娘的。”

“找打!”彭福扬起手想扇他,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我不得罪你了,一个华中就够我戗的。”


大马褂下炕撒了一泡尿,见没人理他,怏怏地拉那个光头伙计下去做饭。吃饭的时候,卫澄海问那伙计,家里就你一个人吗?那伙计说,母亲早死了,父亲去年在山上打柴,被游击队和鬼子的流弹给打死了。“没说房媳妇?也好暖暖炕头什么的。”卫澄海心里难受,打个哈哈道。那伙计说,说了,是东庄赶马车的茂香他侄女,本来今年打谱结婚,谁知道她前几天跟人跑了,听说那个人是鬼子据点里做饭的厨子,有鬼子撑腰,没敢去找他。“有这事儿?”大马褂来了兴致,“去找茂香哥呀,让他管管他侄女,要是她不听话,小弟我去找她,一家伙穿透了她。”华中笑道:“那不乱了辈分?哪有叔叔日侄女的?”


“兄弟,你别伤心,”卫澄海看着那伙计,冷不丁冒了一句,“等哥哥办完了自己的事情,我去给你把媳妇抢回来。”

“不用了,”那伙计憨实地一笑,“人家有心不跟我了,抢回来也白搭。我想好了,出脱了家产就去青岛。”

“正式加入龙虎会?”华中插话道。

“就怕龙哥不要我……”那伙计偷偷看了卫澄海一眼,“卫哥,以前我听说过你,我一个兄弟跟你一起打过鬼子。”

“谁?”

“孙铁子。他小的时候经常来我们村,他姥姥是我们村的。”

“孙铁子?”卫澄海吃了一惊,“他回来了?”


“回来了,”那伙计的脸色有些阴郁,“躲在我们村他大舅家……”卫澄海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先别告诉他我来过,”卫澄海知道孙铁子的嘴巴不严实,眉头猛然缩紧了,“以后尽量不要跟他接触,这个人容易坏事儿。”“他可是一直很佩服你啊,”那伙计不解,“你们不是曾经在东北……”“别听他瞎说,”卫澄海松开了按着他的手,“我没有跟他在一起打过鬼子,他是在胡说八道,我不过是见过他一面,他说的那些事情不存在……”心里不由得想到了朱七,朱七可千万别去跟铁子接触了,他刚刚因为朱七跟熊定山闹翻脸了,朱七再去接触孙铁子的话,没准儿定山一恼火,把两个人一起收拾了……顿了顿,开口说,“孙铁子没有数,本来他没打过日本,回来乱说,他不要命了?你不要接触他了,鬼子的‘连坐’政策你又不是不知道。想投奔巴光龙你就得仔细着点儿,别连巴光龙一起连累了。”那伙计如梦方醒:“对!卫哥说得对,我再也不去见他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